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你的死,我的伤

    更新时间:2018-08-07 22:45:34本章字数:3102字

    “我本来就不是坏人。”我无奈地说了一句,接着道,“你为什么会被关在我的手机里,我也不知道。所以我也不知道怎么把你放出来,但是我有一个办法,你愿不愿意试一试?”

    “什么办法?”

    我说:“还记得上次你是怎么从我手机里出去的吗?我再给你施展一次驱鬼四方咒,你应该就可以出来了。”

    “驱鬼四方咒?是不是就是上次追我的四只奇怪动物?我不要!那我还是呆在你的‘手机’里算了,等你想到好的办法,再放我出去吧。”白衣女鬼似乎很怕被四方神兽追,所以宁愿继续关在我的手机里,也不愿出去。

    “你不想出来,不想转世投胎么?你这么一直在人世间游荡下去,也总不是个办法吧?”

    白衣女鬼沉默一会,说:“我有事情没有做,也想不起来…我还不想投胎…而且…”她忽然停住不说。

    “而且什么?”我有些疑惑。

    “没什么…反正我也没地方去,在你这个法器里虽然没有自由,但还是挺安全的。”

    我无奈道:“你这是把我的手机当做住的地方了吧,你是不是该付点租金啊?”

    “租金?可是我没有钱啊。”白衣女鬼说。

    “没钱你还想待在我的手机里不出来?我可不是慈善家,免费提供房子给你住。”

    让一个身份来历都不明的孤魂野鬼在自己的手机里长期住下来,想想都觉得瘆的慌。虽然跟白衣女鬼接触下来,感觉她并不是一个恶鬼,但是谁又说得准呢?她可是一个鬼啊!

    谁愿意自己的身边跟着一个鬼啊!

    所以我想要刁难她,希望她改变主意离开我的手机。

    我是可以用驱鬼四方咒强行赶她走,但像上次一样,她被赶走了还可以回来找我,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从思想上杜绝她回来找我的念头。

    这个就叫‘驱鬼之法,攻心为上’。

    “钱我是没有,用古董什么的替代可以吗?”白衣女鬼弱弱地开口,“我听说古董挺值钱的。”

    “古董?什么古董?你一个鬼,怎么会有古董?”我有些愣住了,我提租金的事,只是赶她走的一种手段,并没想着她真的会给我钱。

    一个鬼,最多有纸钱,哪里会有真钱呢?

    白衣女鬼说:“我没有古董。”

    “你是在逗我玩是吧?”

    “你这人心怎么这么急?”白衣女鬼的口气有些不满,“我话给没说完呢。我是没有古董,但是我知道哪里有古董,我可以带你去挖。”

    “挖古董?”我心念一转,“你不会是想要带我去盗墓吧?”

    白衣女鬼说:“那些古董的确是在墓穴里,我有时候会进一些墓穴休息,那些随葬的东西,对于你们来说,应该挺值钱的。”

    看样子,白衣女鬼在世间游荡了很久,作为一个鬼,进一些古墓‘做客’也不算什么大事情。

    古董…没有人不喜欢的,只不过一想到要去挖墓…

    我看过一些盗墓小说,里面有什么鬼啊,僵尸啊,机关陷阱啊,粽子啊!那都是能要人命的东西……

    如果为了古董把自己的命搭上,那就有些不值了。

    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白衣女鬼又开口了:“这附近就有一个墓穴,我进去过一次,有好些个古董,要不我带你去吧,算是付你的那个‘租金’罢。”

    附近就有?

    我稍一愣神,想了想问道:“那墓里面有鬼吗?”

    “没有鬼的。那是一个很小的空墓,要我带你去吗?”

    “那墓在哪里?活人容易进去吗?”

    “就在这座山上,我进去是挺容易的,你我就不知道啦。”白衣女鬼说,“不远,我可以带你去。”

    我沉吟一阵,摇了摇头:“今天晚上就算了,下次有机会再带我去。”

    白衣女鬼说:“那你是同意我住在你的…手机里了?”

    “你先住着吧。”我收起桃木剑,淡淡说道,“但是我得和你约法三章。”

    “什么约法三章?”

    “第一,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出来吓人!”

    白衣女鬼回答:“你的法…手机这么厉害,我想出来也出不来啊!”

    “这…”我有些语塞:“反正不管你能不能出来,没有我的允许就是不能出来,这是约法第一章,不然我就放那四个奇怪的动物赶你!”

    “你,真是好狠呐…”

    我没有理会白衣女鬼的不满,继续说道:“第二,等我有空了,你得带我去挖古董,挖出来的古董就当做你的租金了。”

    “这个没有问题。”

    “第三…”我停顿了一下,“第三我还没想好,等我想到了再告诉你!”

