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八章 监狱的来历 下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26本章字数:2871字

    嘶…对呀!进来的时候我印象里就没有任何对这间监狱的印象,听了老周说的这一段故事再联系是小刘临走时候的那种眼神,也不知道是不是背气氛影响,我的后脊骨直发凉,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我后背吹气似的,心里发慌!

    我有点坐立不安,开口对老周道:“这里不会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

    “要是真有这么简单,就好了!我也犯不着过来替你操这份心!你说你这身手,跟练了十几年的胆,身上的戾气,鬼也会被你吓走,兄弟,常言道!鬼怕恶人呀”!

    “那是什么”?我抓着老周的手臂。

    “哎”可能是力气过大老周吃疼,叫了一声,摆摆手。

    “刚才我说到哪了”?老周拿开我的手。

    我想了想,便对老周说疗养院改建成监狱了。老周拍了一下脑袋。

    “看我着记性”!转而表情变得凝重起来“徐县长很清楚老乞丐的本事,单应了老乞丐的事情自然不敢马虎!于是招募人手按着黄色图纸上的内容就将疗养院爆破移平,建起了这间安隆县最大的地下监狱!听老一辈那些参与过修监狱的人说爆破那时,他们亲眼见到几十个穿着白色大褂的医生从疗养院废墟里面爬出来,还问他们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地震了,那些人一见这情形,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丢下手里的东西就拼了命的逃了,你说,这是不是活见鬼!1983年,三月教育完工,其中的那些事情我也不多说了。!啊…你看就是现在这个样子!井字形左右分开中间还有两侧为路道路,监狱四通八达,要是不懂这玩意怎么排列,犯人想越狱也不可能,蹭破脑袋都别想出去!自从监狱建好之后,正逢83年中央的那场严打,现在的年轻人只知道文化大革命能有几个人知道83年的严打,唉…也就只有像我们这些经历过的人知道它的心酸!真不比文化大革命好上哪里去!唉…”!老周边说着停顿连声叹气,我被他讲的故事勾的心痒痒的,催促着他往下说。

    他咽了一口吐沫。

    “83年严打,主要打击黄、赌、毒、不良势力,奸淫掳掠等等,只要一经发现,当场作案通通一律枪毙,有人举报收监十年,不留任何情面!就是因为这样,有很多其实没有做错任何事情的人被人冤枉,栽赃陷害,就在这监狱里枪毙的枪毙,收监的收监。有的人死了一家子没人给收尸,也没人敢为他们收尸弄不好就是一个同谋枪毙吧!可那些死去人的尸体怎么办!总不能就这样量这吧!于是那些泯灭人性的监狱狱警想到了一个一举两得的方法,就是把那些死去人的器官低价卖给医院,尸体就剁成肉泥,当做猪肉给监狱里面的犯人吃那些犯人哪里知道饭里的肉是人肉,饿得吃进嘴里只只知道甜、好吃、痛快!就是因为长期吃人肉,所以监狱里面的犯人身上逐渐长出黑斑,全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尸体腐烂的臭味!而且全身还痒的要命!痒这玩意你懂,一痒,它就要挠,牢里的犯人挠得身上的人皮都脱了,浑身血糊糊的,要不是仔细看,还真会以为那是吸了血的僵尸!后来有个因为扒土被逮进来的这里的盗墓贼,刚进来这里就闻到空气了都是尸体身上散发的尸气,正眼打量了一下这里的环境他摇摇头,没有像古墓里面的腐尸!在打量了一下这里的囚犯,一眼就看到他们身上血淋淋死皮下长出的黑斑!这玩意是尸斑呀!怎么会长在这些活人的身上!他觉得不可思议,于是着手暗自开始调查这件事情!果然!在饭里老扒土果然发现蹊跷,饭里的肉不简单啊!是腐尸身上的肉!尸体有尸毒,这些人长期吃食人肉,身上肯定会生尸斑,没准过不可多久都会变成活粽子,到时候自己身上散发的活人气味非得被它们生吞活剥了不可,不得就这样束手待毙!混乱间,他想出一个浑水摸鱼的办法,就是告诉这些没有变成活粽子囚犯真相,趁着监狱暴动,然后趁乱逃走!打定主意,他就开始向临近的犯人传播这件事情。一传十十传百,当监狱囚犯知道事情真相的时候不出他预想的那样监狱暴动起来,半尸化的囚犯力气很大,用手掰开了监狱的铁门,跟前来镇压的狱警冲突起来,老扒土趁着这场大乱从监狱里面绕了十几个圈子最后还是从监狱里逃了出来”!老周说道这里停了下来,心事变得很凝重,向来不抽烟的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点上猛吸了一口。

    我看着他这般模样,想到什么问他道:“你对这些事情知道得那么多,那老扒土是不是跟你有什么关系”?

