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胎盘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26本章字数:3110字

    我下了车,关好车门,便跟着倪唛张叔两人进了那间小餐馆。餐馆不大,推开门里面的东西一目了然。两边是并排的两行塑料桌椅,右边有五个,左边只有四个,中间是一条走道。这里边放眼看去没有一个人,老板的人影也找不着。倪唛叫了几声,又不耐烦的等了几分钟,最后还是没有一个人。

    “咦?这算什么事儿,有钱上门赚都不赚,什么理儿这是”!倪唛骂到。

    “哎“张叔敲了一下倪唛得脑袋”别开口闭口爆粗,净丟老张家的脸,看见没有,前面那里应该就是厨房,也许是这里太偏僻,少有客人,老板就在厨房里面打盹了,你过去瞧瞧,看看里面有没有人”!

    倪唛挠挠头,不高兴的看了张叔一眼,没敢吭气,朝着张叔手指的方向慢慢就走了过去。

    张叔无奈的摇了摇头,在左手边的一张塑料椅子上就坐了下来。我也坐在他前边的那张椅子上,点起一支烟抽了起来。

    大概有五分钟了,我的烟都已经吸到了烟头,说灭就要灭了,倪唛还不见回来。我感觉不对劲,看了张叔一眼,发现他此时也正向我看过来。

    “奇怪,这臭小子怎么还没回来,难不成招子没亮着撞墙晕了……”话刚说完,几乎是同一时间,我就听见里头传来倪唛的一声怪叫声:“我靠,吃人了”……我和张叔都是一惊,又相互对视了一眼。我拦下坐起来要过去看看情况的张叔用眼神示意他@你腿脚不方便,在这里坐着,我自己进去就可以了!

    张叔很信任的对我点了点头,没有在多说其它什么废话,沿着刚才倪唛过去的路线向前。走了10米左右,餐馆已经到了尽头,右边是厨房,上面写着厨房重地,生人免进的标语。我向里边瞅了一眼,平方米大小的厨房都是杂乱摆放的厨具,乱了一地,煤气灶上还生着小火,锅里是打着气泡沸腾的热水。看样子主人肯定是因为什么事情出去了。可是倪唛去哪里了呢,这里并没有其他空间了。琢磨着,我抬头往上看了一眼,无意中竟让我发现头上居然还有一个阁楼一样的楼梯一根麻绳从紧绑着楼梯垂直挂下来。这里怎么会有楼梯?莫非倪唛真是跑上去了?他刚才喊的吃人是什么意思?是不是碰到什么危险了?说实话,这小伙子人还是不错,脑子也激灵,除了话多让人烦其他都挺不错的如果他遇到什么危险因为我不去救他或许是因为耽搁时间没来得及救他,张叔那么老了,说不定心里承受不了,一下子都噎气了!

    我晃了晃脑袋,抬起右手便抓住了那根绳子,一把把木梯子给拉了下来,连同被扯下来的还有一缕来自外面刺眼的白光,一下子顿时刺得我的眼睛就是一白,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看什么东西都是灰蒙蒙的单色调。

    揉了揉眼睛,我感觉好多了,顺着被我拉下来的梯子便走了上去。刚探出一个头,我就看见了和餐馆大为不同的另外一个坏境,准确来说,这餐馆地势高低不同,从我们停车的角度就是低的,就相当于这个平面的地下室,真没想到,一层平房的小地方也是别有洞天。探出了身子,站到了这里原地转了转两圈,打量着这里的情况,心里有了计较,原来这里是餐馆的后院,我正前方不远处就是篱笆围起来的院墙,上面干枯的葫芦藤,黄金葛爬满了篱笆,又落满了一地。我又转动眼熟,调整视线,想寻找倪唛的身影。果不其然,转到右手边院墙的时候我就看见尼玛在躲在围墙边一脸大白瑟瑟发抖的冲我摆着手。我下意识的想开口问他什么事儿,额啊,两声才想起自己不能说话,现在是个哑巴。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压低脚步走到他旁边蹲了下来,冲他比划了两下。他很激灵,一下子明白我的意思,拍了拍我的肩膀吸了一口气说道:“我告诉你呀,里面有个女人在洗人皮,妈的,肯定是刚从人身上剥下来的,血糊糊的,地上还有清洗的盆子跟满江红一样,忒渗人,我刚才忍不住叫了一声,幸好这女人戴着耳机没听见,不然我身上这身皮也得被他扒下来,放到那盆子里面洗”!

