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会合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25本章字数:2838字

    我的脸色顿时变得比猪肝还要黑,心说这要是在平地上有个着陆点怎么着也可以逃走避避难,可这悬崖峭壁的不是要了我的命吗?虽然油水肚说过这些尸壳子不知道处于什么原因忌讳我,可油水肚花花肠子是出奇的多,我当时被尸壳子围攻,我闷头醒来发现尸壳子没有了一点踪迹,不知道他当时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还是出于其他什么原因,又或者是我身上真有什么东西是这些东西忌讳的?

    乐乐显然没有注意到在我们头顶黑压压盘踞了一大片的尸壳子,还闷声不响咬着牙齿继续往下爬。这时我看见已经有两三只尸壳子掉落在她背后的衣服上,啪啪的抖动黑色的翅膀,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在她的身上咬伤一口!但由于是冬天,穿的衣服厚,她一下子没能察觉,我心中暗叫不妙呀!这尸壳子有毒我是亲身体会过的,爬到哪里哪里就像打了麻醉药一般,僵得是不能动弹!现在回忆起进洞时被尸壳子围攻的场面,我头发还是一阵发麻!

    “小心你后面,还有两只尸壳子”我大叫一声。

    乐乐听到我的话,手下得一缩抖,差点就捉不住青铜铁链,一把掉下去!幸好这壁虎爪是货真价实,吸力真不是吹的!只见乐乐一只戴着壁虎爪的手黏在青铜铁链上左右的晃悠,摇摇欲坠,还好没有掉下去!

    我心里松了一口气

    “抓紧铁链,我把你身上的尸壳子吹走”!

    说完,乐乐另外一只手往青铜链子上一搭,身子顿时稳定下来停止晃动。我又用之前用嘴吹气吹走尸壳子的老办法,憋了一口气伸头就在乐乐背后一通狂吹。可这回这办法没用了,我吹得脸都青了,这两只尸壳子还稳如泰山的在乐乐背上,啪啪的挥动翅膀对我耀武扬威。我一看,这不是办法,要是在吹下去,估计我肺穿孔也没有用!对了,我突然想起一直被我藏在袖子里的军用匕首,用袖子挑开这些玩意不就成了!说的不如做的,我反手一转,眼前一道寒光一亮,匕首就被我拿在手上,说话间,刀子又是一亮两只尸壳子被我用匕首给挑了下来,还有四只火柴粗细的脚留在乐乐的衣服上!

    我收起匕首对乐乐说:“快走,我们头顶还有更多这玩意,一两只都已经够费劲,要是上面一大片下来,我肯定招架不住”!

    乐乐条件反应的抬起头,头一愣,由于戴着防毒面具我没有看到她的表情变化,但我想她此刻的表情一定也是难看至极。

    她结结巴巴的对我道:“这、这…里…怎会、会有那么多东西,陆大大、…哥…,我们能往哪里…哪里、跑、跑”?

    我眼睛往下大量了一眼,看到往下大约距离我们20米的石壁上有一个凹下去的深洞,头上5米的地方也有一个深洞,遇到危险的时候我脑子总会转得飞快,上去肯定是个死呀!下去如果速度快点也许还有一线生机,转而我指了指下面的深洞对乐乐道:

    “看到没有,下面有个洞,先不管这洞里有什么东西,如果我们速度快点到达那里,然后再点起一团火,这些东西怕火,看到火就会拼了命的逃顿”!

    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这玩意怕不怕火,但为了不引起乐乐的恐慌,我尽量说得很委婉。

    乐乐对我点了点头,我们四目一对,便卯足了劲往下面不远的深洞逃遁。这些尸壳子见我们要逃走,肯定心里肯定在想煮熟的鸭子飞不得,一瞬间,我们头顶黑压压的尸壳子,就像雨点一样“啪啪”的掉落下来,不一会我们两的身上密密麻麻的爬瞒了尸壳子。但由于冬天的衣服厚,它们一下子没能下得了口,只是像无头苍蝇一般寻找我们身体的最薄弱位置,一时半会也奈何不了我们。

