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五章 异变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26本章字数:2956字

    过了没多久,陈靖就感觉事情不对劲!沈美拿着昆仑石身体一动不动的也有两三分钟了,脸上惊讶的表情就像瞬间被南极寒冰冰冻了一般,眼睛也不眨一下!陈靖从来没有见过哪个人可以惊讶得到如此地步,小声的叫了声:“沈美”!

    沈美没有回答。一如既往的木立在原地,就像被冻住了一样!陈靖不安的心情变得更加强烈了!虽说从事考古研究见过诡异的事情不计其数,但老话说得好:人吓人,吓死人!他不明白是沈美在故意抓弄她,还是其他什么原因,深吸了一口气,走到沈美面前朝着她的眼睛晃了晃手,发现沈美的眼睛还是直勾勾的盯着昆仑石,一动不动!

    这是怎么回事?陈靖的心里疑惑不解!一眼看到昆仑石,他脑子里顿时就划过一道白光:沈美是触碰这块石头才这样的,会不会是因为这块石头的缘故?想着,犹豫了一会,手慢慢伸向沈美手上拿着的昆仑石。

    手刚刚触碰了这块石头,陈靖就感到一股寒冷极冰的温度顺着自己的手掌刺到自己的心脏,然后一刀一刀的在上面划,割,刺,一般,痛苦得他想张开嘴巴喊叫。不过他一下子就发现自己的嘴巴根本不受自己的控制,身体根本就动不了,唯一还没有被冻结的就是脑子的思想!这会,他终于明白沈美为什么一动不动的原因了,心里暗自责骂自己的鲁莽好奇。

    但现在后悔已经是追悔莫及,除了那股穿透自己心脏极强的寒冰极冷,陈靖还感觉到手上的昆仑石就像一个漩涡一样,贪婪的把自己身体里面的力气抽走!这样痛苦的过层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直到陈靖眼前一白才结束!

    陈瑞说到这里,眼神少有的流露出一种未知的恐惧,他端起桌子上的那杯水,低着头喝了一口,放下杯子不再说话。他冰冷面具下的半边脸,让我琢磨到他的内心!

    “后来怎么样?陈靖沈美死了”?我试探的问。

    陈瑞低下的头无力的摇了摇

    “没有!他们被陆广水救了。不过他们两个的身体也因此发生了一些变化”!

    “变化?”我惊疑一声。

    “就像现在的我一样”!说着,他抬起头,手伸向自己的面具,呲铛的发出几声金属零件转动的轻微声音,我刚眨了眨眼睛,一张开眼睛就看见一半边皮包着白色脸骨几乎就是一个白色骷髅的脸正在狰狞的跟我对视,吓得我头皮一麻,呼吸的乱了方寸!再看到另外褶皱的人脸我才明白过来眼前的这个人正是陈瑞!

    他这个样子居然还是个活人?!他居然还活着!?我不敢相信!像他这样的情况,要是被媒体拍到了,第二天视频肯定又是医学史上又一个奇迹!当然我也是心里想想,不可能明着面的说出来!

    我眼角跳动了几下,直感荒唐。

    “这是昆仑石带给你的变化”?我问道。

    他一边脸狰狞,一边脸沧桑的对我点了点头,眨眼的功夫又摇了摇头

    “这的确是昆仑石带给的异变,但不是直接给我,而是我爷爷遗传给,我父亲遗传给我的。刚才我说过,我活不过三十岁也就是这个原因,我不想像我爷爷还有父亲一样因为没办法逃离这个厄运的诅咒惨死,相反我要逃离这个厄运的诅咒,你要知道,任何人!活着的人!都有享受生命的权利!而我,没有”!

    “这就是你为什么要取得昆仑石的原因?虽然你说得很令我感动,但是我身上并没有你想要的东西”!我道。

    为什么要这样说,我心里是有计较的!一来:这玩意现在就是我保命的唯一筹码,他把那么多东西告诉我,大概已经把我当成几个永远不会在开口说话的死人!二来:陈瑞的话我不敢确定它的真假,他这个人我完全无法看透他。或许,我手上的真的是昆仑石,而且我触摸这块石头的时候,也会出现类似的情况,但绝对不会变成眼前陈瑞的这个样子!虽然我无法猜透他内心的想法,但他的目的绝对不是那么简单!

