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获救)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27本章字数:3194字

    在面对枪口的情况下能,能做到内心波澜不惊的人没有几个,舅爷也是如此,虽然脸上表现得极为淡定,但是收心也是搓着冷汗,心跳加速,全身血液倒流,呼吸几乎都是屏住了一起。

    “嘭”一声电光石火间,刘坤手上的子弹冲舅爷的左脚射了过来,舅爷一眼就判断出弹道变歪了,一下子明白他的用意,他这是要声东击西,等自己跳起来的时候身体在空中就变成了活动的靶子,等听到下一颗子弹声想起来的后一秒,自己的额头上肯定要出现鸡蛋大小的血洞!

    想到这儿,舅爷不敢马虎,也不敢跳起来,侧左脚,闪过子弹,几乎同一时间,舅爷假跳一下,这一下子又是一颗光火子弹划过了刺破空气,就划过了舅爷的头发,头皮都被蹭破了!舅爷心里暗自庆幸,幸好当时没有真跳,要真是跳了起来可就是头顶一个血洞洞了!

    刘坤一看子弹没有打中舅爷,心中大概,想把枪做飞镖砸向舅爷,先溅他一身血,可舅爷哪里肯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早就反手飞出袖子里事先要用来对付鬼婴的水晶刺,“咻”一声,没来得及刘坤飞出微型手枪,舅爷的手里剑水晶刺已经刺进了刘坤的大腿,随即就是“哇呀”一声的惨叫。舅爷并不想杀气刘坤,他毕竟是自己的学生,良心的谴责让他无法对他下手,如果舅爷要知道当面的刘坤在我铺子里面潜伏了两年多,手断毒辣那他当时肯定会杀了他!我文化水平不高,没办法用文字表达我要讲得意思,只能忍着愤懑的心情继续听舅爷讲。

    刘坤大腿被舅爷这一下子弄得失去了行走能力,虽说是这样,但他是个降头师,邪门得很,要趁自己放松警惕给自个飞降一颗降头那情势逆转的就太冤枉了!小心驶得万年船的规矩舅爷还是懂的,于是一个刀手就把刘坤打晕,趁着鬼婴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抱起地上的两个昆仑胎婴儿便走出水晶洞。沈美陆静倒是可惜了!至于刘坤就让他自生自灭,他一只脚受伤,凭他的本事走出昆仑山是难上加难!从舅爷的语气里面我听得出,他一直以为刘坤已经死了!

    水晶洞看似很小,实际上则是九曲十八弯,要算行程,可能比进来的地下岩洞还要长!走了大半天舅爷完全的走出了水晶洞进入完全黑暗的地下岩洞。抱着两儿婴儿摸着黑走路确实太艰难,不小心的几个踉跄就可能把婴儿从舅爷手上摔下来!所以舅爷走的很小心,走一步看三步,反复确认没有绊脚石才迈出一步,所以进程走得十分的缓慢。回去的路上他找到了掉落的装备包,找到里面最后一支电量不多的两眼手电和最后一包压缩干粮。舅爷看着怀里两个熟睡的婴儿在看了看这包干粮心里顿时有点动力,靠着这股动力回到了当初被墩子吓下来的盗洞入口,当时情况太突然让舅爷没时间拿出鹰爪爬上去。不过现在好了时间充裕!把两个婴儿绑在腰上固定好之后,舅爷便爬上盗洞,上去之后又用鹰爪钩上了装备包,说着盗洞就出到了下来的那间木牢,又一路原地返回走出了昆仑古国。昆仑山气候极为的恶劣,一包压缩干粮舅爷都是用手温度融化雪,再把压缩干粮放进水里放奶水喂养两个婴儿,自己则是饿了掰一点雪水充饥,渴了也掰一点雪水解渴,浑身是伤又饥又渴的抱着两儿婴儿在白茫茫的昆仑山上步行了两天当天中午就倒在了雪地,连同两个光着屁股的婴儿被风雪的吹打也都已经奄奄一息,被晕倒的舅爷抱在怀里仅存的一点温暖很快就被雪山的冰冷瞬间冻结!

    舅爷以为自己死了,脑子里回忆了出生到死亡的画面,接着就是一个旅行者倒在雪地上吞了最后一口干粮,悲伤的在雪地上死去的梦。惊醒起来的第一眼就看到自己睡在炕上,家里挺破烂的,茅草屋,开裂的土墙墙上都被弯弓,箭失匕首,兽皮挂满了!一个穿着一身蓝色萨拉民族服装的身姿轻柔的大辫子姑娘背对着他,手里不知道抱着什么,轻柔的身体细细左右摇动,嘴里哼着淳朴动人的撒拉民谣,歌声配合头上帽子的银铃摆动发出的空灵声,世间难得几回闻!天籁之音都未必有如此清澈!

