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又一个黑子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24本章字数:2651字

    吃完东西,我把装备包放在石壁的石阶上当枕头垫头,大福大贵像一尊雕像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看样子应该是在想办法。我越来越猜不透这两个人,从和大贵那晚的谈话隐隐听得出大贵和油水肚似乎只是一种合作关系,但为何却对油水肚言听计从,对油水肚的话丝毫不敢不从呢?

    我眼睛撇了一眼油水肚,他此时也正好看向我·

    “兄弟,你是不是带了登山绳,我的登山绳不够长”!油水肚说道

    我不知道他有什么用意,还是点点头。

    “借我用用”。油水肚说道。

    “你要做什么”?我忍不住问道。

    “你有没有发现我们身后的石阶在分裂”!油水肚道!

    分裂?我回头看了一眼,发现身后的石梯依旧是完好无损,以为他爽我只见他催促的说:“闭上一只眼睛看啦,这样子看不见啦”!

    对呀,我闭上眼睛看了一下,身后的景象顿时让我大惊失色,因为我们后面的透明石阶正在慢慢的消失,身后的空间慢慢变成了一片黑暗,所有在上面的东西全部都在往下面的无尽深渊掉落,很快就会蔓延到我们所在的石阶上来!

    “这是怎么回事”?!我大惊失色!

    大福大贵不明白情况一脸疑惑的看着我。我站起来,在装备包里一通狂翻,拿,虽然不知道油水肚想到什么办法,还是找到登山绳丢给油水肚。

    油水肚拿过登山绳,在自己身上绑紧,把后头的绳子丢给我,前头交给大福大贵火急火燎的说道:“这个四维空间不时一直存在的实体,只要过了一段时间它后面的东西就会继续分裂,所以我们身后的空间就会慢慢消失,这个东西就像细胞分裂一样,分裂新细胞的同时,老细胞也会死亡,前面分裂的新空间我不知道稳不稳定,你们在自己身上打一个结,一条绳子固定住我们几个人,收拾好东西赶紧跑,如果不小心我们掉下去,要么就是不死也残,要么就会像掉到无底洞,一直下落,永远没有终点,还有一种情况是跟着物体分裂融分裂物体成为这个空间的新物质”!油水肚道。

    我们哪里还好迟疑,学着油水肚的样子用绳子在自己身上打了一个活扣,然后收拾好装备包,背在肩膀上。

    油水肚上下看了一下

    “大福,你开头,大贵你第二个,我第三,兄弟你殿后,跟紧我们,大家不要紧张,闭上眼睛跑,没准我们运气好,瞎猫碰上死耗子,真就能找到出口的位置”!

    众人齐齐点头,油水肚大喝一声:“跑”!

    由于是在逃命,为了减轻负担油水肚没能戴上那个女人石俑一起跑,我是最后一个,自然能看见他孤零零的落在油水肚先前所在的那级石阶上。不虽然不是什么好人,杀人犯法的是我也做过不少,但我但放在我眼前的是一个几乎所有人看到都会心声怜悯之心的人,看着她掉入下面得无尽深渊,我仅有得那点良知还存在吗?犹豫了一下,我皱皱眉头,蹲下身子双手抱起那具女性石俑,就在这时我身上的绳子突然紧绷一下,把我就往前边拽,幸好我身手好,只是往前面移动了两下,就稳住身子,这时前边就传来油水肚的催促声

    “陆兄弟,我们一伙人都是命悬一线了,你就不要再带着这玩意啦,贪图美色也是要看场合的啦”!

    我没有假装没听见

    “跑,空间破碎,已经离我们很近了”!我道!

    油水肚叹了一口气,摆摆手示意大福带头跑,下摆到地上的身子突然紧绷,我我们一行人就像拉火车一样,闭上一只眼睛,拼命向更高一层石阶跑动!

