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谜团重重

    更新时间:2018-08-07 22:45:33本章字数:2982字

    小黑怔住了。

    我故作轻松地笑道:“怎么,你不信么?你想想看,你刚才发疯,是谁救了你?”

    也许是我的笑容很有杀伤力,小黑也平静下来,对我说道:“陈深,你想知道什么?”

    我说:“全部。你从头说起吧。”

    小黑点了点头,反问道:“对于两年前的梅山凶杀案,你知道多少?”

    “应该不比你多。”我将自己知道的梅山凶杀案过程说了一遍。

    “你不是想要知道我为什么会来梅山么?”小黑深吸一口气,脸上是一股浓重的悲伤,“因为梅山凶杀案里那个手持菜刀、杀人未遂的采茶工人,正是我的妈妈!”

    “啊?”我惊呼一声,这的确是令人意想不到。

    小黑苦笑了一下:“你想不到吧?我竟然是一个杀人犯的儿子!”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叹了一口气。

    小黑续道:“以前的我并不是现在这样不爱说话的。可是自从妈妈被抓,头顶一个杀人犯儿子的光环,我就失去了与人交流的兴趣。可是——我一直不相信我妈妈会杀人,她一定是被人冤枉的!我一直坚信这一点,这两年来,我一直在追查我妈妈杀人的真相!我一定要还她一个公道!”小黑神情激动,眼神中满是坚毅。

    “你妈妈现在在哪里?”我问了一句。

    “她被关起来了。”小黑眼中闪过一丝黯然之色。

    我心中一动,脱口而出道:“你妈妈是不是被关在第七人民医院里?”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小黑惊奇地看了我一眼。

    “咳咳!”我有些汗颜,不想被小黑知道我在跟踪他,忙岔开话题道,“你妈妈为什么会被关在精神病院里?”

    小黑说道:“警察说,我妈妈杀人的时候精神不太正常,就把她关到那里了。这一关就是两年。所以说我根本不信警方的判断,我也不信我妈会杀人。我自己的妈妈我了解,她根本不疯,也根本不会杀人。如果你见过我的妈妈,你就会知道她是多么善良的一个人了!”

    “可是…”我皱起了眉头,“警方总不会无缘无故的给你妈妈定罪…”

    “所以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原因!”小黑的声音低了下去,“这两年,我去见过我妈妈好多次,她的确是疯了,连我都认不得了…可是我记得在那件案子发生之前,她都是很正常的啊!”

    “这就有些奇怪了…”我沉吟了一会,说道,“在你妈妈之前,也有另一个采茶工人发疯杀人…不对,那个案子有古怪!还有,你刚才也是失去理智了,想要杀我…”

    “刚才…”小黑脸色很苍白,迟疑了一下道,“我是真的没有印象了。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我的记忆只到刚上山的时候!”

    我一下站了起来,断然道:“这个地方很邪门!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

    将跟梅山有关的传闻,以及刚刚发生事情联系起来,我敢断定,这梅山上有一种恐怖可怕的存在!只是我不知道‘它’是什么东西而已!

    隔着口袋摸了摸外婆制作的符咒,我压抑住内心的恐惧,和小黑一起下了山。

    坐在回去的公交车上,小黑跟我说了一些事情,算是解答了我之前心中的一些疑惑。

    两年前妈妈忽然被指控杀人,小黑心里是不能接受,也不能相信的。在他的心中,妈妈是世界上最好最善良的人,她根本不可能去伤害别人。可是现实的情况却让他很疑惑,自从妈妈被关进精神病院,他就开始调查梅山凶杀案。

    虽然警方对那个案子的细节和真相三缄其口,各路媒体也被下达了封口令,但梅山凶杀案实在是太有名,太轰动,亲身经历过那个案子的人实在不少,而小黑凭着一股不查出真相不罢休的劲头,两年利用课余时间来不停追查,倒是查出了一些不为人知的细节。

    两年前梅山上发生的两起案子,行凶者一个是小黑的妈妈,而另外一个也是本地的一个大妈。小黑去调查过另外一个大妈的情况,和他妈妈一样,那个大妈原本也是一个和善可亲的中年妇女,也没听说她有什么精神病史,可是突然之间却发了疯,暴起杀人。

    调查结果让小黑很迷惑,他怀疑他妈妈和那个大妈是被什么东西给影响了,而问题的答案就是在梅山之上,所以两年来,他隔一段时间就去一次梅山,想要找出问题的答案,可都一无所获。