    我觉得他这话说大了,光天化日的还靠近公路她都敢洗人皮,我也经常扒皮,不过拔的不是我的皮,无非是一些穿山甲还有狐狸皮,但这些玩意我只敢在暗地里面进行,要被老百逮中,像我这般的常犯也够我吃上五六年的牢饭,弄不好枪毙都有可能。你说还有人敢光天化日剥人皮?她不是少根筋就是不想活了!倪唛见我一脸表情都写了对他的不相信,鼻子哼了一声:“不信,你自己看看,眼真真的事情多说不信,那等于没用,不过你一看,我能保证你三天吃不下饭!恶心死你”!

    嘿,死人死了上千年的我也跟他们打过照面,亲密接触,这一张人皮能算什么事儿?给自己充了充士气,猫着弯,就慢慢站了起来。由于篱笆不大,一米六左右高度,远的地方看不清里面的情况,近一点的地方还是可以的。我伸脖子探头往里面这么一瞅,真就看到一个穿白色衣服的女人拿着一张盘子状的东西,在一个盆子里面清洗,盆子里面都是鲜血,还有不少流出了盆子外面。我顿时头皮一麻,他奶奶的,还真有人洗人皮!

    倪唛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站了起来,咧着嘴冲我得意的笑,好像再说瞧,看见了吧!你个煞笔一样的词汇。

    过了一会,我顶住现场视觉对我眼球的刺激,在那个女人扬起那块人皮的一瞬间我就看出了一点端倪!奇怪!这好像不是人皮,人皮应该是有点红黄血色的,怎么她手上那玩意越洗越白,现在还透明了呢?皮我也扒了不少,虽然不是人的,但相似之处还是有的,这透明滑腻的东西绝对不会是人皮!但会是什么东西呢?因为阳光刺眼的缘故,我半闭着眼睛,又出神的看了一会儿。倪唛受不了这个刺激,手掌捂着眼睛,手指间露出的那几条缝隙却又让他满足了好奇心。

    “你们两为什么会在这里”?一道中年人的声音突然从我们两个耳朵后面传来。因为太过出神,所以顿时就被这声音吓了一跳,倪唛都已经吓得把脸贴到了黄金葛的藤蔓上,也不知是疼得还是吓的,身上抖的很是厉害!

    我最先反应过来,过头一看,一张中年人的脸差点就跟我的鼻子碰上。我下意识的往墙壁上退了一步,这才能看清他的长相。

    他身高跟我差不多,穿着一身解放军衣服,碎发头,国字脸上的双夹各自有两天长10多厘米的大伤疤,充满敌意的看着我们俩儿!

    “你们来这里干什么”?!他又重复的说了一遍?

    我说不出话,手推了推倪唛的后背,这小子随机应变的能力不错,先愣住了两三秒,然后呵呵的笑了笑,转过身笑道:“嘿,我是来这里吃饭的,你别误会,我是看见没人招呼我们才找到这里来的,我们这就离开,这就离开”。

    俗话说得好,叫伸手不打笑脸人儿,倪唛一脸笑确实缓和了气氛,只见那中年男人低头想了想,说道:“下面那老爷子跟我说了,你们赶紧离开,这里不能乱逛”!

    倪唛一听,连连点头,拉着我便原路小跑的离开,搞得像是偷东西被主人发现逮了正着一般!边跑着,我回头看了那中年男人一眼,发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可能是进去里头了吧。还没来得及多想,我已经被倪唛拽这裤腿下到了那个楼阁,也就是餐馆。

    狼狈的跑回餐馆,我就看见张叔一只手撑着头另一只手拿着牙签剔牙,一脸的不耐烦。我跟倪唛跑了过去,屁股刚一碰到椅子便听见张叔问倪唛:“喂!臭小子,跑哪里去了,叫你找老板,你给我跑了那么就,是不是这里面有一个大辫子婆娘啊”!

    倪唛听到了张叔的问嗬,气喘吁吁的也来不及回答,哈着大气就拿起桌子上的水壶往嘴巴里灌了两口,咕噜噜的喉咙发出一连串噎水的声音,喝了一会,舒服得发出“啊~”的一声怪叫,才如此如此,这般,这般的跟张叔讲起事情的经过。中间有些内容他他是吹嘘了一番,至于那个远远看起来长得十分白净养眼得老板娘,也被他说成吸血僵尸一样得形象!听得张叔一愣一愣的眼睛都忘记眨了。

    倪唛说完,呼的一下长吐一口气,一下子放松下来椅在了塑料凳子上。张叔则用手撑着脑袋眼睛看着桌子上的菜单发呆,也不知道想些什么。

    过了一会,他长叹一口气

    “听你这么说,那玩意像是人皮!”

    “不像人皮?那像什么”?倪唛插了一句话。

    张叔用没出息的眼神白了他一眼,但脸上都是忧郁的神色!他翻了翻桌子上面的菜单,沉声道:“如果我没有想错,那玩意应该是胎盘,孕妇刚生下孩子然后排出来的新鲜胎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