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鬼娶亲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30本章字数:2647字

    我叫莫欢,大四即将毕业,毕业前夕,我准备去一个原始古镇,来一场毕业旅行。

    进入古镇的路非常难走,山林深处的盘山公路,在走到一处急转弯时,汽车翻车了,我还没来得及呼救,一阵天旋地转,便陷入了黑暗。

    昏眠中,似乎感觉到周身都在颠簸,耳旁有人在说话。

    “老周子,你也知道在这十里八乡的,谁敢给你儿子当媳妇,说好听点儿那叫冥婚,还不是和死人成亲。”

    “唉!老李,不瞒你说我愧对这个儿子,就是死今儿也得给他娶亲!”

    “老周子我也知道你的难处,我这货来路干净得很,这买卖我都做了这么多年了,你别担心。”

    ……

    这样一段对话,听得我有些晕乎。我现在是活着?还是已经变成了鬼魂?

    我挣扎着想要醒过来,手里面似乎握着什么东西,被一阵刺骨的冰凉给震地清醒。

    睁大眼睛看周围,此刻我躺在在一所极其陈旧的房间里,光线昏暗,能闻到淡淡的腐臭的味道

    我忍着周身的疼痛,从床上起来。

    这一起身不要紧,我看了一眼手里的东西,吓得我赶紧扔了出去。

    因为极度的恐惧,我浑身止不住的颤抖。轻微光亮照射下,一具男尸,就这么大喇喇得出现在我的眼前。我刚刚手里拿着的就是?

    这具尸体不知是死了多久的,一阵阵腐臭的味道飘过来。苍白的脸,被画的殷虹的嘴唇,上面压着一枚铜钱,一身大红色的袍子,看起来就好像电视剧里的鬼新郎。

    我的心咯噔一下,上下打量起自己,凤冠霞帔!

    被人当成尸体给人配了冥婚!

    心里的恐惧慢慢蔓延开来,就像是有什么在抓着我的头皮,抓着我的心脏一样,那种窒息的感觉,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毛骨悚然。

    心底有个声音一直在刺激我:快逃,快逃,赶快逃离这个让人抓狂的地方。

    我猛然起身,一个踉跄,不晓得撞到什么东西,哗啦——湿漉漉地撒了我一身。

    一股浓烈的腥臭味弥散开来,忍住胃里翻江倒海,双腿虚弱无力,只能抓着桌子往前。

    冷不防被突然出现的一对纸人给吓坏了,放在红烛的两旁,像是两个花童一样,那两双眼睛直愣愣得看着我,寒意从心底慢慢蔓延开来。

    我屏住呼吸,轻轻地迈开第一步,借着微弱的光亮,寻找能够出去的通道,下嘴唇已经全部被我咬烂,因为害怕惊动这儿的其他人,每一步都走得极其小心。

    就在我伸手想要推开面前这扇木质的门时,咯吱一声,门竟然自动开来,让我惊诧的是,门外什么都没有,连一点儿活人气息都没有。

    我张了张嘴,大口大口地呼吸,想着如何才能逃脱的时候。

    一阵刺骨的寒风,冷不防的灌入我的衣袖。

    一点点光亮从远处慢慢过来,那一簇火苗,慢慢被放大,直到那支队伍走到我的面前,我用力捂住自己的嘴巴。

    我看到了什么!

    是迎亲的花轿,一队身着红衣的轿夫挑着一个大红花轿,一个个面色苍白,双脚悬浮,似是在空中飘荡一般。

    在这样的夜色之下,我早就已经被吓得瘫软在地。

    出来玩一趟,被人当成尸体给卖了也就罢了,好死不死地就碰上了鬼娶亲。曾经听外祖母说过关于这样得事情,鬼娶亲忌讳阳气,难怪这个院子里连个喘气的人都没有,全部都躲起来了。

    不一会儿,花轿在我面前停了下来,那几个轿夫如同僵尸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我看到风吹起帘子。