    舅爷不敢相信,用手用力捏了捏自己的脸颊,疼得倒抽了一口气,这一下叫牵一发而动全身,顿时身上所有的伤口都剧痛起来,哎呦几声连续的惨叫便让那姑娘一惊,抱着手里的东西就转身走到炕边看舅爷:“这位大哥,你醒了”?

    银铃一样的说话声引得舅爷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往那姑娘脸上大量了一下,只见哪位脸型不错皮肤白嫩的姑娘左脚有一道渗人的伤疤,从额头一直被划到了脖子,舅爷喉咙一下子被呛住,使劲的咳嗽起来。那姑娘见舅爷如此反应,意识道什么一只手捂着脸对舅爷说:“不好意思,吓着你了”。说着便转过身去。舅爷也不是真被吓住了,而是伤口痛的厉害,而且看样子她应该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怎么说也不能这说损人吧!立即坐了起来想了一个贴切的说辞对那姑娘道:“不!不!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很漂亮,婀娜多姿,最重要心地很美,这样的美丽在现在这个社会很少了”。

    那姑娘依旧背对着舅爷,不说话。舅爷一看暗骂自己失礼,想了又想,岔开话题问那姑娘:“姑娘是你把我从上山救下来的?那两个孩子怎么样”?

    “嗯”!那姑娘头轻点:“我上山猎雪毛子,就碰上你昏迷在雪地里面,于是把你背了回来”。顿了顿继续道:“那两个婴儿情况不错,我抱下来的时候已经没有心跳,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回来喂了一口热水他们又活了过来,现在情况不错,瞧!都在这呢!多可爱”!

    舅爷往她怀里一看果然是其中一个婴儿,在往稍前边一点的椅子上瞧了瞧,看到了正在熟睡中的另外一个婴儿。气色都不错,脸粉红粉红的。舅爷见此心里安慰下来!

    那姑娘转过头一脸疑惑的大量着看了看舅爷,疑问道

    “大哥,雪山上面什么都没有,看你也不像是个人贩子,不然我也不会把你救下来,可这冰天雪地谁会带着两个光屁股娃娃上雪上溜达,您这得跟我解释解释,我看这两孩子心里实在喜欢,不放心他们落入坏人之手”!

    舅爷心里早就想好了一份说辞,昆仑胎的秘密不能透露给任何人,为了避免更多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变了一份舅爷是跟探险队上山旅游的,队伍里面有对外地儿夫妻,老婆是个大肚婆,一行人碰上了雪崩,探险队里面的所有人全都死了,孕妇的尸体很幸运没有被雪崩压在大雪之下,而是被雪带动滑落了几十米。因为孕妇被雪山冲激的时候把身体缩成一团,保护着肚子里面的胎儿没有夭折了,不过这剧烈的荡动使得两个婴儿早产被幸存下来的舅爷带下了雪山。由于吃的东西都被大雪冲走,舅爷就说自己受伤流血过多,没有食物的支撑便倒在了雪地之中!

    舅爷口才相当不错,这套连吹带捧的说辞说得很真实,女人都是很感性的动物,那姑娘一听这两个婴儿的遭遇心里更加的同情,眼泪都被舅爷吹了下来。因为只看到一边脸,撒拉姑娘的柔美都瞬间被表现了出来,让刚在死亡边缘徘徊过的舅爷不由心里一阵慰辽。

    舅爷的伤势恢复得不错,两天功夫他就可以自由的在地上行动自如。这两天里舅爷打听到这撒拉姑娘叫啊长,从小到大都没有离开过这里,舅爷一想就知道怎么回事儿,十有八九就是脸上那条渗人的自己不明来历的伤疤,女人都很爱美,自己要是这么冒昧的问了这一句那不是糊涂是什么!

    临行前,舅爷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抱上两个婴儿想告别阿长下山。不过舅爷看这姑娘心地不错又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就说让她跟着舅爷下山,他认识国内很多的有名的中医大夫,可以治好她脸上的疤痕,阿长一听没有继续说话,舅爷知道他需要时间考虑,给他留了个电话和地址便带着两个婴儿下了山,来到属于青海格尔木的一个小村镇子,就这样周转了几次车终于回到了云南玉溪。说道这里舅爷貌似说完了,深吸了一口气,擦了擦眼角的眼泪,又怀疑的看了看身后站的苏平,发现她此时冰冷的外表一般居然也多了一丝有人性气味,但又让我无法说出那是什么神色。我转过头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写在纸上问舅爷:“那两婴儿就是我和沈苏平,既然如此,那我为什么一定要娶她”!舅爷低着头揉着太阳穴,不知道我在纸上写了什么,我见状用手点了点他的手,他应过来问我什么事儿!我指了指桌子上面的纸条,他会意看了两眼,眉头紧皱,叫苏平看一下外面有没有什么人,自己也神神秘秘的兜里掏出一个木盒子,从里面拿出一份暗黄的帛书神秘兮兮的叫我凑进了耳朵说道:“我也是看了这玩意儿才知道,昆仑胎不能与平凡女子发生人伦关系,一旦如此就会一命呼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