    白衣女鬼沉默了一阵,幽幽说道:“你高兴就好。”

    说完这一句话,我的手机屏幕就黑了下去。我捡起手机,一看时间已经快五点了。

    我将香烛线香桃木剑等材料重新装入防水袋子里,放回到岩石底下,然后一张张撕下贴在身上的符咒,小心夹回法术书里。

    这些外婆留给我的符咒和法术书,是我现在对抗那些邪灵鬼怪最大的凭仗!

    我没有马上下山,因为现在时间还早,回去也进不了寝室。我靠着大岩石,闭上了眼睛。

    忙了一个晚上,我实在是有些累了,没几分钟就睡着了。

    等我睡醒睁开眼睛,天已经大亮,一看时间已经快八点了。

    我站起身,运动了一下手脚,往山下走去。

    大飞死亡真相,还等着我去查清!

    “老大!老大!快开门,我是陈深!”站在寝室门前,我一边敲门,一边喊着小徐。

    我是带了钥匙,不过寝室门被反锁了,我从外边打不开。一定是小徐昨晚睡觉的时候把门反锁了。

    “老大,别睡了!快开门!快开门!”

    我喊了一会,寝室里的小徐依旧没有动静,那扇铁门死死地关着,不让我进去。

    小徐睡觉很轻的,一般情况下,寝室里稍有响动他就会醒,像我早上这种动静,他没有道理不醒的啊!

    难道他不在寝室里?

    这不可能的。

    昨晚我和他一起回的学校,我上后山,他回寝室,而且最重要的是,这门用钥匙打不开,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有人从里面将门反锁。

    大飞昨天已经死了,小黑还在医院,除了小徐,还有谁会把自己反锁在这个寝室里?

    我心中升起某种不详的预感,小徐他不会出事了吧?

    我掏出手机,给小徐打了一个电话,寝室里传出小徐手机的铃声,但是没有人接。

    我跑到隔壁寝室,趴在阳台上往我的寝室里看去:“老大,老大!你有没有在里面?”

    我大声喊了一会,寝室里寂静无声,我一咬牙,爬上了阳台的栏杆。

    “陈深你干嘛!你疯了吗?”隔壁寝室的同学被我的动作吓了一跳,忙拉住我。

    我回头说道:“你们放心,我没疯。我感觉有些不对劲,寝室门被反锁,说明小徐在里面,可是我怎么叫他,他都没有反应,我怀疑他出事了!你们想想昨天大飞的事情!我得过去看看!”

    应该是我脸上郑重的神情让他们明白我没在开玩笑,又有昨天大飞坠楼的事情在先,他们被我说服了,松开了抓着我的手。

    “那你小心点,不要掉下去。”

    我点点头,小心翼翼地抓住栏杆,一点点往我自己的寝室靠过去。

    悬在六楼阳台的半空之时,我的脑中闪过昨天大飞坠楼的恐怖画面,尤其是枝条穿脑的场景,更是让我心头狂跳!

    “我不会也掉下去吧…”

    在胡思乱想之中,我爬到了自己的寝室阳台里。平复了一下心情,我走进了寝室。

    “老大!你怎么还在睡啊!”我一边说,一边朝着小徐的床铺走去。

    跟昨天比起来,寝室里整洁了许多,翻倒在地的椅子也都复归原味,应该是小徐昨晚回来后整理的。

    “老…”我走到小徐的床铺前,正要说话,却停住了。

    小徐的床铺空空如也,只有手机放在床头。

    我看了一下门锁,的确是反锁了。

    小徐的手机还在,那他人哪里去了?

    我回头打量了整个寝室,心头怦怦直跳。

    整个寝室一览无余、尽收眼底,但是有一个地方看不到。

    卫生间的门虚掩着,我慢慢走了过去,轻轻推开。

    我首先看到的是一只脚,一只没有穿鞋的脚。那脚颜色泛白,脚趾扭曲,沿着那脚往上,我看到了一张惊骇欲绝、死不瞑目的人脸!

    小徐……

    尽管那张脸上眼珠凸出,嘴巴大张,神情更是扭曲到了无法形容的地步,但我还是认出了他。

    我用双手死死地捂住自己的嘴巴,这才忍住大喊大叫的冲动。

    我颤抖着掏出自己的手机,拨了110。

    报警之后,我再也支撑不住,缓缓软倒在卫生间的门口。

    不用去检查,我知道小徐已经死了,他的尸体就在我的一步远处。

    他穿着T恤短裤,两只脚上没穿拖鞋。他的两只眼睛瞪得圆圆的,直直得看着前方。

    我靠在门框上,看着小徐的尸体,眼泪控制不住地流了出来:“老大,你放心去吧,不管害死你的是什么东西,我都会把它找出来,为你报仇!”

    “唉……”

    泪眼模糊之中,我似乎听到了一声深沉的叹息。小徐那原本圆睁的双眼,缓缓闭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