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二章 逼问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25本章字数:2933字

    他听见开门的声音耳朵动了一下,但没有回头。押着我的两个老百见到他非常毕恭毕敬的,不敢有丝毫得玩味:“长官,你要的人已经押到了,要是没什么事情,我们就先推下了”。那人头轻轻一点,慵懒的手向上挥了挥,两个老百便抵着头向后退去,随即我身后就是一声铁门关上的轻响。

    我在安隆县城从来就没有见过这号人,虽然只是见了背后的身形但我也可以十分的确定。现在,暗示我小脑的东西只有一句话—来者不善!

    “你…就是陆继祖,陆掌柜”?他头也没回的声音拖得好长,有点像听维也纳的美声,让人疲惫。但声音中却蕴含的一股音形的威力,绝对不是一般人轻易可以达到的!

    我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走到他背后前方的椅子做下,很随意的从暖水壶里面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端起来,嘴巴吹了吹升腾的热气。

    那人可能知道我在不把他当回事,全身上下的发抖,我以为他生气了,心里暗笑这可能也就是一只纸老虎,一捅就破,因为会隐藏喜怒哀乐的的远远要比容易暴躁的人可怕十倍,这也是我做了那么多年经验的酝酿。谁知,他竟然一下了哈哈的发出一连串的笑声。

    “有意思…有意思,都说年轻人可怕,以前我不信,现在我是信了,有意思…有意思”!说完他身子一转椅子,我一下子就看到了他的脸,他左边脸上带着一个油黑的铝合金面具,暴露在我视野中的右边脸非常的年轻,眼睛眉毛嘴巴一张但有一点让我看得皮肤直长冷疙瘩,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另外一边脸也像他脖子后面的皮肤一般,褶皱,又显得格外的苍老,就像神话里被吸了精气的男子一般。

    注意到我大量的目光,他呵呵的冷笑。

    “陆…掌柜,我长得很好看吗”?

    我一听,心里在偷笑,一注意就把手上拿着装着烫水的水杯往嘴巴里面放,当场烫得我是全身一个激灵,嘴唇都被烫出了一个水泡,我“咝”的一声,倒抽一口凉气,摸了摸嘴唇:

    “少说废话!看你也是不简单!直说吧,你把我弄到这么有什么目的”!

    那人用手撑着下巴打了一口哈欠,神态悠闲,漫不经心。

    “哦?陆…掌柜,你是怎么猜出来的,又或者是看出来的,你说说,下次我也好改正改正,现在要追求完美可真是太难了”!

    “我好像和你之间没有瓜葛吧,谁会整天闲着管一个让他麻烦又闹心的事情”?

    我说完,那人正了正眼睛看了我一眼对我道

    “看来,陆…掌柜也是个老油条,明人不说暗话,我用这种方式找你,只是想逼问出你身上放着的一个东西,那东西对我实在是太重要了,害得我是整日整夜的想,吃饭的时候想,办事的时候想,清醒的时候想,睡觉的时候也在想,有的时候我都怀疑那玩意是不是我老婆,为什么我会那么的疯狂,疯狂的想现在就把它捏在手里摸一下,在放到地上狠狠的踩上那么几脚!你现在只需要交出那个等着,处于等价的交换我会立即释放你,你…看着办吧”!他说完打了个哈欠,无所谓的看着我。

    他虽然没有说出来那玩意是什么东西,但结合我这段时间的经历来看,他所要找的东西十有八九就是我从妖王墓里带回来的那块石头!那块石头是什么来历,有什么用,我想他应该在清楚不过了!想着,我装作一副全然不知的表情说:“我身上只有心肝脾肺肾值钱,命现在就在你手上,我身上能有什么东西是你想要的?难不成你也对人体器官感兴趣”?

    “你不说,没关系,反正等一会也有人会交到我手上,据我所知,关在隔壁的那个女孩,好像知道不少的事情,为了救你,她已经把你把那块石头藏在什么地方告诉给刘莲刘长官了,她现在已经带人你搜了,我想,再过十分钟她也应该拿着东西回来了,那时你已经失去了和我交换的权利,一个对我我没有丝毫用处的盗墓贼被枪毙了,我应该是为民除害吧”?!他闭着两只眼睛对我道

    我知道老百们的手段,乐乐那里我也是十分的担心,乐乐虽然清楚我手上有一块,但根本不清楚我把那块石头放在什么地方,我现在我交出石头,他肯定会杀人灭口,如果我不交出石头虽然会吃点苦头,受点皮肉之苦,但只要他不是上宫刑,我铁定是扛得住!如果真的像他所说刘莲去搜我铺子了,那么现在我也不用多想,就跟他赌一把,看是我藏东西本事好,还是他属下狗鼻子灵!

