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顺利逃离督军府

    更新时间:2018-08-07 23:00:11本章字数:3002字

    “不是,在那边,你看看我,两年没出门,一出来有些转向。”罗伊伊干笑了一下,自己从不说谎,一直是个很正值的孩子,这撒谎可真难,总是编不圆,似乎被他看破了。

    “也好。”冷绝尘看了看怀表,已经没时间可以耽搁了,量她也不敢跑,就算是跑,他也有本事把她捉回来。

    “谢谢你,那我走了。”得到准许,罗依依心里乐开了花,很想雀跃一下,但是在他凛冽的眼光下哪敢呀。

    冷绝尘关上车门,吩咐一句,“开车。”

    车子缓缓启动,几秒钟后飞驰而去,扬起一路灰尘。

    终于自由了!罗伊伊身体轻盈的从地上弹跳一下,高高的举起胳膊对着远去的车子挥了挥手,“对不住,打死我,我也不回来了,不能怪我骗你,是你先对不起我的,所以我们算是扯平了,呵呵呵——。”

    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回荡在空荡荡的街巷。

    辨别一下方向顺着黑漆漆的马路走着,好在她穿的是一身军服,还没有一个不长眼的敢动她的脑筋,就算是不怀好意的流氓地痞,看见她也会灰溜溜的躲开。

    “九姨太,这麽晚了要去哪里?督军府现在可都掘地三尺了,你竟然这样悠闲。”

    罗依依被突然地声音吓了一跳,笑声嘎然而止,定睛看去。

    朦胧的月色下莫若娇双手环胸,出现在罗伊伊面前,看着她见鬼的样子不免呵呵一笑,“很意外吗?我可一点都不觉得,出了督军府我就一直等在这里,你让我等的好苦啊。”

    罗伊伊谨慎的看看四周,只有她一个人,这个女人从一开始看见就一直敌视她,真是不知道为什麽?“等我?你要做什麽?”

    “啧啧,一个黄毛丫头,九姨太,穿上这一身行头,就成军人了?”莫若娇绕着罗伊伊转了一圈,阴阳怪气的品评着,“想逃?”

    “我没有,真的没有,我只是想家了,想回家看看。”罗伊伊急忙辩解,在这暗夜里幽深的巷子,听着这阴阳怪气的声音,只觉得头皮发麻,身边莫名的阴风骤起,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在我面前就别耍花样了, 你这两下子也就骗骗那些男人,能骗得过我?”莫若娇站定细细打量着她,的确长得不错,虽然素面朝天可依旧掩饰不住她的美丽动人,“不管你说的是不是实话,我只是想警告你,离开,就不要再回来,在这里呆了一年多,你也该知道这是个什麽地方,不要有回来的念头,不然首先一个不放过你的就是我。”

    “你?为什麽?我回不回来好像跟你没关系。”罗伊伊太费解了,这一旦跟督军府挨的上边的一定都神经不正常,这是她两年内的经验之谈。

    “有,不过你不会明白,也没必要明白。”莫若娇深藏不露的笑笑,她看得出冷绝尘对她绝没那么单纯,也许喜欢,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就算不是,她为了防患于未然,必须做些什么。

    冷绝尘的性格脾性,她是再了解不过了,从小就自负,即便是喜欢也不会承认,可她知道,他绝不是一个感情无限度泛滥的人,而是冷漠的看待一切的人,能这样不顾一切的帮她,就说明在他心里她的存在并不一般,不会单单是怜悯。

    她不允许他背叛自己,更不会允许另一个女人代替自己的位置,所以在一切尚且朦胧时,扼杀掉。

    罗依依才不屑于明白呢,也不愿和一个神经病多打交道,她要求的也是自己想的,何不送一个顺水人情,“我知道了, 不回来,你就放心吧,坚决不回来。”

    “好,就这样吧,这衣服换上,你这样反而容易被认出来。”莫若娇把手的里的一件衣服递给罗伊伊。

    想的还挺周到,罗伊伊看了看四周,挺僻静的,而且是角落更没有行人走动,顾不得那么多了,把外衣脱掉,把莫若娇给她的风衣穿上,“谢谢你,我走了。”

    一路小跑,直到把那个女人远远的甩在身后才安心,蹲在路边大口大口喘了粗气,这里离自己的家还有很远,只能这样走下去,不能耽搁,要不天亮都到不了家。

    或许将近两年的养尊处优的生活,完全把自己的退化了,体能下降,只能走走停停,那条回家里的路无形间又慢长了很多,似乎要想回家依旧是个遥遥无期的未知数。

    怎麽回事?怎么越走越陌生了,面前的环境不是她所熟悉的,站在那里四下看着,心里一片茫然,天哪,家在哪里?爸妈你们在哪里?

