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毫无察觉的关心

    更新时间:2018-08-07 23:00:11本章字数:3016字

    “是。”杨冬站起身,利落的应了一声离去。

    “你装扮一下,好掩人耳目。”冷四少随手扔给罗伊伊一身军服,命令着,“穿上。”

    罗伊伊接过来,是一身女士军装,尺码和自己差不多,看了看冷绝尘,指了指他的睡房,“我能不能在你的房间换?”

    冷四少微微点头,虽然自己的东西很不喜欢别人动,可是他的身体都被她看光光了,那房间昨晚也让她睡了一宿了,还有什麽不可以的,不明白为什麽对她一再的迁就,她每次出现似乎都是在最狼狈的时候,弄得他很头疼,触动他心里最柔软的地方,根本狠不下心袖手旁观。

    穿戴整齐,站在镜子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罗伊伊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里边的女军人是自己吗?硬朗的外形衬托的整个人英姿飒爽,神采奕奕,有种巾帼不让须眉的感觉,自我感觉良好,这样的装扮真的很不错。

    刚刚要推开门,顺着开启的门缝传来两人的对话,急忙缩回手,顿住脚步,屏住呼吸倾听。

    “听说九姨太又不见了。”女人婉转的声音,带着几分娇柔。

    “是吗?”冷四少冷漠的声调,没有一点温情,和前者形成鲜明的对比。

    “除了你这里还算安宁,整个督军府都乱成一锅粥了,督军看来是真动怒了,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把九姨太找出来,不会是藏在这里吧?”莫若娇似有所指的说着,眸光流转四下看看,似乎九姨太就在这里的某个角落,“似乎也只有你这里可以藏身。”

    “什么意思?”冷四少一听不乐意了,脸色本来就冷这下更是雪上加霜的寒气逼人。

    “我能有什么意思,还不是为了你好,不要在这种时候惹怒督军,一旦你们发生冲突,督军一气之下收了你手里的兵权,到那时候可就悔之晚矣,这么多年的忍辱负重,千万别因为一时的一念之差,断送了大好前程。”

    “这些我都知道。”冷四少有些不耐烦的拧着眉心,“这么晚跑来可有事?”

    “看你说的,没事我就不能来看看你,都几天没见了,你就不想我吗?”莫若娇的声音降了八度,娇柔了几分,身体凑近冷绝尘,手臂顺势一拢,攀在冷绝尘的脖子上,“人家可非常想你。”

    “若娇,放开,别别人看见不好。”冷四少有些不自在的推着她的身体,可是她就像一块橡皮糖,已经粘上了,怎么都剥不掉,只好耐着性子哄劝,“你还是个未出阁的大姑娘,被别人看见,传了出去,日后可怎么嫁人?”

    “别人?哪有什麽别人?”莫若娇左右顾盼一下,“除了你我还有谁?不会是你的房间内有人吧?还有啊,就算是被被人看见又能怎样?我才不在乎,嫁不出去?正好你娶了可我,不就都解决了,嘻嘻——”

    “胡说什么?你再这样我可真的生气了。”冷四少心猛然一沉,不是怕她,而是知道她是个十足的大醋坛子,一旦被她看见九姨太在他的房间内,一定会醋意大发,不知会做出什麽事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不想惹麻烦。

    “开个玩笑,你急什么?”莫若娇把整个身体依附在冷绝尘身上,他身上的男人特有的味道,让她很迷恋,很想马上嫁了,粘着他一辈子,可是他却不及,总是拿未成事,母亲的仇没报来说事。

    “我没时间听你开玩笑,还有正事要办,天色也晚了,我派人送你离开。”冷绝尘一心的嫌恶,可是又不好表现的那么明显,不喜欢,毕竟也是自小一起长大的,以妹妹看待,也不想伤了她。

    “我有事,真的有事,不过在说事之前,你要奖赏我一个。”莫若娇把嘴巴嘟起,凑近冷绝尘,那意思在明确不过了,就是想要一个吻。

    其实这并不难,可是对冷绝尘而言,却难于上青天,对她是左右摸右手的感觉,准确地说一点感觉都没有,硬要让他献吻,确实有点强人所难,不过看着她不肯罢休的样子,再想想房间内的女人,也罢,豁出去了,都没有酝酿一下情绪,对着那娇艳欲滴的红唇就啄了一下。

    “好了,说吧。”抬起头,如释重负的样子,一本正经的说。

    莫若娇不敢置信的眨巴一下眼睛,这就完了,她看的电影中的热恋男女不是这样的,那一吻即缠绵又深情,他这算做什麽?感觉像啄木鸟呢?也太敷衍了事了,只觉得凉凉的一下,还没来得及细细感觉,就没了?好冤枉,就这样自己的初吻算没了?也太不划算了。