    想着我掏出一盒没有被搜刮走的十块云烟放到桌子上,问他道:“这里可以抽烟吧”?

    他睁开一只眼睛,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香烟,拿过来,抽出一只闻了闻,一把就把它丢在了地上,用脚踩了踩。

    “这么低级的烟抽着死得快,闻着更加死的快”!说着他半闭半睁这眼睛,从口袋里掏出一盒我从来没有见过的白色香烟又继续对我说:“看你也没有多少时间活着了,这是长白山,特供烟,国家发的身份烟,有钱也买不到,只有我这种人才配抽,看你也快死了,就抽这个,下去地府好和小鬼吹牛,装逼”!

    他既然这么说了,我也不是很客气的人,一把就把那盒白色没写上任何文字还有图案盒子的长白山拿在手上,打开了烟盖,还有十二只,我抽出一只香烟瞧了瞧,发现它的烟头上镀金写着几个小字“长白山,中华,特供”!虽然只是简单的几个字,但特供这两个字真就不是一般人能过享受得起的!

    我用火机把这只烟点上,抽了一口就是一阵心旷神怡,感觉就像在吸灵气一般,特别叫人舒心。我把烧成灰的烟草在桌子上抖了抖,就发现一丝丝黑色烟灰掉下来的同时,其中还有一缕缕银色的白光。我觉得好奇,在手指上捏了捏,不由一震!乖乖,这这可是近乎纯银的白银丝线,被这么用在过滤香烟里了,怪不得中国整治贪官污吏几千年依旧成出不穷,就一支烟,真金白银的,低调奢华有内涵,别说是他们了,就连我都想做贪官了!

    怀着拼命占便宜,打死不吃亏的势头,我整整抽了四只香烟算来算去也超过十分钟了,刘莲那婆娘十有八九是没有找到那块石头,要不然这回应该回来了!刚想完,审问室的房门就被打开,我回头一看,正是刘莲。她咬牙切齿的看了我一眼,随即就小快步走到那人耳朵旁边嘀咕着什么。我心里清楚,肯定就是再说石头没有找到,希望长官处罚之类的话。果然不出乎我意料,那人的脸色越变越狰狞,一巴掌就拍在刘莲的头上,只见她原地转了两圈就撞到墙壁上,一个站不稳又跌倒在地上,鼻子都被大出血了!这一巴掌我看得十分的解释,眼睛淡淡的看了一下地上的刘莲,冲着她的位置长呼出一口白色的浓烟,心里真是说不出的痛快!

    那人闷哼一声,摸了摸背后褶皱的皮肤

    “陆…掌柜是吧?!好手段!这把你赌赢了,但是,我想提醒你一句,你如果不把东西交出来,就不是坐在这里抽烟那么休闲了,对一个犯人施暴,我还是有理由的”!

    我知道他是在威胁我,但我这人天生脾气犟,不会受人威胁转而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对他说道:“你今天是以非法盗墓的名义抓我进来的,和你现在问我的什么石头有关系吗?嗯!对!不错!我家里是有不少石头,像什么五花石肉松石,石灰石、石英石、鹅卵石都有,不懂长官,你要要多少颗呢”?

    “你知不知道那块石头是做什么的?我为什么要找它?”那人换了一个话题对我道。

    我当然很想弄清楚这弄得我蜕皮的东西是什么,见他要说自然很想知道,但为商者,越在意的东西就要学会掩饰!

    “你说,或者,不说跟我有关系吗?我身上没有你要的东西,说了也是在多牛弹琴,我劝你还是省省吧”!

    “没关系!因为你永远都不会理解我活在这个世界上的痛苦和压力,如果你有和我一样的经历,我想,你也一定会不择手段的想拿到那个东西,你知道我现在多少岁吗”?

    我摇摇头。

    他盯了一眼趴在地上的刘莲淡淡的摆摆手,示意她出去。

    目光看着她出去关好门之后,他慢慢凑到我的耳朵边,轻声的说道:“我今年28岁,比你!还要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