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若是无晴似有情

    更新时间:2018-08-07 23:00:11本章字数:3007字

    只看见过自家司令杀人如麻,在战场上一枪一个,绝没走空,可从没见到过他救死扶伤的本事,今天他可要大开眼界了,看看四少是怎样治病救人的。

    当二人一起出现在冷绝尘面前时,他的脸色微变,眸光落在一脸泪痕的罗伊伊身上,脸色惨白而且憔悴,早上离开时还好好的,现在只不过两个时辰的样子,就成了这幅模样,究竟发生了什麽?

    “九姨太似乎是病了,我去找医生,她不让,还说,她的病只有您能治好。”冷四少不说话,杨冬也知道他在想什么,所以就把自己所知道的原委讲述一边。

    “偶?”冷四少象征性的发了个问音,看向罗伊伊。

    “四少你答应过我,让我回家看看,我真的是很想家,爸妈,弟妹,还有亲戚朋友,你今天就带我出去好不好?”罗伊伊再一次呜咽了,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一大颗一大颗的滚落,鼻涕甩的长长的,小手不雅观的在脸上涂抹着,本来还算精致的小脸,被折磨的东一道西一道,邋遢的一塌糊涂,样子极为委屈。

    冷四少看着她这幅邋遢像,即怜悯,又嫌恶,别开眼睛,他不是个心肠软的人,却最见不得女人哭哭啼啼,那样不会让他心碎,但会让他心乱,现在罗伊伊成功的把他的心搞乱了,方寸大乱。

    不能再看了,别过眼神,不耐烦的轻轻的拍了一下桌子,那样子是不能容忍,还有点不忍惊吓到她,究竟是怎样的心里他也不是很明白,反正就是非常的听不下去看不下去,“停……”

    “停不下,你不答应,我就永远停不下。”罗伊伊扁着嘴,继续邋遢着,心想不答应,就恶心死你,看谁,拧得过谁?反正我的眼泪有的是,就当是一次性,全方面的排毒好了,反正又不用花钱买,现成的。

    嘿!这女人是给自己扛上了?用的是没有杀伤力,而且极有攻心术的泪水炮弹,轰炸的他六神无主,再坚持下去,怕是要缴械投降了,不行,在没有的心还没彻底瓦解前,必须让这女人闭嘴。

    手高高抬起,重重落下,啪的一声脆响,紧接着桌子上新沏好的一壶茶,在桌面上转了一圈,落在地上,又是一声爆响。

    “闭嘴。”声音不大,却有排山倒海的气场。

    哭声噶然止住,罗伊伊有些惊吓过度的呆在当地,看着地上飞溅开来的磁壶碎片,倒吸一口冷气,臭脾气发作了,还真是够吓人的,以前只是耳闻,现在终于看到了,她的小心肝差点给吓坏。

    “不哭,就不哭,发这么大火做什麽?”为了面子不倒,壮了壮胆子,小声的几乎是蚊子般的声音抗议,大眼睛翻了他几眼,又重新垂下,因为那张脸都拉成了长白山了,如果走,一定会走上十天半月才能走到头。

    还算知道眉眼高低,冷绝尘缓和了一下情绪,这丫头怯生生的摸样,让他由不得心软了几分,声音降了几度,低沉的声音轻轻响起,“到底出了什么事?”

    “没有什么事,就是想家,我想回家。”打死也不说实话,这叫肉烂嘴不烂,因为说了实话就走不成了,不说,还会有一线生机,罗依依扬起泪水连连的小脸,“四少,您就答应我吧,我就是回去看看,看一眼马上回来。”

    半天没有回应,罗伊伊偷眼瞄了一下,在他脸上并看不出什麽端详,这张脸是千年不变的脸,从不带一点的内心情绪,永远都是冷漠的,残暴的,从不带一点人情味。

    在她心里的那线希望越来越渺茫时,冷四少终于开了金口,“今晚我会有一次行动,我带你出门,不过,在我行动办完之时,你必须赶回,倘若你想要耍什么花样,趁早打消念头,你也听说过我的脾气。”

    “不会,不会,绝对不会,我会永远牢记四少的大恩大德,哪里还敢有什麽花样,您放心,我一定按您的安排准时回来,嘿嘿……谢谢……”罗伊伊马上笑逐颜开,肚子也不痛了,都想雀跃一下,不过当着小阎王的面,还是收敛些吧,省的乐极生悲。

    “嗯,你最好记住你说的,以免日后犯错误。”冷绝尘警告着,总觉得这丫头不会是那么单纯,一定有诡计,不过为了耳根子清净,就放纵她一次,就算她是孙悟空,也翻不出他如来佛的手掌心。

    “把地板收拾干净。”瞟了一眼满地狼藉,冷绝尘冷冷的吩咐。

    “好的,一定干干净净。”罗伊伊爽快的应着,蹲下身体,悲喜交加,泪水又落了下来,终于要离开了,终于自由了。

    “九姨太你怎麽了?”杨冬也蹲下身体,帮罗伊伊一起收拾,对这个总是跌跌撞撞闯祸不断的九姨太,他还是挺有好感的,比那些上了督军的床,就自以为是架子端的足足的女人不知要强上多少倍,她始终都是本土本色,和蔼可亲,“四少不是答应了吗?”

