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一章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26本章字数:3019字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动,这种怪异的感觉一刻都没有消失过,每每我吞下一粒生蒜头的时候它才会渐渐的消失。床头老周留下的蒜头已经被我吃得所剩无几,侧眼都不用细数就看到还有寥寥无几的4颗。也不知道吃了多少颗生蒜头,由于没有水的缘故我的喉咙都快辣的冒烟,蒜头特有的味道在牢房不大的空间里十分的浓郁。我从来都不曾想过自己会有勇气可以生吃这玩意!

    又过了大约又半个钟吧,床头边的蒜头都被我吃完,我脑子里闪过的第一念头就是抗日剧里被小鬼子包围在山沟沟里的土八路弹尽粮绝了!

    我从小就不太相信这世界有鬼,你说如果真有这东西,世界上每天被车撞死的,溺水溺死的,还有还没出生就死的大鬼小鬼多多少少也有上万只。要按中国迷信思想这么看,这些都得是死不瞑目的厉鬼,要跟人索命的,那我们要仔细想想了,这还要有几万人同时被索命,那阵势要得多壮观,起码要比日本奥特曼好大怪兽毁掉一大片日本领土爽多了。

    胡思乱想了一阵子,恍惚间,我困意来袭,迷迷糊糊的不知道怎么的我就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正梦见自己在铺子里沙发上躺着看电视,看得正起劲,主角开技能清小弟正热乎,突然间我肚子上像被一座山压住似得,狠狠的把我往死里压!要不是我没睁开眼睛,我想我的眼珠子被挤出来的可能都有!

    我意识已经被压得完全清醒过来,下意识的想睁开眼睛,这不睁开不知道,一想睁开就要吓一跳,这一试我才发现自己眼睛完全就睁开不了,全身上下只有脑子还是转动的,其他的地方想动都动不了。我心中一麻,这是碰上猛鬼压床了啊!搞不好真得跟老周说的那样,人间蒸发了!

    鬼压床这破事我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遭!之所以知道它的来头还是上山打猎,晚上几个大老爷们围着烤火,闲来无事手下一个来自闽南的伙计说的。当时他说得太邪乎天上地下口若悬河滔滔不绝,我在一旁以为他是跟其他伙计吹嘘呢!也没有多大的放在心上,就像听了一个鬼故事一般,隔天就把事情堆放在后脑勺了。现在回过来这么一想,懊恼那劲别提多强烈了,在加上那玩意更要命似的,在我身上越压越重,肠子都快这被他从菊花挤出来了。

    我自然不会这么认命,慌乱间就想起了毛衫道士捉鬼时碎碎念的咒语,可是电视剧里没有详细的介绍,无奈我只好放弃了。混乱间我又想到自己杀了那么多的野生动物,手上粘的血多的就不用说了,正所谓猛鬼怕恶人,没准我凝神守元,我身上散发的杀气会把它吓走!想着我也在想着如何的挣扎逃开,而是闭气凝神,试试这方法有没有用!没想到呀,我这刚吸了一口气,又被压在肚子上面的东西给压了出来,我反反复复试了十几次,每次都一样!压在我肚子上的鬼,就像小孩一样,在玩着我呢!这根本就无法让我静下心来。百试无果,我心里逐渐萌生了放弃求生的念头。我被自己脑子里一闪而过的想法吓了一跳,刚闪过这念头,我肚子上面的东西越压越重,几乎都把我压得岔过气儿去!全身上下被挤出的冷汗都打湿了我的衣服,粘糊糊的,特别难受!

    我又试着挣扎开自己的眼睛,可是结果都一样。我几乎绝望了,我从来都没有像现在一般轻易的放弃过生命,几次生死一线的经历我也完好无损的走出来!可是这次不同,我碰上的是一个没有实体化概念的未知物体,根本想不出有任何的办法能逃离它。我被压得喉咙不由自主的发出“咯咯”的怪声,也不清楚是耳朵还是脑子发着轰轰的一阵阵怪叫!我知道这是人快要岔气前的生理反应!

    就在这个时候,我轰轰乱响的耳朵突然就听到铁门一脚被人踢开的声音,我以为是自己脑子被肚子上的那玩意压出幻听了,没曾想就在铁门被踢开的同一时间,我就听到耳边传来一声爆喝!我耳朵嗡嗡的乱叫,也听不清他喊的的什么,但从音色上分辨,这是陈瑞的声音呀!他怎么会在这里?我只是疑惑了两三秒就想出了答案——想来,如果我死了,陈瑞也找不到昆仑石被我藏在什么地方了,换个说法就是他害怕我这么快就死了!早知道这家伙一定会来救我,我就不这么拼命挣扎了,搞得我要死不活的!

