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牛家山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27本章字数:2961字

    无法直视?是因为那女人眼睛有某种神秘的力量吗?这未免太不可思议了。按这种情况也有可能是铜啄深埋地下太久,生锈腐蚀不是没有可能!

    “舅爷那铜啄呢?我想看看,涨涨点见识”!我道。

    “晚了!铜啄被人偷走了!不过铜啄上面的信息我已经破译了十之八九,他偷走无非就是知道一点女好皇妃的事情,如果真是这样我们下去要提防一点,我敢保证他一点是掺夹在我们中间的某个人,他的目的不简单”!

    舅爷这人我和他呆了这一个多月,我发现我越来越没办法看透这个人了,无论是气质上,生活习惯,行为举止都与我记忆里那般自由无拘无束的舅爷大为不同!

    “舅爷你不会是搞什么神秘主义,怕我说漏嘴,所以瞎掰个借口忽悠我的吧”?!

    不知道是说对了还是说错了,舅爷脸色变得铁青,胸口一起一伏的气的不轻!低头用手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过了一会,叹了一口气,对我摆摆手:“罢了,狗崽子,你先回去好好休息,明天很早就要过去牛家山”!

    我一看感情是我说错话了,舅爷这是对我下逐客令呀!没办法,事情既然都这么发生了也没办法,转而我点点头,跟他问安了一句,走出他的房间。刚合上房门,便听见舅爷在里面冲我叫了一声:“狗崽子,帮我叫苏平上来,我有点事情要跟她商量”!

    “哦”!我应了一声,算是答应。于是就走下二楼到了苏平房门前敲了敲三下。不一会里面就传来苏平的声音:“谁”!

    “我!继祖!舅爷叫你去他房间说有事情跟你商量”!

    说完她没有继续搭话,里头一阵穿衣服的悉索声停止后,苏平很快就站在我的面前,看了我一眼算是慰劳我来叫她,然后一把换上房门,三步并做两步急忙便上到了舅爷的房间。这下子我终于明白舅爷为什么这么疼爱苏平了!

    活动了一下头,啪啪的骨头摩擦发出的声音让我缓解了不少疲劳!我走到自己的房间,推开门走进里面闷头大睡!想到自己明天实地考古我居然像小学生听老师说去春游一般居然睡不着,到了后半夜一点困意都没有,我最后只能闭目养神,至少先不让明天做什么事情无缘无故的睡在原地就可以了!

    早上醒来,我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的提示,上午八点零一分,我睁开了眼角都是眼屎的眼睛眨了眨,由于睡眠不足眼睛看什么东西都像打了闪光灯一般白乎乎的,看着光忒刺眼!我揉着眼睛,让眼睛尽量的慢慢适应放松,觉得好一点的时候简单的洗了一把脸便走下了楼。

    楼下,舅爷、张叔、苏平三个人的眼睛都看着我一步一步的走下楼。看得我感觉莫名其妙,心说是不是我身上有什么东西呀?不至于吧?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也不管他们,抓起桌上的面包馒头豆浆就往嘴里放,要么就说,要么就不说,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我吃了个半饱,打了个隔。果然舅爷按耐不住了

    “你小子东西准备好没有,还能这么安逸的吃东西!昨天跟你讲的算是白讲了!”

    什么跟什么的,去考古又不是去盗墓的,用得着准备什么东西,人家电视上考古的电视钩机,铲车的挖,墓室一下子就出现在眼前了,我顶多就是拿着两把毛刷清理夯土,清理看里面有什么东西,用得着准备什么手枪炸药这种杀头货吗?转而对舅爷道:“舅爷你看我们不是去盗墓,名正言顺的考古,还用准备什么东西,难道你怀疑你孙子的身手”?

    舅爷不懂是不是吃了火药,脸色铁青不再搭理我。张叔一看事情不对劲,小声凑到我耳朵边说:“小舅爷,考古的确是那样做,但那都是后话应付媒体采访,我们此次下去是为了清理墓室,察看它被破坏的程度,上报给国家,这才可以申请保护破坏性古墓,有了国家的批准我们才能挖墓,不然单凭破坏文物这条,我们有多少个脑袋都不够用”!

