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25本章字数:2880字

    油水肚心中是暗骂了刘老头的祖宗十八代,不解气又倒回来骂了两三次,这才稍微有点解气。可解气它没用呀!现在自己麻烦大了,身上那么多只软粽子搭肩,估计再过一支烟的功夫那肯定得去面见老祖宗,那老祖宗要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那还不得死的诈尸!要是大福大贵在就好了,怎么着也可以全身而退吧!可现在好了,自己损兵折将不说了,还深陷泥潭,无法脱身!油水肚脑子里乱成一团麻呀,什么办法也想不出,也没有刘老头的一身本事,着急得是直跺脚,鞋子都快跺破了,什么办法都没有。这人就是这样,越着急它是越没办法,越没办法他就是越紧张,就像一个轮子,怎么转都没有起点!

    油水肚感觉自己脚身子直冒虚汗,脚软得像只下一样,几乎就快趴到在地上了。

    “老爷子…老爷子,听得到我讲话吗”。油水肚的声音十分的虚弱,像文字的嗡嗡声一般,散播在空气中。

    “嗯…”刘老头应了一声,慢慢睁开眼,手指还不停的变换手印!“小伙子,跟它们玩得不错呀”!

    “哎呦,老爷子,你也就别在挖苦我啦,胖哥我就快要不行啦!你快帮我想想办法呀”!油水肚几乎是用全身的力气说话,他从来就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连说话都那么辛苦!

    刘老头冷笑

    “我能有什么办法!哼!现在我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您就用您刚才说的那个办法,把降头精降到我身上,哎呦!我就快要支撑不住啦”!

    刘老头咧嘴一笑,脸上也不知道什么表情

    “小伙子,说出你的生辰八字”。

    油水肚一呆

    “哎呦,老爷子,你看我出生的时间连我爹妈都不懂,更别提什么生辰八字啦”!@

    “没关系,没关系,你就咬破右手中指,滴出一滴本命血给我,也一样,要是没有这东西,降头很容易反噬你,到时候你可能就会变成一个疯子”!刘老头的语气很凝重,不像是开玩笑。心里也不多想,抬起右手中指放到嘴里一咬,顿时一滴殷红得献血就涌了出来,疼得眼泪都流了。

    “老爷子,还有什么要给胖哥做的做”。油水肚抬起右手大叫。

    刘老头摆摆手示意他别说话。三步并做两步迅速走向油水肚接过他手上的本命血!接着他手如闪电一般,就从衣服里掏出青铜龙角盒、黄色的百宝袋!他快速的打开青铜龙角盒,露出那个紫色的鬼脸降头精,把油水肚的本命血滴到降头精骇人的鬼脸上。然后也磕破右手中指,在降头精脸上滴下一滴本命血!几乎就是同一时间,就在刘老头的本命血滴到降头精脸上的时候,那种今人毛骨悚然的哭声,又幽幽的从盒子里面发了出来!刘老头脸色一变,闭上眼睛,嘴里不知道又在念叨着什么,突然嘴里爆喝一声:“起”!就在这时,青铜盒子剧烈抖动了两三下,就见降头精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浮在刘老头的头上,那速度快得,只是模糊的看到一条黑线!刘老头见状,也没有稍微的喘一口气,右手中指指着头上的降头精,又接着大喝一声:“降”。

    这时,油水肚只看见眼前闪过一条黑线,然后脑袋就是一凉。紧接油水肚的脑袋就是一阵阵的头痛欲裂,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钻进他的脑子里,吃他的脑浆一样!那感觉,没有经历过的人是不会懂的,那真是比死,还痛苦!油水肚当时就疼得直在地上打滚!然后不知道什么人,在他的脖子上重重一拍,眼前一黑,就昏了过去!

    说到这里,油水肚就停住了嘴,不在说话。我心说,不对呀!这明显就是有开头,没结尾的,于是就问道:“没有了”?

    油水肚点了点头

    “没有了…我醒过来时候,浑浑噩噩的就发现自己被倒挂在空中,周围密密麻麻的都是那些狰狞的尸体,尸体我是见怪不怪,回过神来,在看那老头,早已经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身上的东西也全部被拿走了,幸好我裤腿还藏有一把短刀,才能割断那些绑在我腿上像蜘蛛丝一样的人筋,重新回到地上!然后的事情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但是胖哥我知道一件事,就是我被这老头杀猪了,妈的!要是给我逮住他,不扒了他一层皮,那就是我丢了老祖宗的脸”!

