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抵达 上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26本章字数:3005字

    眼前这一幕让我十分震惊,真是没想到张叔身手居然如此的敏捷,出手的速度快得我一点也没有看清楚,难怪他能不费吹灰之力的进入我紧锁起来的房间!

    白衣女人见中年男人被张叔随手这么一下子变得血肉模糊,对张叔还有我们不禁也有所忌讳,不敢在轻举晃动,连忙把倒在血泊里奄奄一息的中年男人扶了起来,樱眼怒斥了我们一眼,扶着他便慢慢走刚后面厨房,估计是回到上面阁楼去了。

    张叔踢了一下还对着白衣女人流口水的倪唛,骂道:“没出息!还愣着干嘛!出去开车啊”!

    倪唛被一踢浑身疼得一个激灵,擦了擦脸上的口水,对张叔嘿嘿的傻笑一下,便扶着张叔走了出去。

    我也不敢多在这里耽搁一阵子,在桌子上抽出一张纸巾,跟在他们背后,边走边擦着糊糊油腻腻粘在脸上还有衣服上的菜叶。一想到那玩意可能是白衣女人这胎盘那只手煮出来的,我恨不得把被粘在皮肉上的东西全部扣下来!

    就这样,我们肚子不仅没有沾到一点荤腥还惹了一身臭!

    接下来还是倪唛开车,旅途无聊,又因为刚才的刺激无法睡着,只好抬头依靠在后座上,看着车里行车记录仪映射出来的外面情景发呆。车里的沉闷气氛没有持续多久,就被倪唛的的声打破。

    “哎!爷,刚才那些人什么来头,他们两个人,被你打残了一个,剩下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我们这边有三个人,犯不着逃跑吧?这肚子还在叫呢”!

    张叔一听,抬起手就要在倪唛头上狠狠敲上一下子。倪唛一看赶紧一只手捂住脑袋,另外一只手指了指方向盘,示意现在自己正在开车,等下打下来闹出什么危险就不好了!

    没办法,张叔手在空中犹豫一会儿,没打在倪唛头上,给收了回来。

    “臭小子,什么来头都不懂还敢留下来吃饭!你知道那些胎盘是怎么来的吗”?

    倪唛摇了摇头,表示什么都不知道,我也来了兴趣,侧耳倾听起来。

    张叔一见倪唛摇头,脸上得意的一笑。

    “哎呀…干他们这行的人都十分邪门,叫、叫什么“流黑”!80、90年代他们这帮人在广东盘踞,开妇科医院!目的是拿到产妇肚子里面的胎盘,或者是给怀胎五六月的产妇做流产手术拿到她们肚子里面的死婴!”

    “死婴”?!倪唛一声怪叫:“他们那这玩意干嘛?未免太恶心些了”!倪唛忍不住插了一句。

    张叔白了倪唛一眼

    “废话真多”!

    倪唛一听不由缩回了脖子,眼睛集中精神的正视前方,认真的开车起来!

    张叔又顿了顿,开口到:“刚才跟你说过,胎盘滋阴补阳,延年益寿,所以不少豪门有钱人当官的官太太都喜欢吃这玩意儿,自然赚了不少的钱!但胎盘这玩意儿资源有限,所以他们又把婴儿也当做赚钱的对象,据说四个月刚刚成型的婴儿灵气最盛,这时给人服用功效最明显,吃一个婴儿就可以年轻十岁。但这种缺心眼的事情干不了多久的,很快就90年代后期引起中央的注意,派了当时一个大官下来到广东视察,来到广东当晚住在一个旅馆里面就被“流黑”的那些人一枪给蹦死了!哎…这事情不知道在当时有多轰动,那时中央的领导都派了几十个飞机过来广东,目的就是找出流黑那帮人。可那些人有钱,钱的本事比什么都大,一早他们就收到消息,逃顿出国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自从那次以后,那就人好久都没有出现了”。

    “可是爷,刚才那两个人也有可能是贪钱所以才干这活儿的呀”!倪唛说道

    张叔摇摇头

    “不会!不会!刚才我跟他们对过话,如果是普通人,他们绝对不会听出话里什么意思!你看看,这第一句黑头的意思是说出我们来这里没有任何目的,灯下风,无影无踪,就是这意思!转而他们也用黑头跟我对了,问我们是干什么的,你说他们会像是普通人吗”?

    倪唛一脸恍然大悟,使劲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说道:“爷爷,你是说那些流黑的人可能回来了”!

    嗯……张叔长长的应了一声,脸上表情一下子变得忧虑起来。

    “那些人我们不管是不是回来了都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没事儿,他们如果上门找茬,你爷爷也有的是办法应付”!

