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章 降头丹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25本章字数:2870字

    我们两人的气氛变得很僵硬。其实我从来没有想过我和黑子之间的关系会闹成今天这个样子!一个可以说曾经和我出生入死的兄弟,一起吃喝拉撒睡都同一屋檐下的好兄弟,出于一个我不知道的目的接近我将近十年!十年!他依旧和一个外人密谋着,这个不为人知的计划!

    我收回目光,长吐一口气。

    “那批枪,你还有刘老头把它们放在什么地方!平坡村,是不是你故意带我去的”!

    黑子还是站在原地,嘴巴一张一合的,但就是说不出一句话!

    “你知道,那批枪对我很重要,他是我的饭碗,我十多个伙计还要靠它吃饭,我不想跟你动手”!

    咳咳,刘老头在一旁咳嗽了两声,吸引我的注意。

    “陆掌柜,小黑子不愿意开口,老头子就帮他把话说了吧,那批枪还原封不动的放在地下仓库,只是那时候你太信任小黑子了,他只是把枪搬出去,等你完全相信枪被我拿走了的时候,小黑子又给放了回来,说到底,这件事情不能怪小黑子,是你太相信他喽”!

    “他!说的是真的?”我问黑子。

    黑子还是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你的目的就是为了把我引到平坡村,然后拿走那个石头?!然后又把我引来这个鬼地方?!黑子!你真是好手段!居然把我耍的团团转呀”!我说道。

    “哎!话不能这么说”。刘老头搓了搓手,顿了顿:“归根结底,是掌柜脑子进水,不灵光呀”!哈哈哈哈…

    刘老头的笑声非常的讽刺刺耳,笑了一会他突然停止笑声,对黑子使了一个眼色,又打了一个半握拳头的手势,我心里隐隐感觉不妙,可能刘老头是不给我活着走出这里了!在看黑子,一脸的犹豫不决,显然是不想对我下手!先下手为强!我脑子突然闪过这个念头,不能让自己变被动,任人宰割!刘老头是个降头师,根据油水肚的描述,他能不废吹灰之力三两下便收服了降头精,这本事连油水肚都对他都很是忌讳!而黑子身手我很清楚,他力气还行,但根本就没办法和我相比!先摆平了刘老头,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而且这种几千年都不会有人来的地方,杀个人,神不知鬼不觉!

    想到这,我已经完全起了杀心,神鬼不知的拿出袖子里的军用短刀,嘴里爆喝一声,便如幽灵魅影一般刺向刘老头,不知道是我得速度太快刘老头来不及闪躲,还是处于其他的什么原因刘老头双手负立而站,手手上得匕首如同闪电一般就刺到他的胸口,刀尖全都没了进去!

    这是不是太简单了?我心里想道,抬起头看刘老头,他此时一脸皮笑肉不笑得看着我,表情十分的怪异,看得我十分得不舒服,全身忍不住的一个哆嗦!

    “陆掌柜!你居然真的忍心对一个老头子下手,唉!现在得年轻人真是鲁莽暴躁,难教喽”!

    “都快死了,你还有心思教训我?今天我就要替死在你手下的人,古教授,还有别的我不认识的,讨个公道”?我大喊一声,拔出匕首,又在刘老头胸口心脏的位置捅了一刀,速度何其的快,就连我自己都看不清刀子的速度!

    只听见刘老头哎呦一声惨叫,表情痛苦扭曲着,我心里大喜!这老头中了两刀,心脏都被我扎破了,这下子肯定是活不了了!还没高兴的一会,我的表情顿时就冷了下来,刘老头身上怎么没有一滴血?!不可能啊!这两刀我明明都是刺中要害,神仙被我刺中那也是够呛的,可刘老头为什么没有留下一滴血!我心里很是不安,刚想拔出刀子再给他来一刀!谁知刘老头突然哈哈大笑起来,随即,他被我刺穿的位置竟然从里面伸出两个婴儿拳头大小的血红色头颅!十分的诡异!我的匕首也随之“哐当”一声掉落在地上!

