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出发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23本章字数:2793字

      临行前油水肚交给我一份地图,是一份二龙山的地图,应该的油水肚自己动手画的,画得很潦草,上面用红色水性笔画了一个红色的圆圈,不用他说,我想想就知道这应该是他们所要去的地方。我仔细大量起来,这处于二龙山深处的丛林中一座山,按油水肚所画的比例来看,这座山应该是很高。广西属于喀什特地貌,高山险峰不计其数,可是我在二龙山跟着我舅爷生活十四年,这么高的大山按理说我应该会有点印象,可是为什么我脑子里像是丢失了关于那段时间的记忆,怎么也记不起来!

    我的铺子只有一辆小绵羊,一般时候都只有黑子骑得多,所以油水肚又出1500块钱,在安龙的县城顾了辆悍马,给黑子开。像这单子做导游一样的生意,我也是头一次接,平时也有不少的客人也请过我,可是一来二去挣不了多少钱,我回绝了,只是油水肚这次开的价很高,赚上这笔,我就可以安心的过个好年了。

    我们一行人包装备包放在悍马上放好,一切准备妥当之后,车子就启动出发去二龙山。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应该是大福,因为他们是双胞胎的缘故,我只能凭借他们头发的长短来辨认,长头发的是大福,短头发的大贵坐在我右边,油水肚在左边,我被他们挤在中间。从安龙县城出去车子开到防城港市的国防大道二龙山则是在上师县,从国防路还有开上50公里,才得到上师,去到上师又得再开20公里到陈家村这才算是到了二龙山的范围。之后还有在徒步的走上两三公里的山路才真正的进入到二龙山。

    路途中车子里十分的烦闷,黑子打开悍马车的收音机9570女主播电台,边听收音机的音乐边自娱自乐的开车,油水肚则在旁边一直开着好奇的眼光看着我,许久他咽咽口水轻声问道:“陆兄弟啊,我问你一个问题啦”。

    我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点点头。

    油水肚清清嗓子问道:“你是不是用了什么面膜啦,你知不知道,才两天不见你,胖哥都觉得你年轻几岁啦,你看胖哥现在的样貌,一脸的豆豆,这都是小时候不懂事的结果啦,你我都是做生意的,为了以后我们能更好,更快的发展,你就给胖哥我说一下啦”!

    我看了油水肚一眼,以为他是不是知道我蜕皮的事情,看了一下,油水肚的眼睛里除了好奇,期待,在没有什么别的神色。我放下我的戒备慢慢说道:“我不用面膜,这东西太贵”。油水肚“呃”了一声明显不相信,拍着肚子脸上上下抖动的横肉一下子上下抖动继续问道:“陆兄弟,你就不要拿假话忽悠我啦,前两天我见你真的没有现在那么白啦,你说两天时间你肯定也不可能去一次韩国,再说现在男人用面膜也不是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你看看胖哥这脸长的全都是豆豆啦”。

    油水肚说完用一副受了委屈的婆娘呆呆看着我,我一时被他看得全身发毛不得已淡淡的说道:“你要是换上一身皮也可以像我一样年轻几岁”。

    油水肚楞住了显然不相信,嘿嘿的笑道:“陆兄弟,真看不出你还喜欢说笑啦,我这种身材要真是脱层皮,我肚子上面的肥油就留不住啦”。

    接着油水肚噼噼啪啪的给我乱讲一通,无非就是拐着弯想套出我的话,我没有什么话可以说,真话都已经跟他说了,可是他自己不相信,怪不了我。

    这个社会假假真真的事情太多,有时候实话说出来别人会以为是假话,假话说出来却听成是真话,如果没有几分辨别真假的能力,在现如今的社会不定还会吃不少亏,而那些天生就爱说谎的人喜欢说谎的人善于说谎的人,这是他们手中一把吃人的利刃。

