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 伤

    更新时间:2018-08-07 22:45:35本章字数:3051字

    范茹茹只顾着哭,并没有回答。我心中轻轻一叹,摇了摇头:“如果没有话说,那我就走了。”

    我转身,迈步,往前走了五步,身后终于响起那个略带抽噎的声音:“等…等!”

    我停步,转身,静静地看着她。她颤抖一阵,就如经历暴风骤雨之后的树木一般,终于慢慢平静下来,伸手擦了擦脸上的眼泪,整理了一下被泪水打湿而沾在脸上的乱发,轻声说道:“我晚上的确是在那个女厕所里,给那个婴孩烧纸钱…我当时并不是信了你那‘鬼杀人’的话才那样做,我烧纸钱是因为被你勾起了心中的……愧疚。”

    她一边说,一边朝我走来,脸上神情虽然还带着震惊与悲戚,但能看得出她的神智已经回复清明:“陈深,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跟我来。我知道你怀疑我什么,既然到了这个地步,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你想知道什么,我都会告诉你……”

    校门口的电子门前,的确不是谈话的好地方。看守大门的保安也已经被吓跑,我们轻松通过侧门,回到了警校。

    “去哪?”

    “就去我们第一次遇到的那个地方吧。”

    我们来到小兰湖边,找了一块干净的石头坐下。现在早已过了寝室熄灯时间,整个校园里寂静无比,一个人影也见不到。就像被包场了一样。我在心里暗暗地想,包了警校的场。

    “在这里,你救了我一命。当时我都没有和你说声谢谢就走了,事后回想,我有一种恍惚般的错觉,似乎那天早上落水获救的事情,只是我做过的一场梦,并不是真实。可是后来还是在这个湖边,我又遇见了你,我这才醒悟过来,原来那场获救并不是一场梦,而是发生过的真实。”她的嗓音轻柔低婉,在这寂静的午夜响起,犹如落入水中的小石子,在我孤寂落寞的心湖里泛起淡淡的涟漪,“那时我跟刘俊的感情出了问题,我决意结束和他的关系,刚好那时,我遇见了你。”

    我静静地听着,听着范茹茹对我剖析相遇之初她的心路历程。

    “刘俊的背景你也知道,是很深的那种。而他的性格,我和他相处一年,也有很深的了解。他性格中有一种很自我,很霸道的大男子主义。在恋爱关系之中,可以提分手的,只能是他。换句话说就是,他可以甩我,我却不能甩他。所以在我决定和他分手的时候,我还是有些顾忌的,我担心他会纠缠,担心他会找我麻烦。那些天,我一直心绪不宁,被那些担忧折磨得难以入眠。然后,那天晚上在湖边,你对我说了一句话,解开了我的心结。陈深,你还记得你当时说了什么话吗?”

    我当时说了一句什么话?解开了她的心结?我对这件事隐隐有些印象,但具体说了什么话,我却是完全想不起来了。于是我只能挠了挠后脑勺,摇头表示不记得了。

    “你不记得了么?可我却一直记得呢。”范茹茹的声音带着感慨,“我当时问你怎么不怕刘俊去找你麻烦,你当时说,‘怕他的话他就不来找我麻烦了么?已经发生的事情,后悔也没有用。我怕不怕,还不是都一样,他都会来找我的麻烦,所以我还是选择不怕,这样过得比较自在些。’”

    范茹茹说这句话时,用了一种奇怪的语气,那应该是…她在模仿我当时说话的语气吧。听她这么一说,我点了点头,不禁笑了一下:“的确像是我说出的话。”

    她没有瞧我,继续轻声说道:“你的话解开了我的心结。担忧后悔这些情绪其实都是无用的,该来的总该会来。只要心里认定是对的,就像我决定和刘俊分手一样,不能因为害怕随之而来的麻烦而不去做,况且我当时已经和他提了分手,再后悔害怕,完全是没有意义的。等想明白了这个道理,我就从情绪漩涡里解脱出来,我的生活也开始恢复正常。”

    “你当时为什么要和刘俊分手?”我忍不住问道。

    当然还有一句话堵在我的喉咙里没有出口:你都为他生过孩子了…

    要知道传闻中在女厕生下的弃婴都已经成形了,没有六七个月以上的孕育,那恶婴是不可能长那么大的。范茹茹既然愿意为刘俊怀胎那么久而没有打掉,心里肯定是爱他的,既然爱他,为什又要和他分手?

