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再遇奢比尸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23本章字数:2796字

    四点多的时候,我们一行人真正的来到了二龙山的山路,从底下望,眼球所能看见的远方几乎都是连绵起来的青色,我们前方有一条上山砍柴~打猎人踩踏出来的山路,不大仅仅可以两个人并肩走。据我所知这条山路到二龙山深处的地方就没有,因为幽暗密林的二龙山深处到处充满着未知,连山里优秀的老猎人都很少踏足。

    小孩子小时候如果有爷爷奶奶的总喜欢问他们一些神神鬼鬼的事情,我就曾听过舅爷讲起一段关于二龙山的传说,当然并没有油水肚所说妖王宝藏那般的悬乎!

    相传两千多年前大陆西南也就是广西境内的二龙山,两天蛟蛇成功蜕变蛇身成龙!天界东南西北四条龙王听到这消息坐立不安,没准自己的地位会被这两条蛟龙取而代之。

    议之下决定不能任由这两天下界的黑龙发展,于是一起向玉帝上奏说下界两天蛟龙生在妖魔鬼怪横行的西南之地妖性未除,不能让他们渡劫成功来到天界。

    电母在蛟龙渡劫之时加大打雷的强度,两天黑蛟因此渡劫没成功,两天蛟龙死后缠绕在一起身体化作了这二龙山,现在从山脚望过去,还真像两条缠绕在一起的蛟龙,茂密的树木看起来像一片片龙的鳞片,极远的山脉像蛟龙的头直勾勾的看着天空,仿佛在怒斥几千年以前的

    我们一行人走到这条山路,由于这里是二龙山的外头,树木不是很茂密,冬天的二龙山最常见的就是枯枝烂叶,当然偶尔有几棵带刺的藤蔓会挡住我们的路,一不小心就会划出一道口子。我知道山里这东西多所以时不时的就会蹲下来拿匕首把这些东西砍掉。这些刺,我们这里人都叫它刺花(白话。)以为这藤蔓夏天会开出很美丽的花,女人一看到这些花朵就会手痒而却不知道里面有刺,常常因此划破皮肤,自然而然叫起刺花。

    下午五点多,我以为油水肚走那么久应该会累的喘不上气了脸色发青。边走着我回头撇一一眼,发现这家伙居然拿着三星手机跟大福大贵拍照,连黑子也参与其中。我感觉他们不是在寻找宝藏,而是在观光旅游。我额头上挂满了黑线。不对!照正常的情况看一般的胖子绝对会累趴,油水肚挺着个大肚子,很十个月没生下小孩的孕妇似的应该会累趴,可是……他现在怎么好像打了鸡血一般…

    只是一瞬间,我脸上恢复了平淡的神色,任谁都不知道我在想什么。继续蹲下身砍断路上偶尔伸出的刺花。

    这里怎么还会有刺花!我脑子里突然涌出这个问题!对!怎么还有这东西,刘老头两天前带着一伙人进到二龙山,按理说应该会有人砍断或者折断刺花的痕迹,而这条山路很明显,一切都是新新的模样。难不成刘老头他走的是另一条路,那他的目的地究竟在什么地方!或者这又是他引我过来的一个圈套。

    六点多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太阳的最后一丝亮光即将被吞没。这时我们已经走到二龙山的深处,所走的小路在这里就已经完全中止,没有任何能够指导我们前进的东西。我叫大家原地搭起帐篷,油水肚没有反对,大概也知道夜晚不安全,吩咐大福大贵原地搭起帐篷。我叫黑子自己也支起帐篷,我找了个找柴火的借口,自己走进密林的深处@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找到刘老头那么人的踪迹,其次是看看周围有什么大型的野兽,把它引走,否则晚上别想睡个安慰觉。我跳上一颗树,在树上眺望深林,高高低低的野草,并没有什么人踏足过的痕迹。换了几个位置看了许久,并没有什么收获。身子一跃从跳下来,在地上随便找了点柴火便回到营地。

    我回到营地,油水肚和黑子都已经搭好了帐篷,我把柴火往地下一扔,点起一堆火,众人围过火堆取暖。油水肚那块拿过一块牛肉干和一块压缩饼干给我,我把牛肉干推走,接过压缩饼干慢慢咀嚼吞咽。大富大贵,黑子也在装备包也拿出压缩饼干吃起来,油水肚在我身边吃得不亦说乎,吃饭一半突然想到什么问我道:“陆兄弟,问你个问题啦”!