    九姨太,终于可以逃开这个可恶的称呼了,破涕为笑,“没什麽,高兴的,高兴的。”

    高兴了,也会哭?杨冬拧眉不解,女人真是奇怪的动物,伤心哭,高兴也会哭,不懂,永远都弄不懂。

    冷绝尘用余光看她一眼,梨花带雨,心忍不住一紧,是疼得感觉,他在心疼她,不会搞错吧?对一个毫不相干的女人心疼,可不是他冷四少的一向作风,顶多只是怜悯,因为他在帮他,那也只能用怜悯解释。

    终于盼到了天黑,罗伊伊是在一分一秒钟煎熬过来的,这半天的时间对她来说,比这一年多都要漫长,心一直是悬着的,就连晚饭都吃得很少,坐在饭桌前,看着一桌子的饭菜,竟然没有一点胃口,心里焦急的念着,快点吧,快点吧,不然被那老东西抓到,就走不成了。

    “吃饭。”冷绝尘就坐在她对面,今天也是破天荒的把她留下,而且允许她和他共进晚餐,有史以来可还没有一个人有这样的荣幸,陪他吃饭,他也不习惯有别人坐在自己身边,可允许了她的存在,而她可好,只是看着他,自己却不吃,弄得他也没了胃口。

    “吃不下。”罗伊伊一脸愁苦的嘟着嘴巴,一只手托着下巴,看着满满一大桌菜心不在焉。

    “放心吃吧,里边没毒。”冷四少也放下筷子,嫌恶的看她一眼,皱巴巴的小脸,丑死了,害得他一点胃口也没有。

    “我知道,你是好人,一定不会害我,我真的是没胃口,吃不下,可能是太兴奋了吧。”罗依依有些烦恼说着,声音很轻,“已经两年了,也不知道我爹娘怎样了弟弟一定长高了很多,成了个大小伙子,还有奶奶,从小奶奶最偏疼我,我这一失踪就是两年,她老人家一定急坏了,我真是个坏孩子,害他们担心。”

    好人?冷四少还是第一次有人这样夸奖自己,就连他都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好人,她竟然有这样的感觉,就因为自己要帮她吗?也太容易相信人了,那双眼睛里盛满了全世界的天真,根本不曾经历这世间的残酷无情,可她忘了?就是自己把她掠来的,才让她不得不面对这么多的不公平,那他也算是好人?

    念经死的唠叨,听着有些烦,但是本是人之常情,他不也是经常想起去世的母亲,虽然十多年过去了那份想念却一点没有减少。

    为了那句好人,似乎他再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时,就必须有斟酌一下的必要了,要不就白白带了这顶帽子,麻烦,自己是怎麽了?似乎总是不知不觉的被这女人牵着鼻子走。

    冷绝尘烦恼的拧了拧眉,“我不是好人,更不想做好人,所以不要把我当好人。”

    “噢。”罗伊伊似懂非懂的应了一声,谨慎的看他一眼,现在他很平和,一点都不像大灰狼呀,哦,或许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这也说不定呢,可是都和她无关,只要能走出督军府就好。

    “你也不要太善良,因为在这万恶的时代,善良就是愚蠢。”冷四少也不知道自己是哪根筋搭错了,竟然谆谆教诲这个毫无关系的女人了,就当心情不错吧。

    “知道了。”罗伊伊还是虚心接受了,虽然心里并不能认同,什麽逻辑,她身边从小到大都是善良的人,万恶,她不觉得呀,自从被掠进督军府才知道了善恶的区别。

    看着她懵懂的双眼,冷四少摇了摇头,她不会理解,因为她不曾经历过,倒有些羡慕这丫头的单纯,在她的眼里似乎一切都是美好的,所以她从不戒备,之所以被他抓来这里,也是因为这一点,不知道跟为她庆幸,还是该可怜她,此时他的心情突然有些复杂。

    看着地上收拾的差不多了,夜色也暗了下来,吩咐杨冬,“去集合一个营的兵力,十点准时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