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尸变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24本章字数:2645字

    油水肚一行人眼睛直愣愣的看着石棺里面的东西,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我走到石棺前探头一看,里面是半满石棺的黑色液体,液体十分粘稠,还散发着一股子呛鼻的腥臭。液体之中浮起一具被水泡的浮肿的尸体,没有人皮,尸体上下全身发黑,五官严重变形扭曲,没有完全腐烂的眼球掉出眼眶,连接它的是一条没有泡烂的神经,浮在黑色液体之上,肚子鼓鼓的比油水肚的肚子还要大上一号。我眼睛仔细观察之下,竟分辨不出是男是女,我看了一会肚子里面的胃又开时不争气的上下抽搐,又开始弯下腰干呕。

    油水肚“咦”了一声,嘴里嘀咕道:“不可能,这里根本就没有其他的入口,这可能就是一具风水棺”。

    “不会,我感觉的感觉不会出错,那批人的气味就是在这里停止的,而且我现在还能感觉到他们就在我们的脚下”!大贵语气坚定的说道。

    “这是可能是个“空头”,根本没有人打开过,你们没有发现吗”?大福插嘴说道。

    这回功夫,我感觉胃抽搐的不那么厉害了,我实在听不懂油水肚的行话直起身子声音颤抖的问道:“你说什么是空头”?

    “空头是我们盗墓行里的黑话,意思是没有被人动过的棺材,”油水肚解释道

    我听懂油水肚的意思转而否定大福“不!这也许有人打开过,只是这里的什么东西使他恢复了原样,你们有没有留意,这一路上,第一批人在这古墓之中居然没有留下一点痕迹,你们不觉得奇怪吗?很少有人边走路边擦屁股”!

    油水肚拍了一下肚皮

    “哎呦,我就怎么没想到,真是猪脑子,转不过弯,大福大贵抄家伙,清除石棺里面的水”!

    “这个玩意怎么处理”?大贵指着那具尸体问道。

    “先把石棺里面的水清啦,这龙母刚才在石棺里搞出那么那么大的动静,生前必定是个狠角色,又被妖王这老家伙活葬,心不甘怨气极重,老祖宗说过“盗者,碰怨尸,尸不离棺”,要是我们把它抬出来,搞不好真就要诈尸,陆兄弟,你管好那个女疯子,被让她趁我们不注意跑啦”!

    油水肚的话提醒了我,不知不觉,绑着女疯子的绳子已经从我手中下滑,我从地上捡起绳子,紧紧的拽在手心。幸好这女人还算乖巧,只是站在我身后摇头晃脑自言自语的讲疯话,要是不小心跑到石棺,指不定真会捅出什么篓子!

    话音一落,油水肚三人在装备包又是上下一通乱翻,最后拿出三个装牛肉干的硬化塑料包装内盒,吃过牛肉干的人都会懂,这玩意顶多就装得200毫升的水,这半个棺材的粘稠液体要装到什么时候才得清干!

    注意到我异样的目光,冲我干笑两声,就开始从石棺中一勺一勺的往外面舀水,三个抡起袖子干得是那个热火朝天,盗墓这东西真不是一般人能干得来的,先不说这古墓里的诡异和恐惧,就像是油水肚此时的动作,真就不是一般人干得来的!我不由对着三人心生佩服之意!

    过了大约二十分钟,那些像果冻一样的粘稠液体被油水肚三人完全清理干净,油水肚一屁股坐在地上喘着粗气满头大汗。

    我尽量压制住胃里面的恶心感觉,拽着绳子拉上女疯子,绕过这些恶心的粘稠黑色液体,走到棺材面前,往里面瞟了一眼里面躺的还是那具令人恶心的尸体,不知道是看错的幻觉还是什么我居然看见尸体肿胀的肚子抖动了一下。

    水抽干之后石棺的底面又多出了很多婴儿的四肢,肤色发紫,都没有腐烂,紧紧的相连在一起,我细细的数了数,一共有16只手,16只脚,算起来一共有8具婴儿的尸体,已经分解在这黑水之中,想来这些粘稠的液体这样形成的,看得我心中直犯恶心。真是想不到,妖王如此大手笔,居然用那么多的活人殉葬!

