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 归途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25本章字数:2732字

    “最后黑子喂我吃了”?我忍不住问乐乐。

    乐乐摇摇头

    “没有,后来黑子支走了刘老头,自己吃 下了那颗药,看了你许久,然后叫我下来,说 等他们离开在带你出去,还说叫你永远都不要 在参与这件事,最好忘了关于这里的所有记 忆,说这是为了你好”!

    听完乐乐的叙述,我整个脑子都变成了空 白。黑子和刘老头的关系很不一般,明眼人看 一眼就能知道,估计他吃下那颗药丸应该没什 么事!进去妖王墓的人,古教授三人都已经死 了,大贵失踪,大福用性命帮我拖住奢比尸, 油水肚被困在汉白玉石棺里头十死九生!活着出来的只有我‘乐乐、黑子、还有刘老头!黑子和 刘老头有什么目的我不想再多加研究,黑子说 得对,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何况为了一个对我 没有任何好处的目的,折腾得我半死不活,那 不是自己找抽吗?!

    我回过神,看了一下四周的绿色的山林, 还有天上流行的云,又看了一眼乐乐,她一个 城市女孩,一步一步咬着牙齿把我从洞里面拖 出来,其中经历的苦她虽然没有向我提过,但 看她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是好的,我就知道 她吃的苦还真不一般。

    我心里有点发酸

    “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我从口袋你掏出 一支早已经被压扁的烟点上,抽了一口对乐乐道。

    乐乐受不了烟味,捂着鼻子使劲的扇了扇 漂浮在半空中的白色烟雾。

    “咳咳…陆、大哥我已经没有地方去了,我爷爷死了,在这个世上我已经没有了 任何亲人,所以…”

    说到这里,乐乐突然低下了头,变得支支起来。

    “所以怎么样?你不打算回北京了?”我又抽了烟

    “嗯,我爷爷因为常年搞研究,靠学校那 点工资根本不够他用来做研究的费用,家里住 的房子还是三十多年前学校出的教师公寓,过 几天学校又要把那栋楼拆迁改做学生公寓。爷 爷现在死了,他又欠了银行一百多万的贷款, 我还是个学生,根本就没有办法偿还,我现在 已经无家可归了,所以…所以我要住在你家…但 是…但是…我不会白吃白喝白住,我有手有脚, 我可以自己赚钱的”!

    “说完了”?我淡淡道。

    乐乐点点头。

    “我哪里不适合你居住,一个女孩子住在 我家,我手下的伙计会叨咕闲话,况且,有些 事情你还是要面对,逃避终归不是办法”!

    乐乐一听有点急了,扯着我的袖子说 道:“陆大哥~真的不可以吗,我保证…保证不会 给你添麻烦”!

    “嗯…”我沉吟片刻,乐乐为了我也吃了不 少苦,她一个外省人,对广西人生地不熟的, 就这么赶她走,我也太不地道了!

    “你可以住几天,养好你身上的伤,修养 好了之后,我就送你回北京,毕竟北京才是你 的家,你住在我家,不安全”!

    “为什么”?乐乐问道。

    “没有为什么”!我冷声道。

    乐乐被我的语气吓住了,不敢在多问。

    我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身上的疼痛已 经好了不少,先前受伤流血的伤口已经结痂, 全身因为伤口愈合所以一阵阵的怪痒,只是喉 咙还是疼得厉害,一想到从刘老头胸口钻出的 那两个怪物,我的胃又开始上下的抽搐!我看 了一下天空的太阳,已经是西边向下的70度角 算算,也已经是两三点,冬天的太阳落得很 早,六七点就会临来夜幕。我回头看了一眼千 疮百孔的山壁,脑海中像电影一样播放着妖王 墓里的生死镜头,真是生死回眸!

    我心里落寞的叹了一口气

    “是时候回去了”!

