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浪费的可爱猪

    更新时间:2018-08-07 23:00:11本章字数:3007字

    “我有那麽差吗?”李萌隆刚刚鼓起的勇气彻底被挫伤了,失落到了极点。

    她可是他未婚妻的不二人选,在她出事前还想要父母去提亲,可惜她不见了,这件事也这么搁下拉。

    现在终于又见面了,心里也燃起了希望,可她把自己瞧扁了,心里一定还想着学校那个小白脸,哼,小白脸除了脸白一点,还有那一点好?只不过是个没有骨气的草包,见到他的拳头就吓得屁滚尿流,下次再遇到一定在好好教训一下,竟敢脚踩两只船,伊伊的眼光也太差了。

    “你不能说差,应该说不适合我,我们太熟悉了,熟悉的没有一点神秘感,有种左手摸右手的感觉,太没意思了。”

    “熟悉有什麽不好的,知根知底,省的被人骗了都不知道。”这样说自有李萌隆的道理,也绝不是信口雌黄,没有依据。

    “你不会真的对我有意思吧?”罗伊伊嘻嘻笑着,认真的盯着李萌隆红红的一张脸,“怎么?还不好意思了?你的脸皮什麽时候这么薄了?”

    “谁对你有意思?人家只不过是同情你没人要,想给这社会分担些负担而已,自作多情。”李萌隆挺了挺胸膛,铁嘴钢牙的表明自己的立场。

    “那就好,彼此彼此,嘻嘻……”

    督军府,冷四少沉着一张脸,听着杨冬的禀报,“九姨太从昨晚离开后,就没回来。”

    这个女人竟然哄骗他,他明明早就警告过,骗他的下场,可她权当了耳旁风,他一生最讨厌的是,被别人利用,还有受别人控制,想从他手里逃走的人还没出生,他要她怎样离开的,就怎样乖乖的滚回来。

    “无论你用什么办法,把她给我逼回来,我要的是她自己乖乖的回来。”

    “是,属下明白。”

    杨冬听命出来,有些犯难的挠挠头,要用什么样的办法让九姨太乖乖的回来呢?这个要比绑她回来难多了,他不明白四少为什麽要用这么麻烦的办法?四少这段时间有些奇怪,似乎一碰到关于九姨太的事,就会乱了方寸,从前的一些不可能,变成了完全可能,弄不懂。

    “李萌隆,能不能帮我个帮?”

    这丫头怎么一下子客气了?能劳动她求人,一定不是什麽好事,“说吧。”

    “帮我给严波打个电话,我想见他,都一年多了,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这可是她在督军府一直惦记的,一直想知道的,也是她最心心念念的人。

    李萌隆神情一顿,不过不想表现出不高兴,在她面前自己一直都是豁达的,而且是有求必应的,“其实——”

    “怎麽了?”罗伊伊神情有些紧张,莫非他结婚了?

    “也没什麽。”想了想李萌隆还是决定让她自己了解,自己说的她未必相信,在她心里严波可是个优秀青年,绝不是个无情无义的人,“我回家马上打电话给他。”

    “谢谢,你真好。”

    汗!只有在有求于他的时候,他是好的,要不就是呆子,傻子,他的命怎么这么苦?帮着情敌牵线搭桥,还要佯装着高兴,这什麽世道?还有没有公理可言?

    严波正在温柔乡里,忽然接到一通电话,有些懵,明白过来对方已经挂断,大概意思他听到很清楚,就以罗依依回来了,要见他。

    罗依依这个名字在他记忆里并不是很清晰,唯一记得是是一个对自己动情的女人,不过依他的品貌,家事,喜欢他的女人不计其数,罗依依只是个被他拿来耍弄一下的女人,从没想过要好好对待的傻女人。

    听说失踪了,两年后又突然出现,倒是让他产生好奇,于是哄着粘人的女人才得以脱身。

    要想在这城里找个人的对别人或许是难事,可是对于杨冬来说那是手到擒来,只不过两个时辰后,他就已经站在罗伊伊家门口的不远处了,躲在一个角落张望,只是隔着一道门,里边的情况根本不能知道。

    在这时门被人从里边推开,走出来一个年轻男人,眉清目秀,看着还算是帅气,把门反带上,朝着一侧离去。

    这个男人是谁?他也打听过了,九姨太的家人全部搬走了,只剩了这所房子,第一天回家,就来上门,关系一定不一般,莫非就是她的男朋友?如果是,倒是可以从这家伙身上动手。

    悄悄跟上,这小子七绕八绕拐了八百六十个弯,差点把他给绕晕了,才停在这所城市最高档的夜总会门前,轻车熟路的走进去,看那样子是常客,还频频和里边的人打招呼,在一张桌子前坐下,那里已经坐了一男一女,叫了和他们同样的酒。