    张叔嘴上虽然这么说,但脸上的神色都被我看到眼里,不过云南地方这么大,想找一个人如海底捞针,想着我的心不由放下了一半。

    车子一路由广西隆林,田林向东南继续行驶了七八个钟,不知穿过了几天盘山公路,几条的抖荡小路,头晕眼晃冒金星多少次!也不知停了几个加油站,吃了多少零食泡面瓜子,当行车记录仪,提示前方云南收费站,距云南还有三公里的时候,我心里的期待劲都已经被这机械的声音带到了云南飞往到了舅爷的身边,到那个时候,心中所有的疑团都会得到舅爷的解释吧!

    边幻想着和张叔见面时的情景,车子就駛离了高速公路通往云南的最后一个收费站,以每小时九十公里的时速又在高速公路上又行进了半个多钟终于离开了广西行驶到了云南跟广西接壤最近的一个县城——广阳县!

    到达广阳县城,已经是晚上九点四十多分,夜晚无论哪里的县城,只要有夜猫子灯光都会姹紫嫣红。倪唛一边开车,听着车里播放的音乐摇摆,一边往公路两旁张望,过了一会儿,他提议先找个吃饭的地方好好的填饱肚子,然后在睡个觉,明天在继续上路。不用说,张叔年纪毕竟大了车马折腾也吃不消,同意倪唛的提议。我见张叔同意,自然也没有什么异议,这一下午,倪唛在加油站买了不少的零食,虽然没有油水,但怎么着还能填饱肚子,我就不同,因为张叔说我喉咙气管还没完全恢复,吃这些热气的东西容易发炎,所以只喝了一瓶营养快线还有一个膨化面包!虽然到县城里我这情况不能乱吃东西,或者大吃大喝,但好歹可以吃饭热乎乎的小米白饭!

    见我们两人都没有异议,倪唛脸上乐开花了,左右看了两下,见没有什么状况就把车子停放在道路的临时停车线。停好车,从口袋兜里掏出手机,打亮了屏幕,聚精会神的查找着什么。我伸了一下脖子,往他手机屏幕上瞅了一眼——高德地图,云南广阳县离这里最近的餐馆!两三秒手机缓冲了一会儿,屏幕上就出现一个饭店的名字——广天酒店!看这名字真够阔气!我看了一下,离这里不远,屏幕上现实的路程是一公里,一直直走就会到了。

    选定了这个进酒店,倪唛开了手机导航。只是五分钟的功夫,我们的车子已经停放在广天酒店的地下停车场。停放好车子,我们三人便饥肠辘辘的走进酒店。进了酒店,我们走到酒店的柜台,柜台的招待是个年轻水灵的小姑娘。倪唛这家伙一见漂亮姑娘就没出息,开始跟酒店的柜台小姐打趣骚扰。可能出于酒店规矩还有礼节,那小姑娘只能忍着不生气,憋着一肚子的火气笑着一个一个回答倪唛的问题,表情别提多不自然了。张叔等得不耐烦,笑着脸一脚就往倪唛脸上踩了一个重力,瞪着他小声的说:“你小子别在给我丢脸,怎么老这么不正经,后面还有人看着”!

    倪唛这下子老实回来,乖乖的开了一间双人房还有点了一大堆的菜,刷卡付了押金,便扶着张叔走上房间。

    我们的房间号是508也就是在五楼,因为张叔腿脚不利索,所以只好等着酒店的电梯上楼。来到508打开了房门,倪唛点的饭菜已经放在了桌子上。倪唛差不多两天没有吃饭了,见到一大桌子的菜立即如同饿狼之势扑到了桌子旁,拉下一只鸡的鸡腿大口的撕扯起来。狼吞虎咽一阵子,肚子三分饱,动作停顿了一下,想起什么,回过头对我和张叔说:“爷,小舅爷,你看看,我这,我这,肚子太饿了,哎,你们别愣着了,赶紧过来吃,这酒店饭菜真不赖”!

    张叔摇摇头,没有说什么,看了我一眼:“唉…小舅爷,我们过去吧,不然倪唛这小子都要啃完了”!

    我对张叔点了点头,扶着他走到桌子旁边吃饭。一桌子美味,我只能看,不能碰,能吃的东西就是青粥海带,加几片绿色蔬菜,难受劲就别提了!

    我们三人吃饱了东西,打了几个饱嗝,一路开车坐车的疲劳让我们都是一阵困意来袭,几个大老爷们也顾不上身上多脏了,关上灯,一把就躺在床上,两分钟没到,我就在梦中听到了倪唛打呼噜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