    天亮了,借着一点点原貌的痕迹,终于到了家门口,当看见紧闭的大门,已经生了锈的门锁时,满心的欢喜把冷水浇的一点不剩,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坐在大门口,再一次茫然了。

    她在的时候,就听父母商议南迁的事情,想必在她不在的时候,已经举家南去了,只留下了这所空宅子,自己也成了一个孤苦伶仃,举目无亲的一个人了。

    不过也不算太惨,最起码还有一个落脚之处,看着那已经生了锈的大锁,犯了难,怎么弄开呢?没有钥匙真能撬开了,弯腰捡起地上的一块石头,某足了力气,一下下用力的敲击,那声音震得耳朵都要聋了,可那把锁还是好好的文思未动。

    “小毛贼,竟敢撬锁。”

    一个声音在身后厉声响起,接着一只手牢牢的捉住了她的手腕,那人的力气还真大,她都能听见手腕处的骨头在咯吱吱的断掉,哎呦一声,石头落地。

    太巧了,那石头不偏不倚正中来人的脚面,再一次哎呦一声,这一次可不是出自罗伊伊之口,而是来人,那声音比她叫的还要惨烈,手放开,疼得在地上转了几个圈,才停下来。

    “你没事吧?”对于自己的失手,罗伊伊感到很抱歉。

    “没事?我砸你一下试试,看有事没事?”那人没好气的说着,嘴里不停的抽着气。

    “嘿嘿,还是不要了,你刚刚下手也够重的,我的手腕都快被你捏断了,咱们就算扯平了。”

    “你那是欠,捏断了省得在行窃,我也是为民除害,可我,算什么?倒霉。”

    “喂,你没弄清事情的原因,就乱说话,活该被砸,这是我家,我撬的是我家的门,怎么就成了行窃?”

    听此言,那人才抬起头,当二人对视一眼,都愣住了,异口同声,“是你?”

    “当然是我,要不会是谁?”罗伊伊问完,又马上回答,嗔怪的看他一眼,“你呀,还是没有变,性子毛毛躁躁,做事也不计后果。”

    “你也没变,刀子嘴不饶人。”李萌隆憨憨的一笑,仔细打量着罗伊伊,她其实变化还是挺大的,就是出落得更加美丽动人,不再是一年前的那个黄毛丫头了,“这一年多你去了哪里?真是把伯父伯母急坏了。”

    “哎,一言难尽,以后有时间再给你说。”罗伊伊长叹一声,看了看依旧坚不可摧的门锁,“你想办法把门给我打开,我走了一夜,很累,而且很饿。”

    “交给我,你闪开些。”李萌隆捡起刚刚的那块石头,把力量全部灌输在手臂上,抬起,猛然落在,咣当一声,那牢不可催的锁头应声落地,吱呀呀把门打开。

    罗伊伊探头往里看看,真是凄凄惨惨,满目的尘埃,蜘蛛网挂在每个角落,花花草草也都枯竭了,唯一有一点生气的就是那颗梧桐已经长得枝繁叶茂,以前她总喜欢躲在它的阴凉下乘凉,还好,它还在。

    “这地方怎么可以住人,要不你先住在我家,等这里派人打扫干净,你再回来。”李萌隆热情的邀请着。

    “不用,只要打扫一下就可以住了,我自己可以,不用麻烦别人,你如果有空,就留下来帮忙。”罗伊伊无所谓的笑笑,已经开始动手劳作。

    李萌隆知道罗伊伊自小就固执,所以也不便多说,往地上撒了些水,免得灰尘浮起,开始扫地,。

    其实打扫并不是那么繁琐,只是些附着的灰尘而已,只要扫去,擦掉就可以了。

    一顿劳作,直到干净,罗伊伊已经用去了身上最后一点力气,把自己扔进树下的藤椅内,再也动弹不得,摸了摸瘪瘪的肚子,昨晚本来就没吃几口,走了一夜,又干了大半天活,饿得都快前心贴后心了。

    “李萌隆,把你家的残羹剩饭拿来些好不好,我实在受不了了。”

    李萌隆笑了,这丫头还残羹剩饭,明知道他一定把最好吃的拿来给她吃,洗了把手,“好,你等着,我这就给你端剩饭去。”

    把自家最好的点心,还吩咐厨房做了几样拿手小菜,统统装进便当盒内,一路匆匆赶回,好在两家并不是很远,也就五分钟的路程,这条路也是他每天必走的,为的是在第一时间看见她,只有他坚信她一定会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