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被困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24本章字数:2702字

    我收回目光。眼睛转向油水肚

    “你知道怎么救人吗?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救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我们倒不如抓紧出去”!我道。

    大福大贵没有反对,两人呆呆的站在油水肚身后向我点头表示同意。

    昏暗的水晶石梯上,我们没有一个人在说话,四周一下子变得寂静无比,只有四道白光狼眼闪烁在这个充斥诡异气氛的空间。

    油水肚顿了顿说道:“兄弟,胖哥不是贪图美色,只是我们救活她之后可以清楚的知道前面那一批人是谁,还有他们来这里的目的啦,如果她不说,就交给胖哥我任由我处置”!

    油水肚脸上露出邪恶的笑容,看得我直犯恶心。但是油水肚说的并不无道理,刘老头是我现在一块心病,跟她打听在合适不过。

    “你说得有道理”:。我说道眼睛又不争气的看向那具女性人甬“救人”。

    油水肚看向大福,大福没料到我那么快就动摇军心,显然一愣。

    “老板,这人,救不了”。大福毕恭毕敬的说道。

    “怎么就救不了,陆兄弟现在不是好好的吗,你要是想不到办法这个月的薪成,你就别拿了”?!油水肚愤懑的骂到。

    大福没辙了,傻愣愣的看着油水肚,过了一会说道:“办法不是没有,只要她离开这里就可以了”。

    嘿…油水肚没想明白,直愣愣的看着人佣。

    无奈,大福只好有补充“我们只要有一个人背她离开这里,远离这些面具,等出了面具影响的范围她会自己慢慢醒来”。大福说道。

    油水肚上了两级石阶,“嘭”一声再大贵头上来了一记爆栗,“嗷”一声,疼得大贵伸手瞪眼脚直跳跳。

    “你要记住啦,跟老板说话不要大哑谜,这样子不只是你辛苦,我也累啦”。说完又下到我面前,一把抱你我前边不远的女人石蛹,脸上泛起一层幸福快乐,满足高兴,的桃花红,喉咙里破锣一样的声音哼起自己改编的《天仙配》“书上的鸟儿,成双对~绿水青山,胖哥我~在抱你”。

    我和大福大贵面面相觑,看着眼前活灵活现的猪八戒娶媳妇。我实在忍不了,学着刚才油水肚的样子,狠狠的在他屁股上踹了一脚,不等他开口叫骂我就一字一顿的说道:“现在,应该,出发,了,没必要,做这些,无聊的,事”!

    油水肚没有准备,被那女人人甬压在石阶上,屁股两半的那条缝压在石阶的边缘,疼得他呲牙咧嘴的。狼眼手电、手机、电池一下子全部从口袋掉了出来。大福大贵鼻子动了一下,嘴角上咧,偷笑油水肚此时的狼狈样。

    油水肚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捡起散落在地上的东西,又重新抱起石蛹,狠狠的瞪了大福大贵几眼,转过头来对我说道:“兄弟,你也这来得太突然啦,一不小心胖哥血压一高,地上马上就是一滩血,那时兄弟你可就少了一个好哥们啦”!说完对大贵打了个前进的手势,我们行人继续往更上层的石阶行走。

    油水肚受了那么大的气都没有翻脸,难不成真是把我当兄弟,哥们了?我怎么也不敢相信。我边有边想到。

    我们一路上行,不知道走了多久,油水肚放下手上的女人石甬,一把瘫软在地上,大气直喘,我也实在累得不行,也坐在隔了油水肚两节石梯的上面,大福大贵也停下脚步。

    我看了下时间,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四十分,我们两点正正进人这里,足足走了将近四十分钟!奇怪按道理说,我们爬行的高度早就应该抵达上方的出口,怎么现在什么也没有看见。不止我觉得其间有古怪,油水肚一行人也察觉端倪。

    “是不是碰上鬼打墙了,大福你是怎么办事的啦”!油水肚说道。

    大福一脸委屈,无辜的看着油水肚:“老板,这里我感觉不到任何鬼魂的波动”。 @ “那会是什么”?油水肚掐着下巴说道。

    我也想不通这其中的道理,我对这种东西一窍不通。一直很少讲话的大贵这时慢慢的说道:“会不会这里根本没有尽头”?

