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 惊魂一夜(上)

    更新时间:2018-08-07 22:45:34本章字数:3000字

    “要不晚上你睡床上,我睡地上好了,反正地上有毯子垫着。”

    范茹茹摇头道:“这毯子不知道多少人踩过,多脏啊!这是你的房间,还是我睡地上吧。”

    我心想我要是让你睡地上,自己睡床上,那我可以改名叫陈傻子了,于是道:“你不是说地上脏么?”

    范茹茹歪着脑袋,没有说话。

    “要不…你也睡床上好了…”过了一会她低若蚊鸣地说。

    我心跳得厉害,面上却装得淡定:“那…好吧。”

    范茹茹忽然抬头白了我一眼,虽然没有说话,但那一眼的风情,还是令我心头一震。我暗中咽了一口唾沫:“时候不早了,早点睡吧!”

    一张床,两床被子。我们都没脱衣服,就那么和衣躺在被窝里。单人床并不算大,却也不算小,大概有个一米二宽,两个人睡是绰绰有余。范茹茹把自己紧紧裹在被子里,像是害怕我对她图谋不轨一般,离得我远远的,堪堪躺在床沿边。我担心她稍一翻身,就掉到床底下去了。

    时间已经快接近午夜十二点,我却一点睡意都没有。一个是最近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这两天遇见的死亡,比我这辈子见过的还多!大飞和小徐的死,让我现在都还感觉难以接受。钱小娜的死,那种恐怖场景,更是令人心有余悸。我想象不出,如果凶手是人的话,怎么能作出这么凶残的事!所以,我直觉钱小娜的死,跟那个红眼珠鬼有关!

    房间的灯关上了,不过房间外有一些亮光从窗户处透进来,所以有些隐隐约约的能见度。范茹茹的呼吸声很轻,基本听不到,人也裹在被子里一动不动,若不是她的被子还在一起一伏,我都怀疑她是不是死掉了。我也不敢乱动,怕动作大了影响她。身边躺了一个女神,要说我一点想法都没那也是骗人,只不过在这种情势下,我也做不了什么坏事。心潮起伏之下,我竟是越来越精神,一点睡意都没有。

    躺着不动久了,我感觉腿有些麻,便小心地翻了一个身。

    “陈深,你还没睡么?”范茹茹忽然轻声问我。

    “是我吵到你了么?不好意思啊!”我略带歉意地说

    范茹茹的被子动了一下,稍微往我靠近了点:“不是,我没睡着,我一闭上眼睛,就是小娜在寝室里的画面。我…她真是太可怜了…呜…”

    我听她带了哭腔,忍不住抖开被子,靠了过去。

    我问道:“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范茹茹原本已经把自己的头躲进了被窝里,这时抬出头来,道:“什么?”

    “就是…”我斟酌了一番语气,道,“前段时间我们学校的女生厕所里,发现过一个弃婴,你听说过这件事吗?”问完这个问题,我就一直紧盯着范茹茹的脸,房间里的光线虽然很暗,但我们距离够近,所以我能很清楚地看到她的脸色变了一下。

    她低垂着眼,没有看我的眼睛,反问道:“听说过,你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

    那颗弹珠出现在范茹茹的寝室里,就让我怀疑那个红眼珠鬼和她们寝室里的人有关。而那个红眼珠鬼,很有可能就是那个弃婴所化!刚才范茹茹的奇怪反应,似乎证实了我的猜测。难道那个弃婴的事,她是知情人?

    不过,我并没有把自己的疑惑说出来:“没什么,我就是突然想到了那件事。同学们都说,那个丢弃女婴的女生是作孽呢,那么小的一个孩子,就这么丢弃了,还是自己的亲骨肉呢!你说她的心怎么那么狠呢?”

    在我说话的时候,范茹茹又慢慢把头窝进了被子里,只留了黑色的长发在外面,听我说完,她半天才出来,低声说:“可能那个女生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吧。”

    “嗯,别人的事,我们也不清楚内情。哎,你们寝室有几个人啊?”我假装轻描淡写地问道。

    这个弃婴的事,范茹茹她们寝室是个关键,要想查清真相,我只能对她旁敲侧击。

    “一共三个,不过现在只有两个了…”范茹茹的声音带着悲伤。

    还有一个么?什么时候去找她问问。打定主意之后,我不着痕迹地松开抱着范茹茹被子的手,回到了原先的位置。

    “睡吧,很晚了。”我说。

    “嗯。”她似乎松了一口气。

    我闭上了眼睛,努力想要睡着。但是白衣女鬼,红眼珠鬼,大飞,小徐,钱小娜,范茹茹…他们的身影不停出现在我脑海中,搅得我脑子里犹如乱麻一般,根本静不下心来睡着。尤其是范茹茹在听到弃婴时的奇怪反应,更是让我心头升起巨大疑云。

