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二章 再进审讯室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26本章字数:2873字

    我心头刚稍微被老周提议去吃早茶暖了一下,不想忘记了身后还有这个瘟神!我和老周相互对视了一眼,他无奈对我摆出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的冲我摇头晃手,意思说,他最大,我也没办法!跟他走吧!

    我白了老周一眼,暗地里不知道骂了他几百次没出息。一边暗骂着,一边就跟在陈瑞身后走。

    一支烟的功夫,陈瑞推开一扇木门,招呼了我两进去,我正眼一看,嘿!这不是我进来时那个审讯室吗?他不会是看了老周从我牢房里带出的日记想问我昆仑石的事情吧。这个想法如同一道白光,在我脑袋里闪电一过!疑惑的百般推断,我就跟在老周的身后走了进去。

    刚刚一进去,我就发现地上有一个单膝跪地的老百,头发全是灰尘,乍一看后脑勺一头鸡蛋大小的青包。我看着身影觉得挺熟悉的,就走到他面前,弯着腰看。虽然他双手捂着脸,一听到我走上前来的脚步就躲躲闪闪,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跪在地上的那老百,正是那个小人嘴角的小刘。我不由冷笑一声,暗呼大快人心!没想到这狗腿子报应居然来得这么快!小刘听到我冷笑的声音,明白我看出他是谁,索性也不捂着脸了,双手垂直往下一搁,怨毒的眼睛直冲冲的怒视着我。这一个动作我就看到小刘的脸上像被什么人泼了紫色墨水一般,红一块,紫一块,凸起来的,凹下去的,都硬生生的成ET了!我是强行的忍住差点没有笑出声来。

    “很奇怪吗?”一直背对着我的陈瑞突然转过身,不冷不热的开口对我说道。

    我假装没听见陈瑞在说什么,用手轻轻摸了摸小刘浮肿的猪头脸,用一副怜惜的声音还有可怜同情的表情轻声开口问他道:“哎呦,小刘…是谁眼睛没带在身上,连你都敢打呀?说给表哥听听,等表哥放学帮你揍回他,你看表哥我这一身彪呀!小学的时候都没人敢碰我这么一下”!我从来就没有试过用这种语气说话,感觉特别的别扭,估计是听油水肚呆过的原因,我也能怎么讽刺人了。

    小刘一听到我的话,气得鼻子都歪了,指甲在地上划上划下的,皮都蹭破了!不过他现在就像一只在主人身边的狗,主人不发话,他也不敢叫,只能用喉咙低沉的吼声宣泄心中的不痛快!

    “你要玩到什么时候”?陈瑞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冰冷冷的看着我对我道。

    “哦”!我怪叫一声,手在小刘的衣服上擦了擦刚才摸小刘时他脸上渗出的油。

    “你找我什么事,说吧!我听着”!

    “这个家伙刚才自作主张几乎快把你弄死,我已经帮你收拾过他了,你这回舒坦了”?

    他这一说,我顿时一个疑惑涌上脑子,难道不是陈瑞示意小刘把我带到那间鬼牢房,这么整我的?疑惑间我就开口问道:“你什么意思?不是你故意让他那么做的”?

    “我要弄死你,有一千种不同的方法,这么卑鄙的做法,我还没有到用到它的地步”。陈瑞的口气很大,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看我的眼神很是不屑,就像现在高处的人,看对地处人的那种蝼蚁目光。

    这世界上有很多两种装逼最成功的人,一种是嘴巴能忽悠死人的人,一种是本事实力很强的人,很明显,陈瑞是属于第二种,他驱鬼的那身本事就足以说明一切!

    我虽然被他这句话,压抑的很不爽,但还是强行忍着这种感觉,脸上的的气氛的神色一眨眼的功夫就恢复了平淡如水!

    “你这么急的把我找过来,不会就是跟我炫耀你身手强大吧”?!

    陈瑞摇摇头,抬手摆起一个让我继续猜的手势。

    其实我早就想到他找我过来无非就是为了两件事,一是昆仑石,二是日记本,八九不离十!不过我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顺着他摆出的手势又问:“难道是打了小刘,叫我过来解气舒心舒心的”?哎呀!我惊叫一声:“你做人真仗义,凭你这一点,我收你在我手下做小弟了”!

