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合作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24本章字数:2714字

    把我踢开的不是别人正是油水肚,他怎么会身手那么好?靠!原来这一路上他都是装出来的!怪不得他会有这二龙山的地图,我什么当初我没发觉这茬!

    我用手支撑身子慢慢的站起来,往地上吐了一口残留在嘴巴里的血水。愤怒的盯着油水肚,匕首换手旋转一圈便冲向油水肚。

    “兄弟啦,我们都是成年人不要这么冲动,你先看看死的人是不是黑子兄弟啦”。我刀子只有零点几毫米的距离就刺破油水肚的喉咙,油水肚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和我对视起来。

    只是两三秒的功夫我眉头紧皱,犹豫了片刻,倒也不怕他们耍什么花样,在外面我绝对不是他们三个人的对手,但在山里面,我有足够的把握把他们全部撂倒,想到这我缓缓的放下匕首,回头一看。

    轰,我脑子一瞬间像被冻住了一样,卡在那里久久说不出一句话,黑子死去的肉身居然变成奢比尸的样子,婴儿脸,长耳朵耳朵上还有一只没有死去的青蛇长舌,“嘶嘶”的对我吐着信子,脸上的皮肤慢慢的扭曲变形,像是放了气的气球,肉身慢慢腐化知道变成一架漆黑的骨头,一种奇怪的香味,在空气中飘荡!

    油水肚叫我表情十分震惊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说道:“兄弟,这会你知道了吧,这根本就不是黑子兄弟啦,这玩意根本就不属于这里,所以说这一切都是误会啦”。

    为什么会这样?上台里死在食人血藤的人难道这真会是黑子!死了两天,也就是他是一直跟着刘老头进二龙山,他为什么要出卖我?背叛我?!!!我对山里连续狂吼,狂躁的吼声在整个山里波动游荡。

    不能就这么算了,油水肚他们到底是什么人。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幽灵魅影一般的步伐,没等油水肚回过神来匕首已经架在油水肚的脖子上。我声音没有一丝情感冷冷的说道:“你们来这里到底有什么目的,黑子是假的你是怎么发现的”。

    油水肚脸上依旧带着笑,看不出有丝毫的恐惧说道:“兄弟其实我也不是故意想瞒你这么久的啦,只是如果不这样我想我们是不能安全来到这里的啦”!

    “喝喝”,我冷笑两声:“原来我是你们工具,很好很好”!

    油水肚对着我连连叹气,这家伙不懂又想耍什么花样,我握紧手上的匕首以防大福大贵的突然袭击。“兄弟不用那么紧张啦,我们做的不是什么“明头”,我是摸金校尉,说白了就是摸金倒斗,掘人坟墓,吃死人饭的,不是什么明头。当然我们来二龙山也不是找什么妖王宝藏,而是要进妖王墓里拿一件非常重要的东西,一件通往另一个世界的钥匙”!

    油水肚说得十分的神秘,脸上也没有了玩世不恭的笑容,表情十分凝重。另外一个世界?我已经不止听到一次,大贵也对我说过,一个没有终点和起点,一个只有永恒的地方。什么玩意!以为在看科幻电影?我听着油水肚的话一头雾水。

    油水肚拍拍肚皮,抬起手指着奢比尸化作假黑子变成地上一堆黑色骨头说道:“兄弟要是不相信我也没办法,可是你不想知道真的黑子是怎么死的吗”?

    不得不说油水肚很会谈条件,发生这一连串的事情我脑子已经有点拐不过弯了,这胖狐狸还挺精明的。黑子到底为什么要很刘老头一行人进二龙山,假黑子到底又是怎么回事,我一定要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哦?你的这个问题真诱人”!我道。

    说完,油水肚手指轻轻点下我架在他脖子上的刀说道:“兄弟,我们这样做生意不好啦,这玩意玩多了上火”!

    我知道油水肚的意思,这里是在山里面对于他们我还是有把握撂倒的,稍稍的犹豫了两三秒,我拿刀的手慢慢松开油水肚的脖子上的匕首淡淡的说道:“现在可以说了”!