    “陈深…”在我胡思乱想的当口,我感觉有人隔着被子在推我,我睁开眼,只见范茹茹紧贴着我的被子,一脸紧张地叫我。

    “怎么了?”我奇怪地问她。

    范茹茹声音有些颤抖:“你没听到吗?房间里有弹珠声…”

    我一怔,凝神倾听,范茹茹没有说错,房间里的确有弹珠撞击地板的声音。“你呆着别动,我去看看。”我对着范茹茹嘱咐一句,先摸了摸衣服口袋,那颗被我放好的弹珠又不见了。

    “真是见了鬼了!”我暗暗地说了一句,穿上衣服,也不开灯,循着弹珠声找了过去。声音是从门那边传来的,我走到门边,没看到有弹珠,再仔细一听,声音是从门外传来的。我隔着猫眼瞧了瞧,门外走廊空空如也,没有看到什么异常情况。

    “咚!咚!咚!”那弹珠声渐渐急了起来。

    我不禁皱起了眉头。那颗弹珠是我用来施展鬼神指路的没错,可是召唤来的小鬼不可能一直附在弹珠上,我在范茹茹寝室捡回弹珠的时候,就感觉到弹珠上的小鬼已经走了。

    换句话说,现在那只是一颗普通的弹珠而已。可为什么晚上它这么异常呢?先是莫名其妙跑到隔壁房间吓唬范茹茹,现在又在门外跳来跳去?

    我思索了一阵,还是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心,转头看了紧紧裹在被子里的范茹茹一眼,然后打开了房门。

    “陈深,你干嘛去?!不要丢下我!”范茹茹见我开门,惊慌地喊了一声。我回过神来,现在情况有些诡异,如果把范茹茹一个人留在房间里我也不放心,可是我的好奇心又逼着我出去看看究竟,这可难办了。

    要她跟我一起出去么?这么晚了,可能会有凶险。我思索了几秒钟,关上房门,从口袋里掏出外婆留给我的所有符咒。符咒原本一共十一张,小黑失去神智的时候,把那张招魂符给毁了,所以现在只剩下十张。

    我将十张符咒全部贴遍房间,门上,窗户上,床上,全部贴了,也不管它们原本的效用是什么,我全部当做驱邪用了!范茹茹看我贴完符咒,奇怪地问:“陈深,你在干嘛?”

    我走到她的床边,柔声道:“这你别管了,有这些东西在,你就很安全,我出去看看,很快就回来,你别乱跑,就待在房间里,好么?”

    范茹茹看着我不说话,我对着她笑了一下:“你相信我,我马上回来。”她终于点了点头:“那你快点回来。”

    我打开房门,探身出去,眼光四处扫射,没有看到弹珠。我仔细听了听,听到弹珠声是从左手边拐角的楼梯间传来的。我回头看了一眼房间,有外婆的符咒在,范茹茹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我关上房门,轻手轻脚地朝着楼梯间走去。

    到了楼梯间,那弹珠声却又消失不见,我听了听,发现声音从楼梯那边传来。这是什么情况?勾引我过去么?呵呵!老子还会怕你吗?我冷笑一声,往楼梯口走去。

    这时,我忽然感觉口袋里的手机震了一下,接着白衣女鬼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别去!我感觉它在附近!”我一震停步:“它?那个红眼珠鬼?这个弹珠是它搞的鬼?它想干嘛?”

    白衣女鬼道:“它想勾引你过去!你不能去!”

    “它勾引我干嘛?”

    “可能它对你很忌惮,所以勾引你出来!”

    “那我就不去了?它想要找我,我还想找它呢!这下正好!它自己送上门来!”我咬着牙说道,脑海里全是大飞和小徐的无辜惨死。

    拥有三阴体质的是我,你他妈的有本事来找我啊!干嘛要害死大飞和小徐啊?大飞是独生子,小徐是家里的顶梁柱,他们一死,直接毁了两个家庭!一想到这些,我的心就堵得不行!

    所以,我没有理会白衣女鬼的警告,毅然朝着弹珠声处走去。

    我下了一层楼梯,看到了那颗弹珠。它在大理石地板上跳跃着,发着‘咚咚咚’的响声。

    知道红眼珠鬼就在附近,我打起精神来,小心翼翼地朝着弹珠走去。

    “你不是一直跟着老子吗?老子现在来了,你倒是来找老子啊!”我恶狠狠地对着空气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