    回去的路程,很是乏味无趣,没有了来时 的猜疑和防备。渴了就喝早晨树上的露水,饿 了吃野味,冷了就烤火!总之,过的就是两千 多面前人类最原始的生活。

    像行尸走肉一般的走了两天两夜,我们终 于回到了二龙山脚下的二龙寨!一回到这里, 我就有种在世为人的感觉。我们找到了先前那 个老头,找他借宿。那老头看见我们一身狼狈 样,像见倒霉鬼似的手摆得和你电风扇似的! 说什么也不担心!我从口袋里掏出四张有点发 毛脱旧的红老毛,在他眼前晃了晃,叫他给我 们准备一桌子好菜!他一看见票子,连忙点头 单应,乐悠悠的就接我票子,又上下打量了我 们一眼,捏着鼻子问用不用给我们准备热水? 我一听,这才突然想起自己身上那味,一身的 尸臭、汗臭还有一些其他什么东西,连忙叫那 老头给我们两准备热水。老头“哎”的一声,哼着 小曲便带着我们进到一个房间。

    房间不大,很暗,大白天的亮着煤油灯还 是有点昏暗。房间里面空荡荡的,可以说是家 徒四壁。墙上有一个老式的木制摆钟,中间的 位置放有一张破旧的木桌,桌上是一张爬满了 蜘蛛网的煤油灯,东南角的靠墙的位置横放着 两张简陋的小木床,虽然简陋,但还算干净, 比在山里风餐露宿吹冷风,不懂要强上多少 倍!我点头,吩咐老头准备饭菜还有热水,老 头一听哎呦一声,拍了一下脑袋便急匆匆的推门走出去.

    我走到最里面的墙壁装备包放在床边的地 上,身体一松,也不管身上有多臭了,嘭一声 便一头栽在,床上打盹来!

    睡得迷迷糊糊之间,就听到乐乐叫我的声 音,我惺忪的睁开眼,就看见她不懂何时已经 洗好了澡,换上了一身宽松的登山服。我看着 觉得有点眼熟,这衣服不是我的吗?在看了一 眼地上的装备包,不知什么时候,居然打开了!

    我整个人一下子就清醒过来,连忙去摸装 备包里的小夹层,一下子就摸到了一个硬硬的 东西。心里松了一口气!

    乐乐见我很是紧张,指着自己身上的衣服 说:“陆大哥,对不起啊,我不应该不经过你的同 意翻你装备包的,但、但我身上衣服全都破 了,臭哄哄的,所以、所以跟你借了这身衣 服,你不会生气吧”! 我重新合上装备包,坐回床边,揉了揉干涩的眼睛。

    “下次注意点,不要乱翻我的东西”!

    乐乐连连点头,捏着鼻子在扇了扇

    “陆大哥,老爷子已经烧好了热水,你看 你,也应该洗洗了”!

    我应了一声,从装备包里拿出衣服和裤 子,在乐乐带领下,走到院子旁一个所谓洗凉 房的地方,我看了一眼,就是一个简单用石头 磊起来的露天石屋!眼睛透过石头间的裂缝, 我看见里面摆放着两三桶热水,还有一条灰白色的毛巾!

    我皱了皱眉头,支走了乐乐,便进去洗了 一个让我舒服又不舒服的热水澡。

    洗完澡,穿好衣服,我慢步走回房间,迎 头就碰上了那老头叫我们去吃饭。我回房叫了 乐乐一声,两个人便跟着老头来到正厅。

    饭吃得很香,我肚子里面的油水,早已经 被干巴巴的干粮稀释的一滴不剩,一顿风卷残 云,没过十五分钟,一桌子饭菜已经被我们三人席卷一空!

    吃完饭,乐乐开始跟那老头闲 聊,我觉得没趣,打了一个饱嗝便回到房间, 走到床边闷头就睡!这觉睡得很是不安,反反 复复反反复复反反复复的,我无数次梦到刘老 头身体里伸出的那东西钻进的我嘴巴里,又梦 见黑子诡异的对我笑。

    当我被噩梦惊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墙上的老摆钟“噔噔”的发出 一连串的声音。

    我见时间不早了,赶紧叫醒乐乐,两人简 单的洗了一把脸,便匆匆的告别老头离开。

    油水肚的越野车已经被黑子他们开走,没 办法,我只能跟要进城卖菜的哥们搭了一个顺 风车。车子一路颠簸的到达安隆县城已经是下 午四点多,我递给那哥们一张红老头,便带着 乐乐回到了我的铺子。不知道是不是我太敏 感,回去的路上,我总感觉背后有什么人跟 着,可我一回头又什么都没有!我心里纳闷, 不会是我被前几天的经历吓得杯弓蛇影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