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平坡村的诅咒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23本章字数:2747字

    “黑子,刘老头是你收的你知不知道他住在哪里”?我问道“知道是知道只是那个地方我们…继祖,可是那个村底下的伙计都传来了,那里闹鬼,你知道的”。黑子小心翼翼的说道。我叹了口气,放下平时的伪装面具说道:“黑子,枪是我们店铺的饭碗你说我们饭碗都没有了,还来什么店铺,所以再说我们白天再去,你说会有什么鬼”?黑子傻笑咯几下说道:“继祖,那我们就明天再去好了,你看现在都已经五六点了,晚上去那地方总感觉背后凉飕飕的”。我笑了一声点头,接着把白天油水肚和我谈话的内容讲给黑子,黑子一听完也陷入沉思,过了你会狠狠的拍了下大腿说道:“继祖这绝对有问题,一次导游给我们那么多钱,说实话他要么是钱多了任性,是个好逗比,要么就是用钱挖洞,坑咱!咱广西仔怎么有句老话怎么說一个大钱两个坑,我们不能上当”!“我们?”我道。“哎,你看我在广西好歹也住了十年,有了吧!好歹也算是个广西人”。黑子信誓旦旦的说道。“嗯…我们先出去吃个饭”。我拿出油水肚给的订金。黑子一下子眼都红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的钱看。我一时觉得无语,拍了他胸口一拳慢慢的走出去。黑子回过神来跟着我走出去。中国人都喜欢吃火锅,为什么,无非也就四个字:简单热闹。我也喜欢吃火锅,在11月份的安龙虽然穿着大的衣服但人只要一坐下来脚不一会就冷得麻轰轰,在这个时候吃个火锅,一股暖流从嘴巴一路向下全身上下就热气上升。我和黑子来到平时经常来的火锅店,名字叫做(大嘴巴香色火锅店)。这个店离我的店铺不远往上走50米右转弯就到了。店只有晚上开,古香古色,而且还有包间,每次我带生意都喜欢来这里,黑子也喜欢到这里吃饭,倒不是什么气质一类的东西作祟而是她疯狂的迷恋上火锅店女老板的女儿—余丽,可是一直没有什么进展,因为阿丽读大学的缘故,黑子常常是半年才能展开他爱的公式。黑子也因此提心跳胆,就怕大学里那个不开眼的小白脸把阿丽给糟蹋了。不过现在好了,阿丽已经毕业,暂时还找不到工作所以来到她妈妈开的火锅店工作。我把点菜的工作交给黑子,拿出几百块给他,而我现在已经变成了他一个低调的保镖。黑子把服务员叫过来,每次只点一样菜,店里面有八个服务员,只要多点几次就可以点到阿丽。黑子今天点了四次,接着开始展现他的金钱攻击。一般这个时候我只是低头默默吃着火锅。今天点了一条大头鱼,我们这里沿海,特别喜欢吃鱼肉火锅什么酸菜鱼,清水鱼多的多。火锅从八点吃到九点半,其实我早就吃好了但黑子是为了多点几次菜空着肚子,最后吃得汤咽下去直接流出来才罢嘴,一般这个时候他都可以把阿丽逗得哈哈大笑。吃完火锅我一个人回家,对于这种结果我早就习惯了,但还能不断迁就的人只有黑子一个了。回到铺子,我洗了个澡,迷迷糊糊的就回到床上睡了个昏天黑地。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八点,我起床简单了刷个牙,洗把脸,就走去黑子房间。门是半开着的,这小子应该是没回来,我推开门,看了一眼,没见人,就关上他房间的门离开下楼翻看这个月的账目。账本这种东西外人看来只是一大串简单的数字,我这种从小没机会上学的人一做账本就头疼,但对熟悉它的人来做却是个手艺活,鲁迅先生就说过没串数字的背后都藏着两个字—吃人!我细细的翻看账目,十一月的走帐几乎是零,因为全国严打,生意萧条了很多。