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探阴手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27本章字数:3073字

    我一时间震惊的说不出话来,虽然没有电视上那些国宝级别的青铜鼎,但这数量,不懂得枪毙多少次了

    “小舅爷,闪着眼了?这些都是这些年老夫跟你舅爷收藏的明器,有有真的,有假的,你现在过去试试摸摸看那个明器上有阴气,那个没有。喔!对了!阴气越强的古董说明它埋在地上的明器就越久!哎!你得对比一下估摸出明器有多少年头,刚开始老夫可以帮你打个点,后面只有看你的悟性了”!

    话音一落,他转头看了看倪唛和苏平,摆摆手叫他们出去,别吵着我了!倪唛自然一百个不愿意,立马抱起了一个青铜器,告诉他爷爷怎么样都不出去,说自己好歹是他孙子,这么多年自己不学习就是因为没有实物参考,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个努力学习的机会,还要赶自己走,这是让这是让老张家断了传承!

    张叔听倪唛说得这么的正义秉然,一下子犯了难,看了看我,征求我的意见。我知道倪唛肚子里面的花花肠子,但跟他没有什么太大的过节,一个屋檐下住的人,因为这个原因把关系弄得僵硬总是不好,当下点点头,意思他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张叔见我如此通情达理,不由一喜,但高兴归高兴,老人家被年轻人指着鼻子说话面子上总会下不来,一把揪住倪唛的耳朵说,留下来可以,但别搞出什么动静影响到了我!倪唛一听高兴的脸上泛起麻花呀!抱着手上的青铜器醉翁之意假惺惺的研究起来。

    我走到面前摆放青铜明器的一个木架上,架子应给是被白腊过过,表面在白炽灯的灯光下反着白光,原木不知道用什么树木做的,散发出一种幽香,有点像槟榔的味道,让我脑子无比的清醒!我随便拿起架子上一把被油纸包裹的很长的东西,看造型应该是把剑。

    我这人喜欢看古装剧,对其他的青铜明器无论是价值连城还是怎么的,都没有兴趣。不过对古代的兵器我没什么抵抗力,就像女人看到香奈儿一般!我拿起那把剑,隔着一层油纸既看不出它的造型,又让我心里太憋屈郁闷!用眼神询问了一眼张叔,他对我做了个顺便的手势,让我想看就看吧!没什么!

    我一看,高兴的实在没词儿形容,小心翼翼的拿来剑上包裹的油纸,竟然比新婚剥老婆衣服还要兴奋紧张!

    一两分钟,油纸完全被我拿了下来,一把青铜的短剑造型完全的呈现在我的眼前。脸正背面青铜花纹一直延续到剑尖,青铜色泽明亮,也许是那油纸抱住得缘故吧!铜锈虽然有,但却不太明显。我拿在手上模仿着古装剧里面的武侠拿着青铜剑慢慢对着空气比划了两下,感觉自己像个古代冷剑客一般,特别舒服!不对!我这是干什么来了!一下子明白过来,握着青铜剑的手,闭上眼睛感应了许久,没有感应到青铜剑上我就一点儿的阴气渗进我的手心,我心里有了答案,把青铜剑递给张叔,叫他拿稳了,拿出白纸在纸上写了大大的两个字:“假的”!张叔拿起纸,叫过像块木头一样站在后面发呆的苏平问她这两个什么意思。

    苏平回过神走到我面前拿起我手上的纸,照着上面念了一遍张叔会意,看着手上的青铜剑直叹气:“唉…小舅爷说得不错,这的确是把西贝货,这是老夫年轻时招子不亮,5万块从一伙土贼的手里收了这把青铜剑,回来给你舅爷一瞧,差点没把他气疯了!说这是把西贝货,着剑虽然做的很逼真,看着造型像极了西汉王侯将相的配剑,也正是这一点才能说它是假货,因为西汉时期王侯配剑根本不是这样的花纹,很明显这是现代人做的!唉,从那时,老夫就一直把这把剑放到现在,提醒自己花冤枉钱买了个教训呀”!我不知道这把剑背后原来还有这么一个让张叔警醒的故事,不知道有没有掀了他的老伤疤,拿过张叔手上的青铜剑捡起地上的油纸从新包起来。

    张叔一看打住了我的动作

    “小舅爷,老夫看得出你非常喜欢这玩意,既然喜欢老夫打跟你见面也没送过你什么小玩意,只要你不嫌弃这玩意是西贝货,今儿个这把青铜剑老夫就送给你,当见面礼物儿了”!

