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惊现纹身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26本章字数:3062字

    刚看着他们离开,我就后悔了。因为也不知道我多久没有进食,肚子里面空荡荡的翻滚的都是酸水。我想叫他们回来,可惜,我声带根本不允许我发出一声声音。

    我看了一下挂在墙壁右手边,也是门口边墙壁上的时钟,是下午一点多,也就是说我至少还要饿着肚子熬上五六个小时,才能到晚饭的时间,到那个时候他们才会重新上楼来!

    我无语的看着墙壁上的时钟无聊的摆动,全身上下也许是伤口恢复的缘故痒的要命,总是想爽爽的抠上一把!弄得我现在睡也睡不着着了。

    百无聊赖,我咬紧牙关,挣扎的想从床上爬起来下楼找点东西,要是下不了楼,开电脑开电视,总比无聊的看钟摆动强吧!不过,每次都是快要成功的坐在床上的时候,只要身体弯成一个弓字形,里面的器官内脏就像快要突破我那层刚刚长出的嫩皮一般,疼得我就倒回床上直哆嗦!

    起床计划彻底失败了,归根结底说,我现在就是一只被剥了皮的虾,全身软呼呼的,一点儿力气都使不上!我的仇家很多,有生意上的,还有走私时结仇的,我想此刻要是有人通风报信给他们,以我现在这幅熊样,手无缚鸡之力的肯定被他们大泄八块,然后剁碎了,抛到北海,随波逐流成为北海海里新开报道的水鬼…不对!水鬼是江湖里的地方小鬼,海里那地方那么宽敞,自然不同地方小鬼小打小闹,应该是叫海鬼,这够名头敞亮!想着想着,我不由自主的咧嘴笑了出来,由于太出神,警戒心也下降了不少!

    “陆大哥,你真的醒过来了,我还以为是张倪唛那臭小子骗我的呢”!

    这道声音顿时让我全身一个激灵,扭头侧脸一看,发现居然是阿丽不知道什么时候手里捧着一个东西就站在我的房间门口。我打量了一下她,脸又油又黄,从我这看过去都能反光了,眼袋很重,乌黑黑的,露出袖子的手掌白的跟死人的手掌一样,没有一点的血色,一看就是长期熬夜,加上没有充足的睡眠给熬出来的!

    我这人也不笨,也不是缺心眼,一看她这样子,十有八九就是因为照顾我,才把自己折腾成这幅鬼模样的。不管我平日多么的淡泊人情事故,碰上这事的时候心里肯定暖暖的。

    我们两对了了许久,阿丽轻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

    “看我真是笨,忘记你喉咙痛,讲不出话”!她小声的嘀咕了一句,便走到我的床边坐了下来。

    “我知道你醒过来肚子肯定会饿,张爷爷又说你现在的情况不能吃荤腥,所以我只能煮一眼小米粥给你,哎!不说那么多啦,不然就凉了,我先喂你吃,来”。虽然我心里有无数的疑问,比如他怎么会来这里,又怎么会知道我受伤等等…但是当她舀出一勺粥吹凉放到我嘴边的时候,这些问题我统统都抛到了脑后,饥饿在我脑子里打起了红灯,根本让我无法再考虑什么问题。我张开嘴巴,贪婪的接过阿丽放到我嘴边呢小米粥,味道很淡,但是她却做的十分的细心细腻。并不是因为好吃,而且她把每一粒米都碾碎了才煮,为的就是不把我刚恢复得差不多的喉咙呛住,以免再生出什么毛病来!

    我趁着收起勺子,在碗里重新舀出一勺小米粥凑到嘴边吹气的时候,偷偷的看了一眼,发现她衰弱的脸此时特别的吸引我,忍不住的就想多看她一眼,当然并不是因为我喜欢上她,而是此时她给我的感觉就像我从未见过一面的母亲一般。

    注视得久了,也许是被她发现了我异样目光,脸色慢慢变得霞红。

    “啊…啊…祖,你在看什么呢?是不是…我脸上有什么东西”?

    她这一说我尴尬得就把眼睛撇向另一边,心里不由暗骂自己:陆继祖啊陆继祖,大风大浪的见多,被一个小姑娘迷得七上八下,真他奶奶得丢脸啊!