    油水肚这人藏得很深,他要是不愿意说的事情,我怎么套他也没用!想到这,我也不套他的话。可这刘老头,这老东西藏得实在是太深了,就一典型的扮猪吃老虎!我真是没有想过,他居然还是一个牛逼哄哄的降头师,还会降妖除魔!现在想想他在我铺子的这几年,心里就发寒。

    刚才被油水肚的经历所吸引,现在回过神,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发现身上是一片狼藉,裤子已经烂成了七分裤,身上只剩下一件穿在里面的背心,也已经烂得不成样子,东一个洞,西一个洞,完全挡不住他身上的横肉!我想到刘老头给他降的那个降头精,不禁好奇的往他脖子后面瞄了一眼,就是这么一眼,我就看见油水肚的脖子后面凸起一块肿肉,大约有我巴掌大小。我仔细一看,赫然就是一个诡异的鬼脸!非常的有立体感,就像趴在油水肚脖子上一样!它的两只眼珠子出奇的大,几乎占据了整张脸三分之二的面积,发现我的目光,它的两只眼睛竟然慢慢移动,和我对视起来,它的眼神十分的怨毒,我吓得浑身一个哆嗦。

    油水肚忍不住笑了叫声,然后又叹了一口气

    “兄弟,你跟着婆娘是怎么来到这里的”。油水肚问道

    我和乐乐的经历不比油水肚惊悚,自然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我把和乐乐怎么来到这里,中间发生的事情,还有后来爬下来遇到尸壳子的事情说给了油水肚。刚说完我一下子就想到了什么就问油水肚:“那条毛巾上面沾的是什么东西,为什么尸壳子会那么害怕”!

    油水肚挠了挠肚子

    “这些都是胖哥身上的尿,我后来寻思了一下,发现那些尸壳子不是怕你,是怕你在昏迷时候失禁出来的尿,胖哥下来时也碰到这玩意,就在这张毛巾上喷了一泡尿,涂在身上,躲过一劫,哎…也亏得是我没有丢掉,不然你又要来一次肠子穿孔了”!

    这话一出,我就觉得全身上下都恶心,恨不得把身上的衣服全都换了,再好好的泡个热水澡,洗个两三遍。我也就心里觉得恶心,但乐乐是个女人,那里受得了这东西,在后面一边使劲拍打着身上的衣服裤子,一边发出一声声“呃呃…啊啊”的怪叫!

    油水肚不乐意了指着她叫道:“哎哎哎!我说你这婆娘被不识抬举,这些都是胖哥身上的金水,救命的东西,你这是干什么,在侮辱我啊?他奶奶的!要不是胖哥受过社会主义高层教育,当时就把你给干了”!

    乐乐吓得躲在我背后,探出一个头,对油水肚吐了吐舌头。油水肚一下子就怒了,冲上去便要捉祝她,就地正法。我一把拦住他说道:“现在这些都不重要,我们躲在这里也有段时间了,既然知道了尸壳子忌讳的东西,我们应该早点下到这深坑的下面,难道你就不想解除附在你脖子后面的那玩意”?

    油水肚见我说得很有道理,也不多说什么,伸手摸了摸,自己脖子后面的鬼脸降头,疼得“呲”的一声惨叫:“哎呦……要不是兄弟提醒,还真就给忘了,现在先不跟你这婆娘计较,等出了这鬼地方,看我怎么收拾你”!

    有我在,乐乐也不怕油水肚,又对油水肚吐了吐舌头,我瞪了她一眼,叫她要适可而止!

    我们稍作了一下休整,便走出洞口,一把抓住青铜铁链,便继续往下爬行。乐乐由于害怕油水肚跟我在同一条铁链,油水肚在另外一条。油水肚手上没有壁虎爪,所以下降的过层很滑稽,像只熊猫一样,身上的肥肉左一晃,右一晃的,上一晃,下一晃,但他胖是胖,体力却是不错,我们下降了200多米,他大气也没有喘一口,呼吸还是十分的匀称,一点疲惫的表情也没有。我们的头顶还有黑压压的一大片尸壳子。但我们几人身上有它们忌讳的东西,一时间也不敢靠近我们,只是在我们的头顶盘旋。发出嗡嗡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