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25本章字数:3110字

    那降头精看见刘老头正站在自己所管辖的 地盘,心里肯定是大怒,立即就像刘老头扑了 过来。刘老头脸上淡定没有丝毫害怕的神色, 仿佛当它不存在一样,慢慢的闭上眼睛口中不 懂小声念叨了什么,突然右脚在地面上响跺, 手指飞降而下的降头精,口中一声爆喝:“停”! 只见飞将而下的降头就像被什么东西定住一 样,一动也不动!油水肚不由对刘老头肃然起 敬,心里折服。刘老头手在腰间一探,摸出一 个黄色的袋子,巴掌大小。手又往在黄色袋子 里面一抓,一把红色的东西被他硬生生的抓了 出来,这玩意红得发黑,油水肚才看了一眼就 知道这是朱砂,可是朱砂能红的发黑的真是太 少见了!刘老头又神神秘秘的在嘴里念了什 么,念完后,又在右手中指咬了一个口子,在 朱砂里面滴下几滴血,几乎就是一瞬间的功 夫,血一碰到朱砂一道蓝色的火焰就在刘老头 的左手心燃烧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幻觉,油水 肚此时竟然看见不可一世的降头精在空中瑟瑟 发抖。刘老头冷笑一声,笑容就像刽子手一 般,突然扬起抓着燃烧朱砂的左手,往空的发 抖的降头那么一洒,就看见一道闪电一般的蓝 色线条,一点也没落下的全部打在了降头精的 身上。几乎是同一时间,油水肚就听见降头 精“嗷…嗷”的叫声,声音像被鞭打的女鬼一般什 么的恐怖、凄惨!就这么持续了有半只烟的功 夫,只见空中的降头精身体越缩越小,直到一 直小到如核桃大小的时候一把就从空中掉了下 来,刘老头在伸手一捉,边把降头精拿捏在手 中,在放到一个青铜龙角盒子里,贴身藏放起 来。这整个过层也就最多一支烟的功夫,油水 肚看得是瞠目结舌,心说,幸亏这老家伙没有 对自己生气,看刘老头这手段十有八九就是个 降头师,要是自己真把他惹毛了,在自己身上 也下个降头,那肯定是生不如死呀!

    “年轻人,你打算这样偷看老头我到什么 气候呀”!刘老头头也没回的对油水肚说道!

    嘿嘿…嘿嘿…油水肚干笑两声,挠了挠 头,径直走到刘老头旁边,充分发挥他脸皮 厚,马屁香的口头功夫对刘老头说:“老爷子好手 段,看得小辈是心服口服,五体投地,今天是 小辈忘记了党和组织的教导口号,老及其人之 老,幼及其人之幼,厄…老爷子千万不要生气 呀,生气那科学都说会折寿的”!

    刘老头摆摆手

    “年轻人,老头不中用了,很多事情都没 有年轻人办得利索,看你这小伙子也是个顺心 人,老头我是不会生气的”!

    真是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油水肚叫刘老 头真没生气,刘老头手段又摆在眼前,不由担心起来

    “老爷子,您说我身上降头精这诅咒…”

    话还没说完,刘老头就打断油水肚说 道:“降头精已经被我收了,你身上的诅咒自然就 解了,但是…”他抬头看着空中倒挂的那些密密 麻麻的尸体,面色变得十分的凝重,加重语气 又说道:“但是,这里还有一件更棘手的事情”!

    听了刘老头的前一句话,油水肚是心里乐 的开花,但后面的一句话又不禁让油水肚的心心悬到了嗓子眼上也学着刘老头抬头看着空中悬挂倒立的尸 体,只看见密密麻麻的尸体被一道不知道哪里 吹来的风吹得左右晃动,鬼气森森的,冷得油 水肚一个劲的猛哆嗦心里,看了一会也觉得好 像哪里不对劲,一时又琢磨不透,开口就对刘老头说

    “老爷子,小辈我是个直直肠子,最受不 了就是拐弯抹角,您也别在兜圈子了,就直 说,还有什么棘手的东西”!

    唉…刘老头低声叹了一口气

    “这里本来是一个降头阵,名唤“金钟镇凶 阵”,就是用降头王的戾气来镇住古墓里的大凶 之物的风水局,你说现在降头精被我收了,那 些大凶之物会不会出来呀”!

    油水肚一呆,不知道其中还有那么多道 道,连忙就问刘老头

    “老爷子,既然你说得出这里的名堂,心 里肯定知道什么办法吧”?

    “咳…咳…”…“有是有,但怕年轻人不愿意呀“!