    空间分裂的速度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快上许多,我们前脚刚刚迈出去,后脚就马上变成无尽黑暗的万丈深渊,可想而知,我们只要稍微的慢上一步就会掉入下面的万丈深渊。

    我们一路拼命向前跑,不知道跑了多久,由于我身上背着装备包,身上又抱着一个100多斤的“人”,我的脚已经发软,体力渐渐不支,呼吸变得急促,油水肚等人也好不到那里去,体力再好的胖子也怕上楼梯,血液循环的速度,根本不是胖子们所能承受的。

    大约又跑了五分钟,大福大贵跑动的速度也逐渐变慢,我可以听见他们几人粗重的喘息声。我现在也完全是看着意志在支撑肉体,精神已经进入一种近乎麻木的状态,脚仿佛不是长在自己的身上,沉重的向一座无法移动的大山,手也慢慢打滑,几乎快要抱不动手上的“人”,好几次险些掉下砸到我的脚!

    “快停下来”!我突然听到大福大喝一声。

    我意识到现在可能出现什么情况,停下脚步,闭着一只眼睛得头绕过前面得人一看,心里仅有得求生欲望全部都随着身后分裂掉得碎片碎到下面得无尽黑暗!怎么回事?我看见我面前的石阶也在快速分裂消失,后面的石阶也一样,一个可怕得事实已经摆在我们面前,我们已经没路跑了!我们死定了!

    大福大贵油水肚和我几人僵在原地,这突入其来得变故让我们无法接受也不敢接受,可是不接受能怎么办?最多两分钟得功夫,空间的分裂前后夹击,那时我们也就会变成一团死灰,这个四维空间里不存在的东西。我不甘心,真是不甘心就这么死了!@油水肚让我越来越看不透了走下来到我前面开口对我大笑!

    “兄弟,这情你什么意思景是不是很像电影”油水肚问道。

    油水肚是不是真就不怕死,还是很想死?我一头雾水电影里面主角在快死的时候都会有奇迹发生,但是这里是现实世界那里会有奇迹!

    “你什么意思”?!我道。

    油水肚摆摆手

    “兄弟,你被误会,这个不是异形大战苍井空,虽然这里也有个女人,但是,根本无法满足胖爷饥渴多年的纯阳真气,胖爷的意思是,我们是不是上天安排的兄弟,你看看,这不是不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吗,换句话說,我们今天就是同声共死的好兄弟啦!”

    油水肚的话让我全身起鸡皮疙瘩,一个大老爷们也说这话?这时黑子也聚到我面前,不知道是不是油水肚不怕死的精神渲染大福大贵,我在他们身上居然看到不到任何在绝对死亡面前应有的绝望眼神。

    “干我们这行吃死人饭的,都不得善终,迟早都会有这一天,这不过是或早或晚的时间问题,我们从很早以前就已经看得很透彻了,你不用对我们意外,换做你是我,活着也只是一副行尸走肉,根本没有资格去享受世界的内在美”大贵开口道。

    油水肚也拍拍我的肩膀

    “陆兄弟,你这辈子活了几十年了,你说到这个时候死到临头了,你也不能笑笑吗?正所谓,笑一笑,十年草,性功能天天好,你整天冰着一张脸,遇到像胖哥这么善解人意的知道你快英年早逝,换是一个不知情的会以为你失恋33年啦”。油水肚道。

    我没理会油水肚的打趣,目光呆滞的看着空间分裂把我们包饺子,心情格外的沉重,我没有办法像油水肚等人那么看得开。

    我无力的瘫在墙壁上点上可能是我人生得最后一支烟,有人说,人即将要死去的时候要么平静要么愤怒,而我此时却是格外的矛盾,一种想解脱又解脱不了的矛盾。

    “继祖”!这时我的身后突然响起一道声音,非常的熟悉,这是黑子的声音!黑子的声音我在熟悉不过!可是他不是已经死在食人血藤林子里了吗,怎么会在这里油水肚等人显然也听到这声音,表情明显一愣,这时我身后的墙壁突然一空,我错手不及,胡乱的抓住那个女人石俑便掉进了石壁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