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三章 拒绝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26本章字数:2962字

    我一怔,我的神色变化已经让陈瑞察觉到了什么,要是给他知道我是舅爷的孙子,我这辈子出去的指望,都将成为奢望,然后再是绝望!想着,我恢复到往日那种冷漠事不关己的神色对他道:“告诉了我又能怎样?不告诉我又能怎样”?

    陈瑞没想到我会这么回答,吃了个憋,硬生生的狰狞半边铁脸挤出一个“你行”的伪笑。

    “告诉你也无妨,陆广水当时是爬进岩浆池里我爷爷的笔记也有记载,不过但凡进妖王墓的人不只是为了寻找昆仑石,还要寻找传说中的永恒之门”!

    这玩意我听得已经无法忘却了,先是大贵向我提起,后是油水肚,而后是陈瑞。可当时我们在那里面并没有找到永恒之门,眼前只有岩浆池,还有汉白玉石台,还有把油水肚困住的那口石棺而已什么门都没有看见一扇。不对!我突然想起大福从岩浆池里爬上来的情形,浑身除了一身伤口以外,其他的什么被烫伤的痕迹都没有!在结合日记本里舅爷“爬”进岩浆池的描述一个大胆到极点的想法就出现到我的脑海——会不会永恒之门就在岩浆池里!我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回过神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对陈瑞说:“永恒之门?怎么会有这种门?当时你不就跟在我们后面吗?有没有永恒之门你一眼不就可以看完了,犯不着在反过来问我吧”?

    “我…”陈瑞这声又拉的好长“没有看到,不过我推测永恒之门是在岩浆池里”!

    我不知道陈瑞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么多,就问:“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么多”?

    哈哈…陈瑞大笑两声“因为我想你带我重新再进妖王墓一次,那里的山路太复杂了,我根本就找不到原先进去的路,如果你可以重新带我过去,找到永恒之门,没准我一高兴就会放了你”!

    我一听当然一万个不愿意,这刚死里逃生不久,又要玩着命去送死,当然要是这么简单带路还好!要是这家伙把我当成诱饵,是为了引来那些奢比尸,那我死得真是太冤枉了。这么想着,我偷偷看了陈瑞一眼,竟然发现他像看一样准备为他牺牲的东西一样,眼神中处处透出诡异。

    想了许久,我开口推脱到:“盗墓这勾当我是不打算在干下去了,太刺激了,我根本就干不来,你还是另找高人下去吧!我还是继续坐牢舒心”!

    “哎!”陈瑞伸手打住我说的话“你先别那么快答应,我再给你三天时间慢慢思量,去不去,只是你的一念之间,死不死,只是我一晃而过的想法!你就在这里好好的呆上三天,吃的东西我会叫人送过来。”!说着他就站起来,招呼着老周走出去,门打开到一半的时候,他忘记对我說什么,补充道:“喔…对了!要是两天之后我过来没有听到有关昆仑石下落的消息或者你开口拒绝我的回答,那好!我那时不介意重新把你送回到那个鬼牢房,让你自生自灭”!他说的很平淡,听在耳朵里就像是听陈述句一样平淡,但语气中却散发着一股令人头上发寒的气势。这次说完他就领着老周离开了。不用我回头,木门合上的声音就能证明他们已经出去。

    我这回彻底被陈瑞弄懵了,之前给我交出昆仑石还没有想好呢!现在好了,又让我考虑充当一个炮灰的角色!他这是把我往死路上面推呀!

    依着椅子,我脑子里面乱成一团麻花不知道该想什么,具体要想什么!乱轰轰的,让我脑袋一阵阵的疼!我右手在脖子后面捏了捏,缓解着自己的头痛。刚捏了没几下,我就听到什么人偏门的声音。

    “谁”?我问一声。

    回答我的是一个年轻的男声:“是陈警官叫我给你送饭的”。

    “哦”。我淡淡应了一声,走过去开门。

    “咿呀”一声轻响,我看清了来人,是一个穿着警服的老百,一张普通的大众脸,加上白发横生的头发,第一眼就给人一种未老先衰的感觉。他双手捧着一个盆子,盆子正中央是一碗清粥海带,旁边摆着两个大白馒头,都腾腾腾的冒着白气。一看到有吃的,我肚子就不争气的发出咕噜噜的声音。这也不能怪我,吃了一晚上的大蒜,没拉肚子就已经说明我胃强大了!现在只是叫饿,还是值得庆幸的。

    我单手接过粥,摆摆手叫他没什么事就先走,我是不会逃走的。我一点头,转身就离开。这一转身,我才发现他身后还站着一个人!乍一看惊得差点没有把手上的盆子摔下来!是乐乐!