    杨冬在他们的邻座坐下,这地方距离很近,可以清晰的听到他们的谈话。

    “喂,快说说这一趟什麽感受?是不是趁着家里没人,重温旧梦了?”来小赖不怀好意的挑眉,眼里闪过一丝捉弄,坯坯的笑着。

    “去你大爷的,罗伊伊那样的女孩是想碰就能碰的吗?你小子也不长脑袋好好想想,她那人你还不知道,俗气的厉害,碰了,就必须娶回家,不然,非杀了我不可。”严波心有余悸的瞪大眼睛,不过一想起刚刚罗伊伊满脸的羞怯,忍不住心头一暖,那种羞怯,那种纯粹的笑容在他的生活圈子里是不存在的,也是罕有的,所以很新鲜,让他眼前一亮,“你们也知道和她交往只是因为一个玩笑,只是骑虎难下,也不想认真,玩玩罢了,除了小模样漂亮,整个身材就像大马路那么平坦,看着就没胃口,可是今天一见惊为天人,发育的……游刃有余……说不上丰满,却别有一番韵味,还真有一些动心了。”

    “能让你花花公子动心的还没有过,这还是你第一次说看上什麽人,既然如此就上吧,反正现在人家也没忘了你,都一年多了,还是那么痴情,你小子还等什麽?”来小赖在一边敲着边鼓。

    “上就上,谁怕谁呀?”严波脑袋一更,一副爱谁谁的模样。

    “真是热闹啊,上谁呀?严少又有目标了,说来听听谁有这么大的魅力,能让花花公子动心?”说话的是一个女人,脚踩着高跟鞋,穿着迷你裙,扭着小屁屁走过来,一屁股坐在严波的腿上,声音甜美,眼中却闪过一丝凌厉。

    “你小子别得意了,讨债的来了,呵呵……看你怎么对付。”来小赖幸灾乐祸的得意了一下,让你小子牛气,今天就让你尝尝做风流鬼的滋味,这莫凌云可不是一般的女人,不但长得漂亮,而且家世也好,两家的父母也早有意结为亲家,她可是他的准老婆,刚刚的那些话却被她听了个满耳,好戏就要开场了。

    “来小赖说话你也信,他就会满嘴跑舌头。”严波瞪一眼来小赖,嬉笑着哄着凌云,她可不同于那些平常逢场作戏的女人。

    “我刚刚明明提到什麽罗伊伊来着,也曾经听你说过,你们曾经是一对,后来她失踪了,怎么现在又回来了,你们又重归于好了?这是好事呀,何必遮遮掩掩的。”

    “她呀,我怎麽能看上她,我也给你说过当初只是一个玩笑才和她交往的,而且有名的大马路,哪像你凹凸有致,让人想入非非,呵呵……别吃醋了,明天我就给我父母说把我的亲事早早办了,免得你总是疑神疑鬼。”说着严波挑逗的在凌云大腿上捏了一把,一双桃花眼脉脉含情在妖精般的女人身上打量。

    “讨厌,流氓。”凌云嘴上骂着,心里却甜滋滋的,可是心里的疑虑并没有因着他的一番话散去,总觉得没那麽简单。

    “真是够肉麻的,你们能不能含蓄点,哥们都受不了了了。”来小赖装着要晕倒的样子。

    “好了,你小子少来了,要不要去厕所?”严波对着来小赖使了个眼色。

    “去,两位美女稍等一下。”

    杨冬也跟在后面,走进洗手间。

    “哥们,这次玩现了吧?”来小赖站在严波面前,抱着肩膀嘿嘿笑着,看着他嘘嘘。

    “喂,你别盯着我好不好?这样我出不来。”严波使了半天劲,还是没有成功,憋的脸都红了,厌恶的吼着来小赖,一脸的赖皮相,怪不得起这么个名字。

    “你小子浑身上下也就这点地知道羞涩吧?呵呵……”来小赖转过身体,“快说,什麽事?我可不想在这里和你谈话。”

    “帮我拖住凌云,我还答应给罗伊伊接风呢,现在天色已经黑了,我必须马上去办。”

    “你小子真是又有贼心,又有贼胆,你就不怕……”

    “我什麽时候怕过?放心我搞的定。”严波拍了拍来小赖的肩膀,脸上春风得意,“这里交给你了,我走了。”

    “你……你的女人我搞不定的……回来……”尽管来小赖扯开嗓子喊,严波却依然没有回头,像一只偷腥的猫,跐溜一下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