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白衣女鬼

    更新时间:2018-08-07 22:45:34本章字数:3135字

    我等了一会,除了山风吹动林木发出的响声,四周一切如常。

    “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再不出来,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我深吸一口气,紧紧盯着放在地上的手机,“听说过‘引天雷祭灵术’吗?你再不出来,可别怪我用这个法术了啊?你害死了我的兄弟,就算拼着受伤,我也要让你形神俱灭!”

    我又等了一会,白衣女鬼还是没有出现。引天雷祭灵术是一个威力很大的法术,利用九天惊雷的力量,消灭邪灵鬼怪。

    要施展引天雷祭灵术,首要条件是施法人拥有强大的道术,这样才不会被天雷反噬。第二个条件则是要有与邪灵鬼怪有关的物品,这样天雷打击有定点目标,效果最好。

    物品我有,就是手机。但是道术…我又一次想起了我那居住在括苍山的姨婆婆。这个白衣女鬼这么淡定不现身,是吃准我不敢使用引天雷祭灵术,还是她的道行已经强大到可以不将天雷打击放在眼里的地步?

    想到驱鬼四方咒对她无效,我还真的没有把握引天雷祭灵术一定能消灭她!“不管了!”我咬了咬牙,摆好引天雷祭灵术的所需的法阵。

    “最后一遍,给老子出来!”我用一种破釜沉舟的语气说道。

    轻风过境,怪鸟低鸣,白衣女鬼依旧毫无声息。我抬起头,闭上了眼睛,低沉的咒语从口中念出。

    “九天之上,雷神乞真,今有凡身……”

    才念得一句,我就感觉到浑身一寒,一个幽怨到极点的女声出现在我的耳边:“你好狠呐…人家哪里惹到你啦?”

    “你终于肯出来了。”我依旧举着桃木剑,冷笑一声。

    放在地上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那张鬼影照片出现在屏幕上,那幢老房子的屋顶上,白衣女鬼一动不动站着,长发依旧披散在她的脸上,让人看不清她的样貌。

    “说!你是什么鬼?为什么一直缠着我?”我冷喝一声。

    照片上的鬼影没有动,但是女鬼的声音却回响在我的耳边:“明明是你将我的魂魄拘押在你的法器之中,你却问我为何缠着你,你真是好狠呐!”

    “我将你的魂魄拘押在法器之中?”白衣女鬼的话让我一头雾水,想了想,我指着手机说道,“你说的法器,不会就是我的手机吧?”

    白衣女鬼沉默了一下:“我不知道它是叫什么,但我有听到你们叫它手机。”

    “你说你的魂魄被我拘押,这是怎么一回事?”我更加迷惑了,我只不过用手机拍了一张照片,照片上出现了白衣女鬼,难道是我无意之中把白衣女鬼给关在了手机里?

    可是我根本不会什么拘魂术,而且我用的也是普通的手机,数码城买的1千多块钱的智能手机,哪里又是什么法器了?

    可是白衣女鬼应该没有理由骗我,这中间难道有什么我不明白的奥秘?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天我在房顶,见你拿出法器,白光一闪,我还来不及反应,就被你的法器给收进去了。”白衣女鬼的声音听来有些幽怨。

    白光一闪?

    难道是相机的闪光灯?

    我还在思索,白衣女鬼又说:“后来你用了一个法术,把我从法器里给放出去了。不过那个法术很吓人,四个奇怪的动物一直在追我,过了很久,我才甩掉了他们。”

    四个奇怪的动物?

    听着白衣女鬼的描述,我明白过来,她说的应该是‘驱鬼四方咒’吧?

    “你既然已经被我‘放’了,为何还要回来缠着我?”我问她,“不怕我再放那四个奇怪的动物追你吗?”

    “我没想缠着你啊!我…”白衣女鬼又沉默了一会,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好像是你身上有一种味道,虽然隔了很远,但我还是能闻到…循着那种味道,我就过来了。结果一靠近你身边,就被你的法器收进去了,你好狠呐…”

    我身上有一种味道?

    难道是那坑爹的三阴体质散发出来的?

    不过我心中疑团太多,这种问题就先放在一边了。

    “我问你,我的兄弟大飞,是不是你害死的?”问完这个最要紧的问题,我握紧桃木剑,死死盯住手机屏幕里的白衣女鬼。

    如果她承认是她害死了大飞,那不管她是什么鬼,我都要让她灰飞烟灭!

    白衣女鬼沉默了好一会,这才幽幽地说道:“不是我,我从来没有害过人。”

    白衣女鬼说她没有害过人,我该不该信她?

    鬼,会不会说谎呢?