    油水肚闹腾了许久,最后没从我嘴里套出用了什么牌的面膜,大概是说累了,靠在窗户上休息,短头发的大贵则拿出手机玩炸金花。

    我望了一眼车子上的时间,下午14:23分,百无聊赖,我听着车子里的音乐沉沉睡过去。

    应该是到目的地了,车抖动了几下停下来,我睁开要四下看了一下,(二龙寨)寨子的门口高高的挂着这三个字。二龙山下的小寨子,偌大的寨子只有一些老人、小孩。这在广西是个很普遍的现象,留守儿童,跟孤寡老人。寨子里的人依旧是过着老套的生活方式,日出而出日落而息,简简单单,唯一的挣钱途径就是靠外来旅游的人赚点微薄的生活费。我今年29快要30岁,跟留守儿童孤寡老人一样,活了快三十年了连自己的亲生父母都不知道,每次我问舅爷的时候舅爷总是会有意无意的回避,一来二去我也懒得问了。这真要是说出去,还真会有人把它当成一个笑话听。

    黑子把车子停放但一个老乡的家中,老乡家里是一间十分老旧的平房,三间屋子宽敞的院子里出了一张老旧的脱皮的桌子,还有几张凳子空荡荡的一点生气都没有。老乡是个已经五十多岁的老头,一头白花花的头发,脸上被岁月一张无情的大手揉出一道道深如沟壑的皱纹,皮肤黝黑,穿着壮族人的民族服饰,虽然很老,但一双炯炯发光的眼睛却显得他格外有神,无论怎么看都是一副壮族老实农民老汉。油水肚是个奸商用100块钱的价格把悍马停放在老乡家三天,100块钱对老乡来说可以做很多的事情了,于是很爽快的就单应下来,还十分好客的留下我们吃饭,被我推脱掉了。我使了个眼神让黑子先带油水肚出去,待他们全部离开之后我从口袋里拿出100块钱淡淡的看向老乡,不冷不热的问老乡道:“这几天,寨子里,是不是来了什么奇怪的人,他们是不是去二龙山”?

    老乡一看见我手中红彤彤的红老毛心里一下子就乐开花了急忙用不标准的壮话说道:“有、有、有,前两天有一批跟你们一样大袋小袋的人确实上了二龙山,他们一共有四个人,来到寨子里神神秘秘的一句话也不多说,噢!对了!他们的车就放在我们寨子里,离我家不远,他们刚上去不久,又来了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鬼鬼祟祟的跟踪那批人”。

    哦?我又从口袋拿出一张红老毛叠在一起上下晃晃问道:“他们中间是不是有一个老头”。

    老汉乐得手都发抖了说道:“有!有!有!他们中间有两个老头,年纪差不多,还有两个年轻人一个带着眼睛斯斯文文的,一个染着头发,像个流氓似的”。

    两个老头?看来应该是刘老头在北京见面的神秘人!至于那两个年轻人应该是大富大贵一类的角色,后面的小姑娘目的是什么我就不得而知了。我手中的钞票一样,把钞票给老乡,背上自己的装备包,就走出老乡的院子,和黑子它们汇合。

    我自然不会把刘老头那伙人也在二龙山的事情告诉油水肚,因为直到现在我都搞不清楚他的真实目的,二龙山山真的有妖王的宝藏还是虚无缥缈的迷,老话说得好二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拿在手里的才是真的是自己的。

    我吩咐一声叫众人检查装备包,看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落下了,就回去拿,不重要的东西就不用说了。现在时间16:34分,晚上上山虽然是猎人们的禁忌,但油水肚一再坚持晚上上山,说没时间,赶路程要紧。两三分钟过后我看向众人,众人齐齐点头,示意一切已经准备好了。我看了一下东南方伫立高大幽深的二龙山,心里突然一酸,想起点点滴滴小时候的事情。我闭上眼睛,长长的吐出一口气说道:“出发”。

    二龙寨东边有条去二龙山必须经过得小道,这条小道弯弯曲曲读书人记忆里羊肠小道便是如此。11月份的南方冬季不像北方得冬季一般寸草不生,隔着两三步,路边总是会出现几棵满身灰尘的野草,被上山砍柴、打猎的人,踩踏得即将死在11月的冬季。我走在前面带路,油水肚紧跟在我身后,接着是大福、大贵,黑子走在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