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重见 上)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26本章字数:2907字

    这间房间比起外面来很朴素但却很大,我眼前是一个白色的屏风,风铃垂直的下挂着,四周的木墙上到处可见的都是一些现在的毛笔书法画。我认得出这上面的笔记,这是舅爷的笔记毫无疑问。

    苏平关上门,走到前面,带着我绕过屏风。接下来的我的眼前便是一间卧室,然后再是一个我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的背影手捧着一小杯的茶坐在木桌旁的小凳子上,茶的香味已经弥漫进了我的鼻子。

    “狗崽子,见到舅爷怎么还不过来”?说着他捧着杯子,慢慢的转过身子,没错,他就是舅爷,我找了十几年的舅爷!他和十多年前一样,老得已经没办法让人看出那里老,但十多年前终日郁郁的眼色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转代它的是一种让我说不出的眼神。

    之前脑子里虽然无数次的想想过和舅爷见面要说什么话合适,但这么一见面我却什么都忘了,脑子一顿空白。也不知道要说什么说什么话了!不,应该是写什么话了!

    边想着,我走到舅爷旁边的一个小凳子,毫不客气的做了下来,给自己倒上一杯茶,咽了两口。当然也就只有对舅爷可以毫不客气,因为他是我唯一的家人!

    我们爷两,坐着都不在说话,舅爷还是喜欢像我小时候那般慈祥摸着我的头。摸了一会,他手一停,脸色一变说道:

    “狗崽子!你说你干什么不好,跟人去学盗墓,这下好了,要不是舅爷在你身边安插了一条眼线我看你肯定被陈瑞毙了!那小子可是个暴脾气”!

    我白了舅爷一眼心说我去盗墓还不是因为想要知道你的下落,好了自己在这天上人间潇洒快活,我却在民间历经世态炎凉,脑子勒在裤腰带的杀头买卖,我难道很乐意做吗?那样我真的很脑残!

    心里想了一会,我指了指自己的喉咙,示意舅爷,我说不出话。他恍然大悟:“我怎么把这件事给忘了”?!小声嘟囔了一声,给身后的苏平使了个眼色,只见她比我还听舅爷话的就走出房门。半只烟的功夫,她就拿出一搭纸,还有一支笔放在了我面前的桌子上。

    我拿起笔,刚在纸上写了一个字的笔画,突然想起在我身后的女人,回过头瞪了她一眼,叫她出去,可是她根本不为所动,好像根本与她无关一样!舅爷注意到我对苏平的敌意,摆着手说道:“哎…哎…哎,小崽子苏平她不是外人,有什么话当着她的面,写出来都行,她是你的未婚妻,不会背叛你的,很不会嫌弃你”!

    什么未婚妻?!我脑子里轰的一声巨响,在看苏平脸上依旧没有什么变化,还是那一副冰封千年的冷!好像是早就知道还有接受了这件事一般!

    我一下子肯定接受不了,突然天有一天自己多了一个未婚妻,你说谁会受得了?受不受得了那还是印象问题,要是如果我娶了这女人,每天做得最多就是小两口冷眼对视,也不吵架,也不拌嘴,这以后的生活,少了点刺儿,活着一点味道都没有了!@我摇摇头,不肯接受脑子所想,一把拿起笔在白纸上写道:“这是为什么?舅爷你在耍我?她怎么可能会是我的未婚妻”?!

    舅爷看了一眼我写的内容,叹了一口气,脸上的表情显得非常无奈

    “小崽子,先别冷静下来,舅爷知道你会一时半会接受不了,但你要听舅爷慢慢讲,听完舅爷说的这件事,我相信你肯定会接受苏平的”!说完,他咽了一口茶水,开始回忆起那时候的时候事儿!

