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八章 尸壳子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24本章字数:2857字

    我跟着大贵油水肚大福的上行路线,跟进。由于壁虎爪的吸力,上行的过程倒也没费多大劲。我一边爬一边看着一路向上的石壁,居然有一道道深深的划痕,像是人的指甲抓出来的,极其的细长,大约都有三四厘米深,放眼望去几乎都是这样的划痕。

    然而我们爬了应该有100多米的时候,这些划痕如被掐住的琴铉戛然而止,出现一个个活灵活现的小人刻在山壁上,密密麻麻如同蚂蚁一般。这些小人经过几千年岁月的打磨已经褪去不少的色泽,但是星星点点仅存的色彩还是让我可以分辨出这时广西古时候少数民族的蛮民。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他们并没有古时候中原汉人穿着模样的衣服——一张动物兽皮,头上戴着一顶帽子,全部都是由动物的牙齿做成,皮肤曾现的色彩非常的黝黑。不知道为什么我我就是看不清他的脸,我心中好奇,我沿着一路上行的路线观察,他们每一个小人都刻画不同的动作,有男人也有女人,有时他们跳跃空中,有时地上狂舞,但出乎意料的是每一个小人画的都看不见脸!难道墓主人知道现代法律有肖像权,所以要对刻画小人形象保密?我摇头,怎么最近会有那么荒唐的想法!

    又向上爬行五六步,我们已经到达奴隶们殉葬的洞口,洞不大,估摸有两米宽,六米深。我从外面向里面一探,一副已经腐朽破烂不堪的棺材横放在正中央,棺材是圆形的,给我第一印象就像一根里面被掏空,旁边还放着这些奴隶们殉葬用的石器,一些石头做的密封的罐子,还有散落再石洞里面的动物骨头,我是打猎的猎人一眼就看出是一些野猪,还有野狗看来也是陪同一起殉葬的,不然这些畜生不会出现再那么高的山洞。人类对死人的棺材都会感到莫名的好奇,可能也是好奇心对未知事情的探索。我把狼眼手电叼在嘴里在抬头往里边瞧,这一看我不禁手心就直渗冷汗!头发差点没竖起来!怎么回事?棺材里面躺着一副干尸,它有双手笔直竖出棺材,指甲像2B铅笔一样,黑不溜秋的,别提多恶心。双腿高高的瞪起来,头歪向一边,我这一看就和它来了一个直视,黑呦呦的两个空洞洞的眼直勾勾的盯这也,嘴巴张成很大很大的一个“0”型,根本不是人类嘴巴所能张开的,整个脸部的表情显得非常的恐怖、狰狞,这…这仿佛再说,我们,已经打扰到他休息!“嘶”…我长长的吸几口气油水肚见我不对劲,低下头看了我几眼笑着说道:“陆兄弟,这些东西都是死的,没什么好怕的啦,如果这些家伙诈尸大福大贵一定会发觉。胖哥告诉你,胖哥13岁第一次下斗,吓得大肠小肠都打结了,当时心都快泵出血,胖人血压高啦。你现在也是第一次,只是吓出一身汗,证明你这胆子还是可以的啦”。

    我回过什么收回眼睛的目光,我知道油水肚是再安慰我,但男人对男人说安慰只会是是讥讽,只有女人对男人说安慰才是正真的安慰。这不是自负的表现,就如强者对弱者说安慰那会是什么?是嘲笑吧!所以此刻油水肚的话像钉子一样钉到我心里,嘲笑我软弱无能像装逼。我闭上眼睛深深的吸进几口气,尽量让自己能冷静下来,毕竟心中憋着一把火,可能就是引火烧身。

    “慢”!大贵小声吼了一声,又用手做一个停止的手势。“怎么回事”。油水肚连忙问道。

    我看不见不会脸上的表情但是他的语气很凝重:“这里有很多东西正在复活,它们现在在慢慢的靠近我们,”!

    “复活,是不是要诈尸”。油水肚说着就打着狼眼照像殉葬奴隶的深洞。

    我也打起十二分的警惕,只见大贵接近疯狂的吼道:“不是,不是粽子!是尸壳子”!

