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石化的女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24本章字数:2841字

    我一把揪住油水肚的衣领,如同发疯的野兽一般吼道:“我舅爷在在云南什么地方”!!

    不知是不是气势上吓坏油水肚,他的脖子拼命的往后缩,大福大贵见状,立即上前把我往后拽,任何死缠烂打的人都是潜力无穷的,大福大贵那里能把我拽开,反而使我加大手上的力度,把油水肚拽的快要窒息,一脸的肥猪红。僵持了大约有一分钟,油水肚快要不行了,肥肉短手上下一抖,硬生生的把我给弹了出去,正好把往后拉我的大福大贵给压倒了地上,只听见他们喉咙里发出两声闷疼。油水肚一手撑地,软趴趴的瘫坐在地上,涨红脸,对着地面直咳嗽。

    这一身肉,真是弹力十足,弹在我身上居然感觉不到一丝疼痛,我站起来,刚想过去继续逼问油水肚,只见他对我打了一个停止的手势,“咳咳”,两声清了清嗓子说道:“哎呦,兄弟!哥们!陆老爷子的行踪我真的是不太清楚啦,至于知道他是考古界和古玩界的名人,你随便找到和资深的考古界教授一问便知啦,陆老爷子的这张照片是不是出现在云南我不知道,但是这张照片只是传真传真,并不是我拍摄的”!

    油水肚这人巧言善辨,我捡起油水肚掉在地上的手机,继续仔细查看,我滑动手机屏幕查看图片的信息,果然在那段时间地点得下方还有一段时间,两个2014年11月18日,也就是5天前“你是说这张照片是别人发给你的,那个人,他,是谁”!我疑惑警惕的问道。

    油水肚拿过手机,又在相片上滑动几下说道:“兄弟,照片的名字都是英文,这说明这照片是网络上发来的,那个人我也不懂是谁,他隐藏得很深,至于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也是猜不透他的目的啦”!

    我觉得似乎有什么地方说不过去,不通,但又说不出来,油水肚见我已经半信半疑,长长的松开一口气,继续说道:“兄弟,我已经派伙计破译这张照片的网络出处,我们广东网络高手那是一抓一大把,你放心,少则十天,多则一个月,我肯定会找到这张照片的发送人,只要找到他,那肯定会有你舅爷的消息”

    我心情渐渐平静下来,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压得已经无法再用平淡的心态面对这一切。梦境中油水肚想尽一切办法引诱我出来,还有舅爷临死前那句:“你已经选好了”!当时我看到他的眼睛不在是往日般的浑浊,反而前所未有的清澈,清澈得我无法猜透。“这些面具是什么东西”?我垂钓着头坐在地上问道。

    回答我的不是油水肚而是大福,这个有故事的年轻小伙子,他慢慢走向我面前苍老着声音说道:“它们是麼教的邪术,“迷”,也叫“面迷”,一种能迷惑人心,让人去到幻境里的世界,这是古时候古麼教一种磨练人心、意志的“术”,古麼教是古时广西神秘的宗教,有关它的文献记载是少之又少,所以一时间我根本无法辨别它们是什么东西,南洋降头?或者什么其他的东西”!你看说着手指指向前方的石梯“前面石梯上那些石头人俑,就是那些没有通过幻境的人,都是失败品,你差点荣幸的成为它们其中的一个,这些面具只会吸引好奇心重的人,真是看不出你的好奇心原来那么重”!

    “大福你是怎么说话的啦,陆兄弟能安全走出来,你知道要费多大的心思吗?扣你一个月的工资,给陆兄弟赔罪了”!油水肚骂道,大福立刻停住嘴,再也没有说什么话,坐在周围石阶一动不动。

    我知道大福拐着弯说我没用,冷嘲热讽。是男人的此时心里肯定会憋火,但是我是菜鸟人物不想他们这些常年吃死人饭的,精通这活的道道,古墓中向来不失机关暗术,现在才刚刚进人妖王墓,我已经被折腾得心神恍惚,接下来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是,所以现在对他们一行人翻脸根本不是明智之举,我压下心中的暗火平静的说道:“你们早就知道这些是什么东西了吧,为什么要瞒着我”。

    油水肚连连摆手:“哎呦,兄弟!这是个误会啦,我们也是看见你中招,大福才想到的啦”!

