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飞来横祸难逃脱

    更新时间:2018-08-07 23:00:11本章字数:2510字

    罗伊伊别过眼睛,她实在看不下去了,再看下去,肯定会吐出来。

    “老子就喜欢这样温顺的女人,作为一个女人吗,伺候好男人就是本分,才可以过得好,这一点你做的很好,比老子其他上的几个女人都好,你放心,老子不会亏待你的。”冷无心享受的眯着眼睛,伸出一只肥硕的手,轻轻的顺利着小玉被汗水浸湿的长发。

    而罗伊伊怎么看都觉得,她并没拿小玉是人,而是一只温顺的,任他驱使的宠物猫。

    “是,督军,以后您说什么,小玉一定言听计从,只要您高兴。”得到了赏识夸奖,小玉更加受宠若惊,跪在那里像极了一只摇着尾巴邀宠的小狗,而且抬着头,脸上却笑得妩媚动人,柔情万种。

    罗伊伊深深的低着头,努力的不去听,却还是听了个满耳,小玉,你太恶心了,太给咱们女人丢人了,活着这样没有尊严,还活着做什麽?罗伊伊搓着银牙,恨死了。

    “你听到了吗?她就是你的榜样。”冷无心抬眼,用教训的口气对罗伊伊说。

    老娘听到了,榜样?老娘才不会学她,做这种恶心的事,只是现在在没有逼迫她之前也不想因为一句话惹怒他,就算是哄他玩玩,敷衍一下,“看到了,很精彩。”

    “哈哈哈……那就好,你们姐妹两个切磋一下,我还有事,你过来把衣服给我穿衣服。”冷无心大刺刺的从床上滑下来,一丝不着的站在那里,等着罗伊伊过来伺候。

    挺大的人,不会穿衣服吗?还用人伺候,罗伊伊使劲的低着头,不敢看,是怕看了不干净的东西,眼睛里长东西,从衣架上拿了衣服,慢慢的低着头凑过来,也不看就往他身上套。

    “你在做什麽?这是裤子。”罗伊伊拿低一点看看,果然自己把裤子当了上衣,为了不用换来换去,索性就先穿裤子吧,“您坐下,先穿裤子好了。”

    冷无心坐下,抬起双腿,罗伊伊便把裤子往上套。

    “你不穿内裤吗?”

    “这世上只有畜生不穿内裤,人哪有不穿内裤的。”罗伊伊只觉得好笑,岁数一大把了,还问这种幼稚的问题,也不知道是装清纯,而是大脑痴呆,要她看应该是后者,因为已经这把年纪,还索欲无度,早晚会这样。

    冷无心的脸一下子拉长了,人都穿内裤,可她偏偏不给自己穿,那么是在说自己不是人,是畜生了?“你是说我不是人?”

    “不是,不是的。”这人这麽会借题发挥?自己捡骂,她真是服了。

    “那,为什麽不给我穿内裤?”

    嗯?原来没穿内裤,罗伊伊差一点笑喷了,自己竟然在不知情下骂了他,不过也不算冤枉他,他其实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畜生,“啊,我忘了。”

    冷无心的眼睛危险的眯起来,锁定罗伊伊,抬起肥硕的大手粗鲁的勾起罗伊伊的下巴,逼迫她正视自己,这女人一直都低着头,不知道是怕羞,还会不敢见人,弄得他到现在还没清她的模样。

    罗伊伊抬起头看着面前肥硕的男人,坐在那里,如一尊佛像,不过就是一丝不着,这样倒有些有辱佛门境地的嫌疑,也太抬举他了,看到那双眼睛由不得倒吸一口冷气,炯炯有神,透着一股子寒意,落在身上,让人不禁心寒,冷阎王,不愧是冷阎王,果然一见之下,让人毛骨悚然。