    我一听,明白过来,也就是说这次是打着考古的行头去考察实际上就是去盗墓,性质一样本质上没有区别!如果真是这样…我想起舅爷对我说的那个故事,三个人再底下惨叫几声,然后上面那人却拉上来一支带血的铜啄,这三人在下面肯定碰到了什么东西,会不会是舅爷跟我说的那些粽子什么之类的东西。这么一联想,我不禁头皮一麻,顿时间就坐不住了,可是现在就我这一个多月宅男主义,不认识在这边的路子,就这样我能准备什么东西呢?

    舅爷见我一愣一愣的,没好气的对我说:“好了,这次跟你提个醒,以后做事情多想想总是没错,你的东西我连夜吩咐苏平给你置办了,这次我收到消息,会有很多盗墓贼都进入这个女好墓,只是他们一时找不到入口,在等我们铺路而已”!话音一落,给苏平使了个眼色,她会意从桌子下面拿出一个装备包交给了我,一边吩咐我:“这里面有三天的压缩干粮,衣服、水和食物、折叠铲,火折子,还有一些简单处理伤口的药,装备包右边有一个小夹层,里面有三把不同质量的军用短刀,适合近身搏斗,左边是的几层有一个德国无线对讲机,有效范围可在方圆一公里范围,可防磁场的许多外来未知因素的干扰”!说完问我还有什么需要准备的,她现在抓紧时间去置办。我看他一脸的疲倦,眼睛黑黑的凸了出来很是显眼,如果在给她去置办那也太不是个东西了!当下就对她说可以了,现在赶紧回去休息吧!东西准备的很妥善,现在最重要的是回去床上好好的睡上一觉!

    听我这么一说,她不禁的打了和哈气,看了看舅爷,征求他的意见,舅爷对她点点头,她这才打着哈欠懒散的走上楼,回到自己的房间。我眼睛一直目送着她慢慢走上楼,心里真奶奶的不是滋味,暗骂自己越活越没出息了,让一个女人为自己熬夜累死累活的。

    她,怎么样”?一个幽幽的声音在我耳朵旁边响起。

    “很好,还不错”…我顺着他的话这么接了下去,突然就意识到什么,侧头一看舅爷已经在我耳朵旁边开嘴大笑。我被他笑的脸一红,拿起地上的装备包,抖了抖掂量了一下重量,估计应该负重在25公斤左右,揣摩了一下就把装备包跨到了自己的肩膀上,转移话题道:“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话音一落舅爷停止了对我的笑声变成了往日的严谨神色,对我道:“现在就出发,趁早上他们守了一夜,现在肯定困得不行,我们只要找到那几个盗墓贼挖出的盗洞在下去隐秘安全”!

    “就我们三儿”?我看了看驼背的张叔,还有舅爷这两个人脆弱的小身板,一个奄奄一息,一个壮士暮年,真担心他们经不起这么折腾!

    “不错就我们三儿,人多眼杂,容易暴露目标”!看出了我对他们两个的质疑,顿了顿又对我说道:“臭小子,别忘了你这身本事跟谁学的,舅爷这身本事还有很多没让你见识过的,还有你张叔,别看他这熊样,50米范围内能弄晕你不是问题”?我看他说的那样,真真的,让我更加怀疑起来,但他们两毕竟都是老人家,给老人家留点面子不跟他争辩的品德我还是有的!

    等舅爷他们收拾好了东西,我张叔舅爷就开始出发前去牛家山古滇国的滇妃墓。

    由于昨晚一晚上没有能好好闭上眼睛,我困得不行,舅爷开车很老练比倪唛开的叫人舒服,于是头一歪,靠再车窗上便开始打盹。口水被车子不停的上下晃动流了一裤子!当到达牛家山舅爷叫醒我的时候整条裤子都粘糊糊的,恶心得要命!但带的裤子不多,都是大老爷们犯不着像个娘们一样的那么讲究,拿过车子上擦灰尘的布就简单的擦了擦,完事把布条一丢,拿起装备包就打开车门下了车。

    一下车,我就看见他不时抓起地上的泥土闻一闻,看看远方树木画板的长势,在纸上比划着什么,我琢磨着他这是寻龙点穴,默默的走过他身边,但又不敢说话打扰他。他忙活了一阵子抓起地上一把土怪叫一声,张叔和我都好奇,以为他发现了什么关于古墓的具体位置,早知道牛家山虽然不大,别说中国地图了,就算的云南玉溪市在小点江川县的地图都找不到它的名字,但就是这么屁股丁点的地方,如果不懂得一点门道,要找出墓穴的具体位置那是难上加难!