    “说什麽?”欲望没得到满足,红唇由不得撅着,小脸皱巴巴的反问。

    “你说找我有事。”骗了他的吻,居然装糊涂,冷绝尘由不得气恼。

    “是有事,已经做过了,不过, 你的吻技实在太烂了,我很失望。”莫若娇无比失落的耷拉下脑袋,琢磨着,回味着白天看的那场电影,那是外国片子,里边的一对情人那叫一个热吻,看得她春心蠢蠢欲动,就想着来品尝一下,不想会这样,大失所望,“今天电影里的男女样子是享受的,我为什么没有那种感觉?”

    这女人脑子有问题吧?深夜跑来,只是想把梦幻变成实操,耽误他宝贵的时间只是纯粹的找感觉,太可恶了,还白白浪费了他的吻,要知道那吻很珍贵,他从没给过别人。

    “太胡闹了。”冷四少脸色阴沉的吓人,也不管他们现在暧昧的姿势了,大声招呼一声,“杨冬,送莫小姐回家。”

    臭脾气,真没情调,没事就知道给自己吹胡子瞪眼,人家别人在热恋中可缠绵了,可她偏偏爱上一个冷血男人,爱已经爱了,就算是他的脾气再臭,她也必须忍着,“好吧,听说今晚的任务很棘手,你一定要小心些,我走了。”

    “嗯。”冷绝尘只是象征性的应了一声,其实那几声叮嘱包含了太多的关心,疼惜,可是他就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只觉得啰嗦。

    目送她的背影远处,冷绝尘才长长的松一口气,但是眉头的郁结一点都没散去,这位姑奶奶,他该拿她怎么办才好?

    莫若娇离开,罗伊伊才从房内走出来,站在冷绝尘身边轻笑着说,“莫小姐其实挺浪漫的,只是四少有点不解风情。”

    在某些方面她还是很羡慕莫若娇的敢爱敢恨,从不做作的表达方式,这一点她实在不如她,倘若她能用感谢,他和她就不会一再的错过,只顾了女子的矜持,殊不知这样会埋没一生的幸福。

    “浪漫个屁。”想想刚刚被骗去的那一吻,冷绝尘依然觉得不甘,现在她竟然跑来跟自己谈浪漫,什麽狗屁浪漫他不懂,只知道不该她得到的,他就不该给,太亏了。

    真粗鲁!罗伊伊不敢顶嘴,只能在心里把他鄙夷一番,没心没肺的笑笑,伸展开双臂,转了一个圈,“你看,我这样可以吗?”

    “凑合。”他的每句话似乎都很简便,才凸显的金贵,从来不废话,每个字掷地有声。

    只是凑合吗?罗伊伊低头看了看自己,“我觉得非常好,而且合身呢,尺寸刚刚好,就像是量身定做的一样。”

    “好?”冷绝尘细细品评,一点笑摸样都没有,“给我们军人脸上摸黑。”

    “我有吗?我可是大美女一枚,穿军装,是给你们增光添彩才对。”罗伊伊不服气的说着,可爱的掘掘嘴巴,真是个不懂风情的家伙,低头看一眼,越看越喜欢,抹黑?偷偷嘟囔了一句,“没品位。”

    就在这时杨冬走进来,只觉得眼前一亮,没想到一向冷硬没有情趣的军装,被九姨太穿出了别样风情,“九姨太还真有军人的神韵。”

    “你看,还是杨副官有眼光。”有捧场的,这下罗伊伊眼角眉梢不免多了几分得意。

    “要你去做事,你来这里做什麽?”冷绝尘斥责一声。

    四少这是怎麽了?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难道自己说错了?

    “我本来是要把莫小姐送回家,可走到门口,她执意不用,说四少要出门,要我保护着。”杨冬解释着,“四少,我们现在要不要出发?”

    冷四少点头,大步往门外走去,罗伊伊也一路小跑跟上。

    在一脚踏出督军府大门时,罗伊伊心里那个高兴,真想大声欢呼,快两年的了,这还是第一次出门,自由的感觉真好,只要她甩掉身边这个男人,她就彻底自由了。

    “上车。”冷绝尘坐上车,冷声吩咐着。

    “我就不用了吧?我们家不远,而且你还是执行任务,带上我也不方便,我还是自己回家好了。”罗伊伊踌躇着不肯上车,手随便的指着一个方向,自由的空气还没来得及呼吸,真的不想再被他控制。

    冷四少顺着她的手指看看,“你家真的在那个方向,你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