    陈瑞听完我的话,终于忍不住的揪住我衣服的领子,狰狞的半边脸慢慢就朝我靠近,他脸一凑近我,我的鼻子就闻到从他的狰狞的半边白骨脸散发到空气之中的怪异浓香,味道让我感觉十分的熟悉。“嘶嘶”仔细闻了闻,我脑子里面这才一惊,这不是奢比尸身上特有的香味吗?他脸上怎么会散发出来?!

    不等我能仔细思考,喉咙突然就被陈瑞紧掐,他手上的力道很大,掐的我眼睛都快要爆裂出眼眶。我当然不会给他像刀俎鱼肉一样随意宰割,双脚同时发力,用力在地上一转,一下子就挣开了他掐住我脖子的两只手!

    我半蹲着身子喘了两口粗气。这个时候陈瑞突然奇声怪笑起来!

    “好本事,你真的是好本事!能从我手里挣开的只有尸体!你是第一个下来的人”!

    我喘了两口气看了他一眼说道:“就算你掐死我,我身上也没有你要找的东西”!

    “哦?是吗”?他用手按了按自己的眼睛,给自己提提神“从妖王墓里出来的不止你们四个人,还有一个人,就是我!你知道吗”?

    我一听,心里很是震惊,但既然已经打算不交代石头的下落,我只能死乞白赖的装什么都不知道!

    “妖王墓?那又是什么东西”?我道。

    他忍不住拍了一下桌子,他力道很大,桌子上面的杯子被他震起来五六厘米高!“你我都是聪明人,你就别装了!我一直都跟在你们背后,只是你一直没有察觉罢了”?

    不可能!大福大贵的特异功能肯定会察觉到有人跟踪我们!况且其他地方他可以跟踪我们,可是在那个聚尸坑他绝对不可能跟踪在我们身后,那里看东西一目了然绝对无法隐藏在我眼皮子下面!嘶!不对!我忽略了一点,就是聚尸坑岩壁上的坑洞,如果陈瑞藏在里面,乌漆墨黑的,躲过我的眼睛那也不是不可能!难道他就是油水肚的“他”?一路上不断给我们只要麻烦险些让我们丧命的人就是他?他既然很清楚妖王墓中的事情,心里肯定有十足的把握石头在我身上,现在再隐瞒显然是不明智了!想了想,我问他道:“是谁给你通风报信?还有就是你在我们前面不断给我们制造麻烦,险些害我们丧命的”?

    我这话就等于承认自己去过妖王墓的事实。陈瑞一听哈哈的大笑!

    “你很想知道吗?”他笑着的突然重新凝重起来“给我通风报信的没有其他人,就是你最信任的黑子,他小子可比你明白事理多了!至于制造麻烦的人,我也想知道他,是谁”!

    前半句他说是黑子给他通风报信,我没有多余的其他表情。我现在也不懂他在我意识里还能处于什么位置,听到是他给陈瑞通风报信才把我弄进监狱的,可能是知道了黑子早就背叛我的事实,所以我没有生气,反倒是非常的平定。而后半句他说不是油水肚说的“他”我却是吃惊不小!这个人他会是谁呢?居然能藏的如此之好,真是太可怕了!

    “那你又是怎么确定石头在我手上”?我又问道。

    “因为在你身上我能闻到昆仑石发出的强烈气息,它折磨我已经太久太久了,我对它的身上散发的味道是再清楚不过了”!

    闻到的?我不敢相信他的话,昆仑石我也闻过,除了一股石头特有的腥味其他什么都没有,他说这话是不是找不到其他理由随便捏造出来的呢?不过,他的眼神还是很坚毅自信,真的不像是在说谎。这下我犯难了,大福把石头交给我的时候我本来就知道会多多少少因为这玩意起点小波澜,但真没想到会是这么麻烦!早知道是这样当初真是不应该带回这快石头!现在心里后悔已经是卒过河,没有回头路,后悔药了。但那么快就把昆仑石交出来给他,显然这是很不明智的。左思右想之下,我开口对他道:“石头我已经忘了放在什么地方了”!我话没说完,他还以为我在甩他,嘎嘣一声,就从腰间取出一把黑色手枪黑漆漆的洞口对着我的脑袋,一字一句恶狠狠的开口对我说:“你在耍我”?

    我很厌恶别人拿枪对着我,右手中指就把他对着我头的枪口轻轻移动到一边。

    “不要心急,你至少要给我时间想想我把东西放哪了吧”?

    他一听,觉得有道理,收起手枪慢吞吞的开口道:

    “听着,我的耐心让我给你三天时间,如果三天之后你不给我答案,到时别怪我对你用一些极端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