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抵达 下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26本章字数:2876字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八点多钟,不约而同的我们都醒了过来,状态不错,舟车劳顿的疲惫虽没消失但也缓解了不少。我们三人简单的洗了把脸,在刷了下牙,点服务叫了三分简单的早茶,吃完等倪唛刷卡结账就开始驶离这个云南边上的县城。

    坐上了车,无聊的旅途开车又开始进行。云南这地方素有彩云之南之称,四季来自四面八方的游客自驾游前来观光旅游的都很多,交通只要是一级二级公路,总是会有一点小堵塞,走走停停的不禁车子吃不消,连我们看得都会来着打呵欠。

    下午四点多钟,将近七个小时的车程,终于是到达了江川县。这江川县隶属云南的玉溪市,其历史渊源能追究到先秦,称之为滇地。江川县历经了几个大国很小国统治,先是先秦,再到西汉,其次是南召,到唐元贞时期又改为千户所,直到元朝的时候才并州进县,改州成县。历史的沙在它的沉积的不是我们现代人想想就可以明白的。

    这里的地形地势十分特殊,由盆地、湖泊、中低山脉组成。这样的地势十分少见,所以素有“滇中碧玉,高原水乡”的称谓。当然,我知道的这些都是倪唛这个本地人跟我吹嘘的,是真是假,百度上的答案最被外省外乡人公用!

    与闲来无事,看着江川县城上的各种人,有叫卖水果的声音、还有叫卖卷烟的声音,叫卖混沌饺子、汤圆,九溪馍馍的声音都交融在一起,延习了千年的民间风土人情,让我这种常年杀生见血的人都感到有一丝尴尬,觉得自己的到来,总会玷污了它的神圣。

    “小舅爷,再有半个钟,等车子过了这段环山公路,到了大川镇,地儿就到了”。

    我愕然,不知所措的点了一下头。

    张叔淡然一笑

    “老夫是想让你想想要说什么话,这么些年都没见过面了,应该有说不完的话”。

    说不完的话有是有,但也得我能开口说话不是?我对着张叔,指了指自己的嘴巴。

    张叔一看,拍了一下脑壳子

    “哎呦,你瞧我这记性,唉,不说了,你舅爷识字,把字写在纸上他也能看得懂,不想老夫啊,什么东西都学得块,就是字儿,一看就头疼脑热胸口闷,不说也罢,不说也罢”。

    张叔没有继续讲下去,靠在座椅上面闭目养神。我则听着车里播放的流行音乐整理一下跟舅爷谈话得策略:这老家伙是只老狐狸,要不是碰上了油水肚,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他是做什么勾搭的,真就还被蒙在鼓里,以为他只会是一个慈祥和蔼,没有攻击力的老人。

    我的思绪跟着车子在盘山公路上打转。想着想着,不知道过了多久,车子由快行到慢行然后变成停止,一下子就把我得思绪拉回到现实。

    “哎!小舅爷,到到地儿了,别楞在车上了,等下我锁上门你就出不来告诉你”。

    我白了他一眼,打开车门,下了车。张叔见我下车,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根树叶在我身上又扫又拍边说:“小舅爷,这是我们这里的规矩,来趟云南不容易,得用艾草扫扫身上得晦气,保平安,保平安呀”!

    见他神神叨叨的,我虽然很不高兴,但毕竟这是人家的风俗规矩,我也不能说什么。

    张叔在我身上拍拍打打了一阵子,突然一下子用力拍在我的背上,虽然穿着厚厚的冬衣,但还是被他这么一下子拍得咿呀一声叫疼。我刚想回头说点什么,却听见张叔说道:

    “好了,礼毕!倪唛,带着小舅爷进屋吧!那老家伙等不及了”。

    “是,爷!”倪唛应了一声,没等我弄清楚情况,二话不说就把我领进院子。

    一走进院子,我就吃惊不小,第一眼从外面看的时候倒也没觉得刺激人的眼球,一进来,视觉给我的冲击却是不小。

    院子没有豪门的金碧辉煌,雍容华贵,但古典的少见的建筑风格却是格外的少见。

    倪唛此刻领着我走在一条鹅软石扑过的一条笔直的小路上,两旁是整齐翠绿的桃树,它们是按日出日落的轨道种植,所以非但没有阴森森的冷气,反而多了一丝春意盎然,让人感觉非常的舒服。走了大约五十步鹅软石路又拐了一个小弯,两侧的桃树还有地上的鹅软石路也渐渐消失,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个圆形的石门,门上用我无法看懂的字体写我头大的三个打字。倪唛一路上没跟我说动说西,叨叨着这里的布局,他见我看着石门上的三个字得意的一笑,拍着我的肩膀就说:“哎呀…小舅爷,那三个字是用甲骨文写的,哎,你看不懂不奇怪,这样吧!今晚你跟我出去玩儿,我就告诉你这三个字什么意思”!

