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跌眼镜的伺候

    更新时间:2018-08-07 23:00:11本章字数:2587字

    进门先洗了一个热水澡,然后换上自己的衣服,刚刚穿戴整齐,就传来敲门声,这麽早,会是谁?

    犹豫着,心提到了嗓子眼,把门打开,门口站着一身华丽旗袍的小玉,那张稚气的小脸,似乎一夜之间成熟了,妩媚了,而且还带了一种倨傲的神情。

    小玉笑了笑,走进门,“干吗这样看着我?不认识?还是嫉妒?”

    嫉妒?她有什麽值得自己嫉妒的?罗伊伊并不想伤她的自尊,只是淡淡的一笑,“你和以前不一样了。”

    “是,我现在是十姨太,你是九姨太,我们都是督军的女人,是姐妹。”小玉不客气的在床上坐下,完全没了以前的小心翼翼,战战兢兢,有些得意的摆弄着手上的金镯子,“看,这是督军送的,漂亮吧?还有这衣服,也是督军让人准备的,原本是想给你的,可惜你没福气,给了我,不过小了些,督军说没关系,今天就让最好的裁缝过来,给我多做几件。”

    “小玉这样真的幸福吗?”罗伊伊实在看不出有什麽好,金银珠宝谁都喜欢,她也不例外,可是用这种方式获得,她宁愿不要。

    “怎么?看着我享用了本该属于你的,嫉妒了?”小玉抬头不屑的看着她,以前总觉得她好看,现在看看也不过如此,其实人都是凭衣装的,她打扮一下,不比她逊色一份。

    “我是说督军的女人很多,他今天宠你,明天也许会是别人,这样的日子不会长久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罗伊伊觉得有些好笑,她竟然会得意成这样,也不好笑出声,只是淡淡的一笑。

    “我明白,你的意思明天就是你,你比我更有魅力,督军会马上忘了我,宠你。”小玉不甘心的说着,“你别以为我是个下人出身,就样样输给你,床上功夫你未必比我强,不信,我们走着瞧。”

    小人,这小人得志就是这样一副嘴脸吗?罗伊伊是完全服输了,平时觉得她可怜,现在倒是觉得她又可怜,又可恨,无奈的摇了摇头,人家根本就把她当了情敌,她说的话完全听不进去,再说下去也是对牛弹琴,那还不如省省。

    “我这次来,是给督军传话。”小玉高高的扬起头,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洗洗干净,穿戴整齐,不能有那种该死的榴莲味道,马上去见他。”

    “现在?马上?”这也太快了吧?也太没有人性了,就不能给她喘口气的时间,他是阎王吗?

    “你这身衣服不好,太土,我看还是换一件吧?不然把督军惹急了,你就麻烦了。”

    “谢谢,十姨太,我觉得这样很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习惯,我不管别人,但是我是绝对不会因为别人而刻意改变自己。”罗伊伊也跟着阴阳怪调的说着,“你先走,我随后就到。”

    等小玉走后,罗伊伊那份镇定彻底不存在了,慌了,怎麽办?急得在房间内团团转,就是没有一点办法,似乎只能去碰碰运气,或许她运气会很好,再次躲过。

    只是还有万一呢,万里有一怎麽办?那就死,也不让那头猪糟蹋了,拿起桌子上的水果刀放进衣服口袋,打定主意,先捅死他,自己在自杀,要不也太亏了,就算是为民除害了,铭传千古,也算不错,生不能轰轰烈烈,死了到时能气壮山河,嘿嘿!挺好。

    怀揣着凶器,腰板似乎有了支撑,挺的直直的,来到昨晚的那个房间,站在门口,深吸了口气,才推门而入。

    房间内静悄悄的,只有大床上的幔帐在不停的有规律的抖动着,罗伊伊撇了撇嘴,折腾了一晚上,天亮了还没完没了,这老家伙的体力了得,只是不知道那小玉能不能受的了这样的折腾,受不了,也要受,这可是她自找的。

