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云南之行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26本章字数:2850字

    我脑子一下子全白了,一个其他的什么纹身对我来说也没什么,只是这个婴儿鬼脸纹身不正是汉白玉石棺上的降娃图腾吗?它怎么会纹到了我的身上!我自己也想不出个所以然,简单的冲了一个澡,便三下楼去请教张叔,张叔毕竟是老江湖,也许会认得这玩意是怎么回事!

    我跑下了楼,刚一来到铺子大厅,就看见张叔跟倪唛两人在喝闷茶。他俩见我匆匆忙忙的下楼,好奇的目光就都投到了我的身上。我实在是太着急,走到他们面前额哦啊啊的比划,弄了半天他们也没明白我要表达的意思。倪唛这小子激灵,从口袋里拿出一支笔和一张纸摆到我面前,叫我想说什么就写在上面。

    我怎么没想到这方法!?我暗骂自己脑筋短路,拿起笔就在纸上写“我左边胸口为什么会出现一个鬼脸纹身”。

    等倪唛两眼,张叔懒散悠闲的目光立刻发亮起来!

    “小舅爷,快给老夫看看你胸口的纹身”!

    我一看他这表情,心说张叔可能真是知道这鬼脸降娃纹身的来历,立刻放下我手上的笔,用手就把薄薄的衣服拉了起来,凉得,我浑身就是一阵哆嗦!

    衣服一拉起来,张叔一眼就看到了我左边胸口上面的鬼脸降压纹身,脸上的表情瞬间都凝结了!倪唛一看就知道不懂这玩意,指着我左边胸口上的纹身就大笑:“啊祖,这么称呼你可以吧!我说你往自己身上贴个贴纸应该贴像什么狼头,牛头,龙头的,这样子看起来凶猛,你说你没事往自己胸口贴个娃娃脸这算什么事儿,弄得跟个娘炮似的”!

    我此刻心思全在这纹身上面,实在没心思跟他生气,拌嘴,再说我也说不出话。倒是张叔,一个爆拳就往倪唛头上招呼

    “臭小子,别给你爷爷丢脸,平时叫你多看看书,别老是把精力花在女人身上!你就是不听,别老是拿要给老张家传宗接代做借口!你看看!什么都不懂就不要讲话,一边呆着去”!

    看得出倪唛很怕张叔,捂着脑袋一脸委屈的低着头,都不敢再正眼看张叔一下!

    没有倪唛的搅和,张叔往我身上凑近了眼珠子,仔细的打量着我胸口的纹身。一会儿吃惊,一会儿恐惧…总而言之,脸上表情精彩得,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过了一会,他缩回脖子,冲我摇了摇头,小声的嘀咕道:“不应该啊,跟老家伙身上的纹身不一样啊,难道真的是中了昆仑石的诅咒”?嘀咕完,又闷头继续想。

    我一看,这老头葫芦里又要倒卖什么药?这不是存心吊我胃口让我心痒痒吗?手指碰了一下他的肩膀,又捡起地上的笔往茶几上的白纸上写道:“你到底知不知道这玩意是怎么回事,怎么刚开始拆绷带时没见着,然后又突然出现在我身上,怎么会这么邪门?是不是我真中了昆仑石的诅咒”?

    听完倪唛翻译,张叔又冲我摇了摇头

    “小舅爷呀!你有所不知,这玩意真名叫降娃,是麼教信奉的一种圣神图腾,一般都是麼教最厉害的人物比如麼教的大祭师创始教主才配纹在身上,以示一种尊贵身份的象征。说它是昆仑石的诅咒,老夫不敢确定,所以老夫也不知道他对你有没有危害!至于它为什么会出现在你身上可能是你这段时间跟它的图腾本体接触,所以它转移到了你的身上。不过这都只是老夫的推测,老夫对这个东西也是一知半解,但是有一个人他肯定会清楚这玩意”?

    “谁”!我写道。

    “你的舅爷!因为他身上也有一个像你一样的人脸图腾,不过跟你身上的图腾又有些不同”!