    粽子,屎壳子,吃的和甲克朗?我不懂他们讲的什么意思,就叫油水肚脸色一变,大声吩咐大贵道:“赶紧引路,这玩意我们惹不起”。

    说着我们众人加快向上爬行的速度,大约里入口还有三四十米距离时,我突然感觉到背后有什么东西再撕扯我的肌肉,浑身火辣辣的一阵阵疼,怎么回事?我右手紧抓石壁固定身体,左手往背后一抓,那东西就被我捉住,手掌传来的感觉写玩意身体不大,应该就只有玻璃珠大小吧,在我手里一阵阵的蠕动。我嘴巴里叼着狼眼,瞅近着眼睛一瞧,靠!差点没有恶心死我!是一只白色的蛔虫,也就是一些死去的人和动物身上出现的白色虫子,这家伙比一般蛔虫的个头还要大上十多倍,在我手里一动一动的,在空气中散发阵阵腐烂尸体的气味,别提要有多恶心了!

    “陆兄弟!赶紧把它丢掉,这这玩意是尸壳子,有毒”!油水肚冲我叫道!

    我脑袋一惊,左手用力一丢把虫子丢出去,地下头来看了一眼。哎呦!我的亲娘差点没把我吓死,只见从我们下方的殉葬洞爬出来,我狼眼手电所能照到的范围白花花的一大片,像流水一样向我们涌出来,随着他们一只只的出现,空气中慢慢夹杂进一股子腐烂的臭味,像烂咸鱼一般让人反胃!这就是油水肚嘴里说的尸壳子!?我去!还有更恶心的吗?!!

    先不提有多恶心,油水肚说这玩意有毒,先离开这里再说,这么多虫子要爬到身上估计只有两秒钟就剩下一架子骨头了。我背后一阵凉,赶紧使出吃奶的劲往上跟着油水肚向上爬。可是哪里比得上这些尸壳子爬行的速度,我只向上爬了两三步,这些尸壳子就已经用到了我的脚上,顺着裤管底下的细缝蠕动到里面,因为冬天太冷我又懒得换裤子所以一件风扇裤,一件牛仔裤又加一件保暖裤,三件大裤子,方正一时间虫子肯定没办法那么快钻进我的身体,只是这些虫子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剧毒,反正我脚下传来火辣辣的一阵阵疼,脚也不争气的渐渐发麻,我心中叫苦,感情这玩意不是有毒,是剧毒!离洞口只有三四步,我的慢慢的感觉头晕眼花,浑浑噩噩的,更多的尸壳子涌到我身上,我身上有暴露出来的皮肤已经感觉到尸壳子正在往我的皮肤里钻,一种钻心的疼痛开始在我身体皮肤中传开。

    就在我完全快要支撑不住时,油水肚把脚伸到我头顶急急说道:“兄弟,快点抓住我的脚,胖哥拉你上来”!

    我脑子一阵迷糊,尸壳子已经爬到我身上,而且有剧毒,他现在用脚拉我百分之九十也会被尸壳子爬上身。我的利用价值完全已经被他榨干,他为什么还有冒着生命危险救我。我对油水肚这人很反感,广东话的口音让我听起来很费劲,还有吃法抠鼻子,睡觉打呼噜,而且一路上对我下的套,我杀他的心都有了,留我下来只能是养虎为患。

    “婆婆妈妈想什么,胖哥不会中途放脚啦,胖哥可是十分希望交到你这个朋友的啦”!油水肚又说道。

    也罢,先上去再说!想着使出全身的力气,双手用力抓住油水肚的脚,一瞬间,只感觉我身体重心离开了石壁表面,凌空被人慢慢提上来。到达洞口,我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陆兄弟…醒醒…醒醒”…不知道昏睡了多久我脑子里慢慢恢复了神智,耳边传来油水肚的呼叫声,我迷迷糊糊睁开眼,发现大福大贵和油水肚正坐在我身边,三双眼睛出奇的望这我。我身体上下浑身的麻,感觉不到疼痛,也不能动,像条死鱼一样僵在地上,我用眼角的余光大量了一下我们的周围,我们还是在山洞的洞口,地上全部都是碎石头,这个殉葬洞和以往的殉葬洞不同,没有摆放悬棺,没有殉葬品,只是墙壁上刻着很多壁画,洞很深有一条30°向上倾斜的石道,石道两侧还摆放着一副副面目狰狞的鬼脸面具。

    对了,那些尸壳子呢?为什么一只都不见了!!想着我连忙开口就问油水肚三人。

    他们几个相互看了几眼,显然不知怎么回答,最后还有油水肚小声的说道:“陆兄弟,你难道不知道,那些尸壳子怕你吗,它们都被你吓走了你没有一点感觉”?

    怎么会怕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