    原来在1983年,4月中旬,舅爷曾经组织过一支八人的考古队伍,上昆仑山寻找传说修建在黑暗之中坐立在天路之上的昆仑古国,然后对其进行考察研究。当时苏平的唯一的父亲就参与其中。他们在昆仑山上苦苦寻找了将近七天,当第七天的时候,舅爷他们还是没有找到昆仑古国,身上能维持他们身体热量的东西食物,固体燃料,都接近匮乏,正是如此,他们的计划不得不因为这样所以折回了。当晚,昆仑山上的第八晚,众人睡得正香的时候突然被一阵不知道从哪里发出的刺眼怪光,刺得全都惊醒了过来,都爬出帐篷想看看怎么回事。刚一爬出帐篷,艰难在风雪中一睁开眼睛的时候,他们就看到远方一座看似离他们这里不远的高大雪山山壁上,发出一道细长刺眼的蓝光。舅爷一下子就明白过来,这可能就是传说里面通往昆仑古国的天路!于是就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剩下的那几个人。考古人员对未知事物的好奇心一旦被牵引,那么想让他们停止对未知事物的追求探索比杀了他们还让他们觉得痛苦!所以在舅爷提出要上去看看的时候队伍里剩下的那七个人都异口同声的答应,没有一个反对的声音,似乎对昆仑古国的好奇心,已经完全的盖住了他们身上所忍受的饥寒!

    正所谓望山跑死马,这中国老前辈留下的经验还是有道理的!他们足足走了两个小时,跌跌撞撞,又爬起来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他们终于到了那座高耸入云的雪山脚下。由于凑近了,舅爷一下子终于明白天路是怎么回事儿了,原来天路就是一条盘山而上的极冰路!什么是极冰?就是千年寒气凝结出来的冰,这种冰跟普通的冰块不同普通的冰块凝聚水凝结成冰,极冰则是古人不知道用什么东西凝聚形成的冰块,区别就是寒冰表面层白色,极冰成蓝色!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天路白天很难令人发觉,只有晚上的时候才能被人发现!

    舅爷一行人休息整顿了一下,便开始沿着盘山的蓝色天路上山,过层没有我想象出来机关暗箭所以都被舅爷一语代过了。

    许久他们一行人爬到了山顶,想象着当一眼会看到昆仑古国时,心里那点激动劲儿,差点就要跳出来了!被白雪覆盖住的城墙,不甘心被城墙挡住的高楼,都给千年之前的昆仑古国蒙山一层神秘的面纱。舅爷他们看得出神,一时间忘记了清点人数,当集合所有人点名的时候他突然间舅爷就发现少了一个人,我有点好奇,想知道那人叫什么名字,就打断了舅爷,在纸上写出我的疑惑。

    舅爷往我纸上看了看:

    “他是刘坤,是我们考古队的老成员,跟着我也有十几年了”。

    刘坤!我好像在哪里听说过他的名字,想了想,突然记起牢房里的那本黑色牛皮日记,我就是在里面看到了刘坤的名字!我怀疑刘坤就是刘老头,又写道:“刘坤他精通降头术”?

    舅爷意外的看了看我。

    “狗崽子,你是怎么知道的”?!

    果然我想的没有错,刘坤真的就是刘老头!

    我意外的神色挂在了脸上,被舅爷一眼发现了

    “狗崽子,刘坤你有认识”?

    我摇了摇头。如果說我认识,那么舅爷跟我说的东西就没有那么多了。

    舅爷用怀疑的眼神打量着我的神色,但毕竟我们是爷俩,是亲人,虽然十几年没有见过面,但!彼此间的知己知彼,还是保留的很好。看了一会,他发现我的脸色很平淡,松了一口气。

    “亏得你不认识,不然凭借那家伙的个性肯定会拿你当做人体实验!刘坤那家伙,是家里最后的一位降头师,精通降头之术,专门喜欢把活人当成是实验对象,你没有跟他打过照面,舅爷我才敢放心呀”!

    听他这么一说,我就想把刘老头潜伏在我身边几年的情况告诉给舅爷,又想说是他设陷阱让我钻进去妖王墓的。可是仔细一想,我还是觉得告诉舅爷那么快不好,毕竟刘老头现在于我而言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物,他的生死与我一点关系也没有!不对呀!刚才是舅爷说去昆仑古国的事情怎么会给我考虑刘老头的事情,我怎么两三下子就被舅爷的话代入忽悠了?我反应回来,也不跟他讨论刘老头的事情了,担心自己又被舅爷忽悠过去可,一把就在纸上写:“后来呢?后来怎么样了,你们有找到刘坤吗”?

    舅爷眼珠子跳了几下,长叹一口气知道没有忽悠过我,顿了顿慢慢跟我说起了后面的事情。

    刘坤的突然失踪顿时让队伍里的人陷入不安的想象,脑子里都不知道想什么,几人人的脸上表情的精彩那就不用说了,因为都是惶恐不安,不安惶恐,也那怪这些人从事这行业的,想象力不高,也没这本事来考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