    被张叔这么一说,我顿时就想起舅爷的后背也真有一张造型跟我差不多一样的鬼脸纹身,小时候我舅爷光膀子给我洗澡的时候我经常见,当时还小,没有多想这纹身的来历,现在仔细想想,真是后悔为什么自己当时没有一颗小孩子勇于好问的心……

    “小舅爷,老夫不敢保证这玩意到底对你有没有什么危害,你赶紧收拾一下东西,现在就跟老夫过去云南找你舅爷,只有把你交给他我心里才会安心啊”……张叔说完,给倪唛使了一个眼色,倪唛会意,转身便走出了外面。倪唛离开之后,转而张叔我对我说:“小舅爷,你还想什么呢?赶紧上楼收拾收拾东西,10分钟之后我们就开车就去云南”!

    张叔这反应让我来不及适应,不过早点去云南也好,这样就能早点跟舅爷见面,而且也能弄清楚我身上那纹身为什么会出现在我身上。想着,我对张叔点点头,拉下衣服,回到楼上,打开衣柜在里面拿出两套衣服塞进装备包里头,重新走出来,确定关上了房门,才重新下楼。

    到楼下时,张叔已经等得有点不耐烦,一见我下楼便火急火燎的拉着我拽到外面。走出外面,锁上了铺子的大门,转过身,我就看见倪唛坐在那辆黑色车子的驾驶座上一个劲的冲我挥手叫我过去,张叔已经做到了副驾驶的位置。我刚想走过去一个声音就把我打住了

    “啊祖,你要去哪里”?

    声音是从我右手边传过来的,我侧头看了看,发现来人是阿丽,看见我扭头,便冲着我小跑过来。

    “你…你…你们要去哪里”?她胸口一伏一伏的喘着气问我道。

    她看了我小半会儿,发现我没说话,想到什么,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滑动几下解开屏幕锁,点到手机界面的一个软件递给我对我道:“喔……你打字到手机里给我看就行了”。

    要是换在以前,我绝对不会浪费时间去解释一件没有必要告诉别人的事情,但现在不知道为什么,阿丽在我心目中多了一份久违的亲切感!所以我没有冷眼看她然后离开,而是接过手机,噼噼啪啪的就在虚拟键盘打下一行字:“我跟张叔和倪唛要去云南办点事,几天之后我就会回来,到时我会一起跟你上北京找乐乐,你放心吧!我不会出什么事儿”!

    “是要治疗你的喉咙吗”?她又问。

    我一愣,她不知道我此行云南的目的是找我舅爷,也许不知道也有不知道的好处,倒不如顺着她的话说,省得叫她为我提心吊胆的辗转反侧,转而对他点了点头。

    “既然这样,你可以带我去吗?说不定我在路上可以照顾一下你”!

    “不行”!我在手机上打起来“跟在我身边太危险,我不希望看着你跟我一起跟我犯险”!打完了字,我把手机交还给她,因为不想看到她脸上表现出来的失望,所以擦着她的肩膀便走到了倪唛车子的后座上,拉开了车门便坐了进去。

    “小舅爷,这个小姑娘对你不错呀!你受伤昏迷这几天,她可从没离开过你身边啊!要是她能是你媳妇,你舅爷下辈子死了也能闭眼睛了”。刚坐上车,张叔语重心长的就对我说道。我被他这么一说,脸上有点不自在。倪唛已经启动了车子,倒好了车,说话间就开了出去。透过后视镜,我看到阿丽呆呆的背对着我,站在原地,越变越小……

    开车去云南,听倪唛说少说都要一天半的时间,他车技不错,车开的很稳定,尽管碰到了石子路段或者泥泞路段都能把车子控制得很稳定。因为我伤刚好不太方便,张叔又不会开车,所以接下来这一天半都得是倪唛开。

    我原本担心这年轻人开车疲倦会睡着,然后正好开到山路什么的,所以一直警惕的观察他有没有疲惫的迹象,一直看到了第二天早上六点钟,我都没有看见他打过一个哈欠,心里顿时宽心。听着车里的轻音乐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我醒来是被倪唛摇醒的,我看了一眼车子上面的数字时钟,已经是下午两点多,此时车子是停在路边的一家大排档旁。饭店不大,门口的正前方挂着一张牌子《小地方餐馆》。一见着餐馆,我肚子就不由自主的叫,想来昨天连晚饭都没有吃过,现在肚子真是饿的难受!看了一会,倪唛扶着张叔下了车,然后绕道我旁边,敲了敲车子的玻挡风玻璃,让我把把它放下来。我会意,放下玻璃就听到他打着哈欠对我说:

    “走,进去吃点东西填填肚子好好休息一下再继续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