    至于今天失了心智发疯,小黑说他也是第一次碰到,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前一段时间,小黑在街上闲逛,看到了一家道场。因为对妈妈的发疯,小黑有一种隐隐的怀疑,可能是鬼邪作祟,所以他就进了那家道场。

    在道场里,他遇到了一个长相猥琐的道士。小黑将他妈妈的情况简略说了一遍,道士就断定他妈妈是被邪灵给控制了,还推荐小黑买了一些法器,说是驱邪很有效用。

    小黑虽是将信将疑,但见道士说的笃定,抱着试一试的心情,就买了。这也是我那天会看到小黑从有缘道场走出来的原因。小黑想着他妈妈是在梅山上出的事,要驱邪也该来梅山,所以就带着买来的法器来了梅山。

    上了梅山,小黑按照道士所说的方法,摆了法器,开始驱邪,可没过几分钟,小黑觉得脑袋一疼,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到他醒来,就是被我绑着的情景了。

    听到这里的时候,我心中不由一叹。

    小黑这个楞头青,明显是被那个非主流道士给忽悠了,驱邪哪有那么简单的!今天如果不是我,真不知道小黑的结局会是怎么样!

    对于我为什么会出现在梅山上的问题,我没有解释,小黑也没有问,也不知道他猜不猜得到我在跟踪他。

    我还问了小黑一个问题,那就是他为什么一直缠着老王老师。

    小黑解释说,老王老师名叫王安,两年前梅山上第二个凶杀案发生的时候,警方成立了专案组。而专案组的负责人,就是当时还是市刑警队长的老王老师!

    那个案子了结以后,老王老师就内退了,后来应我们校长所请,来警校给我们讲课。小黑希望老王老师能告诉他梅山凶杀案的真相,可是老王老师却不肯告诉他,反倒一直劝他放弃调查,说是那个案子不是他能碰的。

    原来是这样!听完小黑的解释,我这几天的疑惑都解开了,但紧接着,新的疑惑又产生了。

    我现在可以断定,梅山上有一种可怕的‘东西’存在,只是不知道‘它’和两年前的案子有没有关联。警方成立专案组,对梅山凶杀案进行调查,为什么最后的调查结果却不向社会公布?是没有查出真相,无奈结案?还是真相不宜向社会公布?还有老王老师,年纪并没有到退休年龄,为什么会在那个案子之后,内退教书?

    “你现在什么打算?”我问小黑。

    小黑沉默了一会,抬头望向车窗外:“我妈妈还被关在医院里,我没有理由放弃的。”

    看着小黑凝重的侧脸,想到他这两年所受的煎熬,我不禁有些同情他。

    两年前的清明,应该正是冲刺高考的时间段,妈妈忽然发疯,还被指控杀人,瞬间家破人亡,小黑是怎样顶住那种压力,考上警校的?

    这两年来,为了救出妈妈,小黑四处奔波,又是受了怎样的苦?而这一切,小黑都默默承受下来了。他该是有一颗多么强大的心!

    我觉得我到今天才算是真正认识了小黑,想了想,我开口道:“我帮你。”

    小黑转头看了我一眼:“谢谢。”

    我思考了一下。我手中有外婆留给我的法术书以及十一张符咒。

    从前几天驱鬼成功以及今天的神圣净心符咒来看,外婆留给我的那些东西都是很有用的。

    但是现在有一个问题,每个法术、每张符咒都有不同的效用,驱鬼的驱鬼,通灵的通灵,在没有弄清楚梅山上那个‘东西’是什么之前,我也无从下手。

    如果在梅山上作恶的是一个山精,我却施展驱鬼咒,以我现在这三脚猫的能力,那就是跟找死没有什么区别。

    所以问题的关键就是,要想办法弄清楚梅山上的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而这个问题的答案,有一个人应该是知道的!

    “小黑,你早上是不是去找过王老师?”我开口问道。

    “你跟踪我!”小黑终于意识到了这一点。“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我打了一个哈哈,试图淡化跟踪这个话题,“现在最重要的是查清真相。我觉得老王老师应该是知道些什么的!”

    小黑没有再纠缠于我是不是跟踪过他,注意力被我转移了过去:“我早上先去了王老师的家里,跟他谈了很久,可他还是不肯告诉我那个案子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