    陈瑞一听,听得眼角跳了几下,伸手对小刘扬了扬叫他出去。小刘还算聪明,看见陈瑞的手势头向下一点,弯着腰便推开门,走了出去。临走关门时,还不忘向我投来一个怨毒的眼光。陈瑞见他走出去了,坐在我对面的审讯椅上,手一个平伸,示意我也坐下。我屁股刚一碰到了椅子就听到他开口问我的声音。

    “你不要跟我装疯卖傻了,我知道你很清楚我叫你过来得目的,你是聪明人”!

    我端正了一下坐姿,清了清嗓子。

    “你不开口,我也不好瞎猜测,弄错了你会以为我自作聪明”。

    “够了”!陈瑞终于忍不住了,吼了一声,站在我身后得老周不禁被吓出了一个激灵。“那我就直说了吧!我找你就是想问你昆仑石是不是在你的手上”。

    “在不在,老周给你得日记本不是已经写得很清楚了吗?反正我对你没什么威胁,更不会碍着你,你干脆就把我放了吧,省的你看着我心烦”!我侧脸撇了他一眼说道。

    “你是说这本”?说着,他从桌子底下拿出一本黑色封皮得书,翻到其中一页,然后借着光滑得红木案桌甩到我面前。“你自己看”!

    我一看,这不是那本黑色日记本吗?没来得及细想他的用意,日记本全然顺势滑到了我的眼前。不假思索,我眼睛全部注意力都投到了那页被陈瑞打开的日记本上!

    (1972年7月29日,妖王墓考古第七天,领头陆广水爬进了岩浆池,寻找昆仑石,剩余七人原地休整……省略号无数)是舅爷!怎么会!他怎么会爬进岩浆池,上面的形容词“爬”!让我很难理解,正如当初大贵从里面爬出来一样让我绝对不敢相信!那岩浆池的温度我是亲身体验过的,烧的的汗毛一根不剩了,要知道那时我身上还穿着厚厚的登山服,你更加会难以理解那个温度!除非舅爷是金身不灭,肉身成神,不然一被说爬进去了,在旁边站着都能把他折腾得够呛!我忍不住又翻了一页:

    (1972年7月30日,妖王墓考古第八天,陆广水并没有上来,我们一行人进来的时间已经大大超出了预想的时间,水和食物已经所剩无几,在这个高温升腾的空间里,水是我没唯一最想要得到的黄金!队伍里的气氛十分不稳定,饥饿还有死神已经在朝着我们招手!有人争议离开这里,要是在这么干耗着,我们全部都得丧命于此!……我们重新规划了一下可以用手指头计数的水和食物,最终决定只能在等他一天,如果他一天之后不出来,我们就会确认他死亡的事实,离开这里!……)

    (1972年8月1日,他还是没有出来,我们再也没有足够的经历可以等待陆广水!于是在原地留了一点食物,如果他还能够出来,这里的食物供他走出妖王墓还是有可能的。面面相觑了一下,我们7人就原路返回)……在往后边翻阅,全部变成了章章黄色的白纸,看样子,写到这里,已经没有了!日记本里再也没有关于舅爷生气的介绍。但我清楚的知道舅爷还活着,而且抚养了我十四年!不过舅爷为什么爬进岩浆池,我都无法琢磨得透,我唯一知道的就是他也是为了寻找昆仑石!

    我合起日记本大概知道了陈瑞想要问我的问题,他的意思是日记本介绍了我舅爷去寻找昆仑石再也没有出来,可能啊,舅爷已经死在里面了。所以昆仑石还在我手上,最好让我把它交出来!

    我想了想,组织了一下语言。

    “你是想说陆广水死了,昆仑石没能带出来,然后我几十年后进去捡了一个羊落吧”!

    “不是”!

    “那是什么”?我追问

    “他没死,现在还没有死,所以昆仑石有可能被他拿了出来,不过更有可能的是他处于什么目的把昆仑石留在里面了”!

    “没死?这有怎么说”?我又问。

    “因为,他曾在2个月后出现在云南,而且好像从广西一下子就跳到了云南一样,也就是从这个地方一下子就穿到了那个地方一般,没有任何踪迹可以寻找”!

    云南?又是云南?我深吸一口气,陈瑞捕捉到我神色的变化,敏锐的看着我,如同鹰犬一般的眼睛好像要把我看透了一样。

    “想知道为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