    “哎呦!老爷子,现在我们都是一条绳子上 的蚂蚱,有什么办法你直说就是,要是用的上 小辈我的,小辈自然是义不容辞”!油水肚拍着 肚子信誓旦旦的说道。

    刘老头皱了皱眉头,从衣服里慢慢拿出青铜龙角盒慢慢将其打开,指着里面的东西说道

    “我猜你已经看出我是个降头师,现在这 个降头精已经被我降服,我已经可以完全的控 制它,现在我只要把降头精飞降到你身上,那 样那些镇压之物再次感受到降头精的气息自然 而然就不敢出来,不知道小伙子愿不愿意相信老头呀!“

    油水肚心里自然一万个不愿意,中降头这件事 情可大可小,如果刘老头是个诚信人合作完之 后就解了自己身上的降头那是小,如果利用完 自己又不解开自己身上的降头,那就是大!那 时自己就是刘老头的一只狗,不听使唤都不 行!连忙推脱:“哎!我说老爷子,不是小辈不想 跟您合作,你是个降头师,把降头精降在自己 身上不就得了,这多简单省事啊”!

    “不瞒你说,就因为老头子我是降头师, 所以要是自己把自己给降头了,就会遭到降头 的反噬,反噬之后降头的能力又会强上一大 截,到时我一把年纪了死也没什么,但小伙子 你可就有点冤了”! @“这个…这个”…油水肚结结巴巴还没有说 完,这时突然就听到头顶上传来一道道今人毛 骨悚然的声音:有惨叫声、哭声、尖叫声、怪叫 声……男人、女人、小孩、老人、的声音交杂混合在一起有,总之只要你想得 到的,这里面全都有,一个都不会落下!油水 肚听得是头皮一阵发麻。

    刘老头抬起手指了指那个巨大的金钟正色 说道:“小伙子,听到没有,那些都是当年修建这 里死在这里的冤魂,过了几千年,冤魂怨气只 会多,不会少,这面金钟是鬼魂的最后一道屏 障,可是!最多再过五分钟,金钟破裂的时 候,我们两人都会被万鬼吞噬,散去三魂七 魄,连投胎做畜生的资格都没有,那样可是万鬼穿心啊!

    油水肚脸“唰”的一下全白了下来!没有说 话,心想,能到这古墓里的都不会是什么善良 之辈,而且既然已经进来了那肯定有什么不可 告人的目的!肯定不会这么轻易的给这这软粽 子给杀死,自己冒冒然的就这么单应他肯定不 是上上策!他奶奶的,油水肚心里一横!倒不 如跟他杠杠时间,看看是谁沉不住气,除非他是不怕死!

    这么想着油水肚反而也平静下来,索性什 么也不想在下面唱起“东方红”,破锣一样的大嗓 门居然有点要超过上万只鬼叫声音的趋势。就 在这时,它们头顶的金钟发出“砰…”一声爆响, 金钟居然破裂开来,碎片像天女散花一样有的 掉入眼前的深坑,有的砸到油水肚的头上,疼 得他眼泪都出来了?

    刘老头装模作样的摇了摇头叹道:“来不及 喽……来不及喽,这回老爷子死定了”!说完也一 把坐在地上,就像入定老僧一般

    油水肚心里暗骂,你老母,猪的,什么时 候还说风凉话,抬头望像金钟破裂的方向,自 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头顶上空都是一颗一颗绿 幽幽的绿光,正是那些倒挂在空中的尸体,它 们原本空洞洞的眼睛,不知什么时候发出幽幽 的绿光,十分的骇人!油水肚头上手心全是冷 汗,这时油水肚突然就感觉到一只干枯的手在 自己的身上一抓,除了生疼之外,鼻子还闻到 一阵防毒面具无法完全过滤掉的千年尸臭!这 手肯定不会是活人的!油水肚一时间就意识 到,自己被鬼搭肩了!

    被鬼搭肩之人,不能轻易回头看,只要人 回头一看,身上的阳刚之气一泄,就立马被那 只身后的鬼吸光阳气,变成一具干瘪的尸体! 油水肚深知这个道理,也不回头,就这么和这 只手对峙着。可这时间一久,油水肚就呆住 了,原本自己肩膀上只有一只手,慢慢变成了 一只,三只,十只…还陆续不断的有更多的手, 压得油水肚本来就无法承受他体重的肺活量快 速消耗透支,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些手在吸他身 体的阳精之气,油水肚只感觉自己脚直晃晃悠 悠,身体意识越来越薄弱,脑子里全是轰轰的乱想!

    油水肚眼角一扫, 心想,刘老头肯定也 不比自己好到哪去!说不定这时已经急得像狗 一样了!可刚看到了刘老头,油水肚眼珠子急 得都快炸了出来!怎么回事?只见刘老头还在 地上打坐,嘴里不停的念叨什么,手指慢慢变 化结成一个个奇怪的手印,也许就是因为这 样,刘老头背后居然就没有一只鬼手,那些玩 意肯定全跑到自己身上来了!油水肚心里连声 叫苦:自己怎么会碰上那么变态的人!真他奶奶 的就是他娘的造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