    “不好!要尸变了”!大福看着里面浮肿的尸体惊声道。

    这话一出油水肚吓得立马从地上蹦起来,惊声道:“怎么回事”!

    “我们想漏了一点,这明明是九龙子镇妖棺,里面的是龙母,每两百年生下一个婴儿在石棺,九个龙子是1800年,西周亡于2772年前,按理说这里面应该会有九具婴儿的尸体,这里为什么只看到八具”!大福道。

    “发生什么事”!我感觉事情有点不对劲问道。

    “哎呦!兄弟,九龙子镇妖棺所谓就是以龙母九子镇妖,龙母就是躺着石棺里面的尸体,龙母抽选十分苛刻,必须是龙阳年阳历、阳时出生的女子,人身龙尾,身上必须带有九龙阳刚之气,可谓是万中无一。此种女子在24岁时的施以秘法,让其怀上龙子,在将其扒皮割阴断四肢,在将其放入九龙子镇妖棺中,这龙母每两百年就会石棺之中生下一个婴儿,待到九子完全生成,镇妖局就大成,只是这副镇妖棺不知道出了什么变故,第九个婴儿现在还没有出世”。油水肚说道

    这也太残忍了,我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

    隔着防毒面具,油水肚看不出我脸上的表情,只是听到我深吸气的声音便看透我内心所叹

    “兄弟,你不要以为这很残忍,古代广西能当上龙母选上龙母的女子就是一种荣耀,从小就受到万民敬仰,直到现在广西一些偏远乡镇还有龙母的巨型石雕,每年阳历的三月二日必定大肆杀鸡宰牛,祭祀龙母,我所知的一个地方——罗波便是如此”!

    “不好!小粽子就快要出来了”大福惊道!

    我油水肚目光向石棺移动,只见龙母肿胀的腹部胀剧烈的抖动,一只紫色的小手划开龙母的腹部伸出来,那乌黑的指甲居然有十多厘米的长度,在狼眼的照射下紫色的光反映到我们的眼睛,尸体也会生小孩!我心中大骇。

    “你那面噬魂镜对这玩意有没有用”!我问油水肚!

    “哎呦!兄弟,噬魂镜一天只能用一次,刚才是镇住龙母这老粽子了,真是没想到它还有一小孩没出生啊”!油水肚向我叫苦道。

    “你们就没有什么办法吗”?我问众人。

    “有”!大福说道除了我身后的女疯子,我们目光齐齐看向大福

    “趁现在小粽子没出来,我们把龙母从石棺里面丢出来,在找藏在石棺里面的密道,你们要想好,这相当于多了一个危险,我不敢保证龙母离开镇妖棺会发生什么”!大福说道。

    这下油水肚犯了难,踌躇不定。船到桥头自然直,可现在还没有到桥头就快栽了还有什么还考虑的

    “现在是遇到危险,比起后来发生什么,那个更重要”!我对油水肚道。

    “哎…兄弟说得有道理,管他娘的什么鸟规矩”。油水肚对我们说道。

    有了油水肚的同意,大福大贵两人动作倒是迅速,三下五除二,直接把龙母丢出石棺,龙母滑腻腻的尸体滑在墓道潮湿的地面20多米。由于动作太过剧烈,一个婴儿硬生生的出现在龙母的腹部,没有五官,全身发紫,十指指甲细长脸,全身长出红色的长毛,红毛上到处都是粘糊糊的液体,别提有叫人多恶心!

    “不好!这小粽子是只红毛粽子,大福大贵,赶快找石棺下面的密道,等这玩意完全苏醒,我们全部都变成妖王的殉葬品”!油水肚叫到。

    油水肚的声音引起那玩意的注意,它慢慢从龙母肚子里面爬出来,里面没有烂掉的大肠小肠流了一地,还有一条没有断掉的脐带连接在那玩意的肚脐眼,只见它慢慢的转向我们,没有五官的脸顿时与我们直视。大福大贵见壮,哪里还敢迟疑,一个翻身就进入石棺之中找藏在里面的密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