    我没有放下桃木剑,依旧指着手机:“那为什么大飞从楼上掉下来的时候,我的手机会无缘无故震动起来?这个应该跟你有关吧?”

    白衣女鬼半天没有说话,我上前一步,怒吼道:“快回答我的问题!是不是你?”

    “唉……”

    我听到白衣女鬼幽幽一叹,手机屏幕亮度瞬间增加了一倍,整个手机也震动起来。

    “你指的就是这样么?”

    “哼哼!还说不是你害死了大飞?!”我将桃木剑贴到手机屏幕上,蹲下身子盯着照片里的白衣女鬼,“不是你的话,怎么会那么巧?偏偏在大飞坠楼之时,你偏偏让手机震动起来?!”

    “我那时候…感觉到了附近有一种很可怕的东西存在,我很害怕,我想要离开你的法器,所以才产生了让你误会的震动…我再说一遍,我从来没有害过人…是你一直拘押着我,你是个坏人…”不知是不是错觉,我感觉白衣女鬼的声音里好像带了些委屈。

    如果真是我的手机莫名其妙地将她锁在了相册里,那她还真是挺无辜的…

    我想了想,将桃木剑略微移开:“你刚才说感觉到了一种很可怕的东西,那是什么?”

    “我,我不知道。我一直在你的法器里,我只能感觉到那种东西很可怕、很邪恶,充满了怨念,但是它是什么东西,我就不知道了。”

    听着白衣女鬼的话,我心中一动:难道是它?那只浑身血红的红眼珠鬼?

    除了红眼珠鬼和白衣女鬼,最近我的身边也没有发现其他不干净的东西了。

    那红眼珠鬼是什么东西?它难道也是被我身上的味道吸引来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以后会不会有其他‘东西’也被我身上的味道引来?

    我一边想着,一边随口问道:“我刚才通灵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出来见我?”

    白衣女鬼的声音有些畏缩:“你…把我关起来,又放东西追我,你是个坏人,我害怕!”

    听了白衣女鬼的这个解释,我有些哭笑不得,不过我对白衣女鬼的怀疑,却也大大的降低了。

    这个白衣女鬼给我的感觉,不像是一个穷凶极恶的厉鬼,倒有些像是涉世未深的小姑娘。

    看着手机里长发披散的白衣女鬼,我不由起了好奇心,这个女鬼不会还没有成年吧?

    她的容貌一直被长发所遮掩,浑身上下又是一袭连体白衣,不仅看不清她的样貌,就连身量多高,也无法估量。

    之前她没穿衣服的时候,可以看出发育的很好了,只不过发育的好并不代表年纪很大了。

    现在学校里十来岁的小姑娘,有些也有一副傲人的身材。

    发育时间的早晚,是因人而异的。

    “那个,你能把你的头发弄开么?你在我手机里住了这么久,我也算是你某种意义上的房东了,我还不知道你长什么样,这有些不大礼貌吧?”

    白衣女鬼说:“房东是什么?”

    “房东都不知道么…”我心中一阵嘀咕,这白衣女鬼生前是什么人,怎么会连房东是什么都不知道。难道她过奈何桥的时候喝了孟婆汤?可是过了奈何桥就投胎转世了吧,怎么还会在人世间游荡呢。

    “房东就是把自己的房子出租给别人住的人,你住在我的手机里,我就是你的房东。按理说,我应该收你租金的。”我简单解释了一下。

    “可是,是你把我关在这个法…哦,就是你说的手机里的,又不是我自愿要住的。”白衣女鬼不满地说。

    我感觉不能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于是转移了话题:“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不去投胎?还有,你之前为什么不穿衣服?”

    “我…我也不知道…我都记不得了…”白衣女鬼沉默一会,这才说道,但是我听得出她的声音里充满了犹豫和困惑。

    我说:“你失忆了?”

    “我不知道…我好像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没有做,可是我又想不起来…”

    我看不到白衣女鬼的表情,但是她的声音听起来很忧伤,很迷茫,让人有一种想要帮她的冲动。

    她,是一只失去了记忆、无家可归的女鬼。如果她一直找不到自己心中那‘遗忘’了的愿望,那她就无法投胎,无法轮回,就会在天地间一直游荡下去,成为最最可怜的孤魂野鬼。

    想到这些,我不禁暗暗叹了一口气:现在她被我的手机给关住了,我不知道我的手机为什么会变成拘鬼的法器,也不知道怎么把她给放出来。

    或者,再使用一次驱鬼四方咒?就是不知道她愿不愿意再被四方守护神兽追一次。

    “那个…”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她,“你想要从我的手机里出来吗?”

    白衣女鬼的声音有些欣喜:“当然想啦,你放了我,我就不说你是坏人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