一直看到中午十二点,楼下传来咚咚咚…的脚步声,我知道黑子回来了,我放下手中的账本叫了黑子一声。不一会他就走了过来,一脸的心酸与疲惫,胡渣又长了不少,一屁股就坐在椅子上发呆,我见他不对劲开口问道:“没追到手”?过了许久黑子点了下头。我不想过问他私人的事情,我也不是一个懂得怎样安慰的人,顿了顿对他说道:“现在回去洗个脸,等下我们过平坡村一趟,你和阿丽的事情先放一放”。黑子眼神有点错愕,目光涣散的看着我颓废的说道:“继祖,阿丽说她不喜欢像我怎么喜欢装逼的人,整天无所事事,一看就是专门残害女孩的采花大盗”。“我们有钱什么女人找不到,你要是喜欢我从越南给你买回来几个,随便你怎么折腾都行”我淡淡的说道。黑子有点急了点起一支烟,狠狠的吸了几口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表情凝重的说道:“不是这样!阿丽说她喜欢你,打从第一次你去火锅店时她就注意到你了,我也奇怪为什么我们每次去都可以看见她,原来她两年多一直在默默的关注你,可是你居然对她练一个简单微笑的表情也没有”!“你不喜欢她”?我慢慢的开口说道。黑子有点迷茫的看着我,不懂我是什么意思我也点起一支烟,吐了几口又说道:“你喜欢她难道要因为她喜欢我而放手,这不是你的性格,再者说我不懂如何和女人相处,也不希望懂,我一个人过惯了”。黑子拍了一下头,顿时茅塞顿开,说道:“那下次我们换家火锅店,不!我去阿丽这家,你就别去了,我承包你一年的火锅运输,成了!就这么办”。噗呲一声,我没忍住笑了出来,黑子颓废的脸上又开始流光异彩,噼噼啪啪的跑去洗了个澡,我则继续翻看账本。等了将近半个钟,黑子洗好了,我们两准备了一下便出发去平坡村。平坡村离我们安龙县城不远,我是听说过而没有去过但也闲聊时手底下的伙计也曾经说过。这还要从20年前说起。平坡村村子里的人都姓刘,20年前有村子里村长刘广信无缘无故的病死了,三天之后他不孝的儿子刘广意把他草草埋在村子后山头的山腰,村子里有规矩就是村里如果有人去世统一的埋在村子里的坟地,而他的儿子不孝顺,成天吃喝嫖赌,所以村子刘广信家中并不富裕,以致村长死了一个多月才村里人才知道村长已经离世,事情就是这么发生的。就在他儿子埋葬村长的第三天,村子里的有个帮人做房子的,早上上工的时候已经一不小心从二楼摔下来死了。大家都以为这是意外。然而在过三天,村子里莫名其妙又死了一个女人,怎么死的?洗衣服时不小心掉河里死了!奇怪的是河水很浅,连小孩都淹不死。然而村子里面的人并没有什么恐惧。然而又过了三天村子里的鸡鸭牛羊也全部莫名其妙的死了,这下子平坡村的人炸了锅,连忙请风水先生过来看!这风水先生是个光头,一副菩萨像,他的本事在村子里可是有口皆碑的。不只在村里,连像什么县长,都来请过他。就因为这样所以他一般很少在家。就这样一直过了十五天,这十五天村子又死了五个人,都是一些三十多岁上下的人。光头和尚这天来到平坡村,他闭上眼睛自顾自的摇起头,知道的人都知道他这是在和上界的神仙谈话,不得打扰,过了许久,光头和尚脸上渐渐渗出冷汗脸色慢慢表情。突然他一下子停住了头,额头上都是豆大的汗珠声音颤抖的问道:“村长刘广信什么时候死的”?村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个个都摇头表示不知道,光头和尚脸上不知道什么表情直接大步走到村子刘广信的家。村民也觉得奇怪,村长50多岁老当益壮怎么会死?就全部的跟光头和尚的人去刘广信家里。在众人目光如炬的注视下光头推开刘广信的房门,信不进屋子里查看起来。奇怪的是屋子里没有一个人平时酒色缠身风吹就倒的刘广意也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