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鬼面降头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24本章字数:2848字

    第十九章(鬼脸降头)

    油水肚几人面面相觑,我不知道他们在顾忌什么,过了一会才对我道:“兄弟,我拉你上来时,你的身上有许多的尸壳子冒着头从你肚皮里钻出来,哎呦,那时你肚皮都是血呀,还有更多的尸壳子从下面的殉葬洞中涌出来,白花花的一大片,全部都铺在你身上,眼看就要变成一只白骨精了,不过胖哥我这人当你是我兄弟,就想到也许这玩意它爬火吧?死马当做活马医,立马就从从装备包里拿出固体燃料,掰下几块就往覆盖你你身上的尸壳子堆里丢,刚想点火,你知道发生什么事吗”?

    我全身上下都动不了,只能虚弱的说道:“不懂”!

    “那些尸壳子全都像遇到什么克星似的,拼了命的往洞口外面撤,当时我和大福大贵都看愣了,要知道,这玩意有毒先前我和大福大贵他们下斗得时候,两三只就能把我们折腾得够呛,而你,一大群尸壳子爬在你身上,除了先前肚皮上被尸壳子钻进去的伤,再也没有添一点新伤,你说这东西是不是怕你”!油水肚说道

    我使足了力气挣扎着爬起来,大福大贵见壮连忙把我扶起来,坐在地上。现在我浑身发虚,说不出的疲倦,唯一好使得便是脑子,这些尸壳子为什么怕我?难道我成了害虫克星,这也倒好,以后去到乡下包上几十亩地,往中间一站,什么虫子都没有了?我回过神来,咦?为什么我身上现在一点疼痛都感觉不到?我叫大贵把我登山服拉上来,大贵不明白,但是还是把我衣服拉起来。

    “这……这……怎么会怎样”!油水肚脸上一脸得不可思议。大福大贵也瞪大了眼睛看着我,连我都震惊不已,明明那时我清楚的感觉到,这些尸壳子往我身体里面钻,先是一种火辣辣的疼痛,后来才是一种钻心得疼。可是现在为什么一点伤口也不见,难道是这玩意往我身体里面钻了?不对?油水肚说过,这些虫子往我身体外面爬,也就是说是我身上伤口恢复得极快!以前我受伤都是要死不活得,现在怎么一下子就复原了?我脑子里乱成一锅粥问油水肚道:“我昏过去多久了”?

    油水肚拿出拉上袖子看了一眼说道:“差不多半个小时”?

    半个小时,被人打晕,或者被什么东西撞晕得人肯定知道,由于大脑一下子受到得波动太大肯定不会那么快就可以醒来,体质再好起码都要一个小时!怎么我得身体变得连我都没办法参透了?

    我感觉到自己得身体慢慢恢复知觉,我现在脑子里已经感觉可以重新得控制手脚,我艰难得从地上站起来,双腿无力的前后摆动,有点像很醉酒的人。我站起来之后,身体无力的向周围绕圈走动,加速血液流动的速度让身体恢复更快。过了五分钟,我的身体出了有点大伤后的虚弱脸色苍白,一点其他的感觉都没有,重新背上我的装备包我说道:“我们是不是应该出发了”?

    “油水肚用一种怪异的目光看着我,有点人类看见心爱的饰品一样,说道:”兄弟真是和奇人,尸壳子这种剧毒的玩意居然都伤不了你,真是厉害!要换是胖哥,早就去见祖师爷了”!打趣了一句,油水肚吩咐大福大贵背上装备包前进。这洞口和其他洞口不一般,内部空间非常巨大,有半个篮球场大小。这回是油水肚带路,我走在中间,两侧的石壁画着长长的壁画,我目测了一下,起码要有十八米的长度,一直通向前面的一个漆黑的30°向上的石梯。油水肚突然“咦”的一下,出神的看着我们左侧石壁上的壁画看,也顺着他的目光看这一看我也不由吃了一惊:这面石壁上挂了一群黑色小人,背景是一处应该是地震或者什么原因开裂出来的深渊,只见深渊下面居然躺着一只奢比尸,没错就是奢比尸,其他的小人画风非常简单,都是火柴人画法,而却把奢比尸画的极其的细致。这只奢比尸显然和平坡村那批奢比尸不同,一脸它们阴着脸,在壁画中邪邪的笑,眼睛透着不可思议的鬼气!围在周围的那些人纷纷向地下裂缝的奢比尸下跪,很是虔诚!目光沿途向下,只见先前裂缝下面的奢比尸出来之后叫人拿出一个青铜台等法器开始做法,裂缝中飞出无数开始飞出无数的人头,附身在周围跪着的人脸上,紧接这,那些跪在地上的人慢慢站起来,脸上顿时多出一副恐怖阴深的面具,在壁画中与我们正视,我不由浑身发凉。突然油水肚说道:“原来如此!”

