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中年男人的悲伤

    更新时间:2018-08-07 22:45:33本章字数:3130字

    中年大叔面无表情地瞥了我一眼,神情不动,也不说话,绕过我,继续往上走去。

    “大叔你不能上去,山上有危险。”我喊了一句,正想上去拦住他,小黑忽然从后面拉住了我。

    小黑的脸色很奇怪,欲言又止。

    “小黑?”

    “那个男人我认识…”小黑沉声说道。

    “你认识他?他是谁?”

    “他是…”小黑摇了摇头,叹息道,“你还记得我妈妈是因为砍伤了一个人,这才被抓起来的么?那个被砍伤的人…就是刚才走过去的那个男人!”

    “什么…”我惊讶道,“这么说来,那个男人原来是梅山茶园的管理人员…他应该知道梅山上发生过什么,那他今天上梅山做什么?”

    小黑无言以对。

    看着中年男人远去的背影,我断然道:“我们跟上去!这个男人今天上山很可疑,他知道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事情也说不定!”

    小黑点了点头。

    我们快步朝着中年男人走去。

    “大叔!我没有骗你,山上真的很危险,你不能上去!”

    “我们刚从上面下来,有东西一直在追我们!”

    “我们不能让你上去送死,回头吧大叔!”

    …………

    “大叔,我跟你说了这么多,你倒是回一句话啊!…”

    中年男人可能是被我弄烦了,终于开口了:“小伙子,我知道山上面有什么东西,我也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谢谢你们的好意,你们还是回去吧。”

    中年男人的神情淡淡的,一点都没有被我吓到。

    “既然你知道山上面有什么东西,那你为什么还要上去?”我问他,“难道你不怕死么?”

    “没有人不怕死,只不过比起死…”中年男人看了我一眼,脸上终于流露出些许情绪,“有些事情却是更加重要的,也是不得不做的。”

    中年男人说了这么一句,扬了扬手中的瓶子,继续朝着山顶走去。

    看着眼前这个古怪的男人,我摸了摸口袋,继续跟了上去。

    一路上小黑并不怎么说话,那男人似乎也没认出小黑,我一个劲地朝他套话,可能是我的热情感染了他,他的话也渐渐多了起来。

    “吴大叔,你上山是要做什么呢?”

    中年男人跟我说他姓吴,还把他做过梅山茶园管理员的事情告诉了我,听了我这个问题,他却沉默了。

    我心想他可能有难言之隐,忙道:“如果涉及隐私,那不好意思,我失礼了。”

    吴师傅摆摆手:“小伙子,我看出来了,你有一副热心肠。你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我上山是因为我老婆的生日要到了,她生前最喜欢这梅山上的小红花,我上来是要给她采一束花。”

    生前?…

    “那个…您的老婆她…”

    吴师傅淡淡一笑,那笑容瞧来却是有些哀伤:“她已经去世两年多了,今天正好是她的生日…”

    两年多…

    我心中一动,难道吴师傅老婆的死,也和梅山凶杀案有关?…

    “吴师傅,请恕我无礼…”我抿了抿嘴,正容道,“您老婆的死是不是和两年前发生在梅山上的凶案有关?”

    “看来你知道的并不少,你是什么人?”吴师傅看了我一眼,神情却是不变。

    “我是…”我瞥了小黑一眼,决定撒一个谎,“吴师傅,你也知道这梅山上的凶险,不瞒你说,我冒着生命危险上山,是为了查清两年前发生在梅山上的那个案子的真相。我的一个亲人,正是那个案子的受害人!”

    “哦?”吴师傅脚步不停,继续走着,神情却有些感慨,“原来你跟我,却也有些同病相怜。我的老婆…也是那时候遇害的…”

    我看了小黑一眼。小黑也听到了吴师傅的话,眼中异光闪过。

    “能和我说说过程吗?我想要查清那个案子…”我说。

    吴师傅摇了摇头:“没什么好说的,你的亲人既然也是那个案子的受害人,你自然也知道政府的封口令。而且,那个案子过了那么久,我也不想查了。就算查清了真相,我的老婆…也不会复活了…”

    看着吴师傅意兴阑珊的样子,我心中大急。

    这个中年男人冒着生命危险上梅山,只为了给故去的老婆摘一束生前喜欢的小红花,他的勇气和对老婆的爱情是令我佩服的。

    但可能是对老婆用情过深,他不仅不在意自己的生死,连带着对其他的事情也都失去了兴趣。

    这对我而言,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对我的问题,吴师傅不再理会,不一会,我们就到了梅山顶上。

    那‘东西’就在附近,我和小黑都开始紧张起来。吴师傅却是毫不在意,轻松地走到一处花园里。

    “这里的花,还是我们当年种的,现在也都荒废了!”吴师傅弯下腰,在杂草之中拔了一株红色的小花出来,放到自己带来的瓶子里,瓶子里有水,可以不让小红花枯萎。

    我们站在吴师傅的身后,看着他小心翼翼地拿着瓶子,就像护着自己的孩子一般。我看了看小黑,他的神情也很复杂。

    我心中一叹,两年前的梅山凶杀案,毁了太多的人,太多的家庭了!我在心中暗暗下了决心,不管那个‘东西’是什么,我都要想办法消灭他!

