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再次被四少刁难

    更新时间:2018-08-07 23:00:11本章字数:2501字

    “我是疯了,是被你逼疯的。”莫洛娇有些歇斯底里了,其实她做事也算沉稳,就是一碰到冷绝尘的事,就会方寸大乱,失去主张,甚至有事有些不择手段,这个婚姻,也是用父亲手握的兵权换来的,不过她不在乎,她一向认为自己是最优秀的,一定可以能拥有冷绝尘的是心。

    “我不管你怎么疯都好,只是不许你在督军府挑起事端,你知道我最讨厌什么。”冷绝尘蹙着眉头,眼神冷漠的落在莫若娇身上,自小她就骄纵,跋扈,大了非但没有一点收敛,反而气焰更大,就凭这两家父母的一些话,就想要牵制住他,这让他很不舒服。

    她当然知道,他的脾气秉性她了如指掌,就是不喜欢别人自以为聪明的指指点点,不喜欢被别人操纵,更不喜欢动他的人,突然被针扎了一样,心中钝痛,他的人?那个女人吗?

    “别的事我可以不管,惟独那个女人,我希望你以大局为重,送她回到督军身边。”她潜意识里有种感觉这女人不简单,会是她的绊脚石,所以她必须早一点把她铲除。

    “这是督军府的事,你一个外人不该过问,而且嘴巴最好闭严一点,害了我,也是害了你。”冷绝尘知道她明白他的意思,因为她自小就是个聪明绝顶的女人。

    “我是外人?”莫洛娇用手指着自己的鼻子,靠近冷绝尘,“在你眼里,我就是一个外人吗?而外边那个,是你的家人。”

    “在你没嫁进门之前,似乎是这样。”冷绝尘也回答的干脆,他从来不哄女人,也不会哄。

    “你这样袒护,你敢说你和她没有那种关系?”

    “我很肯定的告诉你,没有,绝对没有。”冷绝尘有些不耐烦了,他最不喜欢被人逼迫,更不喜欢女人纠缠不清,“如果你一定要那样想,我也没办法。”然后决绝的甩了一下袖子,“你走吧,我还有正事要忙。”

    下逐客令了?她莫大小姐的面子彻底扫地,好在身边没有外人,要不她都不知道自己要怎样走出去,不知道为什麽,每次来督军府走动,都会邪门的碰一脸灰,似乎厄运就是从那个女人出现开始的,这下可好,她把所有的不愉快统统的都怪罪到罗伊伊头上。

    走到门口,又折了回来,慢慢的试探着走近冷绝尘,看他没有排斥的反应,便凑的更近,声音软了几分,“你如果真的寂寞,不如让我留下来陪你好不好,那女人是个祸害,你不能碰。”

    “你说什麽?”冷绝尘的脸色急转下降呈零度以下,不认识的看着她,就算是她不太懂得矜持,可也从没提出过这样的要求,而且还未婚。

    莫洛娇的脸骤然升温,红得如同娇艳的晚霞,再遇上那冰冷的能冰封的眼神,那种冰火两重天的感觉,让她更加羞愧,低下头,“这别这样看着我,我不是怕你耐不住寂寞吗,再者说我们将来一定会结婚,早一天晚一天,都没多大关系。”

    莫洛娇得寸进尺的再一次靠近,把整个身体都靠了过来,他身体很冷,却宽厚,高大靠着很有安全感,小手也开始不安分,她曾经偷偷的看过外国电影,有一些男女亲近的画面,于是学着开始动作,滑进的领口,摸着结实的肌肤,触电般颤栗了一下。

    虽然自小一起长大,也从没这样亲近过,谈婚论嫁了,连恋爱中的男女,正常的抱抱也没有,第一个吻竟然是来自门外的那个女人,那是种耐人寻味,别样的感觉,至今回味无穷,从那一刻才知道,原来吻的力量是那么的大,却诱人。

    可莫洛娇靠在自己身上,却没有那种感觉,只是种左手摸右手的感觉,或许是太熟悉了,又或许她太男人婆了。

    知道她是个自尊心极强的女人,为了不让她太过难看,并没马上推开她,只是把她在自己身上胡作非为的手拿开,这样主动的她让他很不适应,任由她抱着,不排斥,也不纵容。

    莫洛娇扭了扭小蛮腰,他竟然对自己的主动毫无反应,是自己的魅力不够?还是他坐怀不乱?

