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 九龙九鼎汉白玉石棺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25本章字数:2782字

    原来这石棺是大有来头,叫九龙九鼎白玉棺。西周的墓,能用鼎作为陪葬品的必然是诸侯王级别的诸侯,这妖王能用九个鼎抬着他的棺材,这说明他自根本不屑,九龙抬头仰天则是风水里面的龙抬头。所谓龙抬头看九星观九宫,镇九局,九鼎九龙列九局看天星,所以这又叫阴阳风水九星局,此局又分阴阳,适合埋葬生平大起大落之人,都是生后,阴局葬女性,阳局埋男性,阴在水,反之阳在火,所以妖王这老家伙把自己的棺裹摆在火山池中了。

    油水肚说完,得意的看了乐乐几眼,乐乐被油水肚所说的话吸引,回过神来见油水肚一脸得意的神色,脸一红朝着油水肚做起鬼脸。

    风水一说早就已经被现代的科学定价成为迷信思想,可风水论早已经在上千年前在我们老祖宗的心里面根深蒂固,根本无法做到完全的丢弃。我不懂风水也不信风水,在没有遇到奢比尸的时候我也从来不会相信这世界上有鬼神存在,记得以前舅爷也是个非常迷信的人,挂在耳边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迷信、迷信,迷了就要信”!

    回过神来,我突然意识到一个非常严重得问题,那就是,我们要怎么才可以去到那个汉白玉平台,池子里都是岩浆,只有在我们面前不远的有一节孤零零的石阶伫立在岩浆池子里面,其他就再也没有一点可以让我们踩过去的地方。

    我脑子一呆,对油水肚说道:“你先别嘚瑟,你难道没有发现岩浆池里只有一级石阶吗?你难道想用轻功飞过去”

    油水肚没有当做一回事胸有成竹的还在一脸嘚瑟,头也没回的就说:“哎呦,兄弟你就放心吧,有胖哥在,还愁这些事吗?喏你看”说着,他右手指向岩浆池“这岩浆池表面看它就是一池的岩浆,其实没有那么简单,这里面有蕴含着一种奇门遁甲,名叫“玉女反闭局”,虽然现在看着只有一级石阶,但只要按着方法走,每走一步都会出现一个新的石阶,一直就这样如果没有出错,就能走到汉白玉平台之上。幸亏胖哥是学富五车,不然到这里,也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玉女反闭局,不是排兵布阵用的吗?怎么会在古墓里面出现”!乐乐小声嘀咕了一句。

    由于四周都非常安静,这句话一下子就传到油水肚的耳朵里,他一愣,掐着腰就对乐乐说:“要不怎么说你一根筋,头发长,见识短,这妖王是什么人,传说的存在,用个玉女反闭局怎么了,你没有发现这里的墓葬结构没有一点规则吗,这一路上不是爬上就是爬下的,你见过那个墓室有那么夸张的”?

    乐乐没有在说话,默认了油水肚所讲的,油水肚见我们都没插嘴,脸上的表情更加得意。顿了顿又道:“玉女反闭局现在胖哥还真是布不出来,但只要按照禺步来走就能安全的走过去”。

    我看油水肚一脸的自信,心里也相信了七八成,但我向来就不是能把自己的命让别人给拿捏,掌握的人。还是不放心的问油水肚道:“你到底是真懂还是假懂,万一我们一步踩空那可就是死的问题,这不是打游戏,可以无限复活”!

    “咿”!油水肚看我不相信,脸色顿时就变得很难看“兄弟,胖哥我倒了十几年的斗,还没豪发无损的活到现在,不是说明胖哥运气有多好,是说明胖哥的领导和判断能力都很强,你不应该怀疑胖哥的能力,如果你质疑胖哥,那就间接的说怀疑党的的英明伟大!”

