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蜕变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23本章字数:2816字

     我过去打开铺子的门,送外卖火锅的还在,她站在我铺子门前,背后放着一辆电动车。看身形应该是个女的,她背对着我,在夜晚的寒风中瑟瑟发抖,我有点不好意思但碍于面子我依旧是那副冷冰冰的模样淡淡的说道:“多少钱”?

    那人瑟瑟发抖的转过身,我一下子看清了他—阿丽!我从她的眼睛里看到很多的东西,意外、惊喜、高兴等等,过了许久阿丽反应过来,从车上取下我的火锅,走到我面前用一副服务员诚恳的语气说道:“58块,先生要送进去还是您自己拿”。@我脸上依旧没有什么变化说道:“嗯…这是100块,不用找了,我自己拿就行,锅明天我会派人送回去给你们”。@说完我从阿丽手上接过火锅转身就离开,就在我推门要进去的时候阿丽顿顿搓搓的对我说道:“那…那我明天过来拿就好了”。

    说完骑上电动车就走了,我没有在意,关上门回到铺子的一楼,黑子还趴在沙发上睡觉,我打开灯把拿回来得火锅放在电磁炉上加热,做好之后走到黑子身边,把冰冷的手伸到他的的衣服里面。怎么回事黑子身上怎么一点温度都没有?比我的手还冰!

    我觉得事情不对劲,把黑子翻过来一看,怎会会这样!黑子脸上怎么会比死人还要白,我伸手放在他鼻子前一搭,发现的他吐气多,进气少任何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这是人生命力衰竭的迹象,这是怎么回事?!石头!对了,那块奇怪的石头还在黑子身上没拿回来!我赶紧摸了一便黑子的衣服,在衣服里面的口袋,摸到一个古古涨涨的东西,我立刻把他拿出来,就在我刚接触到石头的时候,我全身上下就像被极细小的电流电中,酥酥麻麻的说不上难受,但却像无数只蚂蚁在全身上撕咬,然后一股气流从我的手掌心涌进身体里面,整个过程和刮痧一般前面疼后面舒服,大约持续了两分钟,一切都恢复如初。我看了一下手上的白色石头,他不知怎么的中间部分多了不少的黑色斑点。黑子的气色也见好转,脸色已经慢慢的恢复过来,不一会迷迷糊糊咯噔醒过来看见我正在盯着他不好意思的说道:“咳咳…继祖,你别带着有雄性激素的眼光看着我耀眼”。

    看来黑子已经好了不少,至少现在可以跟我打趣了问道:“刚才发生什么事你不知道吗”?

    “什么事”?黑子疑惑的说道。

    “你差点就死了,你没什么感觉”?我道

    黑子一脸不相信的看着我,说道:“继祖,你看我这身材!这体型好端端的至少还要吃上三四十年,怎么可能去见祖宗,再说了,我祖宗什么样我都不懂,别一下去跟他打起来才好”!

    “你真的什么都没有感觉到”!?我又继续问。

    黑子看见我一副认真的神色,咽了咽口水说道:“噢!说到感觉,就是从平坡村回来,整个人都很累,像被什么东西吸掉全身的力气一般”。

    为什么我的感觉和黑子不同,照黑子的话他是被吸走全身的力气,而我却不同,是这石头在洗涤着我。好像对着石头有莫名的感觉,好像看到亲人一般感觉特别的亲近。@可以肯定刘老头故意设下平坡村的套子给我钻,可能就是为了让我找到这块石头,当然也有一种可能,就是要把我灭口了,而且神不知鬼不觉。但是无论他出于什么目的,设下什么圈套,他已经触碰到我所能忍受的底线。“继祖!想什么呢,火锅还有半条鱼,留给你了”。黑子打了个饱隔,用牙签边剔牙边走上楼。我回过神来,过去看了一下,什么?!鱼已经吃完了剩下的都是汤底!这家伙,我叹了一口气,在剩下的汤底里放上一点面条煮。

