• 第四十一章 活死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43本章字数:3017字

    我眉头一皱,这老头怎么说话呢,我看起来像鬼吗?冲他靠近两步,吓的他双手发抖,颤着声音说,“你、你别害我,这生意我不做了!”

    说完后站起来起身就走,连东西都不要了,好像生怕我会跟着他一样。

    我站在原处,心里火烧火燎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他也说我是鬼呢!我心里慌的厉害,脚步都有点发飘,冲着就跑到了早上的垃圾桶旁边,翻了小半天,终于把郑恒的名片给找了回来,拿出来手机想给他打电话,但是双手抖的厉害,好几次手机都差点掉了。

    我觉得自己真的要疯了,这他妈的都是什么事儿啊!一个说我早就应该死了,还有一个更离谱,就差说我是鬼了,可我活着,我还活的好好的啊!

    听着手机里传来嘟嘟的声音,我急的手心里全都是汗,好像过了半个世纪那么长,手机那头才传来了郑恒的声音,“你好,我是郑恒。”

    “郑、郑恒,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声音抖得厉害,都快要听不出本来的声调。

    他倒是听出来我是谁了,诧异的问了句,“冉茴?”我这下什么都顾不得了,把刚才发生的事儿一股脑的全都告诉了他,他听后顿了顿,才道,“你像是死了,但又不像。”

    我觉得我的耐心都快被消磨光了,这是什么鬼话,是在跟我绕口令吗?没等我说话,郑恒又说,“你身上还带着死气,最近注意一点,不知道这劫有没有躲过去。”

    后面郑恒又说了什么我也没听进去,脑袋乱糟糟的,整个人都快崩溃了,迷迷糊糊的就挂断了电话,好不容易到了下班,我赶紧就去找了楚珂,他看到我以后脸上也没什么特别的表情,只是淡淡的冲司机吩咐一句“开车吧。”就揉了揉眉心,开始闭目养神。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我上次在医院里看到楚珂以后,就觉得他非常虚弱,好像是生病了的样子。我一直偷偷的看着他,他都没发现,心里不禁有点纳闷,他一向就很敏锐,我平常只要盯着他多看两秒就能被他给逮着,这次怎么反应这么迟钝。

    到了别墅以后,见他下了车,我终于沉不住气,也跟着赶紧下车,拽着他的胳膊问,“楚珂,上次那件事,我到底是怎么醒过来的?”我被冯亮招去的时候明显就是鬼魂了,怎么就突然回到身体了,难道在那个时候,我就死了?

    楚珂扭头看了我一眼说,“冯亮用的是离魂术,只要天亮以后回到身体就没事了。”

    我听后一愣,问他,“那我现在是活着还是死了?”天亮以后?我失去意识的时候天到底有没有亮呢?我也记不太清了,只知道当时孟宣没了,我心里难过的要死。

    楚珂双手抱胸斜了我一眼,那样子好像是觉得我是个神经病,过了好一会儿才不耐烦的说,“你若是死了怎么可能还站在这?”说完也不再看我,转身就往别墅走。

    我这会儿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该信谁了,脑袋就像是团弯弯绕绕的乱麻一样,越扯缠的就越紧,是怎么用力都解不开,烦躁的抓了抓头发,心里还是慌的厉害,比起郑恒,我还是相信楚珂多一点,等回了屋子我就给郑恒打电话,问他是不是又在忽悠我。

    “我骗你干什么?”他语气没什么变化,也听不出喜怒,颇有一种你爱信不信的态度。我心里一急,话就刹不住车了,楚珂上午说的话脱口而出。

    他听完以后沉默了一下,警告道,“你小心点楚珂,没准你变成这副样子就跟他有关系。”

    我好奇心重,再加上这又是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儿,我实在是淡定不下来了,就问他,“你现在在哪儿,我去找你。”

    他也没拒绝,报了个地址,我套上衣服出了别墅,就打车去了。跟郑恒约在附近的一个咖啡馆里,我到了还挺奇怪的,怎么以前没发现这边儿还有个咖啡馆,一直还以为这是个鸟不拉屎的地儿呢。

    进了门,有个迎宾员走过来,问我有预约吗,我告诉她我找郑恒,她就带着我上了楼,左拐右拐的我都快转蒙了,她才停到一个包间前,把门推开冲我比了个请的手势。

    我前脚刚进去,她后脚就把门关上了,我皱了皱眉,发现郑恒正坐在里面喝着咖啡,见我进来一挑眉,然后冲我笑了笑,还别说这一笑还真有点风流倜傥的味道。

    我这会儿也懒得欣赏帅哥,坐在他对面就直奔主题,“你接近我到底有什么目的?”

