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住一个房间吧

    更新时间:2018-08-07 22:45:34本章字数:3033字

    曾警官若有所思的看了我一会,没有说话,走进了406。警方的调查以及问话过程我就不赘述了,曾警官虽然怀疑我,但我有范茹茹作证,没有作案时间,所以在回答完他的询问之后,我就带着范茹茹离开了女生寝室。

    刚才那可怕的场景似乎吓得范茹茹不轻,她的身子一直在夜风中瑟瑟发抖。我们是在宿舍区的一个花坛边,花坛里种着一株繁盛的桂花。现在正是丹桂飘香的季节,桂花树上开满了金黄的桂花,在这浓重的夜色里散发着清郁的香气。

    范茹茹灵魂未定地站着,脸色苍白,没有血色。

    她的脖子修长圆润,皮肤细腻白皙,精致的瓜子脸上,一双黑眼睛有大又亮,长长的睫毛上挂着几滴晶莹的泪珠,让人有一种心疼的感觉。随着呼吸起伏,她那饱满的胸部上下颤动。

    她穿着一件黑色的小短褂,光洁的肩膀,细瘦的双臂,细细的腰肢都一览无余地展示着。

    “你,我们出去走走吧。”看着范茹茹犹如一只受惊的小白兔一般惊慌不定,我提议出去走走。

    范茹茹同意了,我们两人走出宿舍区的大门,漫无目的地走着。范茹茹跟我述说着她和钱小娜之间的一些往事,说着说着又说到了钱小娜的惨死,她失声痛哭起来。

    “你们的感情好吗?你和钱小娜——”我也不知该怎么安慰范茹茹,只能是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腔。

    范茹茹哽咽着说:“以前,以前我们关系非常好,后来不知怎么就有些疏远了。”

    “是因为她和刘俊好上了吗?”

    “不是…要不是今天看到她和刘俊一起,我根本不知道…刚才,刚才,我一推开寝室门,看到小娜……那个样子…我…我…她…”范茹茹语无伦次地说着,接着又哭了起来。

    我无声地叹了一口气,心中又浮现出那颗跳跃的弹珠来。此刻,那颗弹珠正静静地躺在我的口袋里。可是它为什么会出现在范茹茹的寝室里呢?钱小娜的死,也是那个恶婴的杰作么?

    我想要问范茹茹一些问题,可是见她蹲在地上哭得伤心,也就问不出口了。范茹茹哭了有好一会,周围来来往往的学生都以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我们。我想了想,蹲下身,将范茹茹扶了起来。

    范茹茹的眼睛已经哭得肿了,红红的,像是两颗大草莓。

    “你别伤心了,我先送你回去吧。”我柔声说道。

    范茹茹摇摇头:“我回去的话,能去哪里呢?”

    我一怔,眉头不由皱了起来。是啊!她的寝室里发生这么悲惨的事情,让她晚上怎么回去住?又不是每个人都像我和小黑,敢在刚死过人的寝室过夜的。

    “那…你晚上怎么办?”我为难起来。

    范茹茹低着头,靠在我的身侧,默默地不说话。

    “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家吧?”

    范茹茹又摇了摇头。我也默然了,其实说起来,我自己晚上住哪都还没想好呢!

    我们两个没有说话,就那么沉默地将警校逛了好几遍。时间已经来到晚上十点,再逛下去,寝室可就要关门了。我们又一遍走到宿舍大门口的时候,我忍不住又提了建议:“要不,你去你同学她们寝室里过一夜吧,快要熄灯了。”

    范茹茹依旧低着头,声音却很清晰的传来:“不要!我不想回寝室!那里…太吓人了…”

    “那你晚上怎么办,我们总不能逛到天亮吧?”我无奈地说。

    “逛天亮也比回寝室好。”范茹茹回答。

    “……”

    半个小时后,关于晚上住哪里这个问题,在她否决了我一个个提议之后,最后以我带她出去开房作为了结。我对她说:“要不我帮你去酒店开个房间吧,你晚上就住在酒店里。”

    “嗯。”范茹茹声如蚊鸣地回答,“那你能在我的隔壁也开个房间,住下来陪我吗?我害怕…”

    我带着范茹茹去了酒店,帮她开了一个房间,在她的要求下,我在她的隔壁也开了一个房间住下。

    开好房间已经很晚了,将范茹茹送进房间,嘱咐她锁好门窗之后,我就回了自己房间,花了十分钟洗完澡,我就打算睡觉了。这时候,门铃忽然响了起来。我走过去通过猫眼一瞧,只见范茹茹站在我的房门前。我没有多想,就把房门打开了。