    她呵呵对我傻笑两下,也学着我的样子摆摆手叫他离开。我心想,他好歹也是个老百,乐乐肯定会吃瘪!

    没想到啊!那老百不仅没有生气,还恭恭敬敬的对她鞠了躬,毕恭毕敬的离开!我好的嘴唇都发抖了,都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幕!乐乐一见那老百离开,呲溜一下子就钻到了关押我的审讯室里。我弄不清楚这妮子究竟是怎么躲过榴莲的审问的,左右看了看,见四下无人,才警惕的轻轻合上门。转身刚想问她怎么回事,就发现她已经冲上来抱住了我,仰着头看我,眼睛红红的,闪着眼泪。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搞得一愣,脑子瞬间变得一片空白。在我能开始记事起,我就从来没有跟任何的女人接触的如此之近,更别说是这么…什么的拥抱了!愣了一会,脑子反应回来,下意识的我就把她轻轻的推开。

    “你是怎么逃出来的?又怎么知道我被关在这里”?

    乐乐看着我,擦了擦眼睛。

    “是那个双面人告诉我的,是他告诉我他被关在这里的,陆大哥你没事吧”?

    双面人?什么玩意!我想了一会,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

    “你是说陈瑞!他怎么可能把你放出来”?

    “应该是他吧,我听见关我的那个女人叫他陈警官,应该是一个人吧”!

    乐乐的话让我对他这个人起疑,他的爷爷只不过是一个考古教授,已经西去,而且她也曾经对我说过她在北京已经无依无靠,没有了任何亲人,按道理說,陈瑞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他。因为他完全可以用乐乐逼我交出昆仑石,以达到她的目的!可是,他居然会把乐乐放了!我又想起刚才那个送饭老百对他客客气气的模样,心里就想起一声红色的警报——她!不像表面这么简单!

    想着,我试探她道:“他为什么把你放出来,难道你知道我把昆仑石放在哪里,你把他告诉陈瑞了”。

    “没有…没有…”。乐乐摇头摆手,我冷眼看着他,看她能有什么解释。“是我爷爷的缘故,他跟我說,我爷爷帮了他不少忙,跟我爷爷是朋友,所以…所以她就把我放了出来”!

    “你爷爷?”我嘴里小声念叨一下,突然一惊!难道他知道了乐乐跟古教授的关系?又想了一下,觉得这可能很大,因为陈瑞在妖王墓里一直尾随着我们听到了我跟乐乐的谈话可能性很大!

    “只是这样,没有其他什么了”?我问道。

    乐乐无辜的摇了摇头。

    其实不管他有没有对我撒谎与我而言也没有这么重要,只要把她送回北京,那她隐瞒我什么事情犯不着在让我浪费脑细胞。想了想,开口又对她说:“既然已经出来了,为什么不直接回北京,你就不怕我牵扯到你”?

    乐乐低着头,两只手的食指相互一点一点的,支吾了一下,才回我。

    “人家…人家是因为担心你”!

    听到这句话,虽然我脸上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心还是热热的加速跳动了两秒。我深吸一口气,平定了一下心神,头脑里乱乱的!她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我自问了自己一句。有可能!但我根本就没有办法爱上一个人,也许是这么多年,我一个人习惯了!又或者是我没有找到让我变得有家不能回的仇人,是他逼着我一直走到今天这狗地步!我要找到他,还有找到失踪多年的舅爷。如果一旦我喜欢上了一个人,就会因为多了一个牵挂变得犹豫不决,会懂得害怕死亡,又或者害怕看着她在我眼前死去?为什么要这么說,因为我现在就深陷泥潭,如果能出来,我也是干着杀头枪毙的买卖,就因为这点,我根本不能说服自己接受她!

    左思右想折磨了很久,我终于下定决心,开口淡淡的对她道:“我不需要你担心,我的事情你也不需要插手,也许,被关在这里是我的命”。顿了顿又道:“你现在已经看过我了,没什么事你就回去北京,永远不要在回广西,这个地方,不适合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