    呼…我和油水肚道抽一口凉气,不说话示意大贵继续往下说。“其实我早就发现这里不对劲,所以每走三步台阶都会用匕首在墙壁上斜画一刀,但现在我画了508道划痕,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已经走了1524道石阶,这里一道石阶长67厘米,高48厘米,我们已经走了731米的高度,据我所知这山也就600多米的高度,而我们却没有看到洞顶,而且我我根本没有重复划过任何一道划痕,当然这还没有算上我们先前进来时跑的路,只是从你晕倒的时候我才开始注意的。所以我推测这里根本就是没有尽头,也许我们永远也走不出这里”。

    大贵的话不由让我心中一惊,没想到大贵做事情居然如此的精细,一点细小的细微的误差都没有,真是心思缜密,这家伙如果不是盗墓的,混个国家特工,应该也是风生水起。

    不对!事情没那么简单!刘老头他们看样子也是来过这里,但是为什么一点有人走过的踪迹也没有,会不会是这样:

    我拿出匕首狠狠在墙壁上用力一划,墙上的石头非常坚硬,我用尽全力,清灰色的墙壁上仅仅划出一道针线细痕,只是过了十多秒,墙上的刀痕就慢慢的缝合,恢复成原来的样子!油水肚一直观察我的一举一动:

    “这、这是怎么回事”!油水肚惊声道。我们众人也是没想到,这墙壁会自动愈合!果然我的推测没有错,这里的墙壁会自动愈合。事实证明,我们被困了!

    “不用震惊,我只是想不通这里有第二批人,为什么我找不到他们任何证明他们来过的痕迹”。为了不打散一行人的士气我说道。

    油水肚瞪大眼睛,明白过来,拍了一下肚皮:

    “对呀,我怎么把这件事情给忘记啦”!

    他的手现在正在放在那个女人石甬的胸口,这是忘记的样子吗?油水肚看见我鄙夷的目光,反应过来,尴尬的笑了笑,收回自己的肥猪手。@

    “兄弟,你有什么好办法吗”?油水肚道。

    我那里会有什么好办法?我可是一个菜鸟,你们这些老手都没办法我会有什么办法!

    “没有”我道。

    “哎呦,难不成胖哥的花样年华,要在这里结束啦”。油水肚抱怨道。

    我在下来坐下来,看着透明的石阶发呆,脑子进人混乱状态,墙上到处挂着鬼脸面具,这石道居然诡异的没有尽头,这妖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居然能够设计出如此逆天的石梯。这条山洞肯定不是没有尽头,一定有某种机关搞怪,古代人民的智慧是不可低估的,像外面殉葬洞的奴隶,古人是怎么运上来的现在还是个迷。

    想了许久我脑子里没有一点头绪,我打开手机,发现不知为何我的手机上居然白屏,连时间都看不了。油水肚倒是显得十分悠闲,居然靠在那女人石像怀里睡着了,怎么会有这么没心没肺的人!

    “现在几点了”?我问大福大贵。

    他们二人拿出手机,同样他们的手机像是被什么东西干扰,屏幕上显示五彩斑斓的线条。无奈只好凑近油水肚,拉上他右手的袖子,看他手上的手腕上的手表,可奇怪的是油水肚的手表也失灵乱转,时针、秒针、分针,都在逆时针快速旋转,奇怪,怎么会这样?我心里想到。

    大福大贵似乎想到什么,放下装备包,从里面拿出两个指南针,看了一眼,表情瞬间就僵起来。我不知道他们看到什么我,跨过油水肚,凑近他们,一瞧,发现他们手上的指南针,一样,他们手上的指南针也是左一圈,右一圈的乱转。

    大福眉毛慢慢尽皱

    “这里有一个巨大的磁场,这些东西都被干扰了”。大福说道。

    我微微愣了一下

    什么磁场?什么玩意?我没读过书,不懂这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