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二章 绿影鬼

    更新时间:2018-08-07 22:45:35本章字数:2684字

    在这过程中,曾警官不停表现出对我的怀疑,最后我有些恼怒地说:“曾警官,你要不相信我的话,我只能很遗憾地说,这个案子的凶手你永远都抓不到!”

    曾警官脸色很不好看,沉默地瞪着我不说话,我觉得和他没什么好说的了,所以想走,没想到他说出了一句话,瞬间击中了的心脏:“我们查过徐成的通话记录,徐成被害那天晚上,给你打了七个电话,可是你都没接。我想知道那天晚上他为什么给你打这么多电话,而你为什么又不接?”

    我不知道曾警官说这一句话的动机是什么,是怀疑我当时的去向,还是单纯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我已经无法判断了,因为我的脑子已经被一个让我震惊懊悔的事实所填满了。

    小徐被恶婴害死的那天晚上,竟然给我打过那么多的电话?!可我一个都没接到!

    他给我打电话,肯定是有重要紧急的事情,很有可能是因为感觉到了恶婴的凶险才打电话给我求救。

    可是…我却没有接到…想着小徐蹲在卫生间里打我电话打不通,而恶婴又缓缓逼近之时的恐惧绝望,我感觉气都透不过来了。

    当时我在警校后面的小山上,威胁逼迫小白现身。可能就是这个原因,小徐打我电话才打不通吧。如果当时我接到了小徐的电话,是不是就有机会从恶婴手中救小徐一命?

    这个假设让我浑身颤抖,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答曾警官的,我只记得自己浑浑噩噩地走进寝室楼,走进了603。关上寝室门,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小徐和大飞的床铺已经搬空,想着此生再也回不去的那些时光,我无力地坐倒在地上。

    光影变换,房间里渐渐暗了下来,我的手机响了几响,我也懒得去瞧。我瘫坐在地,背靠墙壁,双眼无神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天色黑下来以后,寝室楼外的灯光穿越空间,照射到六层楼的房间里来,暗暗淡淡,昏昏黄黄。

    在那光明与阴影交接之处,出现了一个绿色的影子。低头散发,寒意迫人的绿影站在我身前几米远处,既不说话也不靠近,就那么静静地站在那里。

    我无力地摇了摇头,对着那绿色影子招了招手:“你过来一下,我们说说话。”我知道那是一个鬼,这时心境特殊,竟没想到这中间的凶险问题。那绿影鬼长发遮着面容,我看不到它的眼睛,但看它的姿势,应该正在看我。

    如果它没瞎的话。

    可它听了我的话,却是一动不动,就连它身上的那股绿意也安静地过分。

    “你不想过来?不想和我说话?”我盯着它的脑袋,想要透过长发看出它的本来面目,“那你为什么要跟着我?我算算啊,这已经是我们第三次见面了,你是不是对我有兴趣啊?”

    绿影鬼依旧安静地站着,既不靠近也不说话。

    “我知道是我先招惹你过来的,你是不是想要我跟你道歉?”我抿了抿嘴巴说道,“那我跟你道歉好了。对不起,昨晚打扰你休息了。这样可以了吧,以后不要再跟着我了。”

    一股阴凉的气息忽然触到了我的皮肤,带给我丝丝凉意,虽然那绿色影子还是安静不动,但我知道先前的话还是起了些作用。

    “我知道你听得懂,但你不走也不说话,是觉得我的道歉还不够吗?”我挑了挑眉梢,“或者你想要吓死我?很可惜我这人别的没见过,鬼却是见过不少,你如果没有些特别的手段,还是不要打我的主意为好。”

    听着我话语中的威胁,那绿影鬼依旧是原先那个样子,一点反应都没有,显得一个人自说自话的我像个傻子一样。

    我不想当傻子,所以我站了起来,朝着那绿色影子走去:“你不理我,为什么又要出现在我的眼前?你知不知道作为一个鬼这样出来,会吓死人的?”我一步一步朝着绿影鬼走去,走得很慢很小心,我一直盯着绿影鬼的反应,如果它有异动,我会马上将口袋里外婆留给我的神符掏出来对付它!