    这么一想,我索性不挣扎了,如果陈瑞不能把我救出来,他自己进来了出也出不去,还不如听着周围的动静,听听他有什么本事,要是他是进来装比的,怎么着黄泉路上也有他这个小伙伴,倒也不是孤家寡人。

    我停住不挣扎了,嗡嗡乱想的耳朵又再次传来陈瑞的爆喝声“天蓬咒”!我一乐,怎么警察学习那些神神鬼鬼的迷信思想了?要不是我现在睁不眼睛,如果睁开眼一看到他穿着警察制服跳大神的模样,我肯定得笑得晕过去。打了个趣,我又听见陈瑞碎碎的念叨着什么“天蓬天蓬,太元杀童,五丁五司,高力北翁,七政八灵,太上皓凶…”下面具体念的是些什么,我就听得模糊了。只感觉他念这玩意的同时压在我身上的东西在剧烈的颤抖,然后就是一声可以刺破我耳膜的尖叫声刺进我的耳朵,那声音堪比哥斯拉的吼叫,本来我是耳朵里边轰轰乱响,现在好了,连外面都嗡嗡的响着声音。这声音一停止,我就感觉我肚子上一轻,我下意识的就挣开眼睛,就看到我头发旁边不知道什么东西在燃烧着,我摸了摸我的头发,发现左边的头发都已经被烧焦了一大块,散发着刺激着鼻子的焦臭味,被烧焦的地方是火辣辣的疼,疼得我呲牙咧嘴的。我哎呦一声大叫疼得坐立起来,顿时就发现压在自己身上的东西已经走了。我下意识的用手摸了摸我被压的肚子,一摸只是摸出了一手的白毛大汗,什么疼什么痛也全部不见了!

    我松了一口气,眼睛朝门朝看了看,发现陈瑞单膝跪在地上,气喘吁吁的,好像做了什么剧烈运动一般。他身后是老周,看见我没事,从门边完全探出身体,嘿嘿的对我傻笑。

    陈瑞喘了一会,慢慢站起身体冲我说道:“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下来,那玩意还没有走,我只是暂时的压制住它,要是等它缓劲来,我们谁都踏不出这里一步”。

    我一呆,反应过来,捂着头发就跑出门外,这一出去,我就感觉我的后脊骨发凉,同时一道惊悚的坏笑就在我耳边想了起来!我头皮一麻,脚都有点发软了,不由自主的就想回头看!

    “你在干什么!不要命了!你要是还想多活几天,就别回头,不然魂被它盯上了,你这辈子都别想有一天舒坦的日子!”

    听到这句话,我虽然想回头,但一想到下辈子的生活处境被一只鬼盯着,我再也不敢再回头看,忍着那道身后传到耳边的坏笑。三步并做两步就跑到了陈瑞身后的铁门牢房外,老周看到我出来,拍了拍胸口,说我命大,遇见高人了。我没有理会他,看了一眼陈瑞,只见他手指凭空一捏,闪电般的速度,一道黄色的符咒就出现在我的眼前。符咒一出现,陈瑞就手指结印,闭上眼睛不知道念叨着什么,突然他的眼睛一睁开,在他手里头的那张黄色符咒就快速的飞到牢房里那铁床的位置,凌空漂浮着,与此同时那道我熟悉的鬼叫声就从里面传了出来,现在仔细这么一听竟有点像小孩的尖叫声!

    陈瑞一听到这声音,脸色刹那间都扭曲起来了,一个后跳跳到了门外,伸手就把铁门合上。以一种我没法看清的速度就往铁门的铁窗口上“啪啪啪”的贴下三张符咒。气也没来得及喘上一口,立即招呼着我两出去,片刻都不要呆在这里。我和老周会意,跟着老周轻车熟路的跑出了监狱,路上头也没敢回一下。

    约摸过了五分钟吧,我们三人已经跑出了地下监狱,我抬头看了一下已经翻起鱼肚白的天空,舒服的长吐一口气。

    “再过一个钟就天亮了吧”?我道。

    老周气喘如牛的呼呼几口大气半蹲这身子肚子咕咕的发出声音

    “兄弟说得不错,再过一个钟就天亮了,这跑上跑下的这么折腾,肚子都饿了,走老哥带你去局子里吃早茶”!

    老周这么一说,我也感觉肚子实在是饿得不行,点头就单应了老周的提议。可是我忘了身后还站着一个人陈瑞,他一听我要吃饭冷冷的声音就从喉咙里面挤了出来:“你们什么地方都别去!跟我走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