    我见油水肚嘴巴像抹了油一样瞎掰胡扯,摆了摆手示意他可以了,可他的嘴巴就是停不下来,炮弹似的冲我一通狂轰乱炸。这时乐乐就问了一句:“你说的禹步是什么东西,至少应该让我们知道呀”。

    油水肚一下就停住了嘴,组织了一下脑子里的文字才说道:“所谓禹步,啊!那就是上古大禹所创造出来的步伐又分为两种,一种是三相禹步一种是简单的禹步,前者排兵破阵攻城破甲,可如入无人之境,后者也是针对古墓,暗道,密室之中的奇门遁甲,分八个奇门位置巽,离,坤,震,兑,昆,坎,乾,只要找到这些奇门位置,那里就是可以走的路,说详细的你们也听不懂,你们只要跟着胖哥我走就可以了,胖哥就是你们的精神领袖”…

    我见他越说越要离谱赶紧打住他。我见油水肚说得头头是道,也没有再说什么。乐乐显然是没有听懂他的话,拿着一根不知道从那里捡来的细小木头不停在地上笔画着什么,一下子点头,一下子摇头。

    “喂!就你那小学生水平的大脑还能比划出什么东西,你也就被算了,胖哥开头给你们身先士卒,如果我一不小心踩错了,你们也可以按着原来的路返回去,要死也就胖哥先死”!油水肚对我们两说道。

    我和乐乐相互对视一眼,也觉得油水肚的办法稳妥,两人点头同意。

    油水肚倒也不啰嗦,用破烂背心擦了擦脸上的汗,一把就跳到了岩浆池那阶孤零零的石阶,石阶有足够的空间可以供两个油水肚站立,就在油水肚踩到那阶石阶的同时,一阵“隆隆隆”铁链好像铁链摩擦相互碰到一起的声音就在油水肚脚下的石阶上传来,只是两三秒的功夫,油水肚前方北偏西30°角方向就从地上冒出一级新的石阶。我一看真是像油水肚所说的一样,心里也就没有想这么多,背上装备包闪电一般的速度在空中一跳便已经站到第一阶石阶上。乐乐见我跳过来,急得在岸上跳来跳去,也不知道为什么,指着前面的油水肚嗯嗯啊啊,急得什么话都说不出,最后闷头一跳就撞到我我的背后,摇摇晃晃的就要掉下去,我见不妙,一把就把她扶稳。

    把她扶稳之后,油水肚也早已经往前跳了两三步,我也不多说,又往前面石阶跳了一步。乐乐好像像对我说什么,但还没来得急说,我早已经跳了出去,没办法,她只能继续的跟上我又往前跳了一步,捉着我的衣服,不让我在继续前进,我回头看了她一眼,发现她此时半蹲着腰呼呼的喘着大气,边喘气,边顿顿错错的对我说:“陆…陆、陆大哥,不能…不能、跟着这个胖子、子走,他…他好像…好像已经被那些龙的眼睛…眼睛、迷、迷、住了,你、你有没有发现,他现在走的方向根本就不是、不是在带我们去汉白玉石台,而是往、火山池更深的地方去吗”?

    被乐乐这么一提醒,我也发觉油水肚好像真就有点不对劲,每跳出一步石阶都回头对我笑一下,好像色狼调戏大姑娘一样。刚才的情况下,我没有注意,现在这么一看,看得浑身上下一个哆嗦。

    “陆大哥,都看到了吧,那胖子肯定已经失神了,要是我们还跟他走下去,肯定会被他害死”注意到我脸上的表情变化,乐乐对我语重心长的说道。@就在这时,我们身后突然就传来一阵机关启动的声音,我心叫一声不好,只见我们后面那两级石阶正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沉到岩浆池里,我和乐乐脑子都是一愣,反应过来的时候石阶已经消失不见了,只剩我们脚下的石阶,和前面的一级石阶。我心里苦笑一声,岸上至少离我们四米,四米对我来说是没有什么,可是乐乐一个城市女孩,天生娇生惯养,少锻炼,没经验的,这四米,跟十万八千里一样那么远,肯定是跳不过去,一把就载到岩浆里头了。

    乐乐一下子就傻了眼,蹲在地上就咝咝的抽泣。我觉得头疼,一把她拉起来,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我还在,你不会死”!

    乐乐抬着脸,呆呆的看着我。我受不了她这种感情很重的眼光,撇开眼睛就往刚才油水肚的方位看去。这一看,我脑子就轰的一声,一下子就炸开了一团花,因为一直在我们面前的跳石阶的油水肚,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在我们的视野,四周空荡荡的只剩下我和乐乐两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