    花轿里面坐了一个和我一样,凤冠霞帔的姑娘。

    下一秒,那张脸突然放大在我的眼前,那张脸血肉模糊,半张脸全部都烂掉了,嘴巴微微扬起一个弧度,就像是要吃了我一样,嘴巴一张一合,吐出的全部都是尸体的气味。

    这女子还在我面前呵气,也不知道她要做些什么,我可没胆子,徒手捉鬼。

    总归是撞破了鬼娶亲,想要逃跑根本没有可能。

    外祖母曾经说过,鬼娶亲的时候,阴气极其重,但凡鬼娶亲的时候碰到活人,都可能破坏这场娶亲,下场极其惨烈,大多数直接被带入地府,接受各种各样的折磨,当然这只是传闻而已,真正该是怎么样的,谁知道呢。

    此刻我是想死的心都有了,要做第一个吃螃蟹得人,女鬼依旧不依不挠地吐着气,我又不是书生,为什么还要这样。

    突然一张血盆大口,眼看着就要将我整个人都吞噬掉。

    那种腥味越来越浓,我拔腿就想要逃跑,可哪里是这女鬼的对手,被她捏在手心里耍着玩儿,恐惧到了极致,再也顾不得压抑忍耐。

    “啊——”被吓得不轻,我开始在这个院子里面逃窜。

    身后响起一阵又一阵阴森的笑容,咯咯咯的笑容,吓得我再一次摔倒在地。。那个鬼脸慢慢朝我靠近。

    就在我以为今天必死无疑时,

    突然一道光亮闪过,一个身着黑衣的男人出现在眼前,女鬼的脸豁的消失不见,我心里一送,只觉得一阵疲惫感上涌,便晕了过去。

    “欢欢……欢欢……”我听到有人在呼唤我,一声一声,饱含深情。

    异常冰冷的触觉从我身体每一个角落传来,顿觉好生无耻,生平第一次被人摸醒,那冰冷的手仿佛摸过我的每一寸肌肤。

    等到我快要醒来的时候,一阵冰寒的呵气着实让我抖了一把,谁在我的耳根吹了一口气,这般暧昧的动作,待我醒来便看到刚才同红衣女鬼战斗的黑衣男子。

    此刻正以一个极其暧昧的姿势拥着我,我大骇,还来不及说些什么,便听到男人兀自开口:“寻了这么多年,欢欢,我终于找到你了。”

    我蓦地睁大了眼睛,男人眸色之中全然都是温情,二话不说便要亲吻过来,我愣了一下,想要张口,却发现整个喉咙被撕裂的疼痛贯穿。

    沙哑的嗓子,仿佛提醒着我,之前经历了怎么样的浩劫。

    “你……是……谁?”

    用尽了我整个胸腔的力气,艰难地吐出这几个字来,我能看得清晰,这个黑衣男人的脸色慢慢变了,从之前的温情变得越来越冰冷,最后那眸色便成了看一个陌生人一般。

    我不能否认一点,这个男人生的太过好看,棱角分明的五官,高挺的鼻梁,性感的嘴唇,再加上身着不属于当下的服装,带着浓浓的神秘感。

    “欢欢,莫不是过了这么多年,你还想着躲避我,不,我不管,你永远是我的欢欢。”男人说的动情,一把将我带入怀中,那样用力的动作,硬是要把我的骨架给拆散似的。

    “咳咳咳。”被压制的胸口再一次疼了起来,我的嗓子完全不属于我了。

    而男人似乎也失去了理智一样。

    我以为他只是一个神志不清的男人,毕竟这几日以来,发生的一切都那么让人崩溃,但是当他的唇瓣落下来的时候,那种冰凉的感觉,就如同死人一般。

    不管他如何的吻,如何撩拨我,我的热气永远无法暖了他的温度。

    我四肢酸软,想要抵抗却终究不及他的蛮劲,我不知道他哪里来的怒气,或许是那一句“你是谁”彻底激怒了男人,他的吻不像之前那么温柔,倒是带了些许粗暴。

    泪水顺着我的脸颊一点点地往下,那种被人侵犯的屈辱感外加羞耻,我该死地竟然在那一刻沉浸在他的吻之中。

    所有的一切,仿佛都在我的眼前消失一样,我闭上双眼,耳畔只落下一言,带着浓浓的怒气。

    “欢欢,七世情缘,当真抵不过他的一言一笑?”

    我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意思,艰难地想要开口告诉这个人他认错人了,可偏偏连嘴巴都张不开。

    一切都该是梦吧,我这般宽慰自己,像个刺猬一样,将自己蜷缩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