    他诧异的看了我一看,笑的像个老狐狸,直白道,“倒是不傻,你放心,我不会害你。”我神烦他这种把人玩弄于鼓掌之中的样子,瞪着他没吭声,心说你才傻呢。

    他喝了口咖啡,姿势十分优雅,嘴角带着恰到好处的笑,看起来像是个翩翩君子,但我瞅着他怎么看怎么阴险,只觉得他一副没安好心的样子,我站在他面前就好像是待宰的羔羊,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他像是察觉到了我的紧张,戏谑的笑了笑,瞅着我不说话。

    我被他看的浑身发毛,搓了搓手不耐烦的说,“别耽误时间,快说。”

    他倒是没再兜圈子,直言道,“你的命格被人改了,所以才没死成,不然现在早就变成一缕冤魂了,不过改你命格的人本事虽然大,但还没到掌控全局的地步,也只是把你的命格转接到自己身上,替你承担罢了。”

    我瞪大眼,心里惊的不得了,到底是谁想替我去死?

    他也没理会我惊讶的表情,看了看我又说,“不过你也别高兴的太早,你的大劫虽然已经过了,但命数不是那么好改的,自我出生开始,就没见人能成功更改过命数,搞不好是白白多搭了一条命。”说完又冲我眯眼笑了笑,“你如果能逃过这一劫,也算是跟我有缘,我就破例收你为徒。”

    我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心说真不害臊,说的跟我多愿意当你徒弟似的,我才不想当个江湖骗子呢。他自然也看出来了我的嫌弃,不可置否的挑了挑眉,但笑不语。

    见从他嘴里也问不出什么东西了,我就拍拍屁股走人了,跟他相处我总觉得他想算计我,浑身上下都觉得不通畅,还是少沾惹的好,不过这个郑恒到底是什么来历?看起来也不像是个只算卦的,而且刚刚那迎宾员好像也认识他的样子,叫郑先生的时候表情还挺尊敬的。

    刚回别墅,就看到楚珂正黑着脸坐在沙发上,脸色阴沉的吓人,我一进门那十分有压迫感的目光就落在了我身上,冷冷的盯着我看。

    我被他看得有点心虚,硬着头皮走上前,冲他笑笑说,“你还没睡呢?”

    他收回目光,声音中带着一丝怒气,“这么晚跑出去,你不要命了?”

    我诧异的看着他,以前我半夜出去也不是没有过,怎么这次他这么反常,我突然就想起郑恒说我命格现在虽然改了,但随时都有可能没命,难道楚珂也知道这件事!?

    不过,替我承担命格的那人到底是谁?我抬起脑袋以后的看了眼楚珂,突然发现他的脸色居然有点狰狞,隐约还带着点死气,心脏顿时一跳,后背冒了一身冷汗。

    眨了眨眼再看,发现楚珂的脸已经恢复如常,揉了揉眼觉得自己是眼花了,也就没在意。楚珂脸色还是不太好看,瞥了我一眼,警告的说,“以后出去之前告诉我。”说完以后也没再看我,转身就上了楼。

    我心里有点不爽,也没搭理他就回了卧室。躺在被窝里觉得脑仁都疼了,孟宣消失之前跟我说,让我谁都别信,郑恒又说害我的没准是楚柯,但是楚柯一直都在帮我,况且他本事大,要是想害死我,还用得着这么兜圈子吗?我早就死了不知道有多少回了!

    突然想起来上次在梦里,看到孟宣奶奶那怨毒的眼神,心脏没由来的就剧烈跳动了下。所有人都说孟宣是因为我才死的,难道替我承担命格的人,就是孟宣?

    除了他,我实在是想不到还有谁会这么傻了,心里有点发酸,使劲攥了攥手心的木偶人,今天已经14号了,明晚就是月圆之夜,我说什么都不能让孟宣就这么白白的死了!

    心里想着事儿,一整晚都没睡好,一会梦到孟宣温和的冲我笑,一会儿又梦到楚珂青面獠牙的要吃我,等我醒过来以后,发现浑身都是汗。

    今天早上我醒的出奇的早,穿好衣服就轻手轻脚的上了楼,推开楚珂卧室的门,扫了两眼发现他没在屋里,我就踮着脚尖走到了他的床边,拿出那木偶人的时候,我紧张的手心全是汗,心脏更是扑腾扑腾的跳个不停。

    犹豫了一下,把东西放在他的枕头下边儿,拍着胸口刚要松口气,就突然听他厉喝一声,“你在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