    我开了门之后,范茹茹没有立马进来,怯生生地站着不动,神情有些紧张的样子。

    “陈…陈深…我房间里有些奇怪的声音…我…”她断断续续地说着,我没多问,伸手将她拉进房间,轻声道:“嗯,先进来再说吧。”

    范茹茹温顺地跟我进了屋,我让她在房间的椅子上坐下,给她倒了一杯水。范茹茹喝了水之后,神情慢慢平静下来。

    “你说说看,你房间里有什么奇怪的声音?”我见她恢复平静,这才开口问她。

    “我刚才洗澡的时候…”说到这里,范茹茹脸色有些轻微的泛红,我这才注意到她的头发有些湿漉漉的,像是被水打湿的模样,而且她的衣衫有些凌乱,像是慌乱之中胡乱穿上的,歪歪扭扭,露着大片白嫩的肌肤。我摇了摇头,抑制住心神,只听范茹茹继续说着:“我听到房间里有一种奇怪的声音,像是弹珠撞击地板的那种声音!我很害怕,所以就跑来找你了!”

    弹珠撞击地板的声音?我皱着眉头站起身,走到自己放裤子的椅子旁。我刚洗完澡,现在是用浴巾裹着下半身的。我伸手往放弹珠的那个口袋一摸,心头不禁一跳,那颗我用来‘鬼神指路’的弹珠竟然不见了!

    难道它自己跑到范茹茹的房间里去了?这代表着什么呢?难道?……

    想着想着,我的脸色逐渐难看起来。范茹茹也注意到了我的脸色不对,惊慌地站了起来:“陈深,怎么了?”

    我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紧张的心情,对着范茹茹轻轻笑了一下:“没事,我去你的房间看看!你先在这里呆着吧,别乱跑。”范茹茹俏脸变色,脱口而出道:“不行,别让我一个人,我和你一起去!”

    我微微一怔,看着因为害怕而如受惊小鹿一般微微发抖的范茹茹,一种被人需要的美好感觉充盈全身,我心中恐惧疑虑尽去:“好,那你跟着我。”

    带着范茹茹,我们进了隔壁的房间。由于她说房间里有弹珠声,我们小心翼翼,尽力搜寻房间里异常的声音。

    “你听到的那个弹珠声音是从哪里发出来的?”我低声问她。

    “好像是从床那边。”她紧张地说。

    我们靠近床位,侧耳倾听。

    “嗯嗯啊啊!”在我们全神贯注地时候,一个娇媚的声音就那么猝不及防地闯入我们的耳中。

    “啊!”范茹茹低呼一声,不由自主地握住了自己的嘴巴,显然是明白听到了什么。看着她那因为害羞而变得通红的脸颊,我那原本提着的心一下子轻松了不少。

    “啊,啊啊——”看来这酒店的房间隔音效果不太好,隔壁男女发出的声音越来越响,范茹茹别过头,脖子红得像要滴出血来一样,双手抓着衣服下摆,一副局促不安的样子。

    大概半分钟过后,伴随着一个女人的埋怨声,隔壁的声音沉寂下来。我也不知该怎么化解尴尬的气氛,只能若无其事地说:“好像没有弹珠的声音?”

    范茹茹低着头,侧着身子对着我,没有吱声。我知道她还是有些尴尬,便没再说话,弯下腰,检查起地板来。我搜索了一阵,在窗帘后面找到了那颗弹珠。我没有声张,不留痕迹地将它收进口袋里。接着对范茹茹道:“我检查过了,没有什么异常,你刚才会不会听错了?”

    范茹茹脸色还是有些异常,迟疑地说:“我,我也不知道…可能吧…”我说:“那行,已经很晚了,我回房间睡觉了,有事你叫我!”我一边说,一边往外走去。

    “哎!”范茹茹忽然急切地叫了我一声。我停住,转头看她。“怎么了?”范茹茹咬着嘴唇,神情有些扭捏,没有说话。

    “没事的话,我先走了,你别怕,我就在你隔壁。”

    “陈深…你…你…”范茹茹低着头说,“我害怕…”

    “没什么好怕的!”我说,“有事你可以打我电话啊!”

    “我…我还是害怕…”

    看着范茹茹吞吞吐吐,扭扭捏捏的模样,我终于明白过来,说:“那我留下来陪你吧。”

    范茹茹不说话了,侧着头,咬着下嘴唇,过了一会才道:“我这个房间不好,住你那个房间去吧。”

    刚刚才听了隔壁的活春宫,范茹茹又说要住一个房间,我的心跳不禁加快起来。帮范茹茹收拾好个人物品,她搬了房间里的被子,跟着我到了我的房间。

    到了房间里,看着单人间里唯一的一张床,我不禁皱起了眉头。范茹茹也注意到了房间里只有一张床,抱着被子站在床边,一副为难的模样。

    “要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