    “吴师傅!你想过报仇么?”我忽然开口道。

    “报仇么?”吴师傅也不看我,转头向来路走去,“找谁报呢?我老婆是被发疯的警察砍死的!发疯的警察最后也自杀了!你说我找谁去报仇呢?”

    我快步上前,拦住吴师傅的去路:“当然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你不会不知道梅山上有‘它’的存在吧?”

    吴师傅无奈停下:“我说小伙子,你还真是一个牛皮糖啊!我只是一个普通老百姓,我并不是钟馗啊,我没有那个能力,来对付它!警察都没有办法,我一个普通人能有什么办法?”

    我抓住吴师傅的手臂,快速道:“警察没有办法对付‘它’,但是我有!只要能弄清楚‘它’是什么来历,我就有办法对付‘它’!吴师傅,你是当事人,我需要你的帮助!”

    “你能对付它?”吴师傅将信将疑地看着我。

    “只要能弄清楚它是什么东西,我就能对付它!”我斩钉截铁地说。

    虽然我其实并没有完全的把握,但是这种时候不给吴师傅信心,他是不会相信我的。

    吴师傅思考了一番,终于道:“那我们先下山吧,那东西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出来了!”

    我心中一喜,点头同意。我们三人往山下走去,那‘东西’也没出来攻击我们。

    到了山下,我问:“吴师傅,现在能告诉我们,在梅山上的那个东西是什么了么?”

    “那个东西么?”吴师傅摇了摇头,“没有人知道它是什么来历。其实大家也都只是猜测,并没有人见过它是怎么样的!”

    我心中有些失望,却也没有表现出来:“嗯,以我跟它打过的交道来看,它是无形的。”

    “你和它打过交道?那你怎么没事?”吴师傅惊奇地看着我。

    我笑了笑:“我有护身符。它不敢伤害我!吴师傅,既然你们怀疑山上有那种害人的东西,为什么不想办法除掉它?”

    “怎么没有?”吴师傅叹了一口气,“警察放弃调查以后,我们也都怀疑山上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所以我们就请了道士上山作法。可是结果…”吴师傅沉默了一下,无奈道:“前前后后我们一共请了四个道士,前面三个道士不仅没有对付得了它,而且都在作法过程中发了疯,只有最后一个道士没有发疯,但是他也只是勉强退了下来,他告诉我们,山上的‘东西’道行很高,不是他能对付的了的,他劝我们还是不要上山惹‘它’为好!你说,那些道士都对付不了它,我们还能怎么办?报仇?我是不敢想了的…”

    原来茶园的人请过道士来对付‘它’,只不过没有成功罢了。想了想,我问道:“那最后那个道士有没有说,它是什么来历?”

    吴师傅摇了摇头说:“当时我们在山下等着,那个道士披头散发狼狈地从山上跑下来,经过我们身边的时候都没有停,只喊了一句‘它太厉害了,贫道对付不了啦,大家快跑啊’,就那样远远的逃走了。至于山上的‘它’是什么东西,那个道士跑的太快,我们都没来得及问他!”

    我沉默了,心中一阵沮丧,难道说我们查了一大圈之后,又回到了原点?那个东西的来历,这个最关键的问题还是搞不清楚?

    “难道‘它’是凭空出现的?无缘无故的出现在了梅山上?”因为心中想着这个问题,我就随口问了出来。

    吴师傅说:“以前是没有的,我在梅山茶园干了十来年,之前从来没有发生过发疯杀人的事情。”

    以前没有么?我心中一动,一点灵感从脑海中划过。

    “我记得,两年前第一个案子发生的时间,应该是清明前后吧?”我问道。吴师傅点了点头:“准确的说,是清明节前一天的晚上,一名帮我们采茶的工人忽然发疯,砍死了另外一个工人…”

    “吴师傅,你能不能回忆一下。”我有些不礼貌地打断了吴师傅的话,“两年前凶案发生之前的一段时间,这梅山上,有没有发生过什么奇怪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