    范茹茹转过脸来,瞥了我一眼,又平静地转过脸去,看着夜色里的湖面说道:“因为他出轨了。”

    我一愣,随即恍然,这的确是一个硬的不能再硬的理由。

    “噢!刘俊和钱小娜…”

    范茹茹摇摇头:“小娜和刘俊的事,我是前些天看到他们在一起才知道的。我没有想到……我当时知道刘俊和某些女生不清不楚,但他手脚很干净,我一直都没有抓到什么把柄和证据,有的只是隐隐约约的怀疑,以及我身为女性的直觉!”

    “原来你并没有证据。”

    “这哪里需要什么证据?我会怀疑刘俊,是因为他做的一些事情实在是让人生疑,虽然我没有抓到证据,但感情的事,既然已经没有了信任,我和他在一起的基础就没了。勉强再在一起,也没有意思。”

    “信任么?”听着她的话,想着我和她之间的阴差阳错,想着她对我的隐瞒,我的心里也不禁起了波动,“我原本也是信任你的,只可惜……”

    人与人之间最难得的是信任,人与人之间最可惜的……是辜负。

    “你要和我说的,就是这些吗?”想着想着,我的声音就冷了下来。

    范茹茹察觉到了,平静的脸蛋上挂着清冷,缓缓说道:“我明白你想知道什么,但我和你说刚才那些话,并不是没有来由的。我想告诉你,我本来的确是认真想要和你开始的。只是现在却不可能了,我们能够交往的基础——信任,已经没了。这可能是我们两个最后一次能够平心静气,坐在一起说话的机会了。所以在告诉你那些我之前隐瞒你的事情之前,我要和你解释清楚,这算是对我们之间那段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的恋情的交代吧!”

    我黯然抬头,盯着她那还没有恢复血色的侧脸,心中心绪复杂难明。其实在我开始怀疑那恶婴跟范茹茹有关的那一刹那,我们就已经结束了。我们之间的感情基础过于薄弱,薄弱到经不起哪怕是一点点斜风细雨带来的侵袭。

    良久,我才回答她:“我明白的。”

    “好的。”范茹茹原本平静如水的神情忽然起了波动,“现在我就告诉你真相吧。你所怀疑的事情,那弃婴的来历,的确和我有关。不过——”

    听到范茹茹开口承认,虽然我心中早已猜定,还是忍不住心头一跳,再听到她话语中的一个转折,不禁脱口问道:“不过什么?!”

    “不过——”范茹茹若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续道,“有一点你想错了,那女婴不是我的,我从没怀过孕,也没生过孩子,更别说作出丢弃自己亲生孩子这种残忍的事情了!”

    她的后一句话犹如一道惊天响雷,劈得我浑身麻木,大脑失灵:“你…是什么意思?你之前…不是说那弃婴和你有关吗?”

    范茹茹仰头看着夜空,脸上闪过悲哀至极的神色:“那被丢弃的女婴……是钱小娜的……”我从麻木中回过神来,急道:“钱小娜?这是怎么一回事?”

    范茹茹哀声道:“那一日,我正在上课,忽然接到小娜的信息,要我到那女厕来一下,当时是上课时间,我原本不想去的,可是小娜连发几条短信,语气又很急迫,于是我只能从课堂上偷偷溜到了厕所里。一进厕所,我都惊呆了,那是血,满地的血!小娜瘫坐在隔间的瓷砖上,身下全是血…在那便坑里,有一个血迹模糊的看不出样子的婴儿……小娜未婚先孕我是知道的,不过我当时并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我之前一直劝她去医院堕胎,可她却是执意不肯…我先前还只是奇怪,但现在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之后,小娜不肯堕胎的原因我也能明白个几分了……”

    她脸上的神情似笑非笑似哭欲哭,带着让人揪心的难过。我被她说的话震得脑子嗡嗡乱想,思绪乱成一团。

    那恶婴的父亲是刘俊啊!这个事实经过刚才在校门口的那一幕,想来范茹茹已经明白了。

    钱小娜怀孕的时候,范茹茹和刘俊还没分手。自己的好闺蜜背着自己和自己的男友好上了,还怀孕了,怀孕之后还不肯打。我现在虽然脑子运转虽然不太顺畅,但钱小娜不肯打胎背后蕴含的恶意我还是能明白的。

    小三借孩子上位,这是司空见惯的人伦闹剧,但当这件事发生在自己身上,尤其这个小三还是自己的好闺蜜,我突然就能明白刚才范茹茹在校门口电子门前所流的那些眼泪的含义了。

    只是好像,我明白的有些太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