    可乐乐哪里经历过这种场面,“啊…啊”的就连续尖叫起来,声音真的我耳朵都发麻了,但庆幸的是,她还没有被恐惧冲昏头脑,还是拼命的继续往下爬。

    我们两手脚并用,大约还有一两米的距离我们就到达洞口。刚才距离太远,我没有察觉到洞里冒着火光,可可现在视野一近,我就看到洞里闪出火焰火红的颜色,有火说明有人,能点火的肯定不是鬼。这么想着,我心里也没有了恐惧,手一松,往洞里一跳,顺势在地上来了一个驴打滚,把身上爬在身上的尸壳子都给压死,才警惕的站起身来,警惕的打量四周一眼,顿时眼睛就是一亮,发现一个人正操着一把刀对着我的鼻子,我反应过来,这不是油水肚吗?他怎么会在这里?怎么大福大贵不见了?还来不及仔细的琢磨,我就看到一声尖叫声刺进我的耳膜,紧接这耳边就传来什么东西摔进洞里的声音,我一看,掉下来的人正是乐乐,此时她身上还爬有不少的尸壳子,我摆手示意她,抖下衣服上的尸壳子。她也在地上吃力的滚了两圈把身上的尸壳子压死这才站起身子,还没等我们两喘过气儿,我就听到尸壳子震动翅膀发出的“嗡嗡”声,有不少虫子已经涌到了洞里,我脸色一变,拿开油水肚对着我鼻子的匕首说道:“外面全部是尸壳子,先想想办法”!

    油水肚脸也是一绿,也顾不上说别的什么东西脸上一条地上的湿乎乎还滴水的毛巾就递给我

    “用这个毛巾往身上涂,尸壳子怕这个东西”!油水肚语气很凝重,不像是在开玩笑。

    我一把接过湿乎乎还有点热气的毛巾二话不说就往自己的衣服上蹭,完事后又把毛巾丢给乐乐,示意乐乐也涂上。果然,不知道这毛巾上沾的是什么东西尸壳子一闻到我们身上的气味像是遇到克星一般,拼命向后涌去,不一会不懂钻进了哪里,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我们三人松了一口气,奇怪,油水肚怎么会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大福大贵去哪了?我心里好奇于是问道:“你怎么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大福还有大贵呢”?

    油水肚叹了一口气

    “兄弟,你就别提了,大福大贵都被一个老头推到这深坑下面去了,也不知道是死是活呀”!

    老头!我心里一惊示意油水肚说得详细一点

    原来油水肚他们来到这里之后,大福和大贵已经不知去向,抬头看见自己头上密密麻麻得挂尸心里也是十分恐惧,但十几年倒斗,胆子真就不是一般人能比的!脚只是抖了两三下便恢复过来。刚平静下来,头顶就传来一个女人哭泣的声音,声音十分的凄凉,吓得油水肚又是流了一脸的白毛汗,抬过头看了头上一眼,发现自己哪里有什么女人,除了尸体,就是尸体,那种奇怪,诡异的哭声顿时也消失得无影无踪。油水肚以为是自己的幻觉,开始没在意,又低头寻思着大福大贵这两人是不是下去了这深坑,刚想着,那种女人凄惨的哭声又传到了油水肚的耳洞,这回油水肚听的真真的,绝对不会听错,于是在墓室的东南角点上一只白色的蜡烛,蜡烛一点燃,油水肚看到蜡烛发出的绿光,吓得脸都绿了,在抬头一看,发现自己头上不知道何时居然倒挂着一张女人惨白的脸!这张脸没有身体非常的巨大,跟个洗脸盆似的,嘴巴眼睛鼻子都在不停的往往面渗血,表情十分的诡异恐怖。

    油水肚吓得“嗷”的一声大叫,脚一软摔倒在地上,然后倒爬着的便往甬道退去,心说倒斗尸体粽子见得多了去了,可这有头无身的软粽子还是头一遭碰上,这玩意太邪乎了,搞不好真要被它收了见祖师爷!这么想着油水肚倒爬退出甬道三十多米远,在抬头看了一下发现那张鬼脸没有追过来,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就在这时,突然有一只手往油水肚肩膀上一搭,天啊!当时他吓得眼泪都出来了,全身抖得跟塞康似的,硬是吓得不敢回头,鬼搭肩那换在民间可是鬼要勾魂,这只要一回头,身体的阳气一漏,自己肯定要歇菜!就在样油水肚一直和拿手对峙僵持着,过了大约一分钟,只听见油水肚身后那只手传来一道苍老嘶哑去雄浑有力的声音,跟大福大贵的声音根本不同

    “你想一直打算玩这个游戏下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