    “他”!?我疑声道。

    油水肚一脸的诚恳,猪一般油呼呼的脑袋上下左右摆动的对我说道:“陆兄弟不知道,大福大贵,天赋异禀,大贵的与生俱来的能力是向导航雷达,而大福与生俱来的能力是他的右手中指可以感知鬼神,鬼神之道,也就是感知鬼,还有一般诡异邪术的能力,这个麼教邪术很特别,所以大福也是一时失心,没有感应出来啦”!

    什么!这也太逆天了,一个找人一个找鬼,这,这油水肚是多么吊,居然顾得上这两个变态!想归想,我看了一下,现在我们已经跑到了一半的路程,透过脚下如同水晶玻璃的石梯我可以清楚的看到我们爬过的水晶石梯,头顶的石梯依旧是弯曲向上蜿蜒,相比我们还能看清地下的路,透过上面的石梯几乎是看不见洞頂,真不知道他要通往何处。“我们是不是该出发了,我已经耽误不少时间了”。我说道。

    油水肚手掌在圆滚滚的肚皮上转了一会,“咵”打了一个响指:“我们继续前进,陆兄弟,这回你可要记住了,千万不要边跑变老墙上面的面具,不然下次我就没办法救你出来了”。

    我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

    我们众人继续往上爬行,有了上次的教训,我不敢在看一路上墙壁上的鬼脸面具。如大福所说,一路向上的石梯上,我看到不少石化的古麼教教徒,看样子年纪都没有超过30岁,有男有女,或许是衣服不被石化的原因,他们的衣服已经被风化,仅仅剩下裸露身体的石蛹,男性体型健壮,女性个个面有水仙花甜美之像,体型如妖蛇一样妖媚,他们形态各异,唯一相同的就是他们没有一个眼睛不是直看着这,鬼脸面具。

    我对石像不敢兴趣,倒是油水肚,对那些具体的女性人佣看得直流口水“滋滋”的搅动舌头,看得脸色大红。后来看已经满足不了油水肚了,我们前进遇到女性人佣时,油水肚总会有她们胸部还有她们下体的关键位置趁机摸上一把,嘴里还发出满意舒服破锣一样“哦、额、呃”的发春声,却让我听起来很是不舒服。

    我皱着眉头忍着油水肚的发春声,一直这样大约走了十多分钟,油水肚的声音突然停住,“咦”的一声,吸引了我们所有人的注意。我侧脸一看,发现油水肚的肥猪水正在抓在一个女性人佣的胸部,一脸吃惊。这个女性人佣不像以往赤身露体,而是穿着一身蓝色的牛仔服和蓝色的牛仔裤,一双登山旅游鞋,长长的瓜子脸一席黑色短发,天然没有画过浓妆,水汪汪清澈如水的大眼睛清澈见地,弯弯的柳叶眉像残缺的月亮一样让人叹息,她很年轻,也就二十出头,一脸上挂的就是天真烂漫,连我这样从没正视过任何女人的眼睛也忍不住多往她身上看几眼,这种感觉很奇怪,怎么也收不回自己炙热的目光。我细细的看向油水肚咸猪手抓的位置,在轻微的往下陷,说明她身上有弹性,而且从她身上的服侍上看肯定是个现代人,除非我亲眼看到有时光隧道!

    我们几人都对油水肚投去鄙夷得目光,油水肚“咳、咳”收回自己得肥猪手,红着火腿肠一样得脸说道:“她,是个活人,还没有完全石化”!“咳咳”……

    我收起炙热得眼神,长长得吐出一口气说道:“这应该就是第二批人中得一员,救不救她由你们了”。

    油水肚对可能没有办法抵抗美女的诱惑,急急的说道:“对于女同胞,我们要用仁爱知心对待她们,我先不说这女同胞是好是坏,我们中国人要有仁爱观念,所以这女同胞我们必须就,大福,这个英雄救美得任务就交给你啦,胖哥我只要在她睁开得第一眼出现在她的面前,然后在她得脸上轻轻一吻,这就是个美好的镜头,这一定会是胖哥另一段的美好爱情”说完油水看着石佣发呆,地上到处都是他恶心的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