    我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

    油水肚不假思索说道:“这山里的,是不是要有个人守夜啦,要不然有什么野兽趁我们睡着把我们全部吃光就不好啦”。

    我看着火,想了想说道:“黑子和大福守上半夜,我和大贵守下半夜,你就睡觉就行了”至于为什么要这样分配是因为我担心大富大贵如果一块守夜谁都不知道他们会干些什么。

    想不到油水肚脸上顿时乐开了花,直说我是他的知己,了解胖人的习惯,说什么胖子就应该好好的睡觉,不然血压一高以低都不好。我没有理他,呆呆的看着火发呆。

    油水肚闲气氛无聊,叫大贵从装备包里拿出扑克牌,又从裤兜里掏出几百块钱分给大福大贵做独资,三个人玩起斗地主。

    黑子做到我旁边,看看油水肚一眼这才低声说道:“继祖,你有没有觉得有人在跟踪我们”?

     “嗯”?我疑惑道。

    黑子往火里加了点柴火沉沉的说道:“我觉得平坡村的那些奢比尸跟着我们到了这里”!

    这怎么可能,五六十只奢比尸跟着我们来到二龙山这一路上肯定会引起不少轰动,更何况奢比尸性格凶狠,一路过来不知道会有多少人遭殃。我觉得不可思议,但还是不冷不热的说道:“你是不是有发现了什么”。

    黑子点起一支烟喃喃说道:“你还记得那时我引诱奢比尸你去找克制奢比尸那块石头的情

    我点头表示还记得。

    黑子继续说道:“当时有两只奢比尸围攻我被我闪开,接着它们嘴巴里喷出出一种白色的液体,那东西散发奇怪的香味,有点像花露水的味道,那东西落地之后只是一会儿就被蒸发掉了,你现在仔细闻闻,这泥土里是不是散发着什么奇怪的味道,有点像花露水”!

    我并没有怀疑黑子所说的话,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绝不会拿这种事情开完笑,我低下头在地上闻了闻,一下子我就怔住了,一股若有若无的香味在泥土里面慢慢挥发到空气之中,不仔细闻还真是不易察觉!这些奢比尸就在地下!可是这些奢比尸是怎么跟踪我们的,又为什么跟踪我们?难不成会是那块石头?可是那块石头不知道被什么人偷了,如果是这两点它们都不应该跟着我。那会是什么?

    我把那块白色石头被人偷的消息简单的跟黑子说了一下,当然脱皮的事情对黑子有所隐瞒,要是说出来我看黑子不能再用正常人的目光看待我了。

    黑子听完顿则惊讶起来但油水肚就在一边玩牌忍住低声对我说:“那我们不就完蛋了?哎呦!继祖我说你怎么可以把那么重要的东西给弄丢了,我们赶紧收拾一下跑路吧!说不定这些家伙一下子就跳出来把我们给生吞活剥了”!@我觉得黑子说得有道理,走到油水肚身边说道:“有情况,叫你手下收拾东西,我们现在就走!”

    油水肚手里拿着扑克牌哈欠打到一半不知道什么情况被我的话吓得一惊手里的牌就掉了下来拍着肚子惊慌失措的四处看了几眼之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陆兄弟,你看看啦,这里这么安静,怎么会有情况,你就别吓我啦,你是知道的,我们这种胖人是经不起折腾滴啦,一不小心血压高了,直接脑溢血死掉啦”。

    我眉头紧皱冷冷的对油水肚说道:“你要是不走,我可以自己先走,这倒不是我没有道义,是我觉得我的命很值钱,不应该只是为了这么一点小钱死掉”!

    油水肚一听我要自己走也是火急火燎的叫大富大贵收拾东西。

    大约过了十分钟,我见油水肚他们已经收拾好东西大福大贵已经背在身上,黑子也收拾好了。我刚下带着大家往山林深处跑,地上突然伸出一只极其细长,长着白色细毛的手挡住我们的去路,我脑子“轰”的一下闪过一个词——奢比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