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与猥琐男人相逢

    更新时间:2018-08-07 23:00:11本章字数:3106字

    杨冬叹了口气,原来九姨太只是一厢情愿,殊不知人家从没用过心,而且还有了别的女人,可她还在痴痴的想,真是可怜,这小子也实在可恨,嗯,就从这小子身上开刀,不让他吃点苦头,他就不知道什麽是真情。

    哄女人的招数严波可是无师自通,可能是遗传了他风流老爸的基因,生的风度翩翩,也会招女人高兴,把满满一大桌子各类菜肴摆上桌,还预备了一瓶上好的红葡萄酒,两只高脚杯,各自倒了半杯,红烛点燃。

    这就是他精心设计的烛光晚餐,即浪漫,又有情调,说好听点是滋养爱情的最好调味剂,不好听的就是他泡妞的高明手段。

    站在桌子面前,罗伊伊感动的一塌糊涂,美丽的大眼睛里盈满了一层雾气,在淡淡的光晕了泛起斑斑光点,像一个可怜的小女孩,站在哪里有些手足无措。

    “来坐下。”一只温暖的大手牵住了她的小手,在他的引导下坐下,抽了抽小巧的鼻翼,绽开灿烂的笑容,“有你真好。”

    “我爱你。”严波深情款款的上前,送上含情脉脉的眸光,其实他很想不顾一切的吻住她,但是不敢那么莽撞,在她还没完全进入状态前,他不想吓坏她,也不知是怎麽了,竟然可以这样小心翼翼的对待一个女孩子,有种捧着怕吓到,含着怕化掉的珍惜,在他的情史中从没有过,这样告诉自己,可能是她太特别了吧,常言说物以惜为贵。

    “我也是。”罗伊伊从来没这样幸福过,只是这幸福来的太突然了,让她有些受宠若惊,虽然他们在同学面前是一对,可是从没有什麽亲密的举动,也不曾表白过,只是朦朦胧胧,忽远忽近,让人看得到,却摸不着,没有安全感,今天终于听到了那句话,恋人间很亲密的话,心里莫名踏实了。

    “来,干杯,这一杯为你接风。”严波长了一双桃花眼,眼睛总是深情款款,柔情似水,让人忍不住沉迷其中。

    “你就不想知道这一年多我去了哪里?”这是罗伊伊一直想问的,也是她很想给他交代的,可从见面之后,他只字未提,似乎那些他并不关心,和他无关。

    “那些以后再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严波并不在乎那些,那些也确实和他无关,和她一起只是为了一种满足,并不想有什麽明确的关系,也不想负责人。

    他这样表面是信任自己?罗伊伊心里更加感动,举杯一饮而尽,她并不善于饮酒,只是一杯,脸颊已经红晕点点。

    接着一连几杯下肚,罗伊伊已经有了醉意,笑得有些痴傻,却别有风情。

    严波每日里花天酒地,这几杯酒算不得什麽?清醒得很,看着醉的有些痴傻的女人,心花怒放,大手开始不老实,揉捏着罗伊伊白嫩的小手,不过瘾,捏了捏她漂亮的脸蛋,手感真的不错,细腻光滑,如上好的绸缎。

    那只罪恶的手刚想探进她的衣服,只听一声断喝,吓得他魂飞魄散,打了个冷战看向声音的来处,一个黑大个屹立在暗影中,“谁?”

    “你大爷我,小子,竟敢打伊伊的主意,也不撒泡尿看看你小子的德性,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这一关你就过不去。”李萌隆知道严波要来,所以早早的就埋伏好了,生怕为情所困的罗伊伊分不清状况吃亏,这不醉了,多亏他在,要不后果不堪设想。

    “你少管闲事,我们是两情相悦,就算是发生点什麽,也是情不自禁,你也管不着。”严波挺了挺腰板,可是还是矮了李萌隆一头,即便是伸长脖子,也比不过他的气势,气势不如人,那是爹娘给的,怨不得别人,可是气焰不能输,嗓门可一点都不示弱。

    李萌隆冷冷一笑,他嘴比较笨,可是他的体力过人,都收能力也强,那是他的优势,这种混蛋不给他讲道理,只能用武力,又怕罗伊伊醒了不高兴,一眼落在那瓶酒上,把他灌多了,丢在大街上,也是个不错的惩罚。

    想到做到,上前一步,一把拎起严波的脖领子,按在椅子上,单腿把他压住,拿起酒瓶,嘴对嘴挺好,还没等李萌隆动手,严波就开始鬼哭狼嚎,他吃过他的拳头,那拳头很硬,差一点要了他的小命。

    “你要做什麽?君子动口不动手,你放开我,伊伊醒了,不会放过你……”严波鬼哭狼嚎着。

    “闭嘴,嚎什麽嚎,今天我不打你,你不是想喝酒吗?还烛光晚餐,这么好的气氛,不多喝点,有点对不起你的一番苦心,这些就都归你了。”