    老周低着头往地上吐了一口浓烟,被烟呛住了喉咙猛的咳嗽起来,。我看他半生不死的样子,伸手轻拍他的后背,帮我他缓缓。

    过了一会儿,他缓过劲来,捏这喉咙跟我说了声谢谢,又开口说:“那个老扒土就是我家老头子,我们祖上就是干这勾当的,不过到我这代这手艺活也就断了,太损阴德了,兄弟,你要是还当我是你兄弟你就听我一句劝,盗墓这些勾当,你还是别干了”!

    我对老周这话非常的反感,你说我连盗墓的基本常识都不懂,古墓里的机关暗弩凶险万分,我对这玩意又一窍不通,你说我还会继续盗墓吗?

    不过现在我不能冲他喷气,我还有事情要问他,跟他喷气,万一他一个不爽,没把事情说完就走,那我肯定憋屈死了!心里计较了一番,对老周点点头,保证要是能出去绝对不会再去盗墓!老周看我信誓旦旦的样子嘿嘿一笑。

    我跟着他干笑两声问道:“那这件事跟着牢房有什么联系呢?我没少在这里面的牢房串门,面壁思过,怎么也没觉得像你说的那么渗人呢”?

    老周表情瞬间凝固,没有理会我,反而脚在地下踩了踩,我一下子就看见地下的红砖不像看上去的那么牢固,之前没仔细看,不知道,现在这么一看,才发现秘密。他弯下腰,用手掰出地上的一块红色土砖,随着土砖被拿出来。我看见红砖取出的那个空洞里有一根黑色油呼呼发亮反光的东西,那东西一出现,我就闻到在妖王墓里的那种尸体腐臭味,但没有妖王墓里那么浓郁刺鼻!

    我捂住鼻子,指着那玩意,一个没忍住问他道:“这是什么东西”?

    “死人的骨头,你看现在还没有完全腐烂,还有一层皮”!边说,老周用手指碰了碰,怪叫一声:“哎呦!哎呦,我靠,你妈的!居然还有弹性”!

    我靠!我怎么会碰上那么变态的人!我暗骂一句,蹲下来,往那黑色的骨头上瞅了一眼,虽然没有多少恐惧,不过胃里又忍不住的一阵翻滚!

    我一手捏住鼻子一手捂着肚子,用脚轻轻碰了一下老周的脚后跟。

    “这里怎么会有一个死人”?

    “不是啊!这里不止一个死人啊”。

    “不止一个?怎么说”?我问道。

    “这些就是当年那些监狱暴动的囚犯!他们全部被狱警包围枪杀,然后集体掩埋在这里,为了掩人耳目,他们在这里挖坑掩埋尸体的时候同时建起了这间牢房,真是精明呀”!说完老周把掰上来的砖头重新填回去,脚在上面跳了几下,摸尸体的还沾这尸油的手指在裤子上蹭了蹭,真不愧老爹是扒土盗墓的,真够变态,也不觉得恶心!

    “那这又怎么样,它们四得骨头都散架了,还能诈尸不成”?

    老周身体往我这里蹭了蹭

    “这倒不用担心,不过…这里是极阴之地,又被高人改成阵鬼局,死在这里的鬼魂永远都无法出去,你困在这里凶多吉少,这也是我为什么给你吃大蒜的原因,驱鬼啊”!

    嗯…?不对!我以前没少关在监牢,现在不也还是活蹦乱跳的没什么事,他不会是陈瑞派来吓唬我,让我崩溃向他求饶,然后趁机逼我说出藏昆仑石的地方呢?

    想了想,觉得有可能,掰了掰双手手指的关节,脸上的表情皮笑肉不笑。

    “老周!我说过我没少再这里头面壁思过,你不会跟陈瑞是一伙的,来这里吓唬我,的吧”!

    “哎!”老周被气得不轻“我说你扒土盗墓的怎么连这点风水知识都不懂!真不知道你有什么勇气学人家去盗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