    只是瞬间,冷无心突然抬起一脚,正踢倒罗伊伊的腹部,她觉得而自己的五脏六腑都挪移了,痛苦的五官扭曲,只是没发出一声哀鸣,只是用牙紧紧的咬住唇,有斑斑血迹溢出。

    “滚。”他最讨厌在他面前耍手腕的女人,更不喜欢刚公然直视她的女人,对他来说那就是冒犯,不尊,罗伊伊偏偏犯了这两条。

    如若放在另一个人身上,他一定抬起一枪把她给毙了,可她,嗯,还算有几分姿色,还想留着好好享用一下,刚刚摸着她的下巴,手感不错,细腻光滑,身体也一定不会差到哪里去,现在就开始想念她的身体了。

    “督军,看把您气得,消消气,气坏了身体不值得。”小玉一直在一边,一开始还嫉妒得要死,本来该自己伺候的,怎么会是罗伊伊,恨得牙根痒痒,直到罗伊伊成功的把冷无心惹怒,她心里可乐开了花,终于有了她出风头的机会了,急忙凑上前,一边给冷无心顺气,一只小手在他上下起伏的肚皮上轻轻揉摸了,“督军。”

    “别跟我唧唧歪歪的,快一点给老子穿衣服,不然你给她一样下场。”冷无心绝没有怜香惜玉的好心情,粗声粗气的吼着,女人对他来说,不是用来疼得,而是用来玩的,玩腻了,就一脚踢开。

    小玉被吓得打了个寒战,刚刚还在床上跟自己热火朝天的男人,怎么一下子说翻脸就翻脸了?那样子似乎一张口就能把她吃掉似的,慌忙抽回手,再也不敢再自作聪明。

    拿过特大号的内裤费力的抬起他的双脚,给他穿上,然后穿裤子,上衣,系扣子,这一系列的事情坐下来,累得都快筋疲力尽了,伺候大人物还真是体力活呢,似乎比那些下人做的事并不轻松,只是有本质的区别,除了督军,她不用看别人的脸色过日子了,这已经是质的飞越了。

    罗伊伊蹲在墙角,双手捂住腹部,脸色惨白,冷无心终日里打打杀杀,力大如牛,多亏她一向身体很好,不然这一脚下去,不送命,也得残,小声的哀鸣一声,“啊,疼死了。”

    “九姨太您这是怎麽了?”

    罗伊伊觉得自己快被这一老一小折磨疯了,头也不抬,也不管是谁,更不管淑女不淑女,雅不雅了,“去他妈的九姨太,我是他祖宗。”

    “您怎麽骂人呀?”

    “我现在想要杀人,把所有的坏蛋杀光。”罗伊伊发狠的说着,可也只能解解嘴恨,他只是个弱女子能做什么?“疼……疼死了……呜呜呜……”

    眼下面子值几个钱,她哪还顾的上那么多,放开声音哭了起来,这是来这里后第一次这样无拘无束,放任自己,那压抑已久的痛苦如潺潺的细流,源源不断的涌出,化作泪水扑簌簌滚淌。

    “九姨太,您这是怎麽了?别哭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杨冬蹲下身体,有些手足无错干搓着手,他哪会哄女人,而且是督军的女人,既不敢碰又不敢不管,“你的脸色很差,一定是生病了,来,我扶您回房,请大夫看看。”

    罗伊伊吃力的站起身,在杨冬的搀扶下回到自己的房间,一头扎进床上,把头埋进被褥,双肩还在不停的委屈的抽动。

    “九姨太,我去给您请大夫。”

    “我不需要大夫,大夫医不好我的病,我要见你们四少,让他来见我。”

    四少的脾气他是在了解不过了,绝不会任人呼来唤去,“四少来这里?怕是不行。”

    “那我就去他那里。”谁让自己有求于人呢,亲自上门才算是心诚。

    “我看还是先看看大夫得好,有什麽事不能以后再说。”杨冬好意规劝着,他见过固执的,那就是四少,可今天总算又见到一个,甚至更固执的一位。

    “我说了,我不需要大夫,我的病,也只有四少能医好。”罗伊伊从床上慢慢的爬起来,现在觉得好多了,不是特疼,走路也不是那么吃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