    我知道这小子心里打的什么算盘,带我出去只是拿我当幌子,忽悠过张叔,鬼知道他带我出去会把我丢在那个山沟沟里吹冷风,我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路都不认识,又没办法开口讲话,这要是他一时爽快把我丢下了,我不得饿死在外面。差破的的心眼,我冷冷的瞪了他一眼,也不理会他在叨叨我什么坏话,迈脚跨过圆形石拱门,走了进去。

    跨过石拱门,我的面前便出现一栋漆红木做成古代建筑风格的房子,很大,上下打量了一下,高应该有10,长大约有30来米,我前面的位置,也就是门口,两只石狮子伫立在门口,石狮子的后方伫立着支撑房子的八根红漆木柱子,每根柱子上面都这些一些让我无法看懂的怪异文字,再加上屋子上当挂起来的一副龙虎相争图更是让我费解!我目光一转,打量房子的左右边,我左手边的位置是连接在房子侧边的一道长木走廊,右边是假山还有一个碧绿的鱼塘,鱼塘中间有一座小拱桥,方便人近距离的观赏鱼塘里面出来冒泡的金鱼。

    看得出神感叹的时候,屋子的木门突然被什么人推了开来,我回过神定眼看了看,一个身穿桃红色旗袍,乌黑长头发披肩,身体线条柔美的女人便出现在我的面前。

    倪唛十足的色狼本色,一见漂亮的女人就会失去分寸,从我后面跳了出来,阴阳怪气的就问:“苏平妹子,早上好啊,好久不见还是那么美丽漂亮,魅力四射!哎,对了!吃过早饭没?今天吃饭用的是圆形的碗还是方形的碗”?

    那叫苏平的女人根本没有理她,好像当做他不存在一般,淡淡的看着我,不冷不热的说道:“你是陆继祖”?

    我点点头。

    “跟我进去,舅爷他在里面等你”。她的语气很冷犹如天山的寒气一般,脸上冰冷的没有一点感情,好像看破凡尘,不吃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般,细看之下,我的外冷内热,跟她根本无法比较。

    我以为我听错了,她居然也叫舅爷那老狐狸做舅爷,看她这年纪跟我差不多,舅爷他什么时候瞒着我收了个小妹?正想着,她又说道:“你要想到什么时候”?

    我一愣,明白过来,迈着步子小步上前,倪唛也乐呵呵的跟着我的后面,在他的眼珠子里,我全部看到的都是那个女人的倒影,这小子真是可以!

    我摇了摇头,走到门口,她见我走上来,侧着身子,做出一个请的手势。我自然不客气,再说这里是舅爷的家,也就是我的家,我客气什么?!倪唛不同,原本也想跟着我走进来,不料却被那个叫苏平的女人拦在门口,一把把他推了出去,然后在一个冷面一把就把门关了起来。转过身子,淡淡的看着我,冰冷的语气说道

    “跟我来”。

    她这模样让我看得非常的不爽,但对一个女人生气那就显得我心中狭隘,只好憋着气跟在他后面走。

    屋内一共有三层,第一层应该是大厅,没有一个房间十分宽敞,大厅靠墙两侧有两排巨大的长方形玻璃柜子,里面都是一些我无法道出所以然的古董玉器,正中间的一张红木桌上一尊婴儿大小弥勒佛微笑的正视我东南西北各自有通往楼上的木楼梯。二楼三楼都是房间,由于都是清一色的色彩,让我无法看清楚一共多少间房间。

    苏平带着我从东边离我们最近的木梯走上二楼,穿过走廊,来到二楼正中央的那间房间,轻轻的推开木门,回头看了我一眼,什么也没说,便走了进去。我楞了两三秒,紧随其后,跟着她,也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