    我们不懂他想到了什么纷纷对他投去疑问的目光,油水肚指着上面壁画上的内容语气沉重的说道:“原来奢比尸是用降头术制成的,看来这妖王是个非常厉害的降头师”!@ 降头术我也知道是什么回事,具体实施我也不懂是怎么一会事。降头术是起源于东南亚,也就是广西、云南、四川一带,是一种古老的巫术,可以救人生气,也可以杀人于无形,由于杀人降头师比救人多降头师多,所以从古到今降头术都是一种邪术的象征。

    “有什么关系?”我道。

    油水肚脸色变得非常的凝重,眉头的肥肉硬是挤成一个“川”,他指着石梯说道:“你看那些面具是不是和壁画里面的画得一模一样”!

    我先前没有意识到,现在和壁画里的面具一对比果然他奶奶的一模一样:面具极其细长,狰狞如同夜叉的瓜子脸,下巴有两只向上弯曲的獠牙,大约有十公分的长度,整个面具的颜色是紫色的,在狼眼的照射下显得鬼气森森。如果这些是壁画里的面具,那么如果我们靠近这些东西,有可能就会变成壁画里面的那些人。

    大贵是这行的行家早就想到了这一点,苍老嘶哑的对我们说道:“这会不会是妖王那老鬼故意画个壁画挂上几幅面具来吓吓我们的,目的就是让我们不战而逃”!

    油水肚摸着下巴陷入深思,我第一次下斗,没有一点经验,所以只能等油水肚说话。“我们三个也不是第一次下斗了什么事情没有见过,区区几个面具还能把胖哥吓退啦?大贵你有没有感觉到面具有生命波动”?

    大贵摇摇头,一直沉默少言的大福则开口道:“老板,假设这些是降头,但是经过了几千年它们没那么快就能苏醒,我感觉那个人就在我们周围,也许那些尸壳子就是他放出来想把我们干掉的,如果这些面具是降头,那个人一定会重施旧法”。大福的声音也和大贵的声音一样非常的苍老,看来这对哥们也是有故事的人。

    “嗯!有道理,我们现在跑着进去,即使那些面具苏醒,飞得也不能比我们跑得快,大富大贵你们带头冲锋,感应那个人所在的位置,带我和陆兄弟冲过去,到时给那个逗比来一个致命一击,陆兄弟你说怎么样”!

    油水肚三个齐齐看向我,在等我的决策。我是个心思极其缜密的人,心中立即就意识到不对劲。前面还有刘老头那批人,他们也一定要从经过这里,但为什么这些面具还是一动不动的样子。既然刘老头那批人也是进到妖王墓,如果像油水肚他们说的一样,那么“他”一定会千方百计的阻挠他们前进,而如果这些是降头,那为什么还没有触发?

    我把自己的疑惑先告知油水肚,油水肚他们没有想到这一点,面面相觑你看我,我看你,然后油水肚问大贵道:“你确定先前那批人是进到这个洞”?

    大贵语气非常的坚定说道:“我可以清楚的在这里感觉到他们五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的热量磁场,很强”。

    五个人!当当大贵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非常震惊,没想到他的特异功能居然如此强大,连几个人都知道。我抑制住心中的震惊,努力使自己神色平淡。

    油水肚拍拍我的肩膀,我以为他又要在我身上装窃听器,一个反手擒拿疼得他嗷嗷叫:“哎呦喂!兄弟,轻点,这次不是窃听器”。

    闻言我仔细检查一下自己的肩膀,果然没有什么东西,这才放开油水肚的手。油水肚抓住扭疼的右手说道:“我是想问陆兄弟现在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