    不高兴的嘟着红唇,猛地对着他的紧抿而性感十足的唇捉了一口,冷四少马上皱起眉头,这个吻太烂了,他的嘴唇差一点就被她咬掉一块,低下头看看她娇羞的模样,不忍心打击,不过实在也没办法表扬。

    这撩人的场面正好被罗伊伊撞上,她是过来想要问问,那些捡来的冷四少的代表——落叶和花草如何安置,只是不巧,打扰了别人的好事,脚已经迈进来,又不好再收回去,就这样一脚门里,一脚门外,进退两难,“那个,对不起,我什麽都没看到,你们继续,继续。”

    刚要进一步行动的莫洛娇被这样一打扰,冷四少借机下台,似乎是为了避人耳目才推开了她,这下可惹怒了莫洛娇,一记冷嗖嗖的眼神直刺罗伊伊的身上,恨意更浓,死女人总是坏她的好事。

    “有事吗?”

    冷绝尘冰冷的嗓音带着几分慵懒,不过很具穿透力,似乎凉凉的,能打透人的心灵深处。

    “我是想问问把你放在哪里才妥当。”罗伊伊低着头,始终都没有抬起,生怕看见少儿不宜的场面,会得红眼病的,而且还直接把叶子以及花都免了,用了很简洁的说法,把你放在哪里?

    “你说应该放在哪里?”冷四少当然明白她的意思,嘴角勾了勾,这丫头是在变着法的骂自己吗?自己就把难题推给她,看她怎样安置自己。

    罗伊伊拧眉沉吟一下,一堆干枯的叶子,一旦起风就会刮得漫天飞扬,那纯粹给自己找麻烦,最好的吃力办法就是烧掉,“烧掉最好。”

    “你是说要把本少爷火化了?”

    “啊?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是把那些树叶烧了。”

    “你刚刚明明说的就是我。”

    “我……那个……”罗伊伊有种百口莫辩的感觉,似乎浑身是嘴都解释不清,都怪自己这张嘴该勤快的时候,不勤快,简约再简约,可好,碰到的是个专会抠字眼的家伙,“一时范懒,绝对不是故意。”

    “我看你就是故意的。”一直在一边不语的莫洛娇,一开始丈二和尚摸不清头脑,现在才明白过来,更不会放过刁难她的机会,添油加醋的说着。

    “竟然敢谋害我,罪上加罪。”冷四少断然说着,完全不容人辩解,“我看你今晚也不必回去了,给我把我的住处角角落落打扫干净。”

    “你是奴隶主吗?我可不是奴隶,我不同意。”罗伊伊高高的昂起头,忍无可忍,纯粹的得寸进尺,如果她再一次让步,还不知道会有什麽事情等着她,索性反了。

    他哪是惩罚,分明就是袒护,知道督军在到处找她,所以有意把她藏起来,而这女人竟然还蒙在鼓里,那她就做一回救世主,帮她离开这里。

    “是啊,绝尘,她怎么说也是督军的姨太太,你也该估计一下督军的没面子,我看就让她早些回去吧,累坏了,不好。”

    这女人是怎么了?竟然好心的替自己求情,不过管她出于什麽目的,只要能离开这里就好,她可不想与狼人同穴而眠,说不定半夜会被吃掉。

    “不可以,必须留下来。”冷绝尘语气间没有一点缓和的余地,铁定的要留下罗伊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