    “过来。”

    一个不怒而威的声音自幔帐内传出,声如洪钟,没有一点老态。

    他们做事,让自己过去干什麽?不会是玩两女一男的游戏吧?羞恼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让你过来,还磨蹭什么?”都知道这位督军脾气不好,说翻脸就翻脸,听着他现在的声音似乎已经等的很不耐烦了,若是自己在执拗下去,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一枪结果了自己,那不很便宜他?过去就过去,反正自己早有准备,大不了杀了他,再自杀。

    慢吞吞的挪到床前,不敢抬头,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心跳得已经快到嗓子眼了,似乎只要一张嘴就可以跳出来。

    “抬头看着,好好学学。”

    啊?他是要让自己观摩真人秀?不要这么变态好不好?她非常不喜欢,不会觉得是享受,会很恶心,极不情愿的慢慢抬起头,望向床上。

    咦!小玉呢?怎么只有赤着上身的男人,下身用一条薄薄的被褥掩着,只是他腿下是什麽东西,高高的耸立了一个……人?小玉吗?在哪里忙活什么?

    这时冷无心看出了罗伊伊眼里的疑惑,丝毫不知羞耻的把身上的薄被掀开,这一掀把被子下的风景全部曝光了,罗伊伊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嘴巴下意识的张大呈O型,不会吧?这种变态的事都做,小玉为了荣华富贵,竟然连羞耻都不顾了,只觉得恶心。

    冷无心大刺刺的仰卧在床上,背后靠着枕头,四仰八叉的岔着双腿,腿间小玉趴在那里,正对着高高耸立的东东卖力的伺候,那样子专注的,就连身边多了个观赏者都不自知,似乎已经到了忘我的境界。

    “嘴巴张那么大做什麽?你也想要?”冷无心嘿嘿一笑,连带着脸上的横肉乱颤,一脸的色相。

    “不,不是,我没那个爱好。”罗伊伊急忙作出回应,后退几步,急忙紧紧的闭上嘴巴。

    冷无心眯着眼睛看着她紧张的神情,心情大好,享受的舒展开双臂,这女人一年前见过一次,没有什麽印象,只是记得很干瘪,现在看看,嗯,发育的不错,虽然说不上特别的饱满,也算得上匀称,看着身条,应该比床上这个受用。

    “好好学学,明天由你伺候。”

    “明天?督军明明说的是两年后,算算还有五个月呢,您是号令千钧的统帅,怎麽可以说话不算数,出尔反尔,那样怎么服人。”罗伊伊这样说,只是想拖延时间,只要有时间她就有希望。

    “我说过那样的话吗?好像没有,一定是你记错了,我说话就是命令,我说明天就是明天,多一分钟都不可以。”冷无心微微不悦的拧眉,这女人真不识抬举,竟然敢跟他讲条件,也不看看他是谁,外号可是阎王,阎王让你三更死,你就不能四更活,他也是如此,突然一把推开正入魔的小玉,起身把她扑倒,“看好了,你明天也这样伺候。”

    两个赤 条条的身体,纠缠在一起,罗伊伊只觉得眼前是白花花的两团,挥汗如雨,奋力索取。

    男人粗重的喘息声和着女人娇柔的呻 吟,一同窜入罗伊伊耳朵,这样淫 乱的场面,实在不堪入目,可是只要她一低头,冷无心都会呵斥一声,似乎后脑勺长了眼睛,在盯着她。

    罗伊伊的脸红的块红布,羞愧难当,就如同那不要脸的事是她做的,而不是床上的一对男女。

    眼前两团白乎乎的东西终于折腾够了,气喘吁吁的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直到呼吸均匀了些,冷无心才靠在床头,吩咐身边的女人,“用你的嘴巴,给老子舔干净。”

    小玉马上乖巧的起身,用跪下的姿势,弓着身体,为他擦拭。

    罗伊伊别过眼睛,她实在看不下去了,再看下去,肯定会吐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