    这怎么可能?!这也太夸张了吧!匕首都捅不死!我心里非常的吃惊!想捡起掉落在地上的短刀给刘老头在补上一刀!谁知,那两个血红色的红色头颅竟然连着一条肠子一样的东西,还没等我捡起匕首,一把就缠住了我的脖子,滑腻腻的像蛇一般绕了三四圈,勒得我脑子立马涌上一种快要被窒息的感觉!我下意识的想用另一只手扯开,谁料到,另外一条红色头颅,又很聪明的反绑的捆绑住我的双手!别看这玩意细细小小看似弹指极破的东西却力道极强,我整个身体就像被人打了擒拿手一样,疼得眼泪都出来了!不止如此,那根缠绕我脖子的东西血红色的头颅诡异的看着我一眼,怪笑一声就呲溜一声钻进了我的口腔,一种恶心痛苦到极点的感觉就漫布我的全身,只是无论我怎么挣扎都没办法挣开这种恶心的东西!

    就在这时,黑子一把就跪倒刘老头的身边,拉这他的裤桶也不懂在说些什么,我耳朵已经被勒得听不清不一句话,眼睛只是迷迷糊糊的的看见黑子对着油水肚一阵比划,而后刘老头紧皱了一下眉头,狠狠对着黑子就是一脚,踹得黑子飞出了五六米远!狠狠的贴在地上就喷出一口血!

    黑子可能是为我求情,看样子这小子还有点良心。我心里感叹一句,随后一种窒息前的眼冒白光晃过我的眼睛,随即我脑子轰的一声,眼前一黑,身体没有意识的一软,慢慢闭上了眼睛,昏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我四周的是阳光照射出来的彩色,我不是死了吗?怎么会在这里?难道这里就是天堂?我脑子里闪过这个问题,耳边就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陆大哥,你终于醒了”!

    是乐乐的声音,她怎么会在这里?不对!她说,我终于醒了,也就是说,我没有死!我!还活着!看着四周的情形,我是在来时的山崖下面,我出来了!

    我慢慢做了起来,一只手撑这地,头转向乐乐。她此时身上的牛仔服,牛仔裤横七竖八大大小小的破了很多窟窿,每个窟窿不是出血的口气就是淤肿留下的青黑色!鞋子也破出了大脚趾,头发蓬松,脸上乌黑,她全身上下就像打了马赛克一般,简直是叫人无法直视!

    她看见我看着她,激动的双手一松,手上捧着的东西到处滚落了一地,我一看是山上十二月初才特有的野生小草莓,很小,不懂怎么形容,记得小时候,舅爷都叫它“刺尖子”因为生长它的树上,会长有很多的细小倒刺!

    她哎呀一声便弯腰去捡散落在地上的我叫她别捡了,示意他过我身边来。她不懂怎么回事,楞了一秒,就走到我身边。

    我蠕动了一下还在生疼的喉咙,问她道:“我怎么会在这里?我昏了几天?刘老头他们呢”?

    也不懂怎么回事,乐乐眼睛一下子就红了,眼泪已经在里面打转,她揉了揉眼睛,看着我

    “你还说,还不是我把你从里面一步一步的背出来的,你看!我鞋底的破了,出来以后,你又昏迷了一天,要不是我一点一点的喂你东西,喂你喝水,你早就死了”哼!

    “我昏迷了一天,那是怎么回事?刘老头怎么会放了我”?也又继续问道。

    乐乐用手搓了搓鼻子

    “那要感谢你兄弟,是他拼死帮你求情,刘老头才放你一命的”!@嗯?我皱了皱眉头

    “说得详细一点”!

    乐乐多多少少也知道我的脾气,不在继续撒娇,想了想就慢慢讲起了我昏迷以后的事情。

    原来,乐乐当时一直在我头顶开的那个洞偷听我们的谈话,又因为害怕刘老头而不好轻易的下来,只好躲在上面。一直看见我昏倒,她本来想跳下来救我,就在这个时候,摔倒在地上的黑子朝着乐乐打了一个不要下来的手势,乐乐一惊!他是怎么发现我在这里的?还没来得及多想就看见黑子又是一把抱住刘老头的腿,求他放了我!又被刘老头一脚踢开!一直这样来来回回五六次,终于,刘老头被打动了,松开了昏迷之中的我,长叹一声,慢慢从腰带里拿出一颗药丸说道:“这是降头丹,你这小鬼懂的东西太多了,为了让他老实一点,给他吃下这玩意,如果以后他对我有什么麻烦,这就会变成一颗嗜血降头,吸光他身上的精月,以最痛苦的方式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