    油水肚清清嗓子,扭了扭脖子对我说道:“因为大福大贵是一个生命的雷达,可以清楚的感知方圆100米之内有没有活人,在一开始的时候我也不太确定,有很多地方说不通,知道陆兄弟对我说奢比尸的时候我才明白过来,他们都是那个人安排在你身边的,出于什么目的我不能肯定,但是我可以肯定,他是想监视你”。!

    监视我?老周也对我说过刘老头是别人派来监视我的,与油水肚所说黑子是来监视我的一样,那个人是谁,为什么要派人监视我,劫财?马云更有钱!劫色?那更加说不通。我从口袋里掏出烟,发给油水肚一根,油水肚掏出火机点起来,我自己也点上一根,吞云吐雾两三口,我说道:“他是谁”?

    油水肚猛吸两口烟,他此时脸上神色变得很狰狞,脸上的横肉微微上下颤抖,只要是长眼睛的人,一看油水肚现在的神色都看得出那个人和油水肚有很深的过节,只见他对我说道:“我也不知道他是谁”!

    听完,我右手拿烟的手指控制不住,一下子把烟掐断成两节盯着他狠狠的说道:“你耍我”!?

    “那个人势力非常庞大,水非常深,他的触手伸到的地方很多,我在广东地下琉璃厂贩卖走私死人明器的生意和他碰到他的触角,没想到他竟然能在一夜之间把我的生意全部都给冷清掉。我曾经试图以我在广东的势力想查到那个人,那个人很狡猾,把自己的身份掩饰的很好,不管是明面生意上账户名字相貌,都不是同一个人,名字也不一样,暗地生意的人脉来往就连他手底下的伙计我都没调查出一个人,可想而知那个人有多可怕啦”!

    油水肚的言行举止都被我看在眼里,并不像说谎。我仰头闭上眼睛想道,倒斗摸金这一行我从没有接触过,规矩什么的东西都不懂,风险十分大,电视报纸上经常可以看到盗墓贼死在古人的坟墓里,可谓不计其数。加之古墓里的机关,火油、流沙等等,别的不说,普通人能有胆子在走路都能碰墙的夜晚爬进古墓?但风险大,回报大,虽然十墓九空,但是这行业却还真能一夜暴富,油水肚这行头架势看样子也很有势力金钱应该都有,连他都没办法知道那个人是谁,我我就更不用说了。我睁开眼睛,木木的看着周围的一切,突然之间就感到自己非常非常的渺小,无力……

    这时油水肚拍拍我肩膀说道:“陆兄弟你不要着急,我们到那个地方那个人一定会出来”。

    黑子的死讯和背叛在我心中已经被打成了板上钉钉,油水肚见我有些萎靡不振又道:“因为那个人可能就是在我们前面的那批人,他也要拿到那个东西,所以一定会出现”!

    “什么东西”?我问道。@油水肚习惯性的摸肚皮对我说道:“这个我不方便多说,知道得多对兄弟不是好事情啦,陆兄弟,我是可以带你进去,但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了”?

    找到刘老头也许就可以知道答案,事到如今我不同意又能如何?油水肚伸出右手,我道他的用意,我犹豫了一会,最后也搭出我的右手。

    油水肚开口大笑,我现在是要第一次干这挖人坟墓的勾当,我以前甚至从来没有想过,只是这几天一连串得这些事情让我感到窒息,好像有一个人设计一个个圈套让我往里面跳。不是我毫无察觉,只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的道理不是空穴来风,油水肚吩咐大贵拿出点饼干,又找了个碎石子不多得地方招呼我坐下。坐下之后,我接过他给我的一块压缩饼干默默的吃。油水肚是胖人,胖人天生就对食物没有什么防御力,抵抗力和忍耐力,两三分钟他吃完压缩饼干又拿出一瓶水喝上几口,对我说道:“陆兄弟,既然我们已经合作,那么我就给你讲讲这妖王墓得来历,说实话,这种类型的大斗我也是第一次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