    然而我花费十秒钟,往前走了两小步,那绿色影子还是跟个木头一样,一动不动。

    “见了几次面,我连你的样子都没见到,这似乎有些不公平。”我嘴里轻声说着一些话,脚下抬起,正要迈出第三步,那绿色影子忽然动了。

    有句话叫做静若处子动若疯兔,用这句话形容那绿影鬼是再贴切不过了。在我还没反应过来之前,眼前绿影一闪,我的眼前就空了,那绿影鬼连个招呼都不打就在我眼皮底下凭空消失了。

    一个鬼自然有这种凭空消失的能力,所以我对此也没有多少惊讶,但我依旧有些惊讶,我惊讶是因为当自己说要看它的样子它就逃走了,难道它的样子很见不得人么?

    不过下一刻我就知道自己猜错了,绿影鬼突然消失并不是因为我说要看它长什么样,而是因为有人来了。寝室的门锁处传来一些异响,紧接着寝室门就打开了,一个小个子出现在门口。

    “卧槽!陈深你果然在这里,乍一看我还以为是鬼呢!”我认出是小黑的声音,不由松了一口气。说实话面对着那个绿影鬼的时候,虽然我已经跟鬼打过很多次交道了,还是难免会有些紧张。

    主要缘由是那绿影鬼太诡异了,多次出现在我面前,却又一言不发,我猜不到它想干什么,猜不到引发想象,而未知的想象又带来恐惧。

    小黑走进寝室,关上了房门,隔绝了走廊上的灯光,寝室里又变得昏暗起来。“你怎么来了?”我靠着床沿,看着小黑说道。

    小黑走过去打开了灯,寝室里瞬间大放光明,让我这个在黑暗中呆久了的人有些不适应。

    “你还说呢,打了你这么多电话你都不接,你手机是不是丢了?”

    我眯着眼适应眼前的亮度,轻声说道:“找我有事?”

    我的语气很差,带着沉重的萧瑟意味,虽然看不到自己的脸,但我能想象出自己此刻的脸色肯定也不好看,尤其是在这么开灯的室内,小黑注意到了这一点,于是他问我:“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我摇了摇头,走到盥洗池那边用水冲了一把脸,平静地说道:“没什么,都过去了。”

    是都过去了,小徐已经死了,就算再懊悔难过悲伤他也无法再活过来了。

    小黑看着我说:“你有心事。”

    我再度重复了一遍:“都过去了。”

    小黑沉默了,我看着他那略带忧虑的黑脸,换了个话题:“你妈妈能出院了么?”

    “快了。”小黑点点头,“下个星期一就能出院了。”

    “是件大好事。”

    小黑再度点点头,看着我的目光中流露着几分感激。

    “我有一个想法。”沉默许久之后,我看着小黑认真地说,“我想向学校申请,我不想换寝室,以后继续住在这个寝室里,一直住到毕业。就像……”

    说到这里我没再继续说下去,只在心里默默地念了一句:就像他们还在一样。

    小黑能够明白我的意思,他也重重地点了点头:“我也不搬。”

    看着小黑脸上的郑重神情,我不由笑了笑:“那以后可能就是我们两个人一个寝室了。”

    一个寝室死了两个人,毫无疑问地就成了凶宅,我想没有其他学生愿意搬进来的了。

    “两个人也好,清静。”小黑回答。

    “那我们晚上就住这边吧,我不想住酒店了,住酒店要钱的。”

    “好。”

    既然决定继续在603住下去,我们就开始收拾凌乱的寝室。整理书桌的时候,我在小徐的抽屉里发现了一个铅制饼干盒,盒子上面贴着一张纸条‘寝室费’。我一怔,打开盒子一看,里面是一张崭新的一百块钱。

    “这一百块就当做寝室费,有时间我们一起出去喝酒!”

    “陈深,你太不争气,害我输了一百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