    阿丽见我撇向一边一只手捂着嘴巴噗呲一声笑了出来,也是这笑缓解了我们两人尴尬得气氛。接下来,阿丽没有再说什么话,默默的喂完我她手在得白粥,完了之后不忘轻轻的擦着我嘴角溢出到外面的白粥,一切显得都如此的细心。

    做完这一切,她起身便要离开。我一把拉住她的手,由于讲不出话,我右手探摸到床边的拿起笔,把写满字的白纸反转到背面在上面写到:“谢谢你为了做了那么多,你先回去好好休息,我这里有张叔他们照顾”。

    阿丽看着我在纸上写下的子,嘴巴小声的重读了一边,表情一下子变得很欣慰。 “

    "其实你最应该谢的那个人不是我…应该是乐乐,你坐牢的事情她都对我说了,我看得出她当时很难过,而且你身体自燃的昏迷过去的时候是他废寝忘食,无微不至的照顾你,当时她以为你活不成了,拿着一把匕首就要在你床前自尽,幸好被张倪唛这臭小子拦下了,阿祖,你知道吗?一个女人能对一个男人去死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

    什么我昏迷了那么久,我不敢相信。对乐乐我心里本来就有内疚,听阿丽这么一说,我心里就更加的内疚了,当初真不应该对她说出那么绝情的话。哎…

    “乐乐人呢?怎么不见人,我有点事情想对她说”。我又在纸上写道。

    “他知道你今天会醒过来,所以做飞机回北京去了,噢对了临幸之前她叫我还给你一样东西”…说着阿丽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银行卡,我一看,正是我在审讯室给乐乐的拿张。

    “她为什么要还给我,没有它,她回北京还怎么活”?我又写了一句。

    阿丽一看,以为是我多想了,对乐乐白担心,扬了扬银行卡对我道:“陆大哥,你放心,乐乐的爷爷是个博士,家底肯定好,乐乐不会饿死,如果你实在不放心过几天你跟我上北京去找她不就行了”?

    显然阿丽没有知道古教授离世的消息,乐乐那丫头现在在北京无依无靠的,她脑子又一根筋,指不定会碰出什么篓子,还有她身上一分钱都没有,在北京那黄金地,什么东西不要钱?!想着,我后悔当初把她赶回北京的决定,不行,去云南看过舅爷,我一定要亲自去去一趟北京,要不,我实在放心不下那丫头!

    打定主意,我对阿丽点点头,答应她的这个提议。她看见我点头,脸上不由一笑,不过她这笑跟之前发自内心的笑不同,笑得十分的牵强。之后她把银行卡放在我的床头边便背对着我离去。

    被阿丽喂了一碗粥,肚子虽然只是三分饱,没有吃够,但多多少少也缓解了我的饥饿,不然我肚子现在还在饿着。肚子不叫了我的困意逐渐来袭,睡梦中,我都感觉到伤口愈合带来的浑身瘙痒。

    接下来的两天我都是在床上度过了,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自己会浑浑噩噩的在床上度过一天的时间,或许说能在床上安心的休息两天。当天下午,张叔带着倪唛,还有阿丽就开始岔开绑在我身上的白色绷带。我还是依旧讲不了话,张叔对我说叫我不要着急,说我现在喉咙气管都好了,就是没跟声带通气,在过两天就能开口说话,叫我不用担心。我当时就白了他一眼,什么气管没通气,这煞笔都看得出是瞎掰!

    说话间他们就各自分工,从上而下解下我身上的绷带,被解下来的绷带连着一层黑硬的烧焦死皮,死皮一被剥落,我就看见里面重新生长出来的新皮肤。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被火这么一烧,换了一层皮身体白了不少,嫩了不少,不仅活动自如,而且感觉吸气的时候都变得更顺畅了不少。他们解开到了下半身的时候,我意识到什么,因为不能开口说话,所以只能点了点专心剥绷带的阿丽,在指着自己的下半身,用最新告诉她一个女孩子在这里不方便。阿丽毕竟是年轻人,一看我动作,在看了一下我嘴型立刻明白过来,低头红着脸便走了出去。阿丽离开后,张叔跟倪唛加快了速度。只是一支烟的功夫就把我全身上下的绷带都解了下来,光屁股白条一身的我,一把就用手捂住了关键的位置,张叔和倪唛相视一笑,知趣的也关门离开。我一看他们都走了,不敢多耽搁,噼噼啪啪的就打开衣柜,拿出了几件衣服裤子,刚穿上了一件裤子便闻到自己身上熏天的臭味,那气味比尸臭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眉头一皱,拿着一件光着膀子便走到二楼的洗凉房,要洗一个热水澡!唉,也不知道自己多少天没洗了!边想着,我就抬头看了看镜子里面的自己,一看到左边胸口的位置,我经得都不懂要吸气还是吐气了。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左边的胸口多出了一个纹身!一个怪异的婴儿人脸纹身!它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为什么刚才没有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