    我没想到张叔会这么大方,中国式推脱了一会,最后一副勉为其难的收下青铜剑,在柄上栓了条绳子,把他挂在腰上!倪唛一看到我身上别着的青铜剑,眼睛的红了,不知道是气红的的是眼红的扯着他爷爷的衣袖让他也给自己挑一个小玩意使使。这无理取闹的要求被张叔直接回绝,板上钉钉,没有商量让倪唛看我的眼神多了一丝小孩子的嫉妒!

    从早上到下午,再从下午到晚上八点多,我废寝忘食的一直在地下室研究明器,用手感应青铜器真假推断判定它的年头!经过一下午的反复研究,琢磨,手掌都磨出血泡了,我终于通过感性明器身上的阴气,大概估摸但青铜器所在时间年代长久!倪唛是来看我笑话的不想我居然这么逆天,下午的时候受不了地下室的气氛早就不懂跑到哪里去了!

    九点多,苏平开车送我回舅爷那,一天让我没有适应过的脑力工作让我一上车便头椅着挡风玻璃睡着了。到了家,下了车,匆匆的吃完了晚饭连澡也懒得洗了,鞋子衣服也没脱,回到自己房间,看到解乏的大床我就一脸贴在了枕头上,一觉睡到第二天早上七点多!

    接下来的十几天,这每天都是如此,三点一线的生活方式让我开始慢慢的适应下来。现在我已经可以根据青铜器阴气准确的判断出青铜器的年头,不过舅爷说,这还不够,真正要懂得一个古玩势力人看它的年头,有修养的人则是研究它的历史这才是它的本身价值!就是因为这世上多了很多不明白这个道理的人才让这些明器只能跟做陪葬品一般被人收藏,或者成为上流社会炫富的工具,这就是他们所谓的价值体现。

    昏天黑地,没有时间观念的过了差不多一个多月,白天早就明器,晚上还要被舅爷逼着学习现代考古知识还是各朝代的陵墓规格,研究古代历史,还有倒斗行里的规矩暗话等等等等。一时间我从一个一窍不通的二愣子慢慢成长为半吊子,在渐渐变成一个有肚子有不少墨水的“考古研究综合体”!

    这样的生活又持续了两天,晚上吃饭的时候告诉我后天要带我去实地考古,看看我这一个多月到底学了多少!我没有反对,历史这玩意以前我看着就犯困头晕,不过现在习惯了适应了,不禁慢慢的喜欢上了它,再说这一个月正好憋的慌,借着个机会出去透透气也不错。

    我喉咙在这一个多月已经恢复了过来,已经可以自由的开口说话。不过我的声音却变得有点奇怪,慢慢失去中年男人声音的雄性气味,多了一点十五六岁少年的稚音!不过习惯了一阵子就好了。舅爷說之所以会这样是我融合了两颗昆仑石的缘故,如果融合了五颗我就会彻底变成一个五岁的小孩,可能会比这还要在小!所以叫我以后不要碰这玩意,因为舅爷不敢肯定我变成那样子之后到底会发生什么事儿!而且对苏平跟我是昆仑胎得事情要绝对的保密,免得有什么人打我得注意,舅爷说他为此已经躲了好多年,不想因此让自己剩下的这几年还如此不顺利。

    我跟苏平经过这一个多月的相处因为彼此的相互认识熟悉,她虽然对着外人冷冰冰的,但现在已经慢慢开口主动的跟我说话,还说起她这些年在舅爷这里生活的情况,作为交换条件我也说出那些年我跟舅爷生活的经历,说道一些好玩的好笑的,我都能看到我冷冷的脸上露出极为少见的桃花笑容,让我对这个女人的印象在心里变得没有那么陌生,彼此的相互接触让我慢慢接受了苏平。舅爷看苏平跟我处得不错提议我们15天以后结婚,我没有直接的答应,找着不同的借口叫舅爷先缓缓,每到这时候他总会说我都不小了,快过三十了,自己多少年可以活了,要是看不到我结婚生个大胖孙子他死了都会诈尸!没办法,我只能以等实地考古回来在做打算。

    一天的闲工夫舅爷吩咐苏平跟我上手机店买个手机,现在这个社会没有个手机多不方便,话是这么说,实际上就是给我跟苏平好好的处处!培养感情!我不是瞎子,我一眼就看得出来。无聊的买了一个华为的国产智能手机,小小一块板砖花了两千多块钱,还好这些都是舅爷报销,不然我那点出生入死的微薄工资还真买不起多少个。晚上回了家,如往常那般吃完了饭,等人都差不多走了之后舅爷就拉着我上楼,我知道这老家伙肯定是要跟我说明天考古的事儿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