    吃饱之后,我回到自己的房间,从口袋里拿出那块石头仔细的琢磨,这块石头并没有再往我身体中灌气,我不是什么石头专家,看了一会就觉得头疼。我房间的床上做有一个暗格,连黑子都不知道,我的床没有床底,不论怎么敲怎么看都是床板都是实心的。当然的确也是实心的,只是我在平时床上自己开了个不大不小的暗格,像乒乓球拍一般,很不起眼,就在我枕头底下,因为里面有平时都塞着泡沫所以不管怎么敲都不会是空心的。

    我把白色石头放在暗格里面,在石头上面空出的地方塞满泡沫做好这一切之后我便盖上被子迷迷糊糊的睡过去。

    我已经三四年不曾做过梦了,而今晚我却做个一个怪梦,我梦见我站在一个庞大的雪山,自己在慢慢的扒下身上的皮,一层一层的扒,直到越来越小,慢慢剥成一个五六岁大小的小孩浑身全都是鲜血,可以清楚的看见脑子抖动,肠子的蠕动,以及心脏一跳一跳的情景,最后我拿出一块白色的石头拿在自己的手上,石头也立刻像心脏一样慢慢的跳动,同时我身上慢慢的长出皮,这个过程很快,像穿衣服一般从上到下,很快我全身又长出一身皮,我看见五六岁模样的我,对着我做的梦诡异的笑,你可以想象另外一个你对你诡异一笑的场景吗?!我立刻从睡梦中惊醒过来,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早上十点多了,怎么会睡那么就,我掀起棉被出被窝,但我刚抬一下手,整个手臂便生疼,奇怪这是怎么回事?我脱下身上的衣服,随着脱衣服的动作使我全身生疼之外还掉下这些碎皮,怎么会这样!我不敢相信这个事实,把全身脱了个精光只剩下一条内裤,我仔细查看了一下,我全身上下所能看见的地方都蜕下一层皮,无一例外,老皮下面夹带着一层嫩红的新皮,像刚出生婴儿的皮肤。我第一时间想到那块石头,我打开我床底的暗格,哪里还见什么石头。

    不可能!我忍着身体上的疼起床查看,看四周还是和昨晚的一样,我住的房间是在铺子最里面窗户根本不是通向外面的,唯一的窗户就是门口那个加了防盗网的窗户,我走过去仔细查看,可窗户上并没有什么东西能证明有人来过的痕迹,难道这石头真的是被我吸收掉了?我使劲的摇头!不可能,这不是神话世界那么大块石头吸进去起码都挨个气管堵塞!可是!我身上为什么会蜕皮?我脑子里乱成一锅粥,先是刘老头拿走店铺里的枪,然后又是平坡村的事情,遇见奢比尸九死一生,接着拿到神秘的石头,之后身体无缘无故的蜕皮!不!不对!这件事情一定还会有什么联系!而事情的突破点就在刘老头身上,我可以确定就是他设下这个圈套给我钻只要找到刘老头就可以了!

    蜕皮的过层很简单,就是把身上的死皮一片一片的慢慢撕下来,这种恶心的感觉很少有人能知道,自己慢慢的从自己身上扯下一层层的死皮,这不是拔肉刺,而是人皮!

    大约过了半个钟,我全身的死皮一一的被我扒下来,站在浑身上下红通通的像刚出生的婴儿一般。黑子进来叫我出去吃饭,我找了个借口叫他自己出去。

    支开了黑子,我铺子里再也没有一个人,要找到刘老头必须要借住老周的警方力量,我想好了一方说辞我就拨通老周的号码,电话响了几声传来老周的声音道:“陆兄弟,好久不见面了啊”。老周普通话夹有很重的壮话味所以让我听起来很吃力。

    “周老哥,老弟站在碰到一件很棘手的事,必须要你才可以帮忙啊”!我换下平时冷冰冰的脸,改成了阿谀奉承小人样。这个社会的确要遇见什么人说什么话。如果黑子看到我也有这一面一定会很吃惊!

    “噢?…陆兄弟有什么事尽管说,只要是哥哥能帮上忙的陆兄弟不用客气”老周说道。

    我也不想多废话直奔主题:“是这样,我店铺管账的伙计拿走了我店铺所有的积蓄跑了,周老哥你知道,没钱的日子!难啊!!!”老周没有拒绝说道:“老弟,你的事情就是哥哥我的事情,你这件事包在老哥身上,只不过办事是要有点花销的,老弟你也知道我手下也实在是不容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