    说着,把就瓶口对准严波的嘴,只听咚咚咚,还真是酒肉穿堂过,严波都觉得自己从头到脚都贯通了,呛得他咳也咳不出,嘴成了漏勺,还不停的冒着泡泡,酒不停的往胃里涌着,都没工夫哭爹喊娘,只剩捣气了。

    瓶子空了,李萌隆甩手仍在一边,低头看看严波的狼狈样,“怎麽样?够不够?要不再来一瓶。”

    “大爷……我的亲大爷,我不行了,你就放过我吧?”严波完全蔫了,似乎五脏六腑都被酒液充满了,胃里烧得难受,一口东西都没吃,不难受才怪呢,头渐渐地发沉,头无力的达拉在椅子靠背上。

    “大爷?呵呵……”被他这样一叫,李萌隆只觉得好笑,忍不住笑出声来,一向以流氓地痞著称的严爷竟然还有这样低三下四的一面,孺子可教也!“你现在就算是叫亲爹也不管用,也不会有人救你,就你这副德性还想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真是让人笑掉大牙。”

    “是她喜欢我,勾 引了我……”严波指了指一边酣睡的女人,脸上居然带着笑,看着就可气,自己为了她挨打,她居然笑得这么开心,气死了!

    “闭上你的臭嘴。”他竟敢这样诋毁罗伊伊,真是欠揍,就算是伊伊对他念念不忘,也是被他欺骗的,一个披着羊皮的狼,最多这就算识人不清,再怎么说都是他的错,就不该打罗伊伊的主意,“都是你的错。”

    “是,是,都是我的错。”严波再也不敢辩白,这位大爷的手段他不是第一次领教,每次都是被他打的鼻青脸肿,满地找牙,这次他可不想再来一次了,索性睡吧,反正他醉了,睡觉可是唯一的以不变应万变的办法。

    这小子真是头猪,不一会儿就鼾声如雷了,李萌隆对着他的腿踹了一脚,哼都不哼一声,看来是真的睡熟了,在这里睡也太便宜他了,也不愿意罗伊伊一醒来就看见他,把他丢出去。

    李萌隆弯腰,伸手抱住他的腰,把他扛了起来,大踏步走出大门,走出很远站住,环视四周,放哪里合适呢?一眼落在

    严波昏沉沉睁开眼睛,面对着陌生的一切,脑子出现短路,眼前突然出现的陌生人把他吓了一跳,马上醒悟了些,猛然坐起身,“你是谁?”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得罪了最不该得罪的人。”杨冬微微一笑,玩味得看着他,“你确定你清醒了。”

    “嗯。”

    “昨晚做了什么还知道吗?”杨冬不紧不忙的进一步提示。

    “昨晚?”严波努力的回想起昨晚的一切,和罗伊伊共进晚餐,就是想沾一点便宜,谁承想羊肉没吃到,却惹了一身的骚,被李萌隆又收拾了一顿,这家伙简直就是他的克星,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候坏他的好事,还总找麻烦,这可是他的伤心事,很丢脸的,他怎麽会知道?

    “想起来了?”杨冬看着他表情变化,还真是丰富,忍不住笑了,这小子白长了一副好皮囊,就会哄骗小女生,其实一点种都没有,他倒是很赞赏那个黑大个,一看就是个爷们。

    “嗯,这和你有什麽关系?你不会是和李萌隆一伙的吧?”严波上下打量杨冬一遍,目光炯炯,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很独特的气质,干练而清爽。

    “和我没关系,但是和另外一个人有关系,而且你已经把他得罪了,以他的权势随时可以要你的命,怕吗?”

    “要命?”严波瞪大眼睛,什麽人这么厉害?就算是阎王也该看此人的寿命是不是到了,才可以勾魂,自己也没做什么呀,也就是沾沾花,惹惹草,罪不致死呀,再者说这男人有几个过的了美人关?就拿现在的督军来说,都妻妾成群了,比以前的皇上一点都不次,他怎么就不可了?

    “是啊,你说,如果有人抢了你老婆,你会不会要了那个人的命?”

    “谁,谁呀?”严波觉得自己的舌头打了个结,说话也不利落了。

    “你知道罗伊伊是谁吗?”

    这是什麽问题?罗伊伊他当然知道了,就是罗伊伊吗,一个每天糊里糊涂的女人,头脑简单的有些可爱,其实总会被人认为是傻,他们是同学,他再知道她不过了,“你真能开玩笑,她,就是罗伊伊呗,还能是谁。”

    “这次你错了,以前是罗伊伊,可她现在还有一个身份,就是督军的九姨太,四少的小妈,